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是,江寂塵近兩年,聲名實在是太火爆了,

幹了一件件驚天動地的大事件,到哪裡都可以聽到有人在議論他。

所以,花小鈴和夜幽夢輕鬆的打聽到了江寂塵在雲水城。

然而,她們來到雲水城的時候,江寂塵已經離去,且得知他必然要前往中州。

續《飄》之隨風未逝 所以,她們二人同時出現在中通古鎮等待。

於是,二女就不約而同的遇上了。

她們是通過傳送陣前來中通古鎮,所以,在這裡等了近十日,終於見到了江寂塵。

此時,四人的注意力,甚至是那名天劍盟的劍客,劍念也只是鎖住了江寂塵。

然而,這一刻江寂塵沉岳揮出。

鎮八荒!

八荒之力,對融嬰後期境的存在,影響幾乎微乎其微。

但現在,江寂塵離他們足夠的近,總有一絲的作用。

而這一絲,卻足夠了夜幽夢和花小鈴出手了。

一柄大砍刀,從江寂塵身後驀然飛出,生生劈開虛空,斬在一名融嬰後期境的修士身上。

若正常情況,這名融嬰境修士可以閃開。

但鎮八荒之力剛好出現,對他生出了一絲影響。

「噗!」

融嬰後期境修士終究是慢了一線,身體生生被劈成兩半,連同靈嬰也被大砍刀中可怖的刀氣震滅。

還有一道紫鞭,從一邊飛出,驀然殺向另外一名的融嬰後期境修士。

依舊因為受到鎮八荒之力的一絲影響,動作緩了一線,這名融嬰後期境修士被紫鞭卷斷了頭顱。

靈嬰衝出,又被長長的紫鞭掃碎了。

兩名融嬰後期境修士,便在三人的配合下,被斬殺。

但就在江寂塵揮出鎮八荒那一瞬間,一直抱劍不動的天劍盟劍客動了。

咻!

一道劍芒,衝天而起,剎那又化成千萬道,同時向江寂塵****而去。

當這千萬道劍芒將要刺到江寂塵身上時,又驀然之間融合一體。

化成了一柄巨大劍芒,斬落江寂塵的身上。

:。: ??第一擊,便是絕殺之道。

天劍盟的劍意,可怕無邊。

特別是這名融嬰後期境的劍客,或許十年未曾動劍,一直都在養劍念。

此時一劍,驚天動地,只為殺敵!

這一刻,江寂塵真正的感覺到生死危機。

但面對至強的劍道攻擊,江寂塵不退反進。

沉岳隱沒,聖劍在手。

此時面對天劍盟劍客絕殺的一劍,他也終於動用了一直隱藏的一劍。

事實,自見到那名天劍盟劍客那一瞬間,江寂塵便留了一劍。

這一劍,那怕絕境兇險中,他依舊不曾動用。

他一直在等,等天劍盟劍客絕世驚艷的一劍。

若說到對劍道的感悟、理解,江寂塵不覺得會比多少人弱。

限量萌寶,了解一下 他手上有一劍,是踏入靈嬰境之後才可以動用的劍招。

之前,他從沒未動用過。

此刻,面對天劍盟這名劍客,十年方斬出的一劍。

他不再保留,直接動用。

聖劍在手,卻如同與江寂塵融為了一體。

他身上所余的力量、精神,盡數融匯到這一劍中。

甚至,秘術發動,直接暴發潛能,提升戰力。

而後,聖劍如一道神虹,劃出神妙莫測的軌跡。

它似要破開蒼天,殺上九重界;

它亦似要橫渡星河,搖落漫天星辰。

可怕的一劍,蘊含著蒼天的大道。

這是,蒼天一劍!

然而,哪怕江寂塵踏入了靈嬰境,此時也只能勉強演化出這一劍招,發揮出此劍道萬分之一的威能。

但這……已足夠!

劍道抗衡,比的是劍招、劍意、劍念!

