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政秋雅確實困了,蜷縮在馬車上,躺在顧知鳶的腿上,眯着眼睛感嘆道:「皇嫂,你真的太厲害了,我好佩服你,大皇兄和四皇兄真的是瞎了眼睛。」

和他們又有什麼關係?

顧知鳶一聽,輕輕的在宗政秋雅的鼻子上颳了一下,打趣道:「你小小年紀,又什麼都懂了。」

「明日是廟會的最後,皇嫂,我們再去一次吧,上次去都沒有玩高興。」宗政秋雅聲音慵懶。

「好。」顧知鳶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點了點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名永恆真神侍衛則是繼續行走著,走過一個個宇宙之主級別天才。

那些天才看到永恆真神級侍衛靠近而緊張無比,可當他們看到侍衛路過離開卻又心中失落。

「是朝我們倆這邊走來。」

永恆真神侍衛走到了一處停了下來,雙手分別拿出一塊黑色的令牌遞給了兩名相鄰的天才。

「是蕭氏兄弟。」

「他們倆加起來都有上百塊令牌了吧,我們卻一塊都沒有,真特么浪費。」

「唉。」

「他們兩個都在前10名,肯定會讓很多永恆真神重視。」

「可話說回來,他們既然很可能得到混沌主宰的令牌,那多餘的永恆真神級令牌給我多好。」

一個個天才們彼此傳音嘀咕,可他們中絕大多數都在10名之外,所以只能寄希望於奇迹的發生。

若是真有令牌到他們面前,他們就算是不被混沌主宰收徒,可被永恆真神收徒也好啊?

永恆真神級侍衛看了兩人一眼,而後轉頭繼續朝更外圍走去。

「你這次運氣還真不錯,正好排名在第10,差點就出了前10,現在居然也能收到混沌主宰的令牌。」黑袍青年蕭武笑道。

「這次運氣的確很好。」旁邊的白袍青年『蕭文』是笑呵呵道。

「我都快被打死了,結果剛好有個人被淘汰,然後我就變成第10,而那個倒霉蛋變成了第11,連王都秘境都沒進去。」

他們倆都是來自於同一個巔峰世家,族長是個巔峰永恆真神強者。

蕭武乃世家的嫡系,自小天賦就極高,自然會受到最好栽培,也更加霸道強勢。

蕭文則是世家旁支,本就受到歧視。

就算是後來蕭文的天賦被發現,得到的資源也遠不如蕭武!

