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平說時遲那時快,在黑背魚咬鉤的一霎那,猛地一提手中的釣竿,將黑背魚提出了水面。黑背魚當然不會坐以待斃,立刻在水中和寧平展開了拔河。寧平見狀也不和黑背魚拼力,將手中的釣竿用力插在地上,跟着拔劍對準水中的黑背魚就是一劍。

劍光閃過,水面上頓時變成了紅色,水中黑背魚的掙扎頓時減弱了不少。不一會的工夫,黑背魚浮出了水面,黑色的背上留着一道深深的傷口。 在森林的邊緣,韓宇和寧平不期而遇。看到另一個拖着寒水潭中需要數十人才能捕到的黑背魚被人輕鬆捕獲,白叔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而莉潔塔和洛麗絲看向寧平的目光充滿了崇拜。

不管在什麼時代,有本事的人總是會受到美女的關注。可惜韓宇卻絲毫沒有對莉潔塔和洛麗絲拋過來的媚眼有一點回應。可以說一路上,莉潔塔和洛麗絲的媚眼是拋給瞎子看了,也讓莉潔塔和洛麗絲對自己的美貌產生了懷疑。

“韓宇,這幾位是?”寧平問韓宇道。

“哦,在森林裏遇到的同行,他們也是捕獵的。這不都完成了任務,準備一起回去福德。”韓宇隨口答道。

寧平聽後也沒有再深問,轉而打量起了被韓宇捕捉到的那頭體型巨大的野豬,口中說道:“這頭野豬個頭不小啊。”

“哈哈~哪裏哪裏,你抓的這條魚個也不小啊。”韓宇笑嘻嘻的答道。

寧平聞言微微一笑,“行啦,我們也別相互吹捧了,還是趕緊把這些東西送回去交給石八方處理比較好。耽誤的時間久了,我擔心這些東西會不新鮮。”

“對對,那我們走吧。”韓宇接口說道。說完招呼白叔一聲,衆人再次上路。

無論是韓宇捕捉到的野豬,還是寧平釣到的黑背魚,對於生活在福德的人來說,都是不可能憑藉單人可以抓獲的存在。當然,這裏是指那些普通人或者是低級獵人。 子夜吳歌 像高級的獵人,是不屑去幹這種抓捕動物作爲食材的任務了。

韓宇和寧平一出現,頓時就引來了福德人的圍觀,衆人看着被韓宇雙手舉着的野豬嘖嘖稱奇,然後又對寧平手中的黑背魚背上的那道傷口指指點點。可以說,韓宇和寧平絕對沒有他們手中的獵物搶眼。

風頭完全被搶走的白叔一行人早早的就和韓宇等人道了別,雷成的傷需要儘早治療。韓宇也不挽留,只是給白叔留下一個聯繫地址,隨後就和白叔一行人分了手。和寧平一起向石家小店的方向走去。

趕巧這個時候冷封正好開車將石麗珠一行人送回了石家小店。得到消息以後,石家小店裏的人立刻就開始了準備,冷藏室是一定要準備好的,這麼大的野豬還是黑背魚,必須分成段才能放得下。至少留下那些部位,這就要石八方來決定了。

“我不是廚子!”寧平瞪着韓宇不滿的說道。

“哎呀,沒辦法,這裏就你的劍法最出衆,你不出手誰出手啊。”韓宇笑嘻嘻的勸道。

原來就在剛纔,由於野豬和黑背魚的體型太大,而石家小店店如其名,根本就沒有可以用來切割的工具,於是,韓宇提議讓寧平幫忙。而寧平,當然是十分的不滿。

“可是……”寧平有些心疼的摸了摸自己的愛劍,堅決的搖搖頭,“我的劍是用來砍人的,不能用在這種地方。”

“那,你換把刀用用?八方,把你的菜刀給他。”韓宇退而求其次的對一旁的石八方說道。

接過石八方的菜刀,寧平的目光很糾結,盯着韓宇說道:“如果有可能,我真想拿這刀給你兩刀!”

