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一個強勢的女人都喜歡找一個比自己更加強勢的男人,而自己之前表現的應該是有點兒軟弱了,沒能讓她看到自己男人的一面,等自己把她那個混混整進去……哈哈哈哈哈。

就在孫耀文意想間,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孫耀文微微皺眉,哪個不開眼的玩意竟然敢打擾自己。

在炎辰指了指監控的時候,宋倚晴第一反應就是向着監控室跑去,平時是沒有人的,所以她想先看看有沒有人再說,沒有就最好了,然後自己去拿了鑰匙把監控刪除就是了,要是有人可就不妙了啊。

一路小跑的宋倚晴來到監控室前時,心中一聲大罵,該死的玩意,平時鳥都不進來看看,怎麼就今天有人在呢,真是那個痞子給自己帶來的黴氣。

越想宋倚晴越是生氣,是哪個不開眼的玩意竟然在監控室呢,宋倚晴怒火從心氣,一腳就將監控室的門給踹了開來,早忘記了她是隊長,要注意影響了。

媽的,我是隊長誰敢惹我。

本來有些不滿那噹噹噹的腳步聲,此時突然間傳來光鐺一聲,頓時孫耀文嚇了一跳。

“你媽的個不長眼玩意”孫耀文看也沒看就對着門口一身大罵。

一道有些急促的聲音出現在孫耀文的眼前,頓時孫耀文心中一驚。

而後趕緊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境,堆上了一副笑臉,嘴角的賤肉一陣抽搐。

“呵呵,倚晴原來是你啊”孫耀文有些討好的說道,希望自己剛剛罵的她那聲她不會放在心上吧。

說完話的孫耀文後悔了,自己應該展現出男人的一面,將這個制服女,36D女,彪悍女還征服。

“你說誰不長眼呢,你腦子沒病吧,沒事不在你科室呆着出來發情啊,還來監控室,這是你該來的地方嗎,腦子被驢踢了吧”宋倚晴張口對着孫耀文就是一陣大罵。

更年期的玩意兒,沒事來你妹的監控室幹嘛,這傢伙不是想要偷窺自己吧,再加上自己平時對他不好的影響,於是乎宋倚晴一口氣罵的孫耀文快找不着北了。

“你……怎能這樣”孫耀文氣的顫抖的說道。

“這樣?我這樣罵你算是輕的,平時跟個女人似的,真是百無一用是書生”宋倚晴鄙視的說道。

而後一把挪過椅子,將電腦上的監控一下子全給刪除了過來,宋倚晴終於鬆了一口氣,可算是解決了。

女友很可愛 ,哪裏不對呢,對這裏。

宋倚晴怒目大張,緊緊的盯着孫耀文,道:“你剛剛看到什麼了”。

看到宋倚晴這麼一副殺人的目光瞪着自己,孫耀文心中有些發毛……不,不行,自己得變的強勢才行。

“看到什麼,當然是看到你跟那個男人親熱的一幕了,宋倚晴,你說你平時裝的那麼清高,怎麼今天就把持不住了呢,也不注意一點兒影響,再怎麼說你也是個隊長,上班審訊期間,竟然跟犯人那個……就跟發情的母……表現的跟一個**似的”孫耀文不敢直視宋倚晴殺人的目光,這樣他纔能有一絲說出來的勇氣。

雖然宋倚晴知道孫耀文就是一頭披着羊皮的狼,不過是平時表現倒也是斯文,今天竟然敢跟自己說這麼過分的話,宋倚晴怒了,老孃平時不愛搭理你就算了,沒想到你的膽子是越來月越大了,三天不打你你都敢上房拆瓦了。

說出了這幾句話的孫耀文感覺是一陣暢快,平時憋在心裏不敢說的話,今天終於說了出來,這一刻他感覺自己是個真正的男人,這回宋倚晴這個娘們兒跟屈服在自己的王霸之氣的散發下了吧。想着想着,孫耀文自豪的往起擡了擡頭。

