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華聽的一愣,隨後說道:“隨時都可以,等會我就讓雪兒去挖洞口,以他現在的能力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打出一條洞口來。”

“什麼,師父你們要走嗎?”雪兒失聲叫道,他沒想到第二個師父這麼快也要走了。

“雪兒,我們也捨不得你,可我們不屬於這裏,你放心,我們肯定會經常回來看你的。”家華難得非常正經的說道,他確實舍不的離開這裏,在這裏他不但可以安心的和林玉婷相處,還有雪兒這個徒弟。

家華對他的感情要比對軒轅家族的人深的多,自從雪兒給他磕過頭以後,他就感覺自己肩上多了份責任。


雪兒輕叫了一聲,不再說什麼,只是看他那可憐的神情,就能想到他有多麼不捨。

林玉婷來到雪兒的身邊,輕撫着雪兒那潔白柔順的毛髮,柔聲說道:“雪兒,我們很快就會回來看你的,如果你願意,以後也可以帶你離開這,到時候咱們不是還能在一起嗎?”

雪兒也不說話,只是用力的點着頭。

家華忽然對雪兒說道:“雪兒,我有點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師父,你說。”

“我想讓玉婷和你分別吃一顆朱果行嗎?”

雪兒聽的一愣,隨後答道:“師父,爲什麼你不吃呢?既然我大師父永遠也回不來了,這也就不算什麼寶貝了,如果你要全拿走好了。”

家華明白他的意思,那棵朱果是他那個師父交代他看守的,他守護着朱果,就等於在守護着一份希望。這段時間裏,林玉婷已經告訴他人類是不可能活兩千多年的,所以他明白,那個師父永遠都不可能再回來了,沒了希望那還守護什麼呢?

家華搖頭說道:“我現在這副身體,吃了也是浪費,而這東西如果功效真如他說的那樣,也確實是個寶貝,不能隨便浪費。我們剛來時遇到的那個人應該也有和我們一樣的地圖,他肯定還會再回來,你要保護你自己,也要保護這裏,所以你必須吃一枚來增強實力。玉婷修爲很低,外面的世界有太多危險,所以我纔想讓她也吃一枚。”

雪兒有些哽咽的叫道:“師父……”他明白,這個小不點的師父完全都是爲了他好。

林玉婷聽不到兩人對話,看到雪兒突然變成這個樣子,忍不住說道:“家華,你跟雪兒說什麼了?不許你欺負他。”

“冤枉啊,我現在哪敢欺負他啊,不信你問他。”家華誇張的叫道。

他之所以要爲林玉婷爭取一枚朱果,是想最後再爲她做一件事。

因爲他準備出了巖洞以後,就要離開她了。從剛進入這裏時林玉婷生氣開始,他就在考慮這個問題,也許離開對他倆來說是最好的選擇,如果他還能變回人,他肯定會去找她,但如果不能,那就永遠不會再見她了。

雪兒拼命的點着頭,想爲師父證明他沒有欺負自己。

林玉婷嬌嗔道:“好啦,我知道了,用的着把頭點的跟小雞吃米似的嗎。那你們在說什麼呢?幹嗎偷偷摸摸的不讓我聽到?”

家華連忙解釋道:“沒什麼啊,只是看咱們要走了,雪兒有點捨不得咱們,他想讓你吃一枚朱果,他自己也吃一枚。”

“那你呢?”林玉婷疑惑的問道。

“嘿嘿,就我這破身體,吃了也是浪費,我就免了。”

“哦,那好吧,能吃到這一千年才長出一枚的朱果也是一種口服了,謝謝你雪兒。”

家華連忙叫道:“雪兒,不要說是我的主意。”

雪兒不明白師父爲什麼要這樣說,但師父既然都這樣說了,那就有他的道理,所以他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算是迴應了。 重新站在冰崖上,望着消失在谷底的雪兒,家華和林玉婷的心中同是感慨萬千。

家華真的想留下來陪雪兒,可他還要去尋找變回人的機會,如果他再也變不回人的話,他肯定會回到這裏來的。

玉婷揹着她來時的那個大揹包,裏面的東西比來時可大不相同了,裏面裝滿了巖洞內的各種果實,還有洞壁上的那些苔蘚類植物,和一枚朱果,就連水潭裏的水,家華都讓她帶出一壺來。