“別呀,有話好好說,咱們何必動刀動槍呢?”韓宇笑嘻嘻的答道。

“……滾遠點,現在我看到你就煩。”寧平沒好氣的罵道。

“好好,我這就滾,這就滾。”韓宇面帶笑容的退後了數步,和寧平保持了一定距離。他怕呀,寧平是個自尊心很強的劍客,讓他用劍術幫着切肉,這的確有點難爲他了。

“八方,告訴我怎麼切。”寧平扭頭問石八方道。

石八方聞言連忙答道:“哦,你這樣,這頭野豬將身體分成數段,然後把四肢和頭分開。”

“那身體分成多少段?”寧平皺眉問道。

“這個……最好可以分成十釐米寬一段,那樣比較容易取用。”石八方想了想後答道。不過在石八方的心裏,也沒有覺得寧平可以把這頭上千斤的野豬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分段。

不料寧平聽完石八方的話,看了不遠處的韓宇一眼,韓宇見狀趕忙露出一副笑臉。可惜寧平並不買賬,冷哼一聲,閉着眼深吸一口氣,緊跟着猛地睜開眼睛,手中動作飛快,彷彿看不清他的手臂動作。等到他動作停止,過去了大約十秒鐘,就在石八方和圍觀的衆人納悶的時候,就在這些人的面前,原本還是一頭完整的野豬,慢慢的滑到地上,變成了一堆分割完畢的野豬肉。

“哇~”衆人忍不住發出一聲讚歎。可惜衆人的讚歎並沒有讓寧平鬱悶的心情得到舒緩,沉着一張臉問石八方道:“這條魚怎麼分?”

“和這頭野豬一樣。”石八方連忙答道。

“唰~唰~唰~”寧平再次重複了在野豬身上用過的刀法。隨後把刀還給石八方,拿起自己的劍對韓宇說道:“喂,我現在心情很不好,陪我打一架。”

“好啊,不過這裏人太多,我們不如去森林裏打比較好。”韓宇笑嘻嘻的點頭答道。

“韓宇,寧平,你們不要這樣。”林珂有些緊張的攔住韓宇叫道。一旁的菲爾德也出面攔住了寧平。

“放心吧,林珂。我們會有分存的,你要是擔心,不妨和我們一起去。”韓宇安慰林珂道。

“可是……”林珂聽了這話,有些爲難的看了看石麗珠,之前說好幫石麗珠忙的。石麗珠見狀衝林珂點頭說道:“林可你們的事情比較要緊。記得早點回來,八方今晚會有野豬的下水做好吃的。”

“真的?八方,晚上可就看你的手藝了。”韓宇聞言笑着說道。

回到石家小店內,沒有了閒雜人等,一想到韓宇一行四人前往森林,石麗珠眉頭微皺,有些擔心。冷封見狀不失時機的安慰道:“別擔心,他們不會有事的。”

“你怎麼這麼肯定?”石麗珠隨口問道。

“因爲那個叫寧平的只是心情鬱悶,想要和那個韓宇交手發泄一下,等到他發泄的差不多了,自然就會停手。八方啊,用不用我幫忙?”

石麗珠看着冷封,微微嘆了口氣說道:“冷封,我很感謝你爲我們姐弟倆所做的事情,我也知道你對我的心思。對我來說,你是個好人。不過,我覺得我們……”

“打住!”冷封高聲叫道:“先別忙給我發好人卡,我不要。”

“你……我們不合適。”

“你又沒有試過,怎麼就知道不合適了?”