「嗯?」黑袍青年蕭武開始查看令牌。

令牌內有一道訊息——「我方雲,你可願為我門下記名弟子?」

黑袍青年蕭武不由眉頭微微一皺,他當然知道傳說中的方雲。

畢竟他們既然參加這次論道大會,且有自信取得好名次,自然對於鄭國的一群強大存在們了解不少。,

「方雲據說實力很強,雖說是虛空真神,可卻有混沌主宰的實力,傳說中他甚至殺了不少混沌主宰。」

在這次輪到大會前,關於方雲自然有不少傳言。

「可傳言終究只是傳言,他的實力也的確挺厲害。」黑袍青年蕭武暗道。

「傳說中一些很逆天的虛空真神,的確可以媲美混沌主宰,方雲就是其中之一。」

「可再怎麼樣他也只是虛空真神,而不是混沌主宰!」

「最重要的是,我這般超凡天賦,方雲才收我當記名弟子……只能先等等了。」

……

「方雲,那位青雲郡之主?」而旁邊那白袍青年『蕭武』則極為驚喜。

雖說他也得到不少令牌,且那些永恆真神也肯定會極為重視他這種天才,可那畢竟只是永恆真神。

而作為青雲之主的方雲主動發令牌,就算只是記名弟子,可至少也重視他。

「據說方雲乃是絕世天才,就算是沒有成為真神,也有混沌主宰的實力。」蕭武驚喜萬分。

「方雲如此強大的實力,能教導我就已經算是我氣運逆天了。」

至於滕青山,他本身方雲的弟子,而且他對於方雲引導他走上神力路線極為感激。

雖說強者成長的途中很可能拜大量的強者為師,可滕青山顯然不打算選擇其他強者當老師。

「哈哈哈,青山,如今方雲已經算是青雲之主了。」滕雲龍傳音道。

「外公,這一點我也聽說過。」滕青山心中極為狂喜。

其實滕青山的來歷,那可比蕭氏那兩個要強多了。

「方雲曾經為我滕氏門客,甚至將來成為混沌主宰的希望都很大。」滕雲龍笑道。

「他如今又是鄭王的駙馬,你肯定得抓住這個大機緣。」

「而且我還沒聽說方雲有什麼厲害弟子,而且以他後來的成長速度來看,他肯定很年輕,也一定會好好栽培你。」

「我明白。」滕青山也很興奮。

……

「還真有不少混沌主宰要收徒?」蕭武瞬間眼前一亮,只見又有一個永恆真神侍衛手持令牌走了出來。

時間飛速流逝,其他兩個混沌主宰該發的令牌也都發了。

「已經得到令牌賜予的天才,只能選擇其中一個煉化,煉化誰賜予的令牌,那便是選擇拜誰為師。」論道大會主持人吩咐道。

頓時一個個天才都開始煉化令牌,如今已經得到三塊混沌主宰令牌的蕭武,也終於做出最終的選擇。

「冰聖主宰也願意收為為記名弟子,他和武神主宰一樣都是鄭王弟子,唯一的問題是他不擅長教徒。」

他對冰聖主宰也不太滿意,他覺得以自己的年齡能名列第2,比一般論道大會的第1還要有含金量。

他也不滿意方雲,覺得方雲只是虛空真神,且都只是收他為記名弟子。

「幸虧剛才我等到最後,武神主宰可比冰聖主宰擅長教徒多了,而且居然收我為核心弟子!」

「而那方雲只是一個虛空真神,且只是收我為記名弟子?」

這種情況下,蕭武自然是毫不猶豫選擇了武神主宰的令牌進行煉化。

旁邊蕭文和滕青山則是老老實實煉化了方雲給的令牌,因為他們都只有這一塊混沌主宰主宰級令牌。

「被收徒的都隨我進來。」那論道大會主持人侍衛下令。

緊跟著一個個侍衛們開始安排這些宇宙之主級別天才,那些拜在同一個師尊門下的自然就是同一批。

「你們4位都是拜在黑煞門下。」

「你們3位都是乾瞿門下。」

一個個拜在永恆真神門下的弟子率先進行安排分配,等會兒他們可是要拜師的。

很快也論道了那些拜師在混沌主宰門下的弟子,滕青山等人也在其中。

「你們兩個都是方雲監察使殿下的弟子。」終於安排到了滕青山和蕭文。

「啊。」蕭文有些驚訝看向旁邊的滕青山。

滕青山名次雖說不高,可他們當然知道這位絕世天才。

畢竟能以這般年齡進入論道大會巔峰總決戰,已經足以被稱為絕世天才。

而且居然也和他一樣,成為了方雲的弟子。(我在第33章發表了一節彩蛋章——武球王絕平巴薩,感興趣的書友可以去看看!)

馬競率先進球,這對拜仁來說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趁著卡拉斯科秀恩愛的時間,拉姆把隊員們聚在一起鼓勵一番。

「秀恩愛死得快!」

楊白起看着卡拉斯科的騷操作,腹謗不已。

眼看他起

《足球之請開始你的表演》0399你們都是好人 而早先被提及的曹某某,此時也是悔不當,為什麼沒有在剛開始的時候就控評,弄的現在是騎虎難下的局面。

評論倒是也沒有說錯,當初兩次影帝之爭,他都是輸在了周正則的手上。

所以這一次事情被爆出來之後,前程往事又在他的心裡翻湧。雖然說很不甘心,但他也明白自己現在的影響力都不如周正則,原本也就是想要藉機發泄一下他內心的苦悶,就算他是周家少爺又如何,難不成這麼多人還能下場撕他嗎?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事情是越來越大,現在整個京圈都被震動了。

