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與無措交織在心頭,傅子荌第一次顫抖著柔軟的唇,「那麼,那次你為什麼不幫小晨——」

譚韓楓微一怔,莫名想起了那天她給自己打的電話。

那天他陪著葉露露逛街買衣服,店裡的電視正好播放著他的好弟弟打周璇的醜聞。

而對於這種爆出那個私生子的醜聞,他向來是求之不得。

葉露露一直糾纏著問他哪件衣服好看,他隨手指了一件,卻剛好接到她的電話。

葉露露去試了那件衣服出來,又問他好不好看,他心底厭煩,怕把氣撒在她身上,隨手就把電話掛了。

所以,這就是她離開的理由?

「傅子荌,我不管你什麼理由,二十分鐘內,你給我回來西環這裡——」

他在迴避她的問題!傅子荌攥緊了電話,第一次緊緊地咬著下唇。

他騙了她!

他根本不是真心想幫小晨的!

她不要回去,她要憑著自己的努力去工作,然後賺到錢后,堂堂正正地回去找小晨。

她不要回去。

婚心劫,獨愛俏佳人 對面那人久久沒說話,譚韓楓皺緊了眉頭,但一想到她可能從此不會回來了,他的心就縮成一團,緊緊的,不舒服的,像被人掏走了一部分一樣。

奇怪的感覺一直絞緊譚韓楓的心,讓那薄唇不自覺地吐出一句話,連帶譚韓楓自己也愣住了。

「傅子荌,我想你了。」

聽到譚韓楓這突如其來的溫柔的聲音,孩子氣的語調,傅子荌錯愕起來,但當在看到自己手裡要送給洛晨的生日禮物時,她眉睫一顫,閉上了雙眸,然後用力地掛斷了電話,將老式的手機緊緊地攥在胸前。

不,她不要回去。

她要堂堂正正地做人,清清白白地回到小晨身邊!

「嘟嘟,嘟嘟——」

聽到耳邊傳來「嘟嘟」的掛斷聲,譚韓楓的臉頓時像十二月寒冬一樣冷得徹骨,雙眸犀利冷冽至極,十指的青筋被狠狠地透了出來。

很好!

很好!

傅子荌居然敢掛他電話!

這是不是代表,她要和他宣戰了!

「叮鈴鈴,叮鈴鈴——」

沒等譚韓楓怒意消散,一陣清脆的鈴聲在空曠的屋子裡重新響起,帶著讓人心情愉快的樂章

聽到電話鈴聲響了起來,一絲淡不可見的喜悅從譚韓楓心底涌了上來,薄唇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好看的弧度。

傅子荌,這麼快就想讓我原諒你?

妄想!

大男人主義的心思佔了上風,譚韓楓冷著臉,眼神瞥向一邊,硬是等鈴聲催促地響了好久,才慢悠悠地伸手接了起來。

「後悔了?」

對面的人似乎被譚韓楓這種跟情人鬧彆扭的語調嚇得愣了一愣,半晌沒出聲,只任由自己輕微的呼吸聲從手機的這頭傳向譚韓楓那頭。

聽著對面的人久久不說話,譚韓楓心底不悅了,聲音一沉,道:「有話快點說,我很忙!」

「我很忙」這幾個字尤為強調!

對面的人被譚韓楓這樣一恐嚇,顧不得什麼,馬上弱弱地低聲說道:「呃,是的,總裁,那個關於陳正向我們申請入資《王子》一事——」

現在和他說什麼鬼陳正申請入資《王子》!

聽到這個與傅子荌完全扯不上邊的沙啞男聲,譚韓楓臉一沉,連給對方繼續說下去的時間也沒有,大手一甩,手機馬上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啾」地一聲拋飛出去。

「啪——」

手機頓時在牆壁的反作用下,血肉橫飛。

劇烈的怒意在譚韓楓心底翻滾沸騰,很好,傅子荌,你很好!

如果你想就這樣和我一刀兩斷的話,告訴你——

絕不可能!

想到這裡,譚韓楓一把扯過放在沙發上的黑色西裝,長腿一邁,向門外走去。 自從那天之後,雲傲越就消失了在西娛,就像他來的一樣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而洛晨每天的早餐也恢復回了以前,一人點7份早餐,一人獨霸一張桌子。

而每次林躍巡視西娛看到洛晨的時候,都是一個鐳射激光的眼神殺向她,似乎洛晨犯了什麼滔天大罪,讓林躍恨不得用眼神把她殺死。

非常詭異!

但在林躍這樣要殺人的目光下,洛晨卻像瞎了一樣看不到,每次都笑容溫和地迎上他的視線,不時雙眸還彎成一彎月牙,笑意吟吟地和他打起招呼,差點沒把林躍憋成了一臉屎色。

重生之萌妻有毒 看著總裁經常咬牙切齒,恨不得殺人的神色,西娛的員工一直戰戰兢兢做事,吊著脖子幹活的感覺。

這樣詭異的氣氛持續了一個月後,直到冰點的拍攝導演確定下來!

