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林祖兒等人收入山河珠后,秦天和少陽君一起朝主峰飛去。

在這段時間中,暗魔族已經屠掉了天意教一千多尊上部天神圓滿,而且這群人都是天意教的頂尖武力,可說損失相當的巨大。

好在各峰的天神已經趕來支援,雖說他們也不是暗魔族的對手,但也勉強擋住了他們對天意教頂尖高手的屠戮。

但他們卻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在這片刻時間,死在暗魔族手上的天神都已經過萬,他們激射出的鮮血,將整片天空都染紅。

主峰上空,獨角壯漢口中咆哮連連,探手間,就捉住了一尊擋在他身前的上部天神初期,雙手用力一撕,只聽噗嗤一聲,鮮血噴濺,那尊上部天神被他用蠻力直接撕成兩半,接著,他將手中的兩瓣屍體用來扔出,正好砸中另外兩尊上部天神,那兩名上部天神慘叫一聲,身軀就轟然炸裂開來,化為血雨。

整個過程極快,不到一個呼吸。

下一刻,獨角壯漢再次撲殺而出,雙拳揮動,橫掃而出,黑色的拳勁震蕩虛空,席捲而出,瞬間就將數十尊天神給絞殺成粉碎,恐怖到了極點。

「哈哈哈哈!」

一番殺戮,獨角壯漢忍不住大笑起來,神情猙獰而瘋狂,下一刻,他兇狠的目光鎖定了往後飛退的那群上部天神圓滿,踏步間,飛追而去。

「攔住他!」

不知道誰喊了句,周遭的天神飛快挪移而來,打算將獨角壯漢給攔住。

寵妻出逃:惹火霸道總裁 「滾開!」

「死!」

獨角壯漢爆喝連連,渾身氣息升騰,讓所有面對他的天神都感覺心間如同壓上一塊大石,呼吸困難,心生懼意,但他們身後是天意教的高層戰力,如果他們死了,就算擊退暗魔族,天意教也會被其他六方勢力給吞併。

所以,他們都壓下心底的恐懼,體內的法則神元沸騰到了極點,準備打出最強的攻擊。

「熊熊神火,燃燒我軀,無邊天意粉碎我魂,兄弟們,到了我們為天意教獻身的時候,殺啊!」

為首的一尊上部天神大聲涌頌道,然後眼中閃過決絕之色,主動朝獨角壯漢撲殺而去。

一股慘烈的氣息瀰漫開來。

接著,又有幾個稀稀疏疏的聲音相繼響起:「熊熊神火,燃燒我軀,無邊天意粉碎我魂,為天意教獻身,魔頭去死!」』

接著,又有幾道身影衝出。

「一群螻蟻,找死!」

獨角壯漢不屑一笑,抬手揮拳,接連轟殺而出。

拳若黑日炸裂,瞬間便將那幾位天神給吞沒,伴隨短促的慘叫聲,他們的身軀全部炸裂開來,化為血霧。

看到這一幕,身後的那群天神心膽欲裂,但更多的是憤怒。

「熊熊神火,燃燒我軀,無邊天意粉碎我魂,為天意教獻身,殺啊!」

數百尊齊齊涌頌,一股慘烈雄渾的氣息散發而出,然後,這數百尊天神就如同飛蛾撲火般朝獨角壯漢衝殺而去。

「不知死活的東西,想要求死,成全你們!」

獨角壯漢臉上的猙獰色更濃,隨後,只見他右拳重重轟殺而出。

「轟隆!」

一個巨大的拳影出現在虛空著,透著一股毀滅,蒼涼,血腥、恐怖的氣息,然後砸落在那群天神之中。

拳勁爆發,化為一圈恐怖的能量漣漪,瞬息間就吞沒了大部分天神的身軀,將他們的絞殺成血霧。

剩下的天神則被炸得朝四周飛出,獨角壯漢沒有理會他們,而是朝著天意教的退位教宗和太上長老們追殺而去。

只有殺掉這些傢伙,天意教才會放棄抵抗。

就在這時,刷的聲,人影閃過,一個俊美的黑袍青年出現在獨角壯漢的身前,攔住了他的去路,然後抬手朝他胸膛一按。

一股無形的力道撞擊在獨角壯漢龐大的身軀之上,嘭的聲,對方倒砸而回,但卻毫髮無損。

見狀,秦天微微震驚,這暗魔族的防禦力果然變態,剛才那一擊,他雖然沒有動用天神秘術,也沒有施展全力,但絕對能抹殺一尊頂級的三星天神,但卻沒能傷及這個暗魔族分毫,由此可見,對方的防禦力變態到了什麼地步。

