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樣的一個問題女孩,林子傑心裡微微有點厭惡,懶得找她麻煩,因為上一輩子讀書的經驗告訴他,這樣的女人,最好不要沾惹,否則就會惹上一身騷。

………

幾十分鐘后!「叮叮」一節課時間結束!

劉清河收拾了一下課本,看著下方所有學生道:「好了,下課了!」

說完,他看都懶得看林子傑一眼,轉即便是走出了教室,而在劉清河走後,整個教室迅速變得喧囂起來。

學生們出教室的出教室,打鬧的打鬧,調侃的調侃,眼前的一切,令林子傑恍然若夢,彷彿回到了自己年少的時光 在講台旁站了幾十分鐘,林子傑腿有點酸麻,幾步走到自己課桌位置坐下。

看著插科打諢,調侃打鬧的一些學生,林子傑一陣百無聊賴,目光四處打量。

這時候,他的肩膀被人一拍,一道鶯脆聲音傳來:「嘿,林子傑,剛剛真是對不起了?害你被老師擰了兩下耳朵!」

林子傑目光望去,說話的正是姚紅燕,這姚紅燕模樣還算不錯,淡綠衣衫,十五六歲芳齡,身形嬌小玲瓏,大眼睛,皮膚如雪,腦後露出一頭烏雲般的秀髮,是個美人培子,只不過略顯青澀。

打量了一下,林子傑收回目光,淡淡應道:「沒事!」

「那你下面還痛么?我給你揉揉?」姚紅燕道,臉色露出壞笑,卻沒有任何的羞恥之感。


「………」

林子傑滿腦門黑線,一陣無語加狂暈,這是一個十五六歲豆蔻少女該說的話么?

偏過頭,林子傑沒心情搭理姚紅燕,看向了右邊課桌位置那叫楊紫涵的女孩,青絲秀髮垂於肩頭,看不見臉,正埋頭安靜的捧著一本書籍而讀,是一本言情小說。

「女孩子,就是喜歡看這些!」


林子傑嘀咕了一聲,只感覺現在是渾身坐立不安,有點閑得慌,不知道怎麼打發這百無聊賴的時間,乾脆扒在課桌上睡大覺。

不知道怎麼回事?林子傑剛趴下,便一下子就睡著了!他已經聽不見教室里嘻哈打鬧的聲音。

林子傑感覺自己在做著一個夢,夢見自己行走在一片黑暗中,信馬由韁,漫無目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四周沒有任何聲音,除了黑暗就是黑暗,林子傑感覺自己有點害怕,不知道為什麼會做這個奇怪的夢?

就在這個時候,前面一道曙光出現,是一扇很奇怪的光門。

林子傑來到光門前,躊躇了一下,最終走了進去。

剛進入光門,一道有點虛無飄渺的聲音傳來:「歡迎你來到時光之門,我是穿越使者,我的任務就是,保證每一位有幸穿越的人混得風生水起?請問,你想當什麼樣的人,需要什麼裝備?」

林子傑愣了愣,穿越使者?裝備?難道每位穿越者都要經歷這事情么?為什麼那些穿越小說上面沒有寫這一茬吧?

心裡想了一下,既然穿越者有這麼一茬,林子傑懶得客氣,不要白不要,直接獅子大開口道:「我想當大明星,是很牛叉牛叉的那種,就像我世界的那些人,網文圈壓過西紅柿與天蠶土豆,音樂壓過周傑侖,電影堪比周星池,在國際,名氣要蓋過李小龍!」

這話完全是林子傑臆想,不過做為地球上的一名宅男,林子傑跟許多年輕人一樣,懷揣著這些美夢,當然了,曾幾何時,他也在這三方面追逐過,奮鬥過。

先是當過一年多的臨時演員,後來在網路發表過幾本太監小說,學習過音樂製作,只不過都在現實衝擊下慢慢地淡化,最後泯滅於心,導致林子傑渾渾噩噩到二十七八歲,一事無成,甚至連女朋友都沒有找過。

「要求太多,當心貪多爵不爛,你當真要混這幾種職業?」穿越使者道

「是的,我要牛叉,就要全能,一種輝煌滿足不了我!」林子傑鏗鏘有聲,前世渾渾噩噩的日子,他已經受夠了,既然都重生了,他絕不想重蹈前世的命運,不然重生過來,有什麼意義?浪費這世界的一塊土地?

