小孩子的想法和很簡單就算是變成殭屍我也不想被殺死螻蟻尚且偷生何況是人呢?以前九叔也面臨了這樣的情況,文才擔心自己變成殭屍被殺死所以說出一些讓人哭笑不得的話。

「就算是做殭屍我也要做一個長命百歲的殭屍!」

抱著這樣的想法小尊跑了毛小方只能追擊希望能在小尊徹底發狂失去理智之前殺了小尊。

然而以阿帆、鍾邦等人的性格,各種求饒的戲碼幾乎跑不掉。

剪不斷理還亂從毛小方收下他們為弟子的時候這些事情就會一直纏著毛小方。

「什麼?毛小方被逮捕了?」

讓楊風吃驚的是第二天早上他碰到阿雷的時候才知道昨晚上發生了不少事情,小尊死了被毛小方殺死的於是被扣上了殺人的帽子,讓警察給抓到了警察局裡關著。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才一晚上。

楊風結束了遛彎,開著車前往警署牢房之中毛小方情緒很低落,人生大起大落昨天早上還高高興興,自己收了一個好弟子,不到中午好日子就變壞日子,一晚上后就到了牢房之中這樣的大起大落一般人還真扛不住。

「你們幾個能告訴我昨晚上發生了什麼事?」

警察局內的院子之中,毛小方的三個弟子都在三人表情不同,阿帆一臉失落曾成急的團團轉,鍾邦咬牙切齒。

「師叔。」

見楊風走來阿帆和曾成急忙行禮,鍾邦儘管有些不情願還是將心頭的怒火壓制住乖乖行禮。

「失望!」

看了阿帆一眼楊風說道。

然後走到曾成面前搖搖頭道:「無可奈何。」

最後是鍾邦,歇斯底里。

抱著手臂楊風表示疑惑道:「現在你們師傅被關在了牢房裡你們三個卻在這裡唱大戲昨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還能發生什麼,毛小方他殺了小尊啊!」

話沒說完,鍾邦就飛出幾米遠,動手的人是楊風。

阿帆和曾成驚呆了一群警察也都愣住了,在警署打人這也大牛掰了不過沒人站出來說不是。

鍾邦被摔得七暈八素不理解為什麼楊風會打自己。

「常言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昨天才拜師,今天就開始直呼師父名字我真看不懂毛小方為什麼收下你這種人做弟子。」

「咳咳!」

鍾邦想辯解卻痛得咳嗽起來,說不出話來。

「師叔不怪師弟是師父的錯,他執意要殺了小尊我們想救下小尊將他冰凍起來,以後再想辦法喚醒他的神智,讓他變成一個普通人」

被嚇了一跳的阿帆為鍾邦開解,鍾邦沒錯,錯的是毛小方。

「我們已經實驗了被冰凍的生物,魂魄能被喚醒。」

「你說對不對?師弟。」

說著阿帆還拉上了曾成,曾成很為難卻只能點頭,因為實驗是真的。

「滾遠點!」

殊不知楊風臉色越來越難看一腳將阿帆踢出老遠下手比踢鍾邦那一下還狠。

「既然你稱呼我師叔,那你師叔我就教你一點常識。」

。m. 「你跟著你師父走南闖北也學習了好幾年的道術,但我沒想到你會傻到這個地步。實驗?實驗是什麼東西?你不知道一個人變成殭屍之後,魂魄會被鎖在身體之中不在五行中超脫六道眾生之外?你怎麼將他的魂魄喚醒?用你的血來喚醒嗎?」

這特么什麼傻徒弟?這要是自己的弟子楊風保證一巴掌拍死他,免得誤人子弟害人害己。

阿帆傻眼了,鍾邦也沒好到哪裡去。

「五世奇人,我看是五世傻人吧,為了一頭殭屍尊師重道是什麼都不知道了,毛小方瞎了眼睛才會收下你們幾個。」

毫不留情的將三人從頭批判到腳,楊風走進警署內讓楊探長帶自己去看毛小方。

「你啊!難怪楊風說你就算做警察也一輩子翻不了身,是非不分氣死我了,以後千萬別說你是我阿雷帶的人我丟不起這個人。」

阿雷真想對著鍾邦的臉踹幾腳,恨鐵不成鋼的離開了。

「把人放了吧。」楊風對楊探長說道。

楊探長驚聲道,「這不符合規矩啊,而且毛小方是殺人犯。」

剩下的話在楊風的注視下被咽了回去。

「你之前殺了不少鬼屍這麼推算的話你有十條命都不夠殺,殺一隻殭屍就算是殺人?你腦子有問題吧。」

楊探長滿頭黑線恨不得掐死那個報警的人,你報警就不能說的詳細一點連人和殭屍都分不清楚,你是不是想害死我?

