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說著,又將自己身上強大的氣息散了出來,讓眾人又是一陣窒息。她是在壓迫韓宇!

韓宇眉頭緊皺。

是選擇服從嗎?這樣不就能救出自己的朋友了?

是選擇抵抗嗎?這樣不就害死自己的朋友了?

拳頭緊握,韓宇狠狠地一咬牙,然後做出了抉擇! 這當然是一個艱難的決定,但這個艱難的決定對於韓宇來說,卻不太難做出選擇。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韓宇的身體在向前,韓宇的拳頭在向前,韓宇的拳頭在向著小女孩而去。

對的!韓宇選擇了對小女孩做出攻擊!

是的!韓宇這樣做可能會害死自己,更可能會害死他身邊的朋友。但是韓宇沒有太多的猶豫。因為他知道如果此時屈服了,自己就等同於死掉了。

而即便如此能夠讓自己的朋友離開,但暫時的離開又能怎麼樣?難道自己的朋友就不會擔憂自己?難道以後自己不會和朋友成為敵對關係?如此,到時候朋友再相見,不會更讓自己的朋友為難?

難道這種為難不可能導致朋友的死亡?甚至乎是這種為難可能會讓朋友們比死還難受?如此這個決定還難下嗎?

嘭!

滔天的火焰在生起,在席捲,要將整艘船給蓋滿,要將前面那神聖不可侵犯的小女孩給吞噬。大山一般的火焰,向著小女孩壓了過去,就像是千萬頭猛虎向著小女孩壓了過去。

嘭!

又是一聲巨響,然後……然後那光亮,那帶著神聖氣息的光芒再次出現。

如果說韓宇拳頭上散發出來的火焰是滔天洪水,那般小女孩身上的光芒便是這一望無際的大海!洪水再兇猛,最終也只會彙集到大海,成為大海的一個分支,根本就不可能將大海給淹沒,甚至乎不能給大海造成多大的波動。

光芒在強盛著,像是一輪向著天空正中而去的太陽,在不斷強盛,在不斷熾烈。

呼!

有一陣風吹起。

然後……只是一瞬間之後的然後,韓宇的火焰熄滅了,光芒將韓宇的火焰完全給遮蓋完全吞沒了!同一時間,韓宇倒飛了出去,直接就倒飛了出去。

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一個等次。不!兩個人根本就相差了兩個等次不止!

沒有任何懸念的,韓宇便輸了!

「我再問你一次,你要不要服從我?你知道我說到就能做到的。只要你答應我,我可以放過你朋友,並且保證在一段時間之內不去殺他們,甚至乎還可以保證以後的任何時間我都不會出手去殺他們!」

小女孩是真的很喜歡韓宇,是真的很想將韓宇收歸麾下,給出了一個天大的好處。

嘭!

破海而出的韓宇,升騰到了空中,隔著遙遠的距離,緊緊地帄住了小女孩,輕輕地搖起了頭來。

「不!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成為的屬下的。命我可以給你,但是我的意識我的意志,卻絕對不可以給你。你可以殺了我的朋友,但是我還是不能屈服於你。但是,但是有一點你要知道,現在我還沒有死,我還可以戰鬥!所以,你還不能要了我的命,還不可以殺了我的朋友!」

說著,韓宇又向著小女孩沖了過去,一往無前,如千尺瀑布飛流直下,氣勢無雙!

我不能夠為我的朋友去做什麼,甚至乎我都不能夠保證讓我朋友的性命保存下來。但是!但是我卻能確定,在我沒有死之前,我的朋友絕對不會受到傷害。這是我的承諾,我一定會做到,我誓死保護的承諾!

韓宇又在向前,韓宇的拳頭又在向前,火焰又在向前,火焰又滔天而起。

「愚蠢!螢火之光怎麼敢於日月爭輝?你難道不知道剛剛我是留情了?難道你不知道如果我真的動手,你就只有死路一條?」

小女孩一邊說著話,小手就是輕輕地一揮。

然後小女孩身周又有滔天光芒生起。光芒迅速形成了一個光幕,光幕擋在了小女孩身前,就像是一座雷池突然橫在了小女孩身前一般,任何敢於踏入雷池的東西,都只有一個結果,便是毀滅!

