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此,無道這樣評論。

對於剛才那四人,彈指間就可讓他們爆碎。

時間一點點流逝,人也越來越少,到了最後,幾乎無人再來時,圓月已經高懸了,代表著時間已經不早了。

期間,無道見到了各色各樣的人進入了傳送門裡,有各種勢力的長老,族長,年輕一輩,還有些女子,反正進入了很多人。

無道估摸,傳送門后,應該是一個亞空間。

這裡,就只剩下無道。

「公子,您是否要進?」那位紅衣女子看向一個角落中的無道,甜美笑道。

雖然無人注意到無道,可這位紅衣女子,卻是一直在關注著無道。

不因其他,只因無道那一身氣質和那一張完美到讓無數人羨慕嫉妒恨的面孔。

無道丰神如玉,唇紅齒白,氣質高貴,他慢步的走了過來,露出一絲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道:「你們歧視境界,我境界不夠,怎麼辦?」

那紅衣女子,瞬間就被無道那如沐春風的笑容征服,姣好的臉蛋兒,就升起了兩朵紅霞,看著無道愣愣出神。

「境界不夠,請自行離去。」這時,封鎖這裡的黑衣人開口,話語一點兒都不留情面。

那紅衣女子也從那種痴獃中回神,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道:「公子,對不起,這時雲舞小姐特意吩咐的。」

「咔嚓!」無道忽然暴起,一把就扣住了身前紅衣女子脖頸,然後一用力,咔嚓一聲,那一條雪白的脖頸,被他捏的鮮血噴濺。

那紅衣女子,臨死前的眼神中,充滿了不解。

他為何要殺自己?

「你……」

「噗噗噗——」

那七位黑衣人震顫,沒想到有人敢在這動手,剛想暴起的……

無道眸光一冷,一把扔掉手中紅衣女子屍體,對著那七位黑衣人,彈指間,打出了七道瞬移般的紫黑邪芒。

在七聲噗嗤聲中,七個大好頭顱,紛紛爆碎開來,鮮血迸濺,屍體都無力的倒地。

「哼!本皇和你們好好說話,就不要不識好歹。」無道一甩衣袖,就步入了那一扇傳送門裡。

被歧視境界了,無道心中非常的不爽,說不得,今天要屠滅這什麼『醉雲樓』。

這就是無道的性格,讓我不爽了,我就要殺了你們。 (求推薦票!)

沒有絲毫阻力,眼前一亮,就來到了一片陌生的空間。

果然是一個亞空間。

至於那紅衣女子說的那一扇傳送門有測試修為的功效,沒達到武帝巔峰,就無法進入,在邪皇面前,難道真的管用?

入目的,是一片各色各樣的花海,一眼看不到盡頭,空氣中,充滿了花香。

天上,藍天白雲,碧波萬頃。

這裡,是一處非常不錯的空間,靈氣氤氳,鳥語花香。

前方,花海里,空中飄揚著一團又一團如雲霧般的蒲團。

這些花,根莖如樹,各色各樣,靈氣繚繞。

很多蒲團上,都有人坐在上面了,正一臉激動的看著天上的一個巨大的蒲團。

離那巨大蒲團最近的小蒲團,都是些恆天之城的大人物,很多人都不要老臉了,跑來看雲舞小姐的表演。

其中,有很多恆天之城的家族長老,甚至家主都來了。

現在,可謂是群情激奮。

那雲舞小姐,貌似還並未到場。

蒲團上的人群,在小聲的議論著。

「呵!賣藝不賣身,今天本皇就讓你賣身。」無道眸光閃動邪芒,找了一處無人之地,坐到了蒲團之上。

他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一位女子,能讓如此之多的人趨之若鶩。

如果是一個不能入自己法眼的。

無道只能說呵呵了。

浪費了他那麼多時間,總是要付出代價的。

時間點點滴滴的流逝,然而,這裡的人群,並未感到不耐煩,反而安靜了下來。

叮叮咚咚~~~~

就在這時,一陣悅耳的琴音,不知從何處回蕩而來,非常動聽,帶著一種空靈意境,似可洗滌人那污穢不堪的靈魂。

人們沒有發出聲音,反之,居然都閉上了眼睛,細細的聆聽著一道又一道回蕩在這天地間的輕音,臉上,都露出滿足的神情。

「恩!這輕音有端倪。」無道一聽,就聽出了端倪,聲音中,有著一股很純潔的精神力瀰漫在其中。

無道閉上眼睛,頓時,一幅畫面,就呈現在他腦海里。

一道白色曼妙身姿,在各色各樣,美麗動人的花海上翩翩起舞著,空靈出塵,一時如一隻白色蝴蝶,一時又如一位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變幻莫測,聲色動人,看不清楚她的面孔,但那曼妙的身姿,看起來柔若無骨,可給人無限的遐想。

