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寧芬能拿出聚靈草,蘇宇倒是沒有任何的驚奇,即然他能獲得聚靈草,就說明地球上肯定有這種生物,寧芬以前是修士,有這東西一點不奇怪。

「你應當認識聚靈草吧,我看到你院子中有種,想來你需要它,我這正好有兩株,留在我手中也沒用,就送給你。」

寧芬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很平淡,好似她說的不是珍貴的聚靈草,而是什麼普通的草藥。

「寧芬,你……」

「嗯,你有事就去忙吧,我累了,.」

張了張嘴,蘇宇想說什麼,可是寧芬卻是根本就不給說話的機會。

看寧芬冷淡的神sè,蘇宇忽然悟了,寧芬送自己聚靈草,是在還自己剛才救她的人情。此時自己收了聚靈草,就跟她兩清了,誰也不欠誰了,寧芬她不想跟自己有什麼交籍。

自己有這麼招女人厭嗎?

心中苦澀的搖了搖頭,蘇宇也沒有熱臉去貼冷屁股的嗜好,即使這個屁股是美女的,當下站起來對寧芬道:「那我不打擾你休息了。」

「快,將那木盒拿給我吞噬。」

一回到自己租的小院,丹鼎就急切的道,心情不佳的蘇宇,連聚靈草加那個木盒,整個塞給了它。

兩分鐘后,聽到丹鼎那sè狼piáo完娼似的舒坦呻吟,蘇宇忍不住問道:「丹鼎,算上這件,前前後後,你也吞噬了四件器靈了,你什麼時候能晉級玄階啊?」

「我吞噬的四隻器靈,玉蟬器靈和摸金符器靈,都是一個器靈值的微器靈,破書器靈是兩個器靈值的小器靈,就這隻木盒中的器靈值多一點,也不過四個器靈值,總共才八個器靈值,我若想恢復到玄級丹鼎,起碼需要一百個器靈值,你算算還要多久。」丹鼎道。

「一百個器靈值?」

「器靈值,就是評價器靈大小的一種單位。」

拍了拍額頭,蘇宇呻吟道:「現在才八個器靈值,要一百器靈值,也就是說我們現在連十分之一的進度,都沒有完成。」

「普通的物件,純靠時間產生的器靈,器靈值都是比較小的。一般來說,修士手中的法器,器靈值都比較大。咱們現在的任務,就是儘快的提升你的實力,去搶那些修士。搶到幾件器靈法器,咱就能輕飄飄的恢復到玄階了。」

蘇宇聽到器靈這話,心中暗想:我說丹鼎怎麼不催促自己去找器靈,反而熱心的增強自己的實力呢,又是煉體丹,又是聚靈丹,還煉傀儡丹去收服那個死修,原來打的這個主意。

「本以為起碼要等到聚靈草成熟,才能煉製聚靈丹,沒想到這會白得兩株聚靈草。我們現在先布置靈陣,將聚靈草、通靈草種植起來,傀儡草暫時夠用,就不種了,免得浪費靈氣。布完靈陣后,我們去藥店配置煉聚靈丹所需的草藥,然後煉製聚靈丹。」

「好。」

聽到丹鼎的話,蘇宇點頭應是,經過野人溝一行,蘇宇對修士的興趣大極了。吃了聚靈丹,他就能踏進修士的道路了,所以此時鬥志很大。

榆城、石州、濱島……蘇宇跑遍江州附近的大城市,穿梭於各大藥店,一天的時間內瘋狂的扔下四百來萬,終於勉強湊到了丹鼎煉製傀儡丹和聚靈丹所需的藥材。

蘇宇買的藥材,都是大路貨,但架不住數量多。粗粗計算一下,他足足買了十噸左右的各種藥材。

聚靈丹和傀儡丹,屬於靈丹的範疇,它除了需要聚靈草傀儡草這種主葯外,各種配藥也都需要靈藥。蘇宇現在沒有靈藥,丹鼎只能拿那些普通的藥材,提純其中的jīng華,以數量來取勝。

比如說人蔘,煉製聚靈丹所需的人蔘,必須是五年以上的通靈參,老天,別說這個世界上有沒有五百年以上的人蔘,就算有蘇宇也買不起啊。沒辦法,丹鼎只得用一百株、兩百株普通的人蔘,進行提煉。