家華這麼做的意思很簡單,現在是什麼時代了?一切都講求科學,家華讓林玉婷帶這些東西出來,是讓她想辦法祕密化驗一下看看其中都有些什麼成份。

根據家華修煉萬靈決以來經驗,和軒轅浪留給他的記憶來看,修練內功無非是爲了增強自身的強度,說白了也就是強化體內的各種細胞。

而修煉萬靈決則是修煉的生物磁場,生物磁場又可以指揮細胞,修練到一定程度以後還可以改造細胞,改造細胞也同等與強化了細胞。

這兩者間肯定有必然的聯繫,但家華一時間又想不太明白其中的關係,他之所以玩命修煉萬靈決,就是爲了增加重新做人的機率。


但他現在的修煉好像遇到了瓶徑,根本沒有進展,所以他想弄明白爲什麼那些果實可以增加內力,卻不能增強生命磁場。

林玉婷服食朱果以後,天心經已經練到了第七層,這還是因爲大部分藥效沒有完全吸收。

雪兒則已經達到了天心經的最高境界,家華也已經把萬靈決傳授給了他,並讓他安心在洞裏修煉,等他們回來。

家華因爲想看看那些從巖洞裏帶出來的寶貝化驗以後的結果,所以他暫時沒有離開林玉婷。

兩人的心裏都沒有一絲得寶歸來的欣喜。

“玉婷,我要練功了。”家華有氣無力的說道。


“哦”林玉婷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

家華鑽進了小窩裏,心情非常平靜,因爲他已經決定了以後該去做什麼,不再像以前那樣,茫然的沒個目標。

一想到很快就要離開林玉婷了,他的心裏一痛,暗道:“他媽的,這難道就是人們口中的愛情?唉,不管了,反正不能拖累她,如果變不回人,還不如遠離她,省得整天在一起鬧心。”

想到這,他心裏反倒坦然了很多。

隨後他鑽到了一個角落的海綿裏,這塊海綿是應他的要求才裝進來的,因爲他練功時整個身體處於癱瘓狀態,如果盒子是靜止的還沒啥事,如果在林玉婷行走過程中,盒子裏的家華肯定會來回翻動,鑽進海綿後就能固定住身體了。

家華鑽進去後,調整了一下身體,纔開始進入到練功狀態。

今次他的心情可謂是有史以來最平靜的一次,就在這種有意無意間,他終於晉入到了修煉萬靈寶典所需要的那種無慾無求的平和境界。

他的意念很自然的隨着早以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方式運行着,更是深合萬靈決之要旨。

林玉婷漫步在冰天雪地中,心情非常複雜,她私下偷偷問過雪兒,知道吃那萬年朱果是家華的意思。

家華雖然有時候很愛胡鬧,但他處處爲自己着想,認識的這短短几個月裏,他不但救了自己,還教自己學了本不可能接觸到的真正武學,就連萬年朱果這樣的異寶他都會給自己爭取。

捫心自問,自己對家華已經有了很強的依賴感,而且自從知道他以前是人類以後,心裏更是莫明的多出了另一種情愫。

但他現在畢竟只是一隻小螞蟻啊。

想到這裏,她不由苦惱的搖搖頭,只能走到哪說哪了。

整整一天就這樣過去了,讓她奇怪的是,家華這次練功時間比往常要長上很多,到現在還沒動靜,她不想去打擾他,在她的心底由衷的希望家華有所突破,希望這次家華會給自己帶來驚喜吧。

正當她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發現前面出現了一個一身黑衣的年輕人擋住了她的去路,而左右兩側也從雪丘後面緩步走出兩個尖嘴喉腮,神色猥瑣的中年男人。

憑直覺她可以肯定,正面那個年輕人就是炸開巖洞入口的那個人,她馬上小心的戒備了起來。

“你們想要做什麼?”