只見一道殘影自眼前閃過,孫耀文還沒有做好任何反應的,瞬間潛意識的一身慘叫傳了出來。

“啊……”。

宋倚晴一個劈腿直直的向着孫耀文的下巴,一腳便將孫耀文掀了個跟頭,什麼玩意,炎辰那個流氓姑奶奶我打不過還打不過一個書呆子嗎。

解釋一下,孫耀文是不是書呆子咱們不知道,爲什麼宋倚晴心中會這麼認爲呢,可能是因爲他戴着眼鏡而且還是科室的。

一腳踹出去的宋倚晴頓時感覺自己心中的怒氣也像是跟着自己的一腳散發出去了不少,看來打人有發泄煩惱的作用啊。

此時的宋倚晴有些意動,既然打人能發泄自己心中的怒氣,那是不是要繼續在這個男人身上發泄下去呢。

看着捂着自己下巴一陣陣唉聲的疼痛的孫耀文,宋倚晴微微有些猶豫,算了吧,這麼個小身板怎麼能挨住自己這個久經鍛鍊的超級警察的發泄呢。

孫耀文擦了擦自己的嘴巴,只見一抹嫣紅出現在了他的手背之上,孫耀文心中一驚,好狠的女人,竟然對自己下這麼重的手,媽的,就是我爸媽都沒有這麼着揍我。

“宋倚晴你個**,你等着,明天,不今天我就讓你滾蛋”孫耀文一聲大吼。

本來不想跟這個男人計較的宋倚晴生氣了,老孃本來想放過你,沒想到你竟然說那麼惡毒的話,竟然敢罵自己是**,這可是每一個女人心中的禁忌,看來不給他留下一點兒教訓難解自己心頭之恨。

阿彌陀佛,罷了,殺一個人自己下十八層地獄,殺兩個人也下十八層,還不如隨性所遇呢。

宋倚晴對着孫耀文勾了勾自己白皙碧玉一般的小指頭,道:“你,站起來”。

看着宋倚晴這個誘惑的姿勢,孫耀文心中是一陣意動,看來這個女人對自己開始發騷了,知道局長是自己舅舅,怕自己明天滾蛋,現在知道來討好爺了,哈哈哈。雖然孫耀文很想像小說裏面的人物那樣裝逼一把,一手挑起宋倚晴的下巴,對她一臉的笑意。

‘’妞兒,是自己寬衣還是你幫我寬衣”孫耀文心中是無限的遐想,早知道自己王八之氣一發這個女人就爲之臣服,那自己之前幹嘛要白費那個勁兒,自己就應該直接藉着自己的舅舅是局長,給她來個潛規則。

孫耀文聽到宋倚晴的話,哪兒還能顧得上捂自己的下巴,潛意識的就站了起來,本來臉上抹上猥瑣的笑意,可是肌肉牽動了他的傷口,無奈他選擇了放棄,冷酷的男人才是最帥了。

“怎麼火車撞牆了你知道拐了,你媽要嫁人了知道攔了,你早幹嘛去了”孫耀文唸唸有詞的看着宋倚晴說道。

暈?他腦子不是被自己一下子給踢壞了吧,說話怎麼一副飄飄然的感覺,宋倚晴實在想不明白孫耀文是怎麼了,不過她還是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這個道貌岸然的傢伙在罵自己。

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來的孫耀文,宋倚晴心中一聲冷笑,找死的玩意兒,看來自己今天是註定有了免費的出氣筒啊。