“你是祥和餐飲的大老闆,而我,只是一家小餐館的小老闆。”

“嫁給我,你就是祥和餐飲的老闆娘,我的就是你的。”

“你不瞭解我,我也不瞭解。”

“相處的時間長了,慢慢就瞭解了。”

“你,你是屬驢的嗎?怎麼怎麼說都不聽。”

“我不是屬驢的,但是如果我說我是屬驢的你就願意接受我,那我就是屬驢的。”

“你,你,出去!我們要開始準備廚神大賽的事情,你這個對手我們不歡迎。”

“反正我已經連續奪得三屆廚神稱號,這一次不參加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麗珠,答應我吧,給我一個追求你的機會。你總得讓我嘗試過以後纔好死心吧。”說到後面,冷封的臉上帶着幾分懇求。

石麗珠此時心裏就恨不得一腳踹死眼前這個臉皮厚的無法形容的傢伙。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竟然還不死心。心情不爽的石麗珠眼角一瞥,正好看到石八方躲在一旁偷偷的觀瞧。頓時臉色一紅,惱羞成怒的吼道:“石八方!你看什麼看,還不去準備參加廚神大賽之前的準備工作。”

石八方被嚇得吐了吐舌頭,抱起一堆野豬肉就往冷藏室跑。趕走了石八方,石麗珠一臉無奈的對冷封說道:“算我求求你了,你就放過我吧。”

“不,我也求求你,給我一個機會。你說,只要你覺得我身上有哪些方面不好,我改。”

“……你看上了我哪些方面,我改成嗎?”

“……”

“……”

冷封垂頭喪氣的離開了石家小店,站在石家小店的大門口。就在石麗珠以爲這件事會就這麼過去的時候,猛地就聽冷封突然用街坊四鄰都能聽見的聲音喊道:“石麗珠,我告訴你,這輩子,我要定你了。我是絕對不會放棄你!”

石麗珠聞言頓時以手扶額,心中暗罵:“這個沒羞沒臊,臭不要臉的傢伙。”

“姐,那個冷封好像對你很有意思啊。”石八方鬼鬼祟祟的湊過來對石麗珠說道。石麗珠一聽這話,柳眉一豎,出手如電,準確無比的揪住了石八方的耳朵。

“哎呀~疼……疼……疼疼疼……”石八方頓時一個勁的叫疼。

“哼!再敢胡說八道,讓你知道知道姐姐的厲害!”石麗珠鬆開手警告石八方道。石八方揉着耳朵,不服氣的叫道:“姐姐,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該考慮個人的問題了。我馬上就要十五了,也到了可以出外闖蕩的時候了。”

“你要走?”石麗珠有些意外的問道。

“是啊,爺爺說過,想要參透廚經,最主要的還是要離開福德去世界各地多走走,多品嚐一些各地的美食,從而找到屬於自己的廚藝。姐姐,以前我擔心你沒人照顧,所以就沒有動過離開福德的心思。但是有了這個冷封的出現,我覺得,我離開的時機差不多就要成熟了。”

石麗珠聽完石八方的話,久久無語,若有所思的坐在那裏,一旁的石八方見狀也不打擾,轉身就去繼續忙碌自己的事情。今天說這些話只是爲了讓石麗珠提前有個心理準備,自己要離開福德,至少也要等廚神大賽結束,解決了卡文那個大仇人以後才能付諸行動。 晚餐很豐盛,讓韓宇,寧平等人大快朵頤。至於在他們不在的時候冷封向石麗珠表白的事情,那是等到第二天早上,冷封步行到石家小店,送給石麗珠一朵玫瑰的時候才知曉的。

“我不喜歡玫瑰,太貴了。”石麗珠板着臉說道。

冷封一聽連忙解釋道:“沒事,不花錢,這是我從別人家摘的。”一句話讓坐在一旁看戲的韓宇等人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石麗珠更是沒好氣的扭身回到了屋裏,只留給冷封一個背影。

“忙着呢。”遭到冷遇的冷封並沒有離開,端着一張笑臉湊到石八方的跟前說道。

石八方擡頭看了看冷封,微微搖頭說道:“你別指望可以從我這裏得到幫助,在石家,一直是姐姐當家作主,我聽我姐姐的。”

“厄……沒事,沒事。八方啊,你對廚神大賽要是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你只管問,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告訴你。”冷封訕笑着對石八方說道。