韓宇的火焰碰觸到了那光幕,然後便像是煙突然遇見了風,就像是雨水滴入了大海,發出了一聲聲吱吱的聲音,便直接消失不見了!

吱吱!

一陣又一陣的火焰在向前,一陣又一陣的火焰在消失。

很快韓宇便已經來到了光幕面前,很快韓宇的拳頭就要和這光幕相接觸了。

「停下來!你給我停下來!你知道的,你再向前一點,等待你的便只會是煙消雲散,等待你的便是直接消失在這個世界的結果!回頭,現在回頭,你還能得到我的饒恕,我還能答應你的要求!」

小女孩沒有停下來手中的攻擊,但卻這樣勸戒起了韓宇

前面一步便是生死,前面一步便是不能回頭的黃泉路,現在還能回頭,現在還可以退後。

但是,但是韓宇怎麼可能退後?退後了的那個人還是韓宇嗎?

韓宇沒有退後,而是向前揮舞起了拳頭,霸天拳法,在這時開始施展到了極致。

第一拳是細雨溫潤。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我知道就算我拼盡所有也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卻不會後退。既然已經前進,我就沒有任何後退的道理!或許會化成灰塵,或許會萬劫不復,但我還是不能後退! 嬌寵如令 後退代表著懦弱,代表著臣服,我不會臣服不會懦弱的!」

韓宇的拳頭狠狠轟向了那代表著滅亡的光幕。

火焰從韓宇的拳頭之上噴薄而出,不猛烈不張揚,就像是細雨溫潤,卻源源不斷!

火焰在不斷被吞噬,拳頭在不斷向前。拳頭轟擊在了光幕之上!拳頭被直接彈飛了出去。韓宇整個人也被彈飛了出去。但就一如過往的每一次一般,剛剛被彈飛出去的韓宇,又掠了回來,又舉起了他的第二次拳頭。

「這一次我不會再留手了,再一次你會死的!」剛剛在最後關頭明顯放水從而只讓韓宇彈飛的小女孩,神情變得冷漠了起來。

而回答小女孩的是韓宇的第二拳!

兩拳是春雨連綿。

連綿不絕的火焰,在向前,在不斷向前,向著光幕而去!這一次,光幕終於發生了一點變化,光幕終於發生了些許的晃動。

不!那不是光幕的晃動,而是因為火焰太過於熾烈空間看起來變得扭曲所致。光幕根本還是一動不動,雷池依舊無懈可擊不可侵犯!

「我才不管這麼多!你要殺我就來殺我!你不殺我,那就讓我殺了你。我們是敵人,我們不可能是朋友,更不可能是主僕關係!就算是主僕關係,也只能我是主人,你是僕人!」

隨著韓宇這一句話的落下,便是嘭的一聲響!

韓宇的拳頭整個沒入了光幕之內,然後……

然後韓宇拳頭之上的火焰迅速消失,然後……然後韓宇的拳頭上的肉開始被吞噬,皮沒有了,血肉出現了。

血肉開始被吞噬,出現了骨頭!

韓宇卻還是沒有抽回拳頭,而是順著自己向前的力量猛地將拳頭再往前送去!

「該死!你怎麼就這麼冥頑不化!」小女孩不由罵了起來,臉上出現了怒氣。

嘭!韓宇再次倒飛了出去。小女孩再一次沒能痛下殺手。

可小女孩也不能如願,韓宇依舊不肯臣服。剛倒飛出去,嘴角還有鮮血在流,拳頭已經能見到骨頭的韓宇,再次向前,再次揮出拳頭!

三拳是夏雨傾盤。

夏雨有多大?每一粒都是米般大,每一陣都像是槍林彈雨!

嘭嘭嘭!

火焰不斷擊打在了光幕之上,就像是千萬支箭齊齊射出,轟打在了光幕之上!

「你是不是真想尋死?是不是真要我親手將你送入地獄!「小女孩臉上的怒氣更甚了些。

「這是戰鬥!不要以為我的力量要遠差於你,你就能無視我!你無視我,便只能讓自己吃虧!拿出你的戰意來!否則不要怪我將你殺死了!戰!」

韓宇大喝一聲,拳頭整個沒入了光幕之內,拳頭之上的火焰不斷在抵抗光幕的腐蝕,不斷和光芒劇烈地抗爭著。

就像是一隻齒輪和一塊大理石摩擦在了一起一般,不斷有火星出現在韓宇的拳頭周圍。但這些小火星並不能維持多久,就像是齒輪始終沒有辦法將整塊地面都給切割掉一般,齒輪總有停下來的時候。

韓宇拳頭之上的火焰停了下來!韓宇的拳頭開始被吞噬!骨頭裂了開來!