“把你從寶藏帶出來的東西交出來,我們可以放你離開,否則……”年輕人緊盯着林玉婷冷聲說道。

“就憑你們三個?哼!我還沒跟你算割斷繩索的帳,你到自動送上門來了,你要的寶貝就在我身上,有本事儘管來拿。”說着,她隨手摸出綁在靴子處的寒刃來,隨時準備給這些不開眼的傢伙來上一下。

她的天心經以修煉到了第七層,軒轅逸平兄弟倆自幼開始修煉天心經,也才修煉到第七層而已,她短短的兩個多月就抵上了他們近三十年的修爲,這使的她終於恢復了以往的自信。

“兩位師兄,一會拿下她我可要優先享用了,按照事先說好的,寶貝我也要多拿一份,現在你們沒意見吧?”年輕人陰聲說道,如果不是那隻死猴子太厲害,他纔不會叫這兩個比自己還要貪婪的師兄來。

當時他看到了那隻猴子接住了下墜的林玉婷,但因爲緊隨而來的雪流,才使他不甘心的離開。

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那隻猴子的對手,這才叫上了兩個師兄,可當他們返回這裏的時候,卻剛好遇到雪兒送林玉婷返回冰崖。因爲離別在即,他們誰都沒有注意到遠處的三人。

由於畏懼雪兒和不太清楚林玉婷的底細,所以他們纔沒有輕易出手,只是遠遠跟着林玉婷,直到現在。

其中一箇中年人一對小眼睛***的盯在林玉婷身上,說道:“我說師弟啊,好事怎麼都落到你頭上了?這個小妞好像很厲害,如果我和你二師兄幫你拿下她,寶貝自然按照事先的約定你多拿一份,這個小妞怎麼也要給我和你二師兄先享用吧,你說呢老二?”

另一個年紀稍小的中年男人連連點頭,說道:“是啊老三,我們大老遠的跑來,你也不能把便宜都站了吧?這小妞就讓大師兄先來好了,我沒興趣,不過我看咱們還是平分寶貝的好,聽說你小子剛得了一件好東西,現在傳的沸沸揚揚的,這次的寶貝就當孝敬我們好了,以後你有危險的時候,我們纔好盡全力幫你啊。”

年輕人心裏真恨不的把這兩個傢伙活活掐死,可他面上並沒露出太多不滿的說道:“倆位師兄還真會爲小弟着想啊,就按倆位師兄的提議辦好了,不過以後就全仰仗二位師兄多多幫忙了。”他沒想到那件事會傳的這樣快,如果情況真像他們所說的,以後自己還真要小心些才行。

林玉婷臉色陰沉的看着這三個齷齪透頂的男人,雖然心裏已經氣憤到了極點,但以她殺手職業所養成的習慣,知道不能隨便出手,這三個人別看一直在那鬥嘴,其實都在密切注視着自己,所以她現在必須要冷靜才行。

那個大師兄嘎嘎怪笑道:“還是小師弟明理啊,既然你有這樣的心意,那我們就只好尊重你的意見啦。”

說着他忽然一躍而起,並指如敦,快似閃電的點向林玉婷的肋間要穴。 林玉婷雖然一直密切的注意着三人的動靜,可也未料到他會這麼突然的出手,微一怔神間,那大師兄的指尖,己然就要觸及到她的防寒服。

她連忙猛的一吸真氣,向旁側讓去。

那大師兄別看長的不咋樣,可出手卻是奇快,變招更是迅如電火,眼看林玉婷避開了,立時一伸右腕,急點了出來。

雖然林玉婷應對的有些倉促,但畢竟她現在的能力已經和兩個月前有着天壤之別了。 只聽她嬌哼一聲,手中寒刃反手划向大師兄的右腕脈門。

就在這時,其他兩人也陡然一齊躍起,向林玉婷撲來。

三人人似是早已分定攻襲的方位,各**出一把匕首,不約而同的一齊掌匕齊出,分攻向林玉婷不同的部位。

林玉婷心知已難在一招之間,拒擋住四而八方的攻襲,當下運功於單掌,護住要穴,匕首同時迎向正面攻來的大師兄手中的匕首,身子斜向一側閃去。

“叮”的一聲脆響,那大師兄手中的匕首應聲而斷,就在他一愣的剎那間,林玉婷從他身側穿過, 緊接着“砰”的一聲,左肩中了那年輕人一掌。

那年輕人發掌雖重,但沒有擊實,同時因爲林玉婷所練習的天心經是非常純厚的內功,達到七層以後,護體罡氣以略有小成,雖未來及運氣護身,但她本能的反應,護注了中掌之處,傷的到也不重。