石八方聞言也不客氣,說道:“那就麻煩你把廚神大賽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跟我說說吧。我是第一次參加廚神大賽,其中的門道都不清楚。”

“沒問題。其實吧,廚神大賽對於廚藝精湛的大廚來說,並不是很難。難就難在如何迎合那些評委的口味。畢竟參加廚神大賽的評委每個人的口味都不同,有的喜甜,有的喜鹹,有的喜辣,有的喜酸。你要做的就是弄清楚那些評委的口味。回頭我讓人給你送一份關於那些評委都喜好什麼口味的資料,你自己好好記住。”

“難道就不用去考慮別人的意見?”石八方不解的問道。

冷封聞言壓低聲音說道:“八方,你記住,廚神大賽說好聽了是福德星所有人的大事,但是參與評選的只有那十三個評委,能夠讓你獲勝的,也只有那十三個評委。他們說你贏了,你就贏了,他們說你不行,那就是全福德星的人說你行,也沒用。”

“謝謝。”石八方輕輕道了聲謝,他知道,如果不是冷封想要追求他的姐姐,冷封是不會跟自己說這些話的。

“不客氣,不客氣,一家人嘛,不要說那麼見外的話。”冷封笑嘻嘻的大聲說道。聽的石八方翻了翻白眼,這傢伙真是太會順杆爬了,就不能給他好臉色。搖着頭回到後廚,餐館只剩下韓宇等一干閒人。

冷封和韓宇等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會,石麗珠走出來皺眉對冷封說道:“你,難道不用準備廚神大賽嗎?”

“爲了你……”冷封聞言連忙一臉深情的說道。

“閉嘴!”石麗珠冷着臉喝道:“如果你真想追求我,好,那就去奪取廚神大賽的廚神稱號吧。我想對於你這個連續取得三年廚神稱號的人來說,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好,雖然我知道這個要求有點難完成,不過爲了你,我會努力的。”冷封痛快的答應了下來。轉身就往外走,臨到門口的時候,冷封轉身對石麗珠說道:“麗珠,一會我會派人送些歷屆廚神大賽的資料來給八方,你可不要不給他。我想那些東西對八方是有好處的。”

“……謝謝。”

“不客氣。”冷封微微一笑,接受了石麗珠的道謝。

石家小店外的一條小巷內,幾名身穿制服的男子正在聆聽他們頭的命令。

“都給我記好了,進去以後不要管別的,先把店裏的擺設給我統統的砸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蒙叔,這樣是不是不太好,石家姐弟開那個小店不容易……”有人忍不住說道。

“啪~”一擊耳光甩到了說話人的臉上。

“閉嘴!這次行動你不用參加了,回去以後脫下這身衣服不要幹這行了。那對姐弟不識好歹,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有這種結果也是他們自找的。我們只管按上面的吩咐辦事,別的我們不用管。”

“蒙叔,要是有人阻攔怎麼辦?”有人擔心的問道。

“你手裏拿的傢伙幹什麼用的?不用客氣,使勁的招呼就是,我們是吃公家飯的,那些平民百姓是不敢招惹我們的。”

“那萬一……”

“好啦,好啦,你要是沒膽就別去了,留在外面負責望風好了。”蒙叔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說道。

交待完各自的任務,蒙叔大手一揮,“行動。”說完,蒙叔帶頭衝向石家小店,剛一進店,石麗珠就迎上來問道:“蒙叔,你們這是……”

話還沒說完,韓宇伸手就將石麗珠給拉到了身後交給了林珂,對林珂說道:“林珂,帶石麗珠去後廚,眼前這幫傢伙是來搗亂的。”

“什麼?不會吧?”石麗珠不相信的看向蒙叔,印象裏,蒙叔這個人雖然有些愛佔小便宜,不過爲人應該還是不錯的。

“砰~”隨着蒙叔進來的人中有人一腳將靠近門口的一張桌子踹翻在地,用實際行動回答了石麗珠的疑惑。

“蒙叔,爲什麼?”石麗珠憤怒的問道。

“別怪我,我也只是受上命所差,你要怪,就怪自己惹了不該惹的人。”蒙叔一臉坦然的答道。或許在這些人的心裏,他們欺負人是天經地義的,那些被欺負的人起來反抗纔是錯誤的。