韓宇痛得咬牙切齒,但還是沒有收回拳頭,拳頭依舊在向前。

「該死!」小女孩已經不想再和韓宇多話了!

嘭!

韓宇又倒飛了出去。但也和以前的任何一次一樣,韓宇沒有任何停留又沖了回來!

四拳是長江滾滾。

韓宇的嘴角韓宇的身體都已經滿是鮮血了,甚至乎韓宇的臉色已經蒼白,韓宇的身體已經在顫抖。是因為虛脫,是因為那光幕對力量的侵蝕,是因為小女孩強大的力量的壓制!

拳頭在向前,火焰在向前,火焰滔天而起,要將整個光幕都給吞沒。這一次,光幕終於發生了震動!是真的震動,整片光幕都搖晃了起來。

「我已經忍耐到了極限,即便你是我最欣賞的人,但你屢屢冒犯我,也足夠我殺死你了!這一次再不退後,我可真要殺死你了!」小女孩已經盛怒,身上已經有殺氣溢出。這一次,她真的決定殺死韓宇了!

「我早就說過了,這是一場戰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是,我是絕對不會死的,最起碼現在是不會死的!所以……」

韓宇沒有再說下去,一拳頭狠狠轟打在光幕之上,拳頭之上的火焰,瞬間散開,然後散開的火焰將整個光幕包圍住了。

而再接著,韓宇手一抽回,但不是後退!而是再次出拳。

五拳是洪水缺堤!

韓宇轟出了第五拳! 這是怎樣一種情緒?

激動?或許激動這樣的詞語根本就無法將下面看著這一幕的眾人的情緒表達出千萬分之一。他們實在是太過於震撼了。震撼於韓宇的頑強,震撼於的不屈,震撼於韓宇的抗爭。

他們不是沒有看見過比這更激烈更兇猛的戰鬥,他們不是沒有看見過悍不畏死的人,他們不是沒有看見過一次又一次向著死亡撲去的模樣,但他們還是被震驚到了。

因為他們實在是沒有看見過這樣的戰鬥,沒有看見如此不屈的精神,沒有看見過如此慘烈的戰鬥,沒有看見過那要將天都捅破的抗爭精神!

韓宇明明就不是那個小女孩的對手,甚至乎這種差距已經到了天和地之間的差距那般大,但是那個人,那個叫做韓宇的人卻始終當做沒有看見,始終在向前。

不管骨頭是不是斷裂了,不管鮮血是不是蓋滿了全身,不管前面的困難是不是已經能夠將自己吞沒,他就是不管不顧,他就是要向前,他就是要揮動拳頭,他就是要抗爭!

這不是無謂的抗爭,這不是盲目的赴死,這是一種氣節,一種不為任何折腰的氣節,一種要滔天的氣節。這種氣節是寧死不屈,這種氣節是屢敗屢戰,這種氣節是可歌可泣,這種氣節是轟破山河!

所有人都被震撼了,所有人在這一刻都無話可說了,他們再一次接受了震撼教育,他們再一次為以前的自己感到羞愧。

羞愧於自己以前的不敢擔當,羞愧於以前以為的自己的堅強。

什麼才是堅強?現在的韓宇才是!什麼才是勇氣?現在韓宇表現出來的才是!

不因為絕境在前便放棄,更不會灰心喪意只想著赴死,而是帶著生的希望,帶著濃烈的戰意,帶著一往無前的勇氣,向前而去,要用拳頭去打開前面的路,用拳頭去贏得自己的未來!

嘭!