殷氏集團決定重資邀請拍攝電影《黑道生涯》的新晉導演——

黃晉!

擔任冰點廣告的總導演!

並且,為保證冰點的拍攝質量,整個劇組到米蘭重金布景拍攝!

這公告一出,整個西娛都沸騰了,無一不是對洛晨的羨慕嫉妒恨!

作為一個新晉導演,黃晉的電影無一不是優質的保證,而且他還以非常毒辣的目光在韓國的大街上發掘了陽昕,並讓陽昕拍攝自己的電影《黑道生涯》。

陽昕在《黑道生涯》裡面帥氣的面容,犀利的身手,讓他一炮而紅,從一名素人成為了23億票房的男主角,從幾萬的片酬到各種片約和廣告源源不斷!

但奇怪的事,陽昕並沒有繼續作為演員,而是在《黑道生涯》下片后,宣布正式退出娛樂圈,然後到國外留學。

爆紅的炸子雞,卻宣布退出娛樂圈,回歸平淡的生活,成為了當時娛樂圈的十大懸案之一。

但陽昕的退圈,並沒有阻礙黃晉的影響力,他依然是各大影圈公司最有潛力的新晉導演。

西娛人羨慕得不得了,殷氏集團能出這麼的重金邀請黃晉,洛晨這次不一飛衝天都難了。

當洛晨知道這個消息時,正坐在化妝室里讀著劇本,小謝火燒火燎跑進來,大喊道:「晨哥,你知道嗎?冰點的導演是黃晉!」

洛晨慢吞吞地合上劇本,抬頭看著小謝,一臉「黃晉誰啊,不認識」的表情。

見洛晨完全不激動,小謝紅了臉,雙手搭上洛晨的肩膀,一邊狠狠地搖著她的肩膀,一邊大聲道,「晨哥,是那個拍《黑道生涯啊》票房拿了23億的黃晉啊!那個拍《黑道生涯啊》票房拿了23億的黃晉啊!」

似乎想把她搖得記起黃晉為止!

被小謝拚命地死搖,洛晨都快要吐了,馬上果斷地配合著小謝的激動,倏地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

「哇,原來是他啊!」

看著洛晨的小動作,寶媽搖了搖頭,這小子,明明不知道誰是黃晉,還這麼裝蒜!

即使胖臉上是一臉不滿洛晨做作的表情,但寶媽的綠豆眼卻是寵愛地眯了眯,流露出連她自己也沒發現的溫柔——

只是,藏在寶媽心底的擔憂卻忍不住緩緩地冒出來。

雖然黃晉的電影拍得很不錯,但傳聞說他是同性戀,多次騷擾《黑道生涯》的男主角,陽昕忍受不了,這才宣布退圈的。

現在他來拍攝冰點,要是他敢對這小子下手,她寶媽第一個不會放過他!

*

西娛偌大的總裁辦公室里。

男人面容矜冷,坐姿克制而優雅,他淡淡地將掌心裡耳鑽翻轉到背面,第一次看到耳鑽背後左上側的一角,清晰地刻畫著兩個細微而清晰的英文字母。

如玉般的指尖緩緩地摩挲著雕刻在耳鑽背面的字母,雲傲越清冷的俊臉宛如古井一般毫無波動,眉目之間卻踱上了一層寒涼。

字母是LS。

不是LC—— 攤在掌心的耳鑽閃著淡淡的光,折射進了雲傲越的淡漠的雙眸里,彷彿可以以折射出一絲一縷的寒氣。

林躍膽戰心驚地站在雲傲越面前,像死人一樣,大氣也不敢吸,死死地低著頭看著光滑的地面。

光滑的地面上反射出了他發白的臉。

少爺……

自從那天從殷氏回來后,少爺就天天出現這種可怕的神情。

後來據殷氏那群老傢伙討論的風聞傳到了雲家,差點沒把整個雲家嚇得動蕩起來。

一個來自西娛的出色雲姓年輕人,單憑一人的能力擊敗了譚氏整個策劃團隊的構思,甚至當場冷靜地狙擊了來自殷暖陽的不懷好意的尖銳提問。

一群八卦的各旁支系,甚至瞪大了眼睛,偷偷跑來問,那個雲姓年輕人是那個他們認識的少爺?

聽到這件事,冷靜如蕭燁,也居然第一次愣愣地問,他是聽錯了嗎?

這是他們家少爺會做的事?

一個低調了20年,有視癖的男人居然在這麼多人面前大出風頭,這,這怎麼可能?

即使少爺強的毋容置疑,但是誰又有能力值得他改了多年的習慣,大出風頭!