所有人,都沉浸在了腦海中那一副美妙的場景里。

而無道,則是強行將此驅散,睜開了眼睛來。

只是短短的一瞬間,遠方上空那一個巨大的蒲團上,已經多了一群人。

十八位,全是女子,一襲白衣,肌膚雪白,身段多姿,姿容上等。

她們站在那一朵巨大的蒲團上,懷中抱著一口紫色小琴,玉手柔若無骨,在非常有節奏舞動著,一陣悅耳的琴聲,不絕的回蕩在這空間里。

而為首的那一位女子,身段修長,一襲白衣勝雪,三千青絲披肩,肌膚晶瑩剔透,無半點瑕疵,臉上戴著一條面紗,讓人看不出其真容。一身氣質,空靈飄渺,如仙子般,會讓人產生出一種錯覺,彷彿她並不處於這一個時空之中,而是站在另一個時空里。

她靜靜的站在蒲團上,腰肢仟細,柔若無骨,一身空靈飄渺之意境,有種楚楚動人的美,讓人不敢對她產生褻瀆的心裡。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這樣的女子,與之魚水,不知是何種體驗。」看著天上那如一位仙子般,恬靜站著的雲舞小姐,無道眸中,邪光在閃爍。

就是不知為何大家不是稱她為;雲舞仙子,而是小姐,這一點,讓無道很奇怪。

這時,回蕩在這空間的琴音一陣跌宕起伏,然後,琴音就慢慢的消散了。

琴聲停下,四野的人們在一陣意猶未盡中,睜開了眼睛來。

醒轉之後,並沒有連天的驚呼聲,眾人眼神無比清澈的看著蒲團上的雲舞小姐,沒有一人露出褻瀆的目光。

面對這樣一位如仙子般的存在,沒有人能產生出褻瀆的心裡。

「謝謝大家前來捧場!」雲舞小姐對著眾人微微欠身。

「聽說雲舞小姐想找人互相暢談各種修鍊心得,不知有何條件。」有人開口問道。

其他人,都是用這種眼神看著雲舞小姐,就連那些老頭、中年亦是如此。

須知,在這裡,可是聚焦了很多恆天之城的大人物,很多都是一方霸主。

「我彈奏一曲,誰能安靜聽完我彈奏的,今晚,我們互相暢談各種修鍊上的心得,如果你足夠驚艷,我會考慮下與其結為伴侶。」她的聲音,如天籟之音,清脆動聽。

雲舞小姐此話一出,頓時就讓在場眾人,心中莫不砰然一動。

「此話當真?」人們非常激動。

雲舞小姐平靜的點點頭,道:「當真,只要你足夠驚艷。」

她很高冷,無道從她那一雙明眸中,就可看出她是一位對一切事物,都不屑一顧的主。

「好!那就請雲舞小姐彈奏吧!」很多人都等不及了,紛紛出言。

「好!那大家就細細聆聽吧!希望有人能聽我彈奏完。」話落間,她就如一位仙子般飛了起來,一口紫色的古琴,憑空出現,靜靜的漂浮在她身前。

她伸出一雙修長白皙的玉手,開始了撫琴。

頓時,一陣『叮叮咚咚』的琴音,就回蕩起來,在人們耳畔跳動著。

沒有一點兒規律,音調一時高一時低,聽起來,一點都不悅耳,反而很嘈雜,沒有一點美感。

「怎麼回事?今天雲舞小姐的琴,怎麼會這般難聽?聽得我都一陣煩躁。」

「對啊!今天這是怎麼了?以前每次聽雲舞小姐的琴音時,都會讓人陷入一種忘掉世間一切煩惱,無憂無慮,身心空靈的意境中,這……這次怎麼這般難聽了,沒有一點兒節奏啊!」

「……」

聽著耳邊雜亂無章的琴音,人們只感覺一陣心亂如麻,很煩躁,很暴躁。

不過,很多人都在閉目,細細的聆聽著耳邊那雜亂無章的琴音。

……

管你心性再好,對琴道造詣有多深,短短半刻中,場中,沒有一個人還在閉目細細的聆聽這琴音,都變得無比的暴躁,很想去找人干一架的那種感覺,讓人牙根咬的死死的。

「啊!別彈了,我受不了!我很想打人。」

「草啊!這是什麼琴音啊!快給我停下啊!」

現場,心性不好之人,紛紛的大吼出聲,眼睛都紅了。