「放人!快放人!愣著幹什麼。」

眾叛親離的情況下還站在自己身邊的人居然是楊風,這對毛小方來說是個很大的諷刺。

看著一夜之間蒼老了好幾歲的毛小方,楊風將自己剛才在停車場內對阿帆、鍾邦、曾成說過的話做過的事一一述說了一遍。

毛小方直接變成了一個木偶還是斷了線那種,他會這麼自責也是因為自己的弟子說什麼實驗可以救回小尊。

他不後悔殺了小尊哪怕再來一次,他也會這麼做雖然小尊死的有點莫名其妙。

可被弟子不斷指責說自己濫殺無辜慌亂之下的毛小方根本就沒考慮到殭屍已經沒有了魂魄這個說法,從他們屍變的那一秒開始就已經註定。

他毛小方做的很對,真正錯的是他三個弟子。

第一個、愚昧無知,第二個、除了寫字什麼都不會,第三個、為了殭屍連師父都不要了。

「或許你是對的。」

每每想起楊風說不收弟子的原因毛小方自嘲一笑,或許自己沒有收他們為弟子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雖然被污衊濫殺無辜的心結被打開了但這件事對毛小方的打擊很大。

出了事情三個弟子不是站在自己這邊而是覺得他是個殺人兇手冷血無情沒有任何的人情味,這讓他很受打擊。

看著心灰意冷的毛小方,楊風只能安慰他道:「道友人生總起起伏伏會遇到一些波折,你我使命與常人不同,何必為了這些事情而煩心?」

毛小方苦笑了一會沒說話,交談落幕洗刷殺罪名的他和楊風一起離開了。

至始至終毛小方沒有再看三個弟子一眼。

「道友還請你幫我一個忙!」

回到道場毛小方請楊風幫自己一個忙。

「但說無妨。」

只要不影響到自己的立場,楊風不會介意幫毛小方一把。

「幫我殺了玄魁!」

「道友!」

楊風沒想到是這個請求,讓自己來殺玄魁,那不是等於毛小方要走。

想想也對大部分人在受了打擊之後都會選擇離開傷心地,看毛小方的樣子是想離開香江回到甘田鎮開始養老,他的心已經冷了而罪魁禍首就是自己的三個徒弟。

「好。」

猶豫了幾秒,楊風還是答應上來。

「只要玄魁還在香江只要他出現在我視線里我就幫你殺了他了卻你一個心愿。」

「珍重!」

這個時候說再多安慰的話也是多金的,應下殺玄魁的請求后,楊風就轉身離開這或許會是他最後一次見到毛小方。

「哼!」

走到道場門口看到阿帆、曾成、鍾邦三人,楊風冷哼一聲道:「三個白眼狼。」

一句話讓三人想鑽到下水道裡面去將自己藏起來。

楊風佩服他們的勇氣都這種時候了還有勇氣來見自己師父。

毛小方也發現三個弟子回來了簡單的收拾了幾件衣服,毛小方回頭看了一眼香島道堂默默的拿出了道堂的地契交給了曾成。

「幫為師最後一個忙將地契交給金大海。」

「師父!」

曾成急的大喊阿帆也忍不住喊了起來就是鍾邦心裡也不是個滋味。

搖搖頭毛小方沒有停下嘆息道:「幫我向小尊多上幾炷香你們和我的師徒緣分已盡日後好好過日子吧。」

毛小方始終沒能狠下心來打罵責備他們事情走到了這一步打罵沒有了任何必要,他的心已經冷了只想離開這個傷心地回到甘田鎮養老,毛小方走了不留任何痕迹的走了。

楊風將阿雷拉出來小飲一杯,儘管他不喜歡喝酒。

「毛小方真的走了?」

將杯子里的酒一飲而盡,阿雷只能感嘆世事無常誰能想到昨天還熱熱鬧鬧的香島道堂今天就弄成了這樣。

「心冷了自然沒有留下來的意義,這也是他毛小方心軟,換成那三個傢伙是我一脈的弟子我直接廢了他們。」

「算了算了不說這些了,喝酒喝酒,不開心的事就不提了。」

阿雷勸慰楊風幾句拉著楊風喝酒。

好不容易才碰到楊風放開顧忌使勁喝酒的機會,若是不將楊風灌醉豈不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只是阿雷註定要失望,楊風不喜歡喝酒不代表他不能喝,況且以楊風的身體素質而言,喝酒不過是小意思而已那丁點酒精很快就會被身體分解掉,想灌醉他阿雷還不夠資格。