買完藥材,回到菜湖村,丹鼎閉關煉丹,蘇宇翻閱起他在書店買的太極拳、截拳道,開始照著練起來。

因為替菜湖村找回了四十六萬的民工款,菜湖村的每個人,都對蘇宇非常的熱情,頓頓都有村民給他送飯,炒小雞,野兔燉蘑菇,燒蛇肉,所以這兩天蘇宇在菜湖村,過得相當的滋潤,

「成了,伸手。」

痛快淋漓的打了一通太極拳,蘇宇收勢,腦海中傳來丹鼎欣喜的聲音,下意識的一伸手,一丸nǎi糖大小的灰sè藥丸,出現在蘇宇的手中。

「這就是聚靈丹?」看著手中的灰sè藥丸,蘇宇道:「是和煉體丹一樣,直接吞服嗎?」

「這是傀儡丹,你咬破一根手指,滴滴jīng血進去。」丹鼎道。

「哦。」

蘇宇咬破自己的手指頭,滴了一滴血到傀儡丹上,血一碰到傀儡丹,立即被它吸干,丹的顏sè也由灰sè變成了暗紅sè。

「現在,將傀儡丹喂進他的嘴裡。」死修屍體被丹鼎丟了出來。

強忍著噁心,蘇宇掰開死修變異的黑嘴,將傀儡丹塞了進去。大約過了兩分鐘左右,本來一動不動的死修,突然睜開眼睛,嗖的從地上一躍而起,將蘇宇嚇了一大跳。

「試著去指揮他。」丹鼎道。

砸了砸嘴,蘇宇對死修試探的道:「蹲下。」

死修灰白無神的眼睛,詭異的看了蘇宇一眼,突然蹲了下去。

心中一喜,蘇宇道:「站起來。」

死修這次反應靈敏了許多,嗖的站了起來。

「成功了。」丹鼎道:「雖然這隻死修現在只有相當於鍊氣後期的修為,但也足夠應付你現在狀況下的一些麻煩了。現在,你讓這隻死修去門口守著,服用聚靈丹時,最忌被人打擾,先讓他看住大門。」

「嗯。」

蘇宇讓死修去守著門口,丹鼎將兩丸散著清香的rǔ白sè藥丸,放在了他手中。

四百多萬,就換來這兩顆小小的藥丸,平均一顆兩百多萬,這還不算那兩株價值連城的聚靈草,這可真他娘的貴。

盤膝坐下,蘇宇按照丹鼎所言,吞下一枚聚靈丹,頓感一股強大的能量從丹田騰起,遊走四經八脈。絲絲散著腥臭氣息的烏點雜質,從他的毛細孔中流了出來。

足足過了半個小時左右,仿若剛從sāo泥窩中爬出來的蘇宇,突然從地上一躍而起,嘴中忍不住發出一聲清吟。

「好,鍊氣初期,快,將第二枚聚靈丹吞下,加以鞏固。」丹鼎的聲音,在蘇宇的腦海響起。

蘇宇急忙重新盤膝坐下,拿出第二枚聚靈丹,吞了下去。

PS:兄弟們,看著還行,就收藏了吧!!! ?江州大學,跆拳道館,燈火通明,只能容納五百人的會場,此時足足擠進去超過兩千人,外面還有很多人往裡面擠,走廊樓道,.

今天,跆拳道館的會長朴城恩,將在這裡同蘇宇,進行一場比武比賽。一場學生間的武術切磋,竟然會弄出這麼大的場面,不知道內情的,還以為是哪個明星來這裡開演唱會。

「蘇宇怎麼還沒來,不會是要當縮頭烏龜了吧。」

「這件事已經鬧得全校皆知,蘇宇自己也當眾接下了朴城恩的挑戰書,他這個時候要是當起了縮頭烏龜,以後還能在江州大學混嗎?」

「他就是來了,也只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朴城恩狠狠的虐一頓,以後估計也沒臉在江州大學出現了。」

「沒錯,要我是他,我絕對不會來。」

現場的氣氛很鼓燥,所有的人都在議論,蘇宇會不會來?

