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娃美滋滋的去拿零食,準備再拆一袋。

這可都是游閑哥哥送來的新品,每一種都超級好吃。

白天有人盯著不讓她多吃,所以她才晚上偷偷吃。

就在小奶娃的手指要碰到其中一個食品包裝袋時,整個大袋子都被拖走了。

小奶娃:「?」

『咻』的回頭看,發現葉陽正將那袋零食藏起來。

「你看什麼?」

被發現后,這個少年理直氣壯道,「你都說是了道歉的禮物,難道我不能收下來嗎?」

眼角微微下垂,小奶娃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讓一袋給樂樂不行嗎?」

「不行!」

葉陽表示自己還在生氣,他藏起零食,背對著小奶娃,盤腿坐著,兩隻手抱在胸前,用實際行動表示自己的怒意。

「唉。」

小奶娃幽幽的嘆了口氣。

「為什麼你們大人都這麼難哄?像樂樂一樣大度不好嗎?」

平時葉陽最喜歡別人說自己成熟,這會被叫做大人,他又強調。

「我才十五歲!都沒成年,不算大人!」

「可是哦,」小奶娃慢吞吞的爬過來,戳了戳他的背,「樂樂過幾天才五歲,你有三個樂樂那麼大,就應該比樂樂大度三倍。」

葉陽無言以對。

沒吵贏,他更生氣了,冷哼幾聲,堅決用背部對著小奶娃。

小奶娃只能向系統求助。

「他好難哄哦,其他葛格都比他好哄,樂樂累了。」

【神算系統:那就回房間睡覺,不用管他。】

小奶娃又有些糾結。

她沒考慮到葉陽的承受能力,結果嚇到他,本來就該來道歉,可是葉陽不接受。

又偷偷看了葉陽一眼,她在黑暗中的視力遠超於普通人,發現葉陽氣鼓鼓的,跟河豚一眼,沒忍住,又戳了一下。

「好了嘛,你不要生氣了,大不了樂樂將明天的食物都讓給你。」

葉陽心想,他又不貪吃,要那麼多食物做什麼?

不理,堅決不理。

小肉手又戳了戳他的胳膊。

「不生氣了好不好?」

軟乎乎甜絲絲的聲音,就像是棉花糖。

葉陽以前是不需要人哄的,畢竟每次出事,父母也沒時間管他。

哪怕有時候他被威爾遜家族的人算計,都是自己解決的,他認為自己有足夠的實力,也足夠的堅強。

可這會難得被人哄了,他又沉溺於其中。

就不能再多哄一下嗎?就多一下。

結果身後沒動靜了。

葉陽才揚起來的唇角迅速的拉平,豎起耳朵,注意著身後的動靜。

窸窸窣窣的,難道是打算下床,然後離開?

臉頰再次鼓起來。

葉陽不滿的回頭,「你就不能多道歉……」

話音還沒落下,小奶娃就撲過來,兩隻小手直奔目的地。

「撓你痒痒肉!」

「喂,哈哈,哈哈哈!」

葉陽躲避不及,被撓個正著。

「哈哈哈!哈哈!」

「我不要你道歉了,放過我!」

小奶娃乍看圓乎乎的,身手可靈活,葉陽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邊撓,小奶娃還振振有詞道,「你笑了就是不生氣的意思,來,多笑笑。」

「哈哈!哈哈哈!」

葉陽都要笑出眼淚了。

「啪!」

室內的燈突然被打開,兩人都下意識的閉眼,再看向門口,站著一個面無表情的年輕的總裁。

年輕總裁的額頭蹦出幾根青筋,眼神黑沉沉的,直直的落在葉陽身上,唇角抿直,銳利得如同一把刀。

葉陽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

他對母親這邊的親戚都不了解。

住進來的這段日子,他和這位大表哥的交集最少。

現在看上去,這個大表哥不好惹。

倒是小奶娃一骨碌的爬下床,歡快的跑向秦平,拽住他的衣角。

「大葛格,樂樂吵到你睡覺了嗎?」

「沒有。」

秦平冷冷的掃了葉陽一眼,才將小奶娃抱起來。

「時間太晚了,你該睡覺了。」

「對的哦,樂樂也困了。」

小奶娃打了個呵欠,懶懶的將小腦袋擱在他肩膀上,看上去就像是一塊小粘糕粘在了秦平的身上,特別乖巧軟萌。

葉陽盯著看了好一會,那瞬間,他有些羨慕。

秦平關門前,還是履行了一個表哥該有的職責。

「睡覺。」

聲音低沉,語氣生硬,說是督促,不如說是命令。

葉陽正值叛逆期,最厭惡別人用這種語氣和他說話,表情瞬間沉下來,不善的和秦平對視。

表兄弟無聲交鋒了幾秒。

毛茸茸的腦袋在秦平的肩膀上蹭了幾下,迷迷糊糊的聲音傳來。

「大葛格,你不送樂樂回房間了嗎?」

劍拔弩張的氣勢消失殆盡。

秦平關上門,抱著小奶娃,送她回房間。

他倒是想問兩人之間的交集,可看到妹妹迷迷糊糊的樣子,還是沒問出口。

等幫小奶娃捻好被子,準備離開,躺下來的小奶娃突然坐起來。

「糟糕,樂樂還沒刷牙!」

腳步轉回來,秦平的表情有點危險。

「你剛剛吃東西了?」

家裡人都知道小奶娃貪吃,但什麼時候吃東西也是有規定的,否則對小奶娃的胃不好。

一般吃完晚飯,小奶娃就被盯著刷牙。這會怎麼又要刷牙?

平時沒察覺,這次,倒是讓他抓個正著了。

小爪爪捂著小嘴巴,露出一雙滴溜轉的大眼睛。

那雙大眼睛彷彿在說話,就這麼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無聲嘆氣,秦平重新走近,將小奶娃抱起來,帶到衛生間,讓她站在凳子上,自己親自挽起袖子,拿出小牙刷,擠出桃子味的牙膏。

「張嘴。」

「啊~」

不用自己動手,小奶娃可配合了。

刷牙的時候,還不忘記偷看秦平的表情。

大葛格這個表情,應該是不生氣了吧?

注意到妹妹的偷看,秦平淡淡的說,「僅此一次。」

小手立馬舉起來,表示收到!

【神算系統:我覺得你可能還會再犯。】 這時夜北梟也走到江小狼的身邊,「有什麼發現嗎?」

夜蘭舒見無所不能的哥哥,竟然問一個五歲的小孩,也是驚呆了。

「哥,他……」

夜北梟勾唇,弧形透著驕傲和傲嬌:「嗯,我兒子厲害著呢!」

夜蘭舒:……

她莫名心塞,憑什麼江南曦生個兒子都這麼厲害?

她看看高子羨,高子羨不服氣地說:「我除了這個不會,別的不比他差!」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