大師兄心疼的呆看着斷掉的匕首,這可是他花重金打造的合金匕首,不過他馬上反應過來,興奮的叫道:“這小妞的匕首是把寶刃,誰也別跟我爭,它是我的。”也難怪他會這樣興奮,匕首對於他們神偷門來說可是防身的必備武器,如果能擁有一把寶刃,實力就會增強很多。

二師兄也兩眼放出貪婪的賊芒,緊盯着玉婷手中那黝黑的匕首,心中暗想,一定要先大師兄搶到這好寶貝,同時閃電般攻了過去,於林玉婷戰到一處。

wωw ▲тTk Λn ▲¢〇

年輕人雖然也想得到那把匕首,可他看到林玉婷中他一掌後竟然沒有倒下,他反到感覺手腕略有些麻木,心中不由大駭,要知道別看他年輕,可在師兄弟三人中反到數他功力最強。別看那一掌沒有擊實,但也不是一般的練武之人能夠承受的了的。

想到這裏,他不由的多了個心眼,放聲叫道:“這小妞厲害,快用三合陣圍住她。”說着他縱身加入了戰團。

那大師兄聞言,也不敢大意,連忙摸出一把備用匕首,圍了上去。

剎那間寒光連閃,三把匕首化出無數虛影,涌向林玉婷。

林玉婷肩頭中了一掌,受傷雖然不重,但也被打得血氣翻涌,一時間,也難以做出有威脅力的反擊。

不過還好敵人都顧及她手中的寒刃,不敢與之硬碰,只是不停的變換身法,尋找機會準備給她致命一擊。

神偷門最突出的功法就是輕功了,林玉婷的功力雖然略站上風,可敵人卻有出衆的身法和絕妙的陣法相配合,她很難摸到對方的蹤跡,所以一時間雙方斗的旗鼓相當,但是林玉婷要想難逃跑出對方的包圍,卻也不太可能。

身處包圍中林玉婷更是怒火高漲,如果這樣耗下去,結果不用想也知道,所以她展開快攻,希望能先傷一兩個人,可對方三合陣法,佳妙無比的配合,使的她的攻擊根本發揮不應有的威力。

每當她攻向其中一個敵人,那人便迅速閃身必讓,同時另外兩人則揮動手中匕首,猛往她身上招呼,使的她只能回身自救。

還處在練功狀態的家華對外面的一切聽的非常清楚,可他現在正處於一種從沒遇到過的狀態中,由生命磁場所構成的小人彷彿有了生命般的自行運轉了起來,根本無法收功,他心裏明白,這應該是要突破萬靈決第一層境界的徵兆。

雖然這是他盼望以久的,可現在來的也太不是時候了, 他只能拼命的加快行功速度,希望儘快結束。

忽的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他只感覺身體一輕,生命磁場已經脫體而出,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順着那個平時他出入的小洞飄了出去。

飄到外面以後,他才反應過來,心中暗叫:“孃的,這就是所謂的靈魂出竅?跟掛掉了沒有啥區別啊。”

其實他哪裏知道,萬靈決上提到的第二層靈魂出竅和他這種情況完全是兩回事。萬靈決上所說的靈魂出竅只不過是分出一絲磁場,能探察到身體外一定範圍內的情況而已。哪像他這樣變態,隨隨便便的整個生命磁場就脫離了本體。

一陣風出來,打斷了他的思緒,也同時把他吹到了半空中,這時他才發現,自己還不能控制生命磁場。

他馬上掃了一眼場中的形式,馬上就發現了林玉婷正處在非常不利的地步,他連忙對她叫道:“玉婷,不要着急,先穩住防守,我馬上回來……”還沒等他說完,就已經被風吹出去老遠了。

林玉婷被家華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嚇了一跳,險些被敵人的匕首傷到,不過她對家華有種非常盲目的依賴感,在得到家華的提示後,馬上放棄了猛攻,穩穩的防守住,不給敵人絲毫可乘之機。

可她一時間還是沒有明白家華爲什麼說要馬上回來,她並沒有看到家華出來啊,但敵人的攻勢一直不減,使的她也沒時間細琢磨。

家華匆忙的從記憶中找尋出控制磁場的方法,很快就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了,他不敢耽擱,馬上往爭鬥處飛來。