「那好,本使者就在你腦海里種植時空信號接受系統,關於你原世界的一切,都能夠查找,不過卻只能做為你的參照,不能直接使用,希望你能夠藉此,在這世界大放異彩!」

聲音落下,緊接著,一道紫色光束射進了林子傑腦袋之中,穿越使者道:「好了,任務完成,我走了,還要給下一個穿越者贈裝備,希望你能完全你的霸業!」

光門漸漸灰暗,就在光門即將消失的時候,林子傑似是想起了什麼,猛然一拍腦袋,急忙道:「穿越使者大人,真是不好意思,你請等一下,你能不能給我在贈送一套裝備,就是讓我最好不能被人欺負的那種裝備?」

穿越使者並沒有回答他,光門消失殆盡,林子傑撇撇嘴,以為穿越使者已經離去,一個轉身,繼續漫步目的繼續行走著,卻不知道,就在他轉身之際,一道紫色光束再次射入了他的腦袋之中。

……………

夢醒了,林子傑剛睜開眼睛,上課玲聲便響了起來,一個個學生奔回了教室。


林子傑坐直身子,回想著剛剛那奇怪的夢,不由得想到:「夢就是夢,有點太天馬行……」

剛想到這裡,林子傑便呆住了。因為他發現,自己剛剛似乎並沒有做夢,而是真實的發生,腦海里競然出現了一個電腦屏幕?

屏幕的整個畫面,他也熟悉無比,就是擺渡?

「不會吧?還真有這麼牛逼的裝備,真能接受到地球上的信號?」

林子傑不太確定,決定試一下,卻不知道怎麼執行,心裡直接對著那搜索框框暗念道:「起點中文網!」

緊接著,林子傑便看見那搜索框框中,自動打出了「起點中文網」幾個大字,自動搜索起來。

而關於起點中文網各種信息與連接網址出現在畫面上,林子傑忍不住激動的打顫,沒有想到競然還真的可以連接地球上面的信號?

打開起點中文網頁面,就在穿越之前,林子傑便進入過這網站看過小說,此時腦海里的畫面,與他穿越之前見的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各種書籍都依然在各大榜上。

林子傑不僅寫小說,當然也看小說,其中地球上現在正火熱連載的《完美世界》《最強棄少》《莽荒紀》他都在追看,就連前一段日子比較火的那本《重生之大文豪》也在養肥之中。

點開了《完美世界》這本書籍,林子傑看了看章節,暗道:「東哥真威武,竟然又更新了幾章,成功果然沒偶然?」

習慣性的本來想去看盜版,林子傑突然微微一愣,競發現自己可以直接打開文章閱讀,競然不需要花錢訂閱?

一時間,林子傑渾身充滿雞血,有了這系統,啟不是說以後無聊的時候,都有書看了?

看完了小說情況,林子傑又是進入了一些音樂網站與影視網站,一切對號入座,與他所知道完全一樣,音樂不僅能夠收聽,就連電影,都可以觀看,只不過都不能下載。

就在林子傑痴迷的把玩著系統的時候,上課鈴聲已經作響,一名約三十來歲,肌膚白皙,身材豐腴的美婦步履款款的走進了教室里。

美婦名汪雨菲,正是這所班級的語文老師,穿著一身縞素衣裳,秀髮挽起,辮角垂下,臉上未施粉黛,素顏朝天,眉梢眼角波光盈盈,皆是春意,肌膚白皙勝雪,透露出一股嫵媚的成熟女人味道。