就在孫耀文離宋倚晴還有一個胳膊的距離時,突然間宋倚晴閃電般的出手,一巴掌扇在孫耀文的臉上。

啪,清脆的耳光聲自孫耀文的臉上響起,哼,敢惹我,姑奶奶玩不死你。

懵了,孫耀文被宋倚晴一巴掌打暈了,這是什麼情況,她難道不是叫自己起來要獻身嗎,難道這個女人不怕自己的舅舅,或者還是有特殊的癖好,喜歡玩SM呢。

孫耀文剛欲開口,啪, 暗戀我為什麼不說 ,啪啪啪,宋倚晴在孫耀文的臉上一頓狂抽,孫耀文的臉紅腫的就跟豬似的,估計連他媽都不認識他了吧。


抽了好一陣兒的宋倚晴感覺到累了,可是自己打了這麼多巴掌怎麼還沒有剛剛踹他一腳解氣呢,看來自己要加大力度了。

宋倚晴秀拳緊握,學着電視上老大揍人的樣子,先是臉上狂扇,而後一拳向着孫耀文的嘴巴砸去。

啊,啊,一聲慘叫傳出,額,不,是兩聲慘叫傳出,孫耀文再次被宋倚晴一拳砸在地上。

不錯,是兩聲慘叫,其中有一聲是宋倚晴的叫聲,媽的坑人的電視,什麼你妹的裝逼拳法,宋倚晴只感覺自己拳頭像是碰到了硬咯咯的石頭一般,砸的她的拳頭生疼。

你妹,忘了這傢伙還有牙齒當後盾呢,被咯的一陣升騰的宋倚晴火不但沒有發泄出去,反而更加的濃郁。 最後走的成為死者.活著的人快點跑.快點跑、快點跑.滴答滴答滴答……

「快點跑…」我也如此大吼道.那些洞穴裡面的骷髏都已經追了過來.灰白的一片看起來讓人頭皮發麻.那樣的數量.就算是巨龍也沒辦法的.

可是.當我們跑上那個坡道的時候.我發現情況比我想象的還要危急.因為蔓藤無法在這樣狹窄的地方飛行.我又只能帶最多兩個人在大劍上……我們就只好腳踏實地的向上跑.不過上坡.可要比下坡花的力氣多多了.

我們用力的向上跑去.後面嘎啦嘎啦骨頭碰撞的聲音讓我都不敢回頭.

很諷刺的是.第一個進來沐浴金幣的赫娜拉反而因為洞穴的狹窄落在了最後.在前面就是漢特和我.然後是老范和蒂莉亞.最前方是最後下來的拉邦他們.

「啊.」赫娜拉突然尖叫了一聲.我身邊的漢特立刻減緩了腳步向後看去.

「快跑.快啊.」發現了這一點的我也只好回過頭去叫漢特.然後我發現.剛才赫娜拉可能是被其中一隻骷髏拽下了一片風衣.她正驚慌失措的看著漢特.

我發現.後面的骷髏幾乎是涌了過來.和我們的速度差不多持平.如果我們稍微減速的話.有可能就會被它們抓住.然而.赫娜拉已經快要被抓住了.

「漢特.救救我.」她尖叫著伸出了手:「漢特.我是你的妹妹啊.救救我.我、我知道不是你的錯.鎮子的事情不是你的錯.只要…救救我啊啊啊啊…」

她的樣子完全和美麗沾不著邊.瘋狂的求生欲已經讓她的臉都扭曲了.

……漢特不會是真的要救這個女人吧..這個、把鎮子的毀滅都怪他.而且在見面后還試圖殺他的所謂妹妹..

漢特最終還是伸出了手:「赫娜拉.」

而赫娜拉立刻拉住了漢特的手.跟了上來.不過漢特反倒被帶的向後了一點.

………該死的…

「啊啊.也抓住我.」我也朝赫娜拉伸出了手:「快點跑.」


赫娜拉抓住了我的手.我就這樣和漢特把她拉了上來.骷髏離她遠了一些.不過如果我們減慢速度.後果還是一樣.而且這樣就變成了三個人一起死.

長生 .

「呼、呼、」赫娜拉喘著粗氣.然後突然放慢了速度.在我們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她就說:「去死吧.我永遠永遠.也不會原諒你.」

然後.我就感覺到了手被她重重的一扯.她放慢了速度是因為這樣一來.她的這一扯就能把她全部的體重和力量都放上去.讓我們去擋骷髏而自己得以逃生.出其不意再加上坡度.我向後倒去..就算我能在空中控制好平衡.等我落地的時候.我也會被那群骷髏抓住的.而赫娜拉已經沖在了我的前面.