現在更是所有人都站在了周正則的那一邊,槍打出頭鳥,最開始替曹某某抱不平的人自然就成了最好的聲討對象。

曹某某的微博底下湧進了一批周正則的鐵粉,言辭犀利,角度刁轉,並且還把當初兩個人競爭的電視劇截圖放了出來,一幀一幀的畫面,可以清晰的看見周正則的確是技高一籌。壓的曹某某的粉絲壓根都沒有還手之力。

迫於無奈,曹某某隻好發布了一條澄清的微博,同時暫時關閉了自己的微博評論功能,方才平息下來。

周家。

周立誠滿意的看著現在網友的評論,自從他的長文一發,現在已經沒有人揪著周正則的事情不放。

倒是剛剛他一時激動,結果透露了自家兒子已經有喜歡的人了,現在所有人的關注角度都已經從周正則馬上就要回家繼承家產變成了全網尋找周太太是誰。

甚至網上馬上開始了一個投票活動,和周正則曾經合作過的人紛紛上線,其中國民女神白歆顏和性感女神杜若排行第一第二,票數是你爭我奪,死咬著不放。著名的緋聞天堂B站神剪輯已經滿天飛,這邊周正則在和某某某成親,那邊兩個人就在曖昧對視,郎有情妾有意的滿屏都是粉紅泡泡。

說實話,對於喻玖這個兒媳婦,周立誠還是很滿意的。

這之前還不知道喻玖就是那個南大的數學系大神的時候,他就覺得這個姑娘性子沉穩,而且做事情邏輯思維強,有條有理,最主要的是兩個人對彼此都有感情,很適合他家的那個悶葫蘆。

等到後頭這件事情被爆出來,他還特意去找了一下他的一個之前在南大任職過的老朋友,在老朋友的科普下,這就更是清楚的喻玖的能力,越看越覺得喻玖這姑娘不錯,完全可以影響下一代的基因質量,和他的兒子很相配。

至於有些人所說的周家門庭高,絕對不會讓一個戲子進他們周家的大門,要不是顧及著他在外面的形象問題,周立誠只想來一句,你們這是不是電視劇和小說看多了,所以這思維思想格外的發散。

他當初的確是不喜歡自己的兒子進娛樂圈,不為別的,只是因為娛樂圈太過於混亂,而且老大那時候又跑去當了兵,一年到頭也回不來幾次。要是這個小兒子又一天到晚的在外面拍戲不著家,剩下他們幾個老傢伙在家裡還有什麼意思?

可後來呀,看著周正則不用憑藉家裡的一分一毫自己徒手空拳的在娛樂圈打下了一片天地,看著他在舞台上耀眼發光的時候,他似乎也能夠理解周正則的想法了。所以從那以後,周立誠也就不再干涉周正則在外的工作,只是和周正則有了約定,甚至還在周正則不知道的情況下暗地裡給周正則曾經呆過的一個劇組投了一大筆錢,用來保障劇組的威亞等設施的安全問題,這些都是周正則不清楚的。

「喂,爸——您發在網上的東西我看見了。」

「哦,看見了呀!」

「嗯。」

隨即是父子倆個人之間長久的沉默,就在周正則想要掛斷電話的時候,對面突然傳來了一陣重重的咳嗽聲,然後是「我的兒子永遠是最優秀的。」

等待周正則掛斷電話,整個人還處於一種懵逼的狀態,這tm剛剛和他通話的是他那個平時不苟言笑的父親嗎,父子之間平時的相處都是一板一眼的。這突然走起了溫情慈父路線,還真是讓他有些不適應啊!

喻玖揉了揉周正則的腦袋,他腦門上有一撮毛老是翹著,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睡覺的時候睡姿不妥,怎麼按都按不下去,喻玖玩了好一會,臉上滿是笑意。

「我就說父親這個人看上去嚴肅,只是都在心裡,要不然也不會再知道你被誣衊的時候那麼生氣,還自己跑到了網上發了那麼一篇作文,這樣換做以前你敢相信就是他做的事情嗎?」

周正則彷彿是陷入了沉思。

周家其實秉承著中國最傳統的家庭模式,女主內男主外。所以對於周立誠的記憶,永遠是周立誠板著那樣一張臉,像上級對待下屬一樣例行公事,家裡也少了那樣一份活潑溫馨的氛圍。