韓宇伸手阻止石麗珠繼續說話,望着蒙叔對石麗珠說道:“石麗珠,不用和這種人廢話了,對待這種人,拳頭纔是最好的回答。”

“你們想幹什麼?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蒙叔見韓宇和寧平上前,立刻厲聲喝問道。

“知道,一堆垃圾、人渣!”韓宇冷聲答道。不等韓宇說完,身背後就傳來一聲槍響,木質的硬木塞直接命中了蒙叔的額頭,原來是菲爾德動手了。像這種時候,當然不能用真槍,不過用這種依靠氣壓打出子彈的氣彈槍,打人還是挺疼的。

就見蒙叔的額頭青了一塊,瞪着眼睛叫道:“給我打!狠狠的打!出了什麼事我負責!”

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不要命的怕不要臉的,而不要臉的怕什麼,當然是怕要他命的。對於這些平時有事沒事就欺壓良善,吃着公家飯的傢伙,當他們遇到完全不在乎他們身背後所代表的是誰的時候,立馬就慫了。不慫不行啊,韓宇和寧平的拳頭落在身上那是真的叫人難受啊。又麻又癢又疼,那種滋味真正是叫人感到生不如死。

不一會的工夫,蒙叔帶來的人就全部躺在了地上,唯有蒙叔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那裏,眼神惶恐的看着走過來的韓宇和寧平。

“你,你們不要亂來。我,我上面有人。”

看着眼前這個中年人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誰能想到剛纔這人還是一臉的凶神惡煞。韓宇鄙夷的看了蒙叔一眼,冷冷的說道:“把這裏恢復原樣,然後給我滾。”

“是,是。”蒙叔聞言如蒙大赦,連忙自覺地開始將店裏被踹翻的桌子給重新扶起擺好,地上躺着的人也掙扎着起來幫忙。

這回蒙叔這些人真的是現了一個大眼,原本想要來找石家小店的麻煩,結果沒想到,石家小店裏還有一幫完全不把他們的身份當回事的傢伙存在,而且更加叫人鬱悶的是,這些人的身手還很了得。撞到鐵板的蒙叔這回只能灰溜溜的帶着手下撤了。沒有他那個身份的保護,其實他什麼都不是。

“寧平,會不會有事?”石麗珠走出來擔心的問寧平道。

“沒事。你要是擔心的話,就去見見冷封,請他出面就是了。以他祥和餐飲的能力,想要整治那種人渣只是動動手指的事情。”

石麗珠聞言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寧平,那樣一來,我們不也成了仗勢欺人的人了?”

“你錯了,仗勢欺人是不對的,但是如果是用來懲罰那些平時仗勢欺人的人,那卻是最好不過的方法。”寧平聞言正色說道。

林珂見石麗珠一時想不通,便在一旁開口勸道:“石麗珠,你不妨想想,如果今天不是我們在這裏,石家小店會是一個什麼下場?而你們,又會遭到怎麼樣的不公平待遇。”

這還用想嗎? 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絕對是小店被砸,石家姐弟無助的默默哭泣。只不過,讓石麗珠適應韓宇等人對這種事的態度,還需要一點時間。石八方倒是很適應,對韓宇等人的做法大聲叫好。

“石麗珠,其實這件事說白了還是那本廚經惹來的。那個卡文背後的勢力強大,你和你弟弟如果以後還想要安穩的過日子,那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將廚經送給對方,要麼就是投靠一個自己可以信得過的勢力,而且這個投靠的勢力必須可以和想要對付你們的勢力實力能抗衡。 恃寵而婚:大BOSS,別放肆 想什麼只要忍到廚神大賽結束就一切可以迴歸往常,那是不可能的。”