三個人組成的三合陣法,雖然已把林玉婷生生困住,但林玉婷的內力卻要高出這三人中的每一個人,而且家華根據軒轅浪的記憶所傳授給她的招試,也都能稱的上是最玄妙的招試。

她在遵循家華的指示敗持守勢之後,有如光幕繞體,森嚴無比,任他三合陣法威勢驚人,一時間也無法傷得了她分毫。

家華這時已經飛了回來,他飄在半空中,看到林玉婷暫時沒有危險,才稍微放下點心來,並開始在軒轅浪的記憶深處搜索着關於陣法方面的東西,沒有讓他失望,軒轅浪這個老變態對陣法還是很有研究的。 所謂陣法,並非一加一成二的威力,而是每一方,都是有着組陣之人的全部力量,環環相困,一體連鎖,合則相因相成,分則各具妙用。如想破陣,必須要先設法除去一人才能打亂陣法的運行。

這時那師兄弟三人更是暗自心驚,剛纔這小妞狂風急雨一般的反擊之勢,迫的他們幾乎亂了陣法,如此下去還不知道要耗到什麼時候,如果己方的人稍有失手,被這小妞抓住機會,各個擊破,那他們肯定不是她的對手。

就在家華緊盯着戰場正苦思破陣之法的時候,那個年輕人忽然露出極其陰險的獰笑,只見他探手入懷,摸出一把手槍來。

當他們剛攔下林玉婷時,因爲貪圖林玉婷的美色,和想通過她的口中逼問出寶藏內的情形,所以纔沒有拿出槍來。現在情況就不同了,當務之急是要先把林玉婷放倒,否則還指不定誰會笑到最後呢。

“玉婷小心,那小子有槍。”家華急聲叫道。

另外那兩人哪還不明白師弟的意思,幾乎同時加快了攻擊速度,兩把匕首上下翻飛,想要牽制住林玉婷。如果林玉婷回身自救,就可以給師弟創造機會,如果她防備師弟手中的槍,自然免不了分心,給自己兩人制造了可乘之機。

要知道一個人總是血肉之軀,不論他練成什麼武功,凡是能夠硬抗住刀劍攻擊的,大都是憑藉着一股勁氣,但這股勁氣的防禦能力也是有限度的。就以林玉婷現在的水平來說,要想抗住子彈,是絕對不可能的。

即使如軒轅武鴻那等高手,也只能憑藉習武之人的靈敏感覺,先一步避開,你要讓他以身試子彈,肯定打死他都不會同意。

林玉婷這時已經有些慌亂了,她不知道該先應付哪一方,不過她畢竟也是久經殺場的人,暗一咬牙,不管身後襲來的兩把匕首,全力撲向那年輕人。

家華這時也急眼了,如果那年輕人不顧自身的安危對林玉婷開上一槍,後果將難以想象。

“我操你媽的去死吧。”家華大叫一聲,從半空中俯衝向了那年輕人。

那年輕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周圍看去,還沒等他來的急扣動扳機,家華已經衝進了他的身體。

而他的那兩個師兄也被家華的聲音嚇了一跳,手上的動作不由的慢了幾分。

當家華進入那年輕人體內的時候,一股強烈的壓迫感猛的襲來,想要把他驅除出境,家華當時是情急之下才衝進他身體的,也沒細想,等到現在他纔想到,這應該就是軒轅老頭口中的強行附體吧。

那年輕人的生命磁場只是本能的抗拒外來的入侵,雖然被家華的生命磁場強行入體,但用不了多久,家華肯定會被同化,或者被逼出體外,但現在哪會有時間給他。

年輕人身體內雖然在進行的激烈的爭奪戰,可外面看來則是他忽然抽搐了起來,林玉婷雖然有些疑惑,但她可以猜想的到,這八成是家華搞的鬼,因爲剛纔家華那聲大叫她也聽的真切。

她去勢不減的衝到年輕人近前,手中的寒刃瞬間內就劃過了他的喉嚨,只聽那年輕人發出一聲悶哼,頸間噴出一股鮮血倒了下去。

林玉婷不敢耽擱,馬上閃身往一側,堪堪避開了身後襲來的那兩把匕首。


那兩個人呆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小師弟,幾乎同時飛退了開去,並且全力施展出輕身之法,往遠處逃去。

林玉婷輕哼一聲,並沒有追趕,因爲她看到對方逃走的速度,即使自己全力追趕也肯定也會徒勞無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