「嘔!你小子騙我!你居然說你不能喝酒呢?」

「太好了太好了,沒想到我竟然能用這種辦法,將毛小方的命格變到我的身上來!」

不斷實施陰謀計劃的楊飛雲,得知毛小方走了后也是一臉懵逼,他為毛小方準備的大禮還沒到呢,結果毛小方就走了,這讓楊飛雲鬱悶了好一陣子,很快讓楊飛雲驚喜萬分的是毛小方師徒幾人的命格竟然開始在被他楊飛雲借用。

這就意味著從今天開始他楊飛雲終於不必和過去一樣在暗地裡生活,而是光明正大的走向榮華富貴之路。

「金大海,我忍你很久了!」

命格開始改變楊飛雲第一個想下手的人就是金大海,他明裡暗裡幫金大海這麼多忙撈到那麼多錢現在應該是金大海償還的時候了。

命中的剋星毛小方走了,楊飛雲覺得自己總算是可以放手一搏,雖然還有一個可怕的楊風在,但是他相信只要自己不去招惹楊風,楊風不會理睬自己。

當然,這只是他的自我安慰其實楊風才是他最大的那個剋星,只是雙方實力差距過大他根本算不出來而已。

毛小方還只是會制止他楊飛雲,但是楊風隨時能宰了他還是光明正大的那種。

「阿飛,你說的都是真的改變了這裡的風水格局就能讓我財運雙通?」

在楊飛雲的引導之下金大海重新買了一塊地準備修建新的房屋,讓自己的氣運變得更強賺取更多的錢。

「老闆,這肯定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呢?」

看著背對自己只關心什麼風水的金大海,楊飛雲眼裡閃過一抹瘋狂,抬起手砍在了金大海的脖子上讓金大海墓名其妙的就暈死了過去。

隨後楊飛雲開始控制金大海身體弄財產轉移早就做好萬全準備的楊飛雲自然準備好了一切。

只需要控制著金大海乖乖簽字,跟著他一起去公正就足夠。

掌控金大海的一切,還只是第一步隨後楊飛雲要他萬劫不復。

當金大海清醒過來之後,發現自己進入了監獄之中而罪名是漢奸!

鐵證如山!

這時候的香江可還不是後來那個不論你犯什麼法都只會一直關著你的,香江死刑可是存在的,金大海這樣的基本會被拖出去弔死。

金大海倒下了!

楊風看著報紙感到很驚訝,這才幾天時間毛小方離開香江還不到一個禮拜金大海就倒了。

難道是楊飛雲動的手?

報紙上只報道了金大海因為漢奸罪名被逮捕而關於他的名下財產什麼的根本沒有任何的報道,至於家人也是一樣。

還好這是在香江,若是在內地全家人都要跟著遭殃。

被漢奸和小鬼子殘害過深的民眾們,對漢奸是零容忍度。

楊風特意詢問了下阿雷才知道原來早在金大海被爆出是漢奸之前,他名下的財產就已經開始轉移到了楊廢雲的名下,隨後漢奸的罪名才爆發出來。

一點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給金大海,他就被拿下了。

「看來你是有先見之明老早就認為這楊飛雲不是個好人,他肯定是知道金大海是漢奸搞不好就是用這個理由,逼迫金大海將財產轉移給他的手裡。」

阿雷不滿的拍桌子拍打,一切都便宜楊飛雲了。

這得有多少錢啊?要是給自己自三輩子都花不光。

看了他一眼,楊風淡淡說道:「給你的話,不要幾個月就被你敗光了還需要三輩子?」

阿雷已經洗心革面但一切都是生活所迫楊風不信他真的能戒賭,只要有機會只要有錢,搞不好他比楊飛雲都更加瘋狂。

「呸呸呸,胡說什麼呢。」阿雷強烈鄙視楊風。

搞不好接下來楊飛雲這個人會有大動作才是,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吧,不知道多少人會遭殃。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