汪雨菲走到講桌前,秋水的眸子掃過下方所有學生,鶯脆的聲音道:「上課!」

「起立!」教室課桌前方,一名黃衣女孩站起來,所有的學生都是緊跟著站起來,一起彎腰念道:「老師好!」

音落,整個教室一片安靜,汪雨菲正準備讓所有學生落座時,突然間她目光一蹙,看向了那依然坐在課桌上,發痴的林子傑,柳眉微微豎起。 此時的林子傑,已經完全沉浸在系統之中,正如痴如醉的看著《完美世界》小說最新發布的章節呢?什麼時候上課鈴聲作響,他都就沒有聽見。

「林子傑,你在幹什麼?為什麼不站起來?」

汪雨菲問了一聲,毫無疑問,林子傑如同上節課一般,再次成為了全班矚目的焦點。

「我靠,石昊真厲害?看的真爽,大神就是大神,筆力非同凡響,將每一個爽點都把控到一種很純熟的程度,怪不得我寫了幾本小說,都是撲街的命運!」

林子傑心裡暗嘆,此時正看的很嗨,對於汪雨菲的話,完全置若罔聞,已經忘記了此時自己穿越的身份,忘了自己還是一名學生,忘記自己還在教室裡面,沒辦法,他還沒有習慣自己現在重生了,而且他平時看書本來就是這樣,一旦入迷,渾然忘我,典型的書蟲。

見林子傑不理自己,汪雨菲柳眉微豎,全班學生看著林子傑傻愣哪裡?令一些人再次一陣竊笑起來,今天的林子傑,帶給他們的歡樂,比起他們看一部喜劇電影還笑的多。

「林子傑,我在問你話呢?你是不是沒聽到?」

汪雨菲內心有著怒火慢慢燃燒,不過她涵養不錯,卻在極力控制著。

這次,林子傑卻是聽到了她的話,全班一些竊笑聲已經將他心神從系統中拉了回來,看了看所有站起來的學生,也知道自己似乎又出糗了,趕緊站起身。

「林子傑,剛剛為什麼不站起來?」見林子傑站起來,汪雨菲再次問道


「我…」林子傑支支吾吾,不知道怎麼回答,暗道:「該死的,什麼時候又上課了?」

「我什麼我?你這節課給我站著上課!其他的同學都坐下!」

汪雨菲音落,除了林子傑外,所有學生都坐了下來,一些學生落座后,頓時交頭接耳的竊竊私語!

「這林子傑今天怎麼不太對勁,像傻傻地?好奇怪啊?」

「是啊!平時都不是這樣的,是不是受什麼打擊,怎麼變這樣了?」

「哈哈~我都快被他逗笑死了,那一愣一愣的傻模樣,看起來真夠愚蠢的!」

教室里亂鬨哄一片,林子傑聽著那些聲音,卻渾然不在意,因為他已經再次打開了系統,繼續看連載小說,才沒有什麼心情聽課,自己站著看小說?不做小動作?總不會在犯錯了吧。

汪雨菲道:「好了,大家都安靜下來,現在開始上課了,將書翻開到第二十八頁,我接著上節課,繼續為大家講解《眼瞳》這編課文!」

教室里亂鬨哄的聲音漸漸息停,回復了寧靜,汪雨菲拿起課本,口若懸河的開始授課,有時對著一些學生提問,有時將一些晦澀難懂的詞義寫在黑板上,學生們聽課還算認真,除了極個別一些學生做小動作或者低聲聊天外,其他的都在認真聽。

二十分鐘后!