……

雖然心底是滿滿的不敢置信,但現實又不得不讓林躍相信了。

西娛奪得了冰點廣告的播映權。

「殷氏將冰點的拍攝定在哪裡。」

全神貫注地注意著雲傲越的動靜,所以林躍一聽到那冷淡的聲音,立刻反射性地回應道,「少爺,西娛剛接到了殷氏的合同,冰點即將到米蘭拍攝,所以接下來的半個月西娛將不安排洛晨的檔期。」

雲傲越沒說話,林躍回答完后馬上大氣都不敢吸,偌大的辦公室頓時又安靜了。

「說一下蘭素。」淡淡的聲音如古井一般平靜無波。

雖然不知道少爺為什麼想知道蘭素的事情,但林躍立刻將腦海里關於蘭素的信息過濾了一遍,抽取了他覺得雲傲越想了解的信息,馬上回答道。

「蘭素原名蘭夙,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以武打女星的身份參演《楊家將》進入娛樂圈,后因一部穿越劇《故宮的女人》大紅,紅了以後就解除了她的舊東家——寰宇傳媒的合同,並參加了我們的新人海選,通過了我們新人海選后,憑藉我們的史劇《三國》獲得了白蘭花最佳女主角獎,跟著片酬3級跳,一躍成為了超級明星……」

一口氣將蘭素的所有大事小事都說完,林躍連忙合上了嘴,偌大的辦公室又恢復了死一般的寂靜。

武打女星。

似乎想到了什麼,男人清冷的俊臉似乎恢復了一絲柔和,清雋的聲音淡淡道:「讓蘭素明晚來見我。」

*

蘭素如願地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是來自風雲傳媒雲傲越助理的邀請,邀請她明晚到米喜頓共進晚宴。

她將自己衣櫃里的所有晚禮服全部都掛出來,幾乎掛滿了快100方的房間,她拿下來一件一件地試穿,對著偌大的全身鏡,擺著自己最優雅的姿態,看著那些晚禮服閃著美麗的光勾勒出自己完美的身材。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第一次,她感覺到非常的緊張,甚至比她獲得最佳女主角獎時,站起來那一刻還緊張。

她從小就知道自己的目標,一定要離開那個家,出人頭地,然後昂首挺胸地站在所有人面前,用不屑的目光睥睨他們。

而她也一直很爭氣,考上了香港演藝學院,簽約寰宇,然後大紅,最後加入風雲傳媒,成為準一線的超級明星,無一不在她自己掌握之中。

當她獲白蘭花得最佳女主角的那一刻,她只有一瞬間的緊張,然後就釋然了,這是她用自己沒日沒夜的拚命換來的,有什麼好緊張的。

而現在,她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種窒息般的緊張。

她想起了那個男人,淡然卻自信地站在殷氏的董事會上,清冷淡漠卻睥睨一切的神情,貴氣得似乎高不可攀。

「在你們表決前,請容許我做一次presentation(陳述)」

那個優秀的男人,會喜歡什麼樣的女人呢?

她不知道。

如果明晚,她出醜了,那怎麼辦?

不知所措地咬了咬下唇,蘭素看向了她的手機,收件箱裡面有一條陌生的信息,像鴉片一樣誘惑著她的信息。

只有我可以幫到你,希望你可以擁抱你喜歡的天空——那片雲。

她的手,終於忍不住按下了那個號碼。

電話被接通了,傳來的竟是一把艷麗得讓人渾身發麻的聲音,「哎喲,可把您的電話等來了——」

女人?

深吸了口氣,蘭素溫婉道,「你好,我是蘭素……」 米喜頓是國際化的七星級酒店,比擬迪拜最豪華的帆船酒店而建,一個晚上的住宿,甚至可以高達13萬人民幣。

一裘艷色的大紅長裙,雪白無暇的妝容,襯托著飽滿的渾圓,修長的身姿在夜色中美到極致。

當蘭素踏進米喜頓的時候,服務周到的侍應迎了上來,用標準如播音員的普通話道:「蘭小姐,請往這邊。」

蘭素紅唇一勾,不失禮貌地微笑。

當蘭素進到裝修豪華的歐式風情房間時,出乎意料的是,房間裡面已經有人,卻唯獨不是她想見到的那個人

壓下自己內心無比的失望,蘭素勉強掛上了溫和的笑容,向坐在正座的人幾乎90度的頷首,禮貌到近乎恭敬的態度,笑道:「總裁,您好。」

似乎習慣了所有人這種恭敬的態度,林躍高傲地點了點頭,斜看了一下離他不遠處的座位,示意蘭素坐下,道,「坐吧。」

「嗯。」蘭素微笑地點點頭,紅裙輕輕搖起,走到林躍示意的位置坐下后,含笑面向林躍,輕輕道,「謝謝總裁。」

林躍拿起高腳杯,狀似無事地抿了抿紅酒,卻偷偷地用餘光打量著蘭素的打扮。

不作不成婚 她穿在身上那一套紅色的裙子,怎麼總有種在哪裡看到過的感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