這個……該死的…..

「抱歉.」

然而.我卻發現漢特並沒有像我一樣失去平衡.相反.他還在千鈞一髮之際用另一隻手抓住了我.

「我很抱歉.你最後也沒能原諒我.」漢特說著.用力的把握著赫娜拉的手向後扯去:「不過.我…早就已經不是鎮子毀滅時候的我了.那個漢特早就已經死去.現在的我.可以承受憎恨和其他的東西了.」

那麼一瞬間.時間也變得緩慢.我看到赫娜拉向後栽去.臉上充滿了不敢置信和扭曲的恐懼、恨意.


她就如此栽進了白骨堆裡面.那群骷髏也因此減緩了速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漢特聽到來自赫娜拉的慘叫的時候.短暫的閉了一下眼睛.然後他拉著已經掌握好了平衡的我繼續向前跑去.

「怎麼啦..」前面的老范自然聽到了慘叫聲.他立刻停下來看著我們:「老闆你們沒事吧.」

我看不到漢特的表情.不過我知道現在刻不容緩.於是立刻喊著示意范倫鐵恩和蒂莉亞繼續跑:「……快.快點跑..」

————————————————–

見到光明的時候.我雖然感覺很刺眼.但依然鬆了口氣般的睜大了眼睛..不過.隨後.我就看到了那個王冠骷髏.

那時候.它才真正的像一個帶著王冠的王者.而不是一具普通的骷髏.它的身上有那種氣質.比我見到的幾位國王都不同.更加暴虐、更加有力.

我們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因為它正在看著我們.而且擋住了我們的前路.雖然身後的白骨也快爬出洞穴了.但是我們依然覺得.我們不應該再接近那個骸骨國王.

「對不起、對不起嗚嗚嗚.它…在幹什麼.」維羅妮卡顫抖著問我們.不過我只能搖了搖頭:我也完全不知道對方想要幹什麼.不過光是看對方的形象就知道好不了.

天慢慢的陰了下來.我想這是由於身後的白骨大軍終於出現了的緣故.它們每一次活動都發出骨架的碰撞聲.所以如此多的數量光是聲音都讓人感覺一陣陣絕望.然而它們並沒像對付赫娜拉一樣攻擊我們.只是在洞穴出口的邊緣處看著我們.

他們出不來.不.不像.更像是在等待著什麼.我猜是那個骸骨國王的命令.

「楊寒哥哥.唔…怎麼辦.」米婭也緊緊地抓住我問道.

「俺覺得、應該悄悄地跑開.那個大骨架子沒准沒發現咱們呢…」老范少有的用壓得十分低的聲音說道.

嗯…到現在為止.預言的絕大部分都已經實現了.所以……解決的辦法也應該在那裡面.

骸骨國王空洞的眼眶似乎正對著我們.然後.他緩緩地抬起了手.動作威嚴有力.就像是在宣布著什麼特別的大事一樣..我們身後的白骨軍團們發出的骨骼碰撞聲陡然放大了好幾倍.

爾後.蒼灰之骨臂落下.四周陷入死寂.

但也僅僅是一瞬間.下一瞬間.我們身後的白骨軍團就撲了過來.而距離他們僅僅有不到十米的我們.根本沒有逃離的時間.

只有反擊. 不要怕、不要怕.與其被抓住、不如去抓它.抓住死亡、找到財寶.死者歸天、生者跟隨……

這是目前唯一一句還沒有確切的實現的預言..除非我們來到這裡發現寶藏這句話就已經算是實現了.不過依然是我那奇怪的預感.它告訴我這句話還不止這些.

「嚯啊啊啊..該詛咒的傢伙們.」老范怒吼著揮出大斧.然後讓一圈的骷髏都斷了腿.不過它們依然在地上爬著想要攻擊我們.

「殺不死、也殺不完.大家集中在一起.別分散了.」就連我們當中技巧最為敏捷嫻熟的拉邦也開始分身乏術了.

我得想出個辦法.