汪雨菲已經將《眼瞳》這課文講完,到了她習慣性的提問時間。

她秋水的眸子看了看所有學生道:「這羅曼帕克,用自己的父愛喚醒了叛逆的小斯洛,父愛如山,很值得我們敬佩,這故事到最後,我想請問,這故事告訴我們什麼啟示?」

汪雨菲音落,已經有一些學生舉起了手,不過汪雨菲卻沒有叫那些舉手的學生,而是將目光落在了林子傑身上。

原因無二,因為她在授課的時候,時刻都在關注著林子傑一舉一動,發現他一直都目視著前方,聽課非常的「認真」,沒有做任何小動作,讓她總算有點欣慰,所以,她決定對林子傑提問。

目光看向林子傑,汪雨菲道:「林子傑,你說一下《眼瞳》這篇課文告訴了我們什麼啟示!」

全班目光又一次的聚焦於林子傑身上,等待著他的回來,不過眾人期待的等了半天,卻發現林子傑彷彿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愣愣的站著哪裡,半天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林子傑他又怎麼了?傻了?

全班學生一陣無語,汪雨菲臉色則是一變,柳眉橫豎起來,饒是她涵養在好,此時也已經扼制不住了,這簡直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林子傑,你到底回不回答?」汪雨菲極力控制著情緒,耐心的再問了一次,不過怒火,卻已經處於爆發邊緣。

可能是汪雨菲是女人,聲音不夠響亮,亦或者是林子傑真的太入神了,依然在發愣中………不過系統里,他卻已經看完了《完美世界》那最新連載的章節,而是在看一部叫《掃毒》的電影,在原時空,他上次只看到三十幾分鐘因為停電沒看了,這次有了系統,卻是直接搜齣電影接著看,裡面情節的熱血與戰鬥,兄弟的情義,都讓他覺得這部電影還拍的挺不錯的。

「哼!」

汪雨菲怒哼一聲,將課本往講桌上一丟,蓮步一動,往林子傑方向快步走去,來到了他面前,嗓門拔高,高分貝聲音道:「林子傑,你耳朵是不是聾了?到底在幹嘛?你的心到底有沒有在教室?」

高分貝的聲音嚇得林子傑赫然一個膽顫,連忙關閉了系統,然後發愣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美女老師,摸了摸後腦勺,有點搞不懂自己安安份份的站在這裡,怎麼就得罪了這美女老師了?

汪雨菲眼睛瞪著林子傑,這時候發現林子傑的課桌上,竟然擺放的還是上一節課的數學課本,語文課本竟然都沒有拿出來?

一股洶湧的怒火湧上來,瞬間燃燒到汪雨菲全身每一寸肌膚,使得汪雨菲銀牙咬了咬,清喝道:「出去,你給我立馬滾出去?不要在上課了!反正你上課跟沒上課一樣!」

「汗~」

林子傑雖然不知道美女老師為什麼會發這麼大的火,但現在哪敢和她作對,依言乖乖的走出了教室。

「呼!」

一出教室大門,林子傑微微吐了一口氣,似乎感覺自己竟然輕鬆了不少。

而教室裡面,沒有了林子傑,再次陷入了美好的氛圍中。

林子傑站在教室外走廊上,看了看前方,應入他眼前的,是環境幽靜的校園輪廓。

一眼望去,整個寒江中學佔地甚廣,六七棟粉絲色油漆刷面的教學樓錯落有致的林立在校園裡面,四周全是葳蕤的樹林,醞釀成一條條林蔭小道,如同置身一片綠林中。

籃球場,健身器材,花園,跑道,操場,坐落在各處,應有盡有,整個學校環境,給人一種恬靜舒適之感。

「環境還真不錯?」林子傑看完學校環境喃喃道。

站在教室走廊外,林子傑再次一陣百無聊賴,不過他卻沒有在打開系統,而是開始沉思,自己的未來規劃。

既然都已經重生到了這裡,又有無數的資源任自己發揮,他當然要付出行動,混出一點名堂出來,不然太對不起腦海中那系統了。 想了一下,林子傑決定還是從網文入手,原因無二,網文門檻低,又不需要本錢,混的好就能有收入,至於音樂與影視方面,都需要一些資金,現在他身上除了生活費根本就不能幹別的,所以,只能從網文起步。