韓宇的第五拳轟了出去。滔天的火焰從韓宇的身體內爆發了出來。火焰一下子就將前面的光幕給覆蓋了進去。

那光幕劇烈地晃動了起來,就像是一面大帆布,被颶風給吹拂,隨時可能有破裂的可能。

「可惡!當真是可惡。既然你一心尋死,那我就送你走吧。你死在我手裡,總比死在別人的手裡好!」小女孩也看見了韓宇的決心,小手向前用力一揮,然後……

然後光幕上的光芒再一次大盛。大盛的光芒開始向前壓去,就像是一座大山一般向前壓了過去,將那些火焰壓了回去。

同時這光幕又像是一個漩渦,在不斷吞噬,吞噬著一切,吞噬著火焰。

火焰在迅速減少,光幕在不斷向著韓宇壓去!

韓宇無往而不利的第五拳,韓宇解決掉不知道多少對手的第五拳,韓宇讓不知道多少人都畏懼的第五拳,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霸天拳法的第五拳,難道真要被壓製得體無完膚了?

不!

沒有!韓宇的霸天拳法依然要霸天!韓宇的霸天拳法依舊不會輸給任何人任何招式。

如虎如狼的氣勢,向著而去,要摧枯拉朽!火焰再次升騰而起,就像是星星之火一般燎原了起來,要將整個草原都給燒沒!

火焰向著光幕壓了回去,火焰要將光幕給壓垮,火焰將不會被任何所擋!

「哼!白費力氣!」小女孩冷哼一聲,身體終於有所動作,小步向前一踏出,天地像是在這一刻倒轉了過來。

大海有一大片突然就陷了下去,像是昆崙山一下子壓了下來。而也隨著這驚天巨變的發生,那光幕的光芒再次大盛。

然後光幕的形狀發生了改變,成為了一隻腳,就像是一個遠古巨人抬起的大腳一般,向著韓宇狠狠地壓了過來。不僅要將韓宇給壓垮,還要將整個大海都給踏飛!

轟隆!

韓宇的身子猛地向下壓了下去,火焰在迅速被吞噬,幾乎眨眼時間就要消失不見了!

韓宇要輸了嗎?韓宇究竟還是輸給那個小女孩了嗎?終究半聖和玄尊之間的距離還是太大了嗎?韓宇即便是奇迹之人也不可以將這種差距拉小那麼一星半點了嗎?

眾人無不將眼睛閉了起來,不敢再去看那顯而易見的結果了,都以為韓宇必輸無疑,甚至都以為韓宇必死無疑了。

嘭!

又在這時,又是一聲巨響響起!

有火焰再次噴發而出,像是火山爆發的火焰一般向上噴發而出。

韓宇!韓宇還沒有輸!韓宇還在抗爭,韓宇還在努力,韓宇還在揮動拳頭!

拳頭在向前,火焰在向上!氣勢在升騰,要氣貫長虹,要撼動崑崙,要排山倒海!

在這一刻,韓宇已經不是那隻被逼到絕處的兔子了,他是一頭餓狼,一頭幾天幾夜沒有吃到東西突然看見獵物的餓狼。

火焰將光幕給壓了回去!拳頭將腳板轟了回去!火焰不再被光幕吞噬!

如果此時有人細心一點的話,會發現那金黃的火焰之上明明就有那麼一星半點的淡淡的光幕在!這光幕的氣息和韓宇的完全一樣,但這氣息上蘊含的氣勢卻要比韓宇還要強上百倍!

對的!就是因為這淡淡的光芒,韓宇的氣勢才會提升,韓宇的火焰才不會被吞噬。而很明顯,這淡淡的光芒不是屬於韓宇的,雖然這氣息是同源的。

是的!這光芒或者說這力量正是那神奇石頭借給韓宇的!

嘭!

霸天拳法第五拳在向上而去,韓宇要用洪水來淹沒大海,要將不可能變成可能,要逆天而起!

小女孩眉頭不由緊緊皺起,她感覺到了那股強大的氣息的存在,感受到了一股可以威脅到自己的氣息。所以小女孩開始有點擔心了。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小女孩自己又怎麼可能不清楚?此時她的身體,並不是他的本尊!也就是說,此時她只是一個化身而已!

這是他修鍊的功法在讓自己成為半聖之後的特殊用處。這樣的好處自然是很多,可以讓她一人能夠同時分成兩人,能夠同時去到兩個不同的地方辦事。

但壞處也是有的!那就是她分開的兩個身體的戰力都不可能達到巔峰,雖然還能勉強保持半聖的姿態,但也只是偽半聖而已。也就是說,一旦遇上一名貨真價實的半聖,自己將必死無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