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墨兒心下感慨,她知道,上一個引起老管家興趣的人,都已經是閉關衝擊封號王者境界了,這無疑是對唐龍最高的評價了。

「葉靈帆終於來了。」

「激動人心的決賽馬上開始。」

直到這時候,才有人發現葉靈帆,現場頓時沸騰了。

葉靈帆走的很慢,但是每一步好像都踩在點上,與大地脈動相合,令他看上去如同引動大地之力假身似得,周身有著若有若無的氣流波動。

決賽沒有裁判。

在場之人就是裁判,想要作弊是不可能的。

葉靈帆步步緊逼,氣勢越來越盛,那種與大地契合的感覺越發的強烈,甚至他的周圍氣流波動漸漸的形成無形的氣場。

氣場隨著葉靈帆的呼吸,不停地收縮擴放。

一抹幽暗的魔光在葉靈帆的體內涌動而出,猛烈的跳動著,與那無形的氣場相契合,竟然引爆了大地之力。

轟隆!

地面顫動,整個武鬥場彷彿都微微的搖顫。

同一時間,葉靈帆也走到武鬥台前,他沒有跳上去,而是一步步的沿著台階走上去,這每一步走動,令他彷彿完全引爆大地之力,使得那魔光氣場更盛,令葉靈帆看上去越來越像是一尊魔王,他開口了,聲音飄飄蕩蕩的,似是帶著翅膀來回的飛舞,說不出的怪異。

「世人僅知武技恐懼之心。」

「殊不知,恐懼之心早已被人給更深的改造。」

「重新改造的武技,今天將是第一次呈現,唐龍,你很榮幸,第一個享受這種待遇。」

「恐懼之心升級版……惡魔之心!」

話落,人也登上武鬥台。

葉靈帆周遭的魔光倏然匯聚成一個巨大的惡魔頭向唐龍撲去。

惡魔頭,頭生雙腳,左中右三張面孔,額頭有鱗片,眼睛突出,鼻孔朝天,牙齒突出嘴唇,說不出的嚇人,猙獰的橫衝而至。

自始至終唐龍都站在原地,他沒有開口,也沒有出手,只是淡定的看著那惡魔頭衝來。

呼!

惡魔頭直達唐龍面前。

唐龍還是沒法應。

這下,全場的人都忍不住發出驚呼聲,有些人甚至捂住眼睛不敢去看。

只有老管家嘴角溢出一絲笑意。

刷!

猙獰的惡魔頭觸碰到唐龍,就好像積雪碰到了沸水,消散於無形。

「這就是惡魔之心?」

在眾人瞠目結舌中,唐龍略帶嘲諷的道,「無非就是讓人心靈生出恐懼的做法而已,唬人的。」

不懂的人聞聽,哈哈大笑。

葉靈帆卻知道自己這惡魔之心遠不是表面的唬人而已,那是能夠毀滅一個人武道信念的,從此斷絕武道,內含非常驚人,更重要的是,他還藉助寶物帶動大地之力為己所用,居然對唐龍完全沒有影響,那隻能說明唐龍的武道信念堅韌遠遠超過他的想象,一直以來,他不出手擊敗對手的法子失效了。

「你不行了,輪到我了。」

唐龍淡淡的道。

「我不行,你更不行!」葉靈帆冷笑道。

「是么。」

唐龍眯著的眼睛乍開,一縷精芒閃過。

霸絕龍王勢!

一個眼神而已。

轟!

葉靈帆身前的空間彷彿都被轟的凹陷,這種來自精神層面的鎮壓潮水般衝去,對葉靈帆的精神和身體形成雙重打擊。

「銀羅斬!」

一縷銀光閃過,葉靈帆手中多出一口銀光閃爍的神劍,劃破虛空,將那天地都給割裂開來,如同銀色霹靂般,虛空劈下。

咻!


劍光飛掠,形成尖銳刺耳的呼嘯。

那一刻,人們看不到劍,只看到一道銀色的光線劃下,然後那空間凹陷的地方便被強橫的破開。

葉靈帆一聲長嘯,人劍合一,爆射而去,長達十多米的劍氣更是貫穿虛空,如同一道銀色的電光,划空而去。

「是銀背侯的絕殺秘技……銀虹貫日!」

「銀虹貫日號稱一劍出,貫穿日月,無人可躲。」

「這下唐龍該出手了吧。」

「如此厲害的絕殺秘技,還想不出手,那怎麼可能,你要知道葉靈帆可是真武級高級境界的,全力發動之下,境界低他太多的根本沒可能來得及躲閃的,唯有硬碰硬。」

人們期待的都站起身,看看唐龍如何應付。

就見唐龍仍舊是背負雙手,悠然自若的站在原地。

「死!」

葉靈帆再無保留,一時間,力量和速度全開,更是狂猛兇悍。

刺啦!