江寂塵,此刻如一道凌利無匹的劍芒,可以斬開一切阻礙。

「鏘!」

劍芒交擊,搖動蒼穹,聲傳千里。

一方天地,如同風雲幻變,被無窮可怖的劍影充滿了。

江寂塵與天劍盟二人中間,大地裂開,出現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痕。

那是劍芒斬出的劍痕,可怕到極點。

當一切劍光、影像消失,江寂塵依舊立在原地,握著聖劍的手在滴血。

他身上,更是有一道道觸目心驚的劍傷。

但他的目光依舊明亮有神,凝望著前方。

那裡,天劍盟劍客,神色茫然,一臉的不可置信之色。

「這劍意…….」

他喃喃地吐出這三個字。

「噗!」

而後,他的身體驀然爆開,化成漫天的血肉之雨。

蒼天劍意,先至而後發。

這無比可怕的一劍,江寂塵第一次動用,便展現出了它無法想象的威能。

而蒼天之下,億萬生靈,但凡劍出,何處可避?

這便是蒼天一劍的真意!

此時,場中有那麼一瞬間的靜寂。

所有的人愣愣地看著這一幕。

無法相信、難以接受。

竟然是江寂塵先斬殺了三名融嬰後期境的修士。

此時,諸多前來要斬殺江寂塵的融嬰境修士,現在只余南宮婉玉和喬賀。

南宮婉玉,依舊冷著張臉,眼中有無窮的仇恨之意。

而喬賀,他的身體驀然間生出一股寒意。

眼前這三人,竟然如此之強,那等配合,更是天衣無縫。

他剛才還說花小鈴和夜幽夢弱小,不足為懼。

現在立刻被抽臉,兩名融嬰後期境修士就死在那兩女娃的手上。

江寂塵身軀晃了一晃,但終究沒有倒下。

再次如之前那般,此時需扶住了聖劍才能站穩。

「還有兩個!」

此時,江寂塵卻森然的開口道。

「嗯,我和幽夢配合,應該可以幹掉那個老東西,他看不起我們女子,哼,我就想殺了他!」

花小鈴盯著喬賀,如同在盯著一頭獵物。

這讓喬賀感到恥辱、臉色無比難看。

一張老臉,今天恐怕要丟盡。

「那好,你們去殺那喬老東西,南宮婉玉小姐的屁股癢了,待我再去拍拍!」

說著,江寂塵竟然再次站起,要殺去。

這一幕無疑震撼到了所有的人。

不僅被江寂塵如同打不死小強的生命力。

更因為,他竟然要再次去拍南宮婉玉的屁股。

他好變態哦,難道拍南宮婉玉的屁股拍上癮了?

很多人不由自主的生出這樣的想法。

這一刻,南宮婉玉已經被氣瘋,要不顧生死的,再次殺來。

但還未等南宮婉玉出手,虛空震顫,數道恐怖到極點的威壓落下。

所有的人,便可以感應到,體內的修為驀然之間受到壓制,靈力無法自如的流轉。

甚至,天空之中,威壓如山,讓他們根本無法抬起頭,不由自主的只能微微低下頭顱。

這是……聖威!

幾乎所有的人,同時意識過來。

心中,剎那之間翻天驚天駭浪,震撼到極點。

想不到,大戰到最後,竟然還有聖人親自降臨。

這…….江寂塵絕無可能有活路!

剛剛,拚死爭殺,江寂塵體現出了逆天的戰力。

殺到現在這等地步,本來還有一絲衝出南州的希望。

現在,有聖人降臨,他只能真正的絕望!

「好,竟然是我外公親臨!」

單公子此時沒有感受到聖威,因為有一道力量刻意照顧到他。

那力量,自然就是來自單公子的外公,南宮世家當代家主南宮博。

除了南宮博,還有雷家主雷震,書院藥師系大導師天川,風家家主風炎,宋家家主宋耀。

這一下子之間,竟然就來了如此多的恐怖人物,都是達至了小聖人境。

更可怕的是,這些人的身份。

幾乎都是一個大家族的族主,他們竟然聯袂到場。

這一切,只為了一個靈嬰境的修士……江寂塵!

太驚人了!

以靈嬰之境引來這麼多的小聖人,江寂塵絕對是雖死猶榮。

「我家聖人境的外公親自出手,江寂塵,今日讓你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顫抖吧,絕望吧,哈哈……」

單公子暢快大笑,之前的抑鬱之氣一掃而空,感覺很痛快。

邊上,還有宋浩!

他對江寂塵也有無窮的恨意。

現在想來,當初在上古幻境竟然被小子坑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