聽了寧平的話,石麗珠沒有說話,因爲她知道,寧平所說的是實話,其實從卡文出現開始,自己和弟弟石八方的平靜生活就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時間一天天過去,距離廚神大賽召開的日子也越來越近。讓人感到奇怪的是,自從蒙叔那夥人來搗亂被韓宇等人給趕走之後直到今天,那些對石家小店有惡意的人好像全部消失了,再沒有一次出現在韓宇等人的面前。

這種現象讓韓宇等人感到有點緊張,就如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他們現在接受了冷封的僱傭,從勇氣號上搬進了石家小店,負責全天候的保護石家的姐妹。至於勇氣號,則暫時寄放在冷封的祥和餐飲公司內。

冷封這些天也來得少了,倒不是因爲他已經對石麗珠死心,而是作爲這屆廚神大賽奪冠的熱門人選,他必須要做一些必要的準備。

廚神大賽開始的前一晚,韓宇和寧平二人向前幾天一樣,負責警戒石家小店外圍,內部則交給林珂和菲爾德負責。

就在衆人打算打烊的時候,冷封突然出現在店門前,直言要求立刻見到石麗珠。看冷封的樣子很急,韓宇和寧平不疑有他,便放冷封進了小店。不料還沒過十分鐘,突然就聽店內傳來一聲悶響,緊跟着尖銳的哨聲大作。韓宇和寧平頓時臉色大變,這是和林珂、菲爾德約好的報警信號。

兩個人二話不說,迅速衝上二樓,就見二樓石麗珠房間的大門敞開,菲爾德躺在地上拼命的用力吹哨,石八方則躺在另一邊,生死不知。

“怎麼回事?” 豪門明珠 韓宇疾步上前問菲爾德道。

“快追,石麗珠和林珂被人劫走了。”菲爾德急聲叫道。韓宇聞言不敢遲疑,立刻順着菲爾德所指的方向追去。兩個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了夜幕中。

等到韓宇和寧平的身影再也看不到。原本躺在地上的菲爾德突然就像是沒事人一樣的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走進石麗珠的房間打開衣櫃大門,就見石麗珠和林珂並排靠在衣櫃內。

“嘿嘿……任務完成,豐厚的報酬算是到手了。那兩個傻帽,有實力又有什麼用?還不是被我蘭迪斯玩得團團轉。”就在菲爾德自言自語的工夫,就見菲爾德的臉上詭異的發生了變化,彷彿那張臉不是用皮肉做成,而是更像是用某種液體制成的一樣,緩緩的變化,直到完全變成了一張陌生的臉。

“唉~可惜,一次只能帶走一個人,要不然,這個大美女我是說什麼也要帶走了。”蘭迪斯有些遺憾的伸手摸了摸林珂的臉,上前扛起昏迷中的石麗珠,向着韓宇和寧平相左的方向跳出了牆上被開出的一個大洞。

過了一會,躺在走廊的石八方慢慢的睜開眼睛。剛剛甦醒的他還有一些糊塗,用力搖晃了一下腦袋,隨之猛然想起了自己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清醒過來的石八方連滾帶爬的衝到姐姐的房間門口,只見房間的一面牆壁上開了一個大洞,除了衣櫃內的林珂之外,自己的姐姐石麗珠下落不明。石八方愣了會神,像是猛然想起了什麼似地,幾步衝到房間的大洞前,低頭一看,太黑了,什麼都看不清楚。石八方不敢耽擱,手腳並用的找出手電衝到了樓下,在草叢中找到了昏迷不醒的菲爾德。還好,還有氣在。

就在石八方吃力的想要將菲爾德拖回石家小店的時候,一無所獲的韓宇和寧平垂頭喪氣的回來了。一見被石八方拖着的菲爾德,韓宇不由一愣,連忙問石八方道:“八方,菲爾德怎麼在這裏?”

“韓宇,我和菲爾德都受到了攻擊,我運氣好些,落在了屋內,而菲爾德的運氣比較背,快點過來搭把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