也不知是葉靈帆太厲害,還是銀背侯的絕殺秘技厲害,那神劍的劍尖刺穿空氣之中,竟然有細密的空間裂縫出現,顯示出這一擊無比的強大。

唐龍嘴角微微翹起,與葉靈帆四目相對,緩緩吐出一個字。


「落!」

這是落空術的升級版,威力更強大的落龍術。

也是唐龍第一次在人前使用。

相比較落空術的強制性墜落,落空術可以用不講理的兇殘來形容。

一個「落」字出口,葉靈帆周遭的空間都彷彿崩裂一樣,直接斷絕了他的飛行能力。

非常瀟洒炫酷的空中飛射攻擊的葉靈帆很狼狽的「撲通」一聲,狠狠的摔在地上,將堅硬的武鬥台都給砸出一個人字形的深坑。

「刷!」

現場一片安靜。

緊跟著寧墨兒控制不住的站起身,低呼道:「這不可能!」

「是啊,不可能。」老管家也喃喃自語的道,「可這就是真的,唐龍不但突破境界,還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領悟到更深層次的印龍石,居然將我們都很頭疼無法修成的落龍術都給掌握了,什麼叫天才?這就是天才!」

PS:今天還有兩更,是感謝新晉盟主「啊哦哦呀呀」的,因為實在沒稿子,到八點才趕出這三章,所以另外兩章什麼時候趕出來,什麼時候更新,肯定是今天的,最後再次感謝「啊哦哦呀呀」打賞的盟主! 落龍術的難以修鍊,唯有親身體會過的人才會明白。

作為輪迴境界的強者,老管家在落龍術上面也沒少下功夫,最後也是功虧一簣,認為落龍術只有特殊的寶體才能夠修成,就算是真正相對應的特殊寶體,要修成,也是很費時費力的,不然依他的能力,不可能連點精髓都掌握不到,只能幹瞪眼。


偏偏唐龍就再一次讓他領略到了不凡。

居然如此短暫時間內掌握。

老管家已經無法再去判斷唐龍到底有多天才了,他將此消息秘密的傳送給了四極王寧天逍,這才令澎湃的熱血重新回歸平靜。

「呼……」

寧墨兒吐出一口濁氣,也緩緩落座。

直到這時候,被驚呆的全場觀眾如夢方醒般發出山呼海嘯般的吶喊。

被寄予厚望,被王者子孫安排與唐龍相對的葉靈帆,居然最強攻擊的時候,被唐龍一聲呼喚,狼狽的摔落,唐龍有多強?

「吼!」

充滿憤怒的咆哮從那人字形深坑內傳出。

葉靈帆瘋狂了。

在他的記憶中, 重生之玩轉豪門 ,也沒有如此的狼狽,自從成為銀靈寶體,更是強勢崛起,大有要衝入蒼雲域城天才榜前五的意思,他也有這份自信,哪裡想到,只是來殺一個小小的唐龍,就可以改變他命運的,一路也是輕鬆過關斬將,到了決賽,卻有這種狼狽遭遇。

他怎能不怒。

怒吼聲令一些碎石都爆碎了,令空氣都猛地收縮再炸開,如同空間崩裂般。

葉靈帆踏步而出,鼻青臉腫,衣衫襤褸,小傷口遍體都是的他手中神劍緩緩舉起,遙指唐龍,猙獰的道:「你成功激怒我了。」


「我還沒出手呢。」唐龍笑眯眯的道。

葉靈帆臉色微滯,他發現胸口有點疼,呼吸不暢。

這場青武賽,自從他開始,形成的不出手,擊敗對手的規律,而他也在賽前,對唐龍如此說的,想不到,最後轉回到他自己身上了。

羞辱,憤怒,令葉靈帆幾欲發狂。

哄搶國民兒媳婦 千劍暴雨殺!」

葉靈帆凶狂舞動神劍。

一時間,劍氣縱橫,漫天劍光飛舞,化作一片劍雨,連葉靈帆本人都消失在那劍光中。

無數的劍光好似暴雨一般向唐龍傾瀉而去。

劍光飛掠,劍氣呼嘯,漫天飛舞,大有要將這武鬥台都給淹沒的跡象。

「每一道劍光都具備著必殺之意。」

搶個女賊當老婆 。」

「很強的武技。」


唐龍評頭論足的點評武技。

這令葉靈帆更是難以忍受,凶狂原地一個旋轉,一下將那暴雨般千道劍光劍氣給爆發出去,他也自信的道:「這次,出手你都難以接住!」

「真武高級境界的全力,的確很強。」唐龍話鋒一轉,語氣透著龐大的信心,「但我真武境中級的境界並不怕你。」

真武境中級!

葉靈帆在內的很多人聽到,都露出驚容。

他們的印象中,唐龍可能還處於宗師境界呢。

「怎麼會提升這麼快。」同樣在關注這場決賽的皇甫婉儀喃喃自語的道。

沐鳳嫣得意的道:「我看上的男人,能差么。」

皇甫婉儀道:「是很點眼光。」

沐鳳嫣聽到連母親都這般說,興奮地小臉蛋兒都紅撲撲的。

「不過,他能應付的過葉靈帆再說吧,千劍暴雨殺的威力比之前的銀虹貫日要厲害的多,更加的霸道兇殘。」皇甫婉儀道。

「他有辦法的,一定。」沐鳳嫣肯定的道。

不等沐鳳嫣對唐龍近乎盲目的自信聲落下,就見唐龍倏然間氣勢全開。

本來他就是很安靜的站在原地的。

如今雙目開啟,光芒四射,髮絲狂舞,無形中的氣場壓迫四面八方。

唐龍對著那漫天飛舞的無數劍光劍氣斷喝道:「落!」

又是落龍術!

落龍術正如被唐龍延伸引用的落空術一樣。

他不會刻意的將落龍術放在對於飛行的人和妖獸身上,各種攻擊,同樣可以。

一聲「落」,面前十米範圍內的空間出現崩裂般,那無數的劍光頓時從前沖該為墜落。

轟隆隆!

千道劍光狠狠的砸在武鬥台上。

武鬥台被轟出一個深達十多米的深坑,可怕的劍氣更是四下飛射,將發動者葉靈帆都給逼迫的不得不用神劍封擋,而那劍氣衝擊的唐龍方向,在他面前五米的地方就再難以前進,統統墜落地面,這是落龍術的威力。

「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