「喬可馨來了。」

不知誰叫了一句,只見入口處,喬可馨在幾個表演學院青chūn靚麗女生的簇擁下,朝這邊走來。

今天喬可馨穿著金sè的高跟涼鞋,白sè的齊膝洋裙,露出纖細修長、讓人饞涎yù滴的白嫩雙腿,粉sè的小弔帶,包裹得胸前渾圓傲人,引得所有男生偷偷側目。

她肩上挎著一隻小巧的手包,雪白的手腕上帶著jīng致的銀sè手鏈,雖然身上裝飾並不多,卻透著一種令人難以抗拒的青chūn時尚風采。

「可馨,那邊我給安排了位置,我們過去吧。」

羅睿迎上喬可馨,仿若宣示主權般的將一雙咸豬手,攬在她被小弔帶緊緊包裹著的纖腰上。喬可馨象徵意味的扭動了一下腰,就默認了羅睿的手攬在自己的腰間。

羅睿見狀,眼中不由閃過一抹喜sè和得意。『雅*文*言*情*首*發』

看人下菜,是所有人的本能,如果是蘇宇在這種場合,將手放在大校花喬可馨的纖腰上,恐怕早就引得男生公憤群攻了。可是此時,全場上千男生,看向羅睿的眼神只有嫉妒和羨慕,卻沒有憤恨,更沒有人站出來叫罵挑恤羅睿。

羅睿,高大帥氣,年少多金,出入皆是豪車,校籃球隊的主力,是江州大學的風雲人物。這樣的男人配喬可馨這個大校花,所有人都覺得理所當然。

可是蘇宇,貌不出眾,沒錢沒勢,他獲得喬可馨和駱影的青睞,就立即引起眾多男生的不平和憤恨。

「駱影也來了!」

幾乎是喬可馨剛剛坐下,又一道聲音傳來,駱影和范樂樂走了進來。

駱影長發披肩,白裡透紅的肌膚,水嫩的像剛剝了殼的雞蛋,上身一件白sè的長袖蕾絲,下面修身的藍sè牛仔褲,突顯得一雙美腿更加修長誘人。

駱影的衣著不像喬可馨那般成熟,更像一個普通的女學生,但天生麗質的容顏身姿,使她即便穿著普通的衣服,也別有一番清新脫俗的味道,讓人挪不開眼睛。

「靠,怎麼回事,駱影和喬可馨竟然都來了,我要是沒記錯的話,這是她們第一次一起參與某種活動。」

「沒錯,無論是開學晚會,還是什麼聚會活動,見到喬可馨的身影很正常,可是駱影幾乎不參加。」

「不會是駱影對蘇宇舊情未了吧?」

「我看駱影是專門來看蘇宇那個欺騙她感情的傢伙,是怎麼被朴城恩揍的。」

隨著喬可馨和駱影這兩個大校花的到場,現場的氣氛達到了高cháo。

「怎麼這麼多人啊?」

范樂樂顯然被面前的人山人海,嚇了一大跳。本來也算得上是小美女的她,被駱影無雙的光芒襯得普通起來。

駱影同樣微微皺了皺眉,漂亮的眸子間,閃過一抹憂慮。她沒想到,這件事竟然會鬧得這麼大,歸根結底,這件事皆是因她而起,如果不是自己當初使小xìng子報復甦宇,即使有人拍到蘇宇同喬可馨在一起的照片,也不會鬧這麼大。

「影兒,沒有座位了,怎麼辦?」范樂樂對駱影道。

「駱影,你到我這裡來坐吧,我將位置讓給你。」

「到我這裡來,駱影,我這裡的視線更好。」

附近的男生,紛紛對駱影發出邀請。

「影兒……」范樂樂看著駱影。

銀牙輕咬紅唇,駱影剛想說什麼,這時候羅睿卻是急匆匆的小跑過來,一臉笑容的道:「影兒,真沒想到你能來,怎麼不提前打聲招呼呢,這裡人太多了,那邊有座位,我陪你過去吧。」