再加上他們是兩兄弟,也不可能像兩姐妹一樣無話不說,尤其是長大了之後,兄弟倆各自有各自的事業,但骨子裡的東西肯定都是會不變的。

「哎呀,行了行了,你也不要再糾結了。說說吧,昨天晚上某些人給我安排的菜單,什麼時候可以兌現。」

不得不說,這長得好看的人做出來的菜色都不一樣,格外的好吃一些。

這也就成為了喻玖經常掛在嘴邊上的一句話。每次聽到喻玖如此說,再想到喻玖做出來的菜,周正則都想要把他贊同的話吞進肚子裡面去。

猶記得周正則第一次吃喻玖做的飯,哎,看上去賣相不錯,只是入口的那一瞬間他就後悔了

排骨燒焦了,因為是紅燒排骨所以表面上看不出來什麼。

紅燒魚吧內臟倒是在菜場就被去了,可這魚裡面的腮沒有被去掉,最最最主要的是,一進嘴巴里,周正則就吃到了苦味,也不知道是不是魚肚子裡面的苦膽破了。

還有一個最簡單的番茄炒雞蛋,雞蛋裡面的蛋殼那是要忽略不計。

。那一團紫色的煙霧飛翔在天空,很快便回到了楊澤爺爺的體內。楊澤的爺爺在紫色煙霧回到自己體內的時候瞬間從床上猛地起來,然後雙眼閃了一下紫色的光芒。

「這具身體,已經越來越不匹配了,得趕緊拿到新的適配者,將這具身體給遺棄。」

楊澤的爺爺看著……

《武神贅婿》第333章圍困 第十五節杜宇

待到杜宇說完,那賭場管事的一看是賭這個,心中也不免虛了起來,原本他想不管杜宇想要賭什麼只要用他賭場的器具,那他就是穩贏的,可沒想到自己才鬆口一問,這杜宇便已經出手決定了,如今還不能不答應他,不然這賭坊的招牌可就真砸了。

賭場管事的清清嗓子道:「好,就依你,那你賭單還是賭雙?」杜宇笑嘻嘻的說道:「哎,這頭髮在我手裡,為了避嫌,就讓你先選吧。」賭場管事的想了想,這反正是一半對一半的事,就算輸了,也無非就是把杜宇這兩天輸了的一百兩還給他就是,於是點點頭道:「好,那我就賭單數。」

杜宇點點頭:「那我就只能賭雙數了。」說罷將手高高舉起,把這縷頭髮捻開,開始一根一根的數了起來,數一根就扔一根,數到後面,連周圍圍觀的人也都跟著數了起來,都想看看這最後到底是東鄉賭坊輸一百兩銀子,還是杜宇輸一條胳膊。

就在杜宇快要數完的時候,王易也帶人趕到了。下面的人要上前動手,被王易給阻止住了,現在這個情形,若是他們不等結果就動了杜宇,那肯定會讓人覺得他們賭坊輸不起,怎麼也要等先完成這個賭局再說,況且,王易也想看看這結果到底是什麼。

終於,杜宇慢悠悠的數完了,然後將最後兩根頭髮用兩隻手分別舉起來,大聲說道:「諸位,雙數,看到了吧,是雙數,我贏了!我贏了!」周圍立刻響起一片喝彩聲和讚歎聲,可也有幾個人同時發出了不一樣的聲音,蒙禹在遠處啞然失笑,是因為他清楚的看到杜宇最後多扔了一根頭髮。

而賭場管事的和王易自然也看到了,對於他們來說,這樣的出千手法並不高明,可他們卻只能冷哼一聲,這杜宇在就他們眼皮底下出千,他們還都無法指斥,因為杜宇的動作實在太快太隱蔽了,除了他們這樣的千術高手,哪怕就是站在杜宇身邊不遠處圍觀的人也沒看出來。

賭場管事的一臉陰狠,王易卻一臉笑眯眯的走上前,賭場管事的一看王易來了,立刻躬身稟報道:「王三爺,就是此人……」王易擺擺手阻止了他的話,依然笑眯眯的說道:「既然輸了,就把銀子給人家吧。」管事的接令,轉身去拿銀子,杜宇看看王易說道:「你就是那位王三爺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