大腦.給我.轉起來啊..

不要怕.首先.不要怕.我用力的冷靜了自己的頭腦.然後試圖找到對方的弱點或者從這裡逃脫的方法.

用太極.就算是那樣也不會多快就結束.不過我還是召喚出了太極..這讓我們輕鬆了一些.我不禁慶幸我冷靜了頭腦.


但還是要找出一個真正立刻見效的方法.經過剛才的絕命狂奔我們所有人都筋疲力盡了.萬一有一個人失手被抓住.那麼就算是我的太極也救不了.

與其被抓住…不如去抓他.這句話簡直就是完全符合現在的情況.與其繼續戰鬥下去然後等著我們最終筋疲力盡被抓住.還不如主動出擊.關鍵是…做出什麼行動才好呢.

骸骨國王只是漂浮在空中靜靜的看著我們.沒有做其他的動作或者幫助它的軍隊們對付我們.那麼……

我盡量不動聲色的讓太極繞了一個大圈來到了它的身後.太極的力量能轟開城門破壞山壁.不過速度並不算太快.所以我不敢直接進攻.一邊控制太極一邊抵禦旁邊比我們數量多出幾十倍、一百倍的骷髏讓我險些被那些白骨手臂抓住.不過在我身旁的米婭用匕首打開了它們.她抬起頭看著我.然後快速的笑了一下.點點頭.看起來她注意到我的打算了.

成敗、在此一舉了.

我讓黑白流轉之完美球體從身後直接撞上了骸骨國王的後背.一瞬間.重疊在一起的無數碎裂聲讓所有的骷髏白骨們都停下了動作.

因為.骸骨國王除了他的頭骨之外.全身其他的骨頭全部被我的太極打成了無數片碎片.那些碎片在天空中就繼續碎裂變成了骨粉.最終才四散到了空氣裡面.

「成功了…嗚.」米婭高興睜大了她藍色的大眼睛.看上去就快要擁抱我的樣子:「楊寒哥哥~好棒耶~.」

我也想露出笑容.不過我的笑容就這麼凝結在了一半.

我看到.那骸骨國王的身體在慢慢重組.本來只剩下頭骨孤零零漂浮在空中的它僅僅用了不到十秒鐘就把化為千風的骨粉全都聚齊了起來……恢復了之前的樣子.

沒用………..啊.


太極因為我的意志不集中也突然消失在了空中.我重重的皺著眉頭.準備叫蔓藤逃跑.可是……我不知道蔓藤帶了那麼多人的情況下.還能不能逃過骸骨國王.

絕望場面再次降臨.以往我都會在最後的最後想出個辦法.可是現在…..就連最後的辦法都失敗了.

「嘿.」漢特用寂靜左輪的斧刃砍斷了一個在我身後準備偷襲的骷髏.經歷了赫娜拉的事情.他的樣子看起來也不好.不過他還能夠戰鬥.或者說他就是因為在戰鬥.才能夠不變的更糟.

沒錯.漢特承受的擔子不比我輕.而且我所承受的重擔.是為了同伴們心甘情願承受的啊.

不能就此放棄.在危機的情況下.人很容易就忘記了所有積極的想法甚至已經學習到了的經驗.我提醒我自己..不能放棄.

我要「抓住」它…對.抓住它.

好人是指我們..現在可沒時間自謙了..壞人很明顯是赫娜拉.而冰冷的死亡…冰冷的死亡可以是骸骨國王也可以是指我們最後的結局.不過由於我可不想死.所以我自然而然比較傾向與前者.抓住死亡.抓住財寶.這樣…死者歸天.生者跟隨.

既然我已經把未來都依靠在這句預言上了.我自己起碼要相信這個預言的確就是讓我們逃出生天的方法.我要抓住那個骸骨國王.再抓住財寶.不過.財寶.

山洞裡面只有成噸的金幣.沒有別的財寶了..而財寶一般都是用來稱呼各種有價值的物件的.作為貨幣的金幣算是財寶嗎.

我不太清楚…不過.王冠算是財寶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