看著一臉笑容的羅睿,駱影一雙美目在人山人海的跆拳道館中掃了一眼,最終只得點頭應了下來。

羅睿見駱影同意,一臉喜sè,不過他卻不敢像對喬可馨那般放肆,只是規規矩矩的在前面領路。

不知道羅睿是故意安排,還是只有喬可馨身邊有位置,駱影正巧坐在喬可馨的旁邊。

喬可馨眨著一雙美目看著駱影,嬌笑打招呼道:「駱影,也來了。」

「嗯。」駱影輕輕的點了點蜷首,神情中透著股疏遠,擺明了沒有跟喬可馨客套的心思。

「駱影,我想跟你打個賭,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喬可馨對駱影笑眯眯的道。

詫異的看了喬可馨一眼,駱影淡淡的道:「怎麼賭?」

一仰jīng致的下巴,喬可馨道:「就賭蘇宇跟朴城恩的比賽誰輸誰贏。」

聽到喬可馨的這個賭注,駱影尚未說話,旁邊的范樂樂忍不住道:「這個有必要賭嗎?蘇宇能打得贏朴城恩?」

駱影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顯然范樂樂的話,也代表了她的意思。

「我賭他會贏,你呢?」喬可馨挑恤的看著駱影。

看著一臉自信的喬可馨,駱影心中一動,道:「賭注是什麼?」

「賭蘇宇,誰輸了,以後就對蘇宇退避三舍。」喬可馨道。

聽到喬可馨的所謂賭注,范樂樂笑道:「喬可馨,又沒人強制你必須跟蘇宇在一起。你不想理蘇宇,就不理好了,至於設這樣自己必輸的賭局嗎?」

喬可馨沒有理會范樂樂,一雙美目直直的看著駱影,道:「痛快點,賭不賭吧?」

「這個賭注,有一個大漏洞啊,如果蘇宇不來,那誰輸誰贏?」范樂樂在旁邊道。

「不可能,他一定會來的。」喬可馨一臉篤定的道。

同喬可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對視有十秒鐘左右,駱影俏麗的臉蛋上突然撒然一笑,道:「好,我跟你賭了。」

這時候,羅睿拿著幾瓶果汁過來,笑道:「兩位美女,賭什麼呢,我有沒有幸參與進來?」

喬可馨和駱影笑了笑,皆沒有說話,羅睿也不生氣,今天蘇宇來了挨揍,不來挨罵,所以他此時的心情相當好。

PS:求收藏求推薦求贊!!! ?「媽的,都一個多小時了,.」

「走了,白浪費老子時間。」

「蘇宇個孬種!!!」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蘇宇一直沒有出現,跆拳道場的氣氛越來越暴燥,很多人已經開始罵罵咧咧的離場了。

幾個已經走到跆拳道館門口的學生,突然跑了回來,大聲叫道:「蘇宇,蘇宇來了!」

「丫的,真的假的?」

「是蘇宇,他竟然真敢來?」

「明知會挨揍,還來,腦袋被驢踢了吧。」

隨著蘇宇的出現,整個跆拳道館的氣氛,立即亢奮起來。

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蘇宇的臉上露出一抹訝異,隨即嘴角露出一抹譏諷的冷笑,這些人都是來看自己挨揍的吧。

難道,我就這麼招人恨嗎?

駱影看著蘇宇,眼睛一亮,咬牙切齒的嘀咕道:「這個王八蛋,打你這麼多電話,都不接,這會看你往哪跑?」

駱影認為,自己完全有立場罵蘇宇,這三天來她幾乎一直在撥打蘇宇的電話,可是這廝不是關機,就是故意不接電話。

要弄清楚,自己打電話找他,是為了他的事,是為了不讓他受到傷害,他這是什麼態度?如果不是考慮,這件事因自己而起,咱們的駱影大美女,早就撒手不管了,你的死活管本姑娘什麼事。

自蘇宇出現,喬可馨就一直在觀察駱影的臉sè,她看到駱影咬牙切齒,又愛又恨的模樣,心中不由閃過一抹yīn霾:難道,她真的喜歡上蘇宇了?

要說蘇宇的出現,誰最興奮,當屬羅睿了。這個該死的傢伙,讓自己在喬可馨面前出盡了洋相,今天終於輪到他在美女面前倒霉了。

廢了他的雙腿,我要讓他以後只能靠輪椅走路,這是羅睿對朴城恩的叮囑。『雅*文*言*情*首*發』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