只不過根據原主人記憶,卻發現關於這華夏國家網文圈的情況,根本還一無所知,林子傑必須要查一下這世界的網文,才能知道這世界的網文圈處於什麼樣的狀況。

上網需要身份,林子傑現在並未辦理,因為未滿十六歲,想來想去,林子傑決定回舅媽家,因為記憶中顯示,這原主人的表姐前不久便買了一台電腦。

想到這表姐,原主人與她似乎並不是很熟,交集不深,為人冷冰冰的,有點喜歡沉默寡言。

現在差不多是十一點鐘,學校中午會休息一個半小時,林子傑見自己反正已經被趕出了教室,時間浪費在這裡,不如早點把這世界一些他感興趣的資料查一下。

所以,他選擇逃課了!


一個轉身,林子傑邁步走向樓道口,慢慢地的走下了樓,來到了一條直通往學校大門的林蔭道上。

學生未放學,一般都不能從大門走出去,會被校衛攔住,當下,林子傑跑到學校圍牆邊,準備翻牆離校,卻發現圍牆砌的很高,根本不能直接爬過去,不過很快,林子傑在不遠處發現了一顆大樹。

這樹栽種在圍牆邊,在圍牆上方剛好有一個分叉,人剛好能夠踩在圍牆上。樹不是很粗,林子傑走到樹旁,雙手抓住樹身,吃了不少勁,終於爬了上去。

一個跨步,林子傑雙腳踩在圍牆上,只見圍牆外,是一塊綠茵草坪,在過去便是馬路。

林子傑看了看下面,有兩米多高,直接跳下去的話有點膽怯,準備翻下去,誰知道這時,突然一道喝聲傳來:「喂,你是哪個班級?在幹嘛?」

林子傑目光望去,是一名穿著制服的高大男子,竟然是學校的校衛,林子傑見狀,心裡慌了神,縱身欲跳下,卻又怕跳下去摔傷,立馬縮回了身,結果導致身體失去平衡,然後一個趔趄,他身子一個狗吃屎掉了下去。

「噗~」

林子傑全身落在圍牆外的草坪上,感覺五臟六腑彷彿移位了一般,疼的他齜牙咧嘴,破口大罵道:「我靠!死校衛!媽的,疼死我了!」

雙手將身子撐起來,林子傑發現腿似乎被扭傷了,一瘸一拐的往表舅媽家方向走去。

根據記憶,林子傑舅媽的家離寒江中學不是很遠,走路只要七八分鐘,住在福林第二住宅小區。

七八分鐘后,林子傑已經來到了第二住宅區,最終在一棟有七八層樓高的房子前停下來,林子傑拿出感應磁卡,打開了大門,從樓道口走上去,來到了三樓走廊,腳步頓在了一間房門外。

林子傑正準備敲門時,卻發現房門並未鎖起來,只是虛掩而已。

「有人在家?」

林子傑嘀咕了一聲,按照記憶顯示,現在應該沒有人在家裡才對,表舅在一家小公司當主管,一般晚上八點左右才會回家,而且最近好像還出差去了,表舅媽也在一家服裝店上班,也要下午六點鐘左右下班,表姐秦雪應該在學校才對?會是誰在家呢?

一時間,林子傑有點懷疑是不是小偷,心生警惕,但記憶中,這一帶治安非常好,小區到處都有監控?使得林子傑一時迷糊了,懶得多想,輕輕地的推開了房門。

房間還算寬敞,一廳三室,環境乾淨明亮,傢具一應俱全,走到客廳,林子傑四處望了一下,並沒有看見人影?轉即走向舅媽房間!裡面也沒人?又走向表姐的房間,同樣沒人?

「怎麼回事?一個人都沒有,房門怎麼開著,難道是誰出去了忘記關門?」

林子傑暗暗嘀咕,走到房門口將門關上,然後來到表姐秦雪房間,準備打開她的電腦,卻發現電腦開著,不過屏幕卻是關著的。

「原來是表姐回來了,那她人去哪裡了?真夠粗心的,出門房門都不鎖?」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