獨角壯漢盯著秦天,血紅的雙眸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但馬上,他眸子就被凶光充斥,一柄黑色的長刀出現在他手中,然後化為一道黑色流光斬向秦天。

這一刀又快又疾,虛空都被切割開來,秦天敢肯定,對方這一擊,絕對超過少陽君全力出手三倍以上,應該擁有了四星天神的攻擊力。

但是,在他面前卻不夠看。

秦天雙眼微眯,東王劍出現在他手中,然後以三成法則神元力催動。

「刷!」

一道無法捕捉的劍光閃過,然後就有一個獨角頭顱高高飛起,接著噗的聲,頭顱炸裂開來,化為一道血霧。

「那人是誰?」

看到這一幕,天意教的一干退位教宗和太上長老都露出了欣喜之色。

即使他們這群人不被暗算,真實實力和獨角壯漢相比也要相差許多,但現在,這個突然出現的神秘青年居然一劍斬掉了獨角壯漢。

這時,少陽君的身影出現在教宗高衍等人身邊,說道:「教宗,各位老祖,他是我的好友秦天,也是之前以王級天神秘術換法則結晶的那位!」

【作者題外話】:小說千萬部,訂閱最重要,如去看盜版,作者兩行淚。

大家看流浪地球沒,感覺不錯,可以去看看 「原來是他!」

教宗露出恍然之色,忽然好奇問道:「他的修為似乎才上部天神後期,但戰力卻這般強悍,怕是來歷不簡單!」

少陽君微微猶豫:「他的具體身份我不便透漏,總之,來頭很大!」

說話間,他還看了眼天空。

在場的哪個不是活了無數年的老狐狸,雖然少陽君沒有明說,但都明白這個叫秦天的青年應該來自第六重神域或者第七重神域。

「哎,當真一代新人換舊人,我老了,如果這次我天意教能順利渡過難關,少陽君你就提前繼位吧!」教宗有些唏噓的道。

在他們說話間,秦天已經又連斬兩尊暗魔族。

同時,也引起了暗魔族們的注意,有五尊暗魔悄然出現在秦天周遭,然後齊齊出手。

「去死!」

這五尊暗魔族實力都不弱於之前他殺死的獨角壯漢,攻擊力都達到了四星天神的層次,聯手一擊何等的強悍,見到這一幕少陽君等人的心都衝到了嗓子眼,死死的盯著秦天。

虛空塌陷,氣流亂涌,秦天所在的那片虛空宛若化為了一片死地,瀰漫著濃濃的死亡氣息,接著,五道恐怖的能量炸裂開來,淹沒了秦天的身影。

「秦兄!」

少陽君忍不住擔憂喊道。

「完了!」

教宗高衍等人的臉則變得極為陰沉,他們都對秦天抱與極大的希望,沒想到,秦天這麼快就被暗魔族給絞殺。

一個退位教宗悲聲道:「難道天要滅我天意教?」

另外位退位教宗踏前一步,高聲道:「罷了,我等活了無數年,也算活膩了,就算是死,也要死得風風光光,大伙兒自爆吧,或許還能消滅這群暗魔,為天意教保留幾顆種子!」

話音一落,對方身上的氣息暴漲,雙目鎖定了一尊暗魔,但就在他衝出的瞬間,高衍卻拉住了他:「師祖且慢!」

說話時,他的雙目卻死死盯著秦天所在的那片區域。

刀意!!