沒人能平靜,不管你心性再好,就連恆天帝國的『五大王者』的這種天驕,都聽得心煩意亂,很想揍人。

可想而知。

這時,琴音停下。

雲舞小姐的聲音響起:「剛才我彈奏的名為;亂心!才三分之一都不到,你們就無法忍受,太讓我失望了,好了,今天就到這裡了,大家請回吧!」

說真的,雲舞小姐很失望,她遇到過很多自稱自己是天驕的人,但在自己的『亂心』下,沒有一人能安靜的聽她彈奏完。

現場,聽著雲舞小姐那無比失望的語氣,人們羞愧無比,一時間,都不知說什麼。

能彈奏『亂心』,這就證明了,雲舞小姐的心,那是無比堅定的,而他們,卻三分之一都聽不完。

真的讓人自慚形愧,無地自容,差距真的是太大了。

雲舞小姐,收起古琴,踏空就要離開。

「等等!」

這時,一道淡淡的聲音,響徹在這空間所有人耳畔。

……

剛寫完這一章,2500字,睡覺去了,諸位,晚安!大家記得給點推薦票哦! (跪求推薦票!今天不知上了什麼PK,真的很需要大家的推薦票壓陣,讓我們一起,讓本書脫穎而出吧!先謝謝啦)

「等等!」

一道很冷淡的聲音,在這寂靜的空間里響起,在人們耳畔回蕩。

聲音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是就響徹在了所有人耳邊。

在場眾人本還是一陣羞愧,無地自容中,現在都尋聲望去。

就連剛想踏空離開的雲舞小姐,也收住了腳,和那十八位白衣靚麗女子看了過來。

只見很遠的地方,一個小小的蒲團上,一位身穿黑星紫衣,丰神如玉,身姿頎長,一張面孔完美的無半點瑕疵的男子,緩緩的飛起。

那一身氣質,高冷、高貴、從容不迫、彷彿這世間,就沒有事物,是能讓他放到心上的。

「好完美。」看著無道慢慢離地而起,人們心中,由衷的感嘆,就算那恆天帝國的五大王者,亦是如此。

無道這種氣質,是深刻靈魂中的。

場中,很多女子,看著無道,都在一陣出神,這不就是自己做夢都想要的白馬王子嗎?居然真的會有這種如此完美的人。

就連天上那巨大如彩雲的蒲團上的十八為姿容上等,身姿裊娜的白衣女子,看著那一位完美男子,心中都一陣悸動,這真的是太完美了,完美的讓你從他身上,找不出半點瑕疵。

同時,人們在想,能培養出這般完美的人,其背後勢力,那絕對也是非常了不得的,說不得,這是某個超級勢力的大公子。

就連那五位自認為絕世天驕的恆天帝國五大王者,在他面前,都感到了一種深深的挫敗感。

彷彿自己和他比,根本沒有可比性,完完全全的被碾壓。

雲舞小姐,明眸落到無道身上,她也覺得,這位男子,確實不凡,但是,她也沒感到什麼驚艷之色。

雖然擁有一身好皮囊,還有一身好氣質,但是,氣質這種東西,是可以培養出來的,如果他真的是一個巨大勢力的大公子,那也不足為奇。

換句話來說,她的眼光,還是太高了,認為無道和她,沒得比,不過,她也不想得罪這樣一位可能是來源於某一個超級勢力的大公子。

當下,她說道:「不知公子,還有何事?」

剛才,她絲毫不覺得眼前這位俊美的一塌糊塗的男子,在她的『亂心』下,沒有被亂了心態。

現在,可謂是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無道身上,這裡,可是有無數在恆天之城中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有些人,跺一跺腳,就可讓恆天之城某一區域震動的存在。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