一股恐怖、強大、霸絕的刀意從秦天所在的區域升騰而起,接著,五道刀光如同閃電般激射而出。

「噗!噗!噗!噗!噗!」

黑色的鮮血從五尊暗魔裂開的身軀中濺射而出,帶著濃郁的腥味。

下一刻,五尊偷襲秦天的暗魔的身軀全部從中裂開,化為兩半。

「好強大的秘術,這刀法秘術怕是超越了王級天神秘術!」

高衍震撼的道,雙眼依舊不肯挪移開來,隱隱有些獃滯。

「是啊,好強的一刀!」

高衍的師祖深以為然的點點頭:「就算老朽在全盛時期也擋不住這般恐怖的一刀,不愧是來自上域的天才!」

「該死!」

「快!」

「全力圍殺這群神族!」

那些暗魔看到這一幕,是又驚又怒,然後齊齊停止對天意教天神的屠戮朝秦天撲殺而來。

「來得好!」

秦天在心中暗叫道:「我本打算去了第六重神域再去殺暗魔,沒想到在第五重神域遇到,就讓小爺見識下你們暗魔有什麼本領成為我神族的大敵!」

「殺!」

一聲輕喝,秦天不退反進,同時,他也催動了破天刀十成的威能,然後再催動皇級天神秘術陰陽神刀。

「轟!」

一輪長數千丈的黑白刀影出現在秦天身後的虛空。

隨著秦天手中的破天刀斬出,刀影也跟著落下。

「噗噗噗噗噗!」

勢如破竹,摧枯拉朽,刀影落下間,那些暗魔族的身軀紛紛炸裂開來,化為腥臭的黑色血霧。

接著,下落的刀影突然回掃而出,再次將部分暗魔的身軀給吞沒絞碎才消失。

而這一擊的結果,卻是使得七百多名暗魔族直接身亡,剩下的三百餘名暗魔族則各個身上帶傷。

「退!」

「快退!」

驚慌失措的聲音響起,卻是來自剩下的暗魔族,眼前這個神族太恐怖了,一擊間就殺掉了七百餘人。

而少陽君、高衍等人則再次陷入了獃滯中。

尤其是少陽君心中更是慶幸到了極點,幸好當初他在發現秦天是紫金神龍后就果斷求和,如果對方施展出剛才那一招,就算他再強十倍,也會死無葬身之地。

「此子,一人可抵一教!」

半晌后,高衍緩緩道,接著,他看向少陽君的目光也充滿了羨慕:「你能結交這等人物,有大眼光,日後重振天意教的任務就要落在你身上了!」

剩下的暗魔族已經逃離,大局已定。

但秦天卻沒有放過這些暗魔的打算,一路不停追殺。

直到兩日後,他才回到天意教。

知道他回歸的消息,少陽君匆匆而來,他身上的腐朽氣息已經消散,天意教好歹也是存在了數千億年的大教,短時間無法奈何那種神秘的霧氣,但兩日時間足夠讓他們找到化解的辦法。

「參見主人!」

狐狸總裁:叼個蘿莉當點心 少陽君噗通跪倒在地,朝秦天行大禮。

「你這是做什麼?」

秦天連忙將他扶起。

「主人,之前我就說過,如果您出手拯救天意教,我就留在您麾下為奴為仆!」

少陽君神態堅決道。

其實在這兩日中他也猶豫過,留在天意教,他日後還會變強,但強得有限,教內那些退位的教宗就是最好的例子。

別看他們已經活了無數年,除了經驗豐富點,其戰力未必比他強到哪裡去,如果他動用靈寶,未必不能戰勝一些弱一點的退位教宗。

所以,他如果繼任教宗,幾乎已經可以看清自己的未來,擔任一億年的教宗后,再退位,成為退位教宗中的一員。

但實力卻無法再次提升。

可跟著秦天就不一樣了,雖說是奴僕,但也要看是誰的奴僕,秦天是紫金神龍,乃是第七重神域的頂級種族,其族內更有多尊神王。

天意教立教數千億年,卻沒有一人達到神王境。

而他的天資在當代中算頂尖,卻未必比得上當初的一些退位教宗,連他們都無法問道神王境,他又憑什麼?

成為秦天的奴僕就不一樣了。

他和秦天相處不久,但也摸清了他的一些脾性,對待下人奴僕,他並不苛刻,反而頗為厚道,而且為人也比較大方,隨手就傳授了他兩門王級天神秘術。

日後未必沒有機會獲得皇級天神秘術以及更強的功法。

與其留在天意教養老,不如賭一把,說不定未來還能成為神王。 秦天沒有馬上答應少陽君,而是給了他十日時間考慮,這讓少陽君頗為遺憾,不過,他知道,只要他心中堅持,十日後,也能達成所願。

天意殿。

少陽君站在下方,寶座上的教宗高衍皺著眉頭盯著他,語氣深沉道:「少陽君,你當真要捨棄教宗之位,跑去擔任他人的奴僕?」

聽到少陽君要放棄教宗之位卻擔任秦天的奴僕,高衍是十分震驚的,但稍稍思索,他有些能夠明白他的用意。

少陽君語氣堅決:「教宗,我已經考慮得很清楚,我不想要那種看得見的未來,擔任教宗,我的結局已經註定,但成為秦兄的奴僕,我的未來有無限可能!」

聞言,高衍倒是有些佩服少陽君的勇氣,說道:「既然你已經考慮清楚,我也不阻攔你,說實話,當初我也有捨棄一切前往上域闖蕩一番的想法,可最終還是留了下來!」

第五重神域似乎有什麼桎梏,在成就上部天神圓滿后,無論你多麼努力,無論修行多少年,都沒有人能突破到神王境。

無數年來,沒有人能打破這個桎梏。

為此,不少人都前往了第六重神域,尋求突破的辦法,但他們都一去不返,不知道他們是成功了,還是死在了上域。

身為一方大教的教宗,對上域的事,高衍還是有一定了解的。

六七八重神域無時無刻都要和虛獸與暗魔戰鬥,無數的天神被徵用參戰,每日都有大量的天神死亡。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