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沒了方才的虛偽機械腔。

「走了,

你的任務還在繼續。

這邊位面結束后,

後台會把新位面劇情傳送給我。」

左千歲說不過,

也想不到別的理由拖延。

只得慫慫的聽從安排。

況千歲聽著一人一統的對話,

隱隱想到什麼。

都市超級醫生 但那念頭在腦海閃過,

太快,

還來不及抓住,

便看見左千歲轉身走遠。

一步三回頭,不依不舍的樣子,可憐又好笑。

那邊一人一統剛走遠。

這邊系統七號急忙忙向況千歲解釋。

「宿主你別聽我二哥瞎說,

他剛剛裝X呢,

宿主一點也不黑的。」

況千歲微微揮動的右手頓在半空,

略微遲疑的反問,

「剛……剛?」

不提還好,一提起,七號又忍不住笑場。

萬幸這會沒別人、別統,

它可以敞開了,邊拍不存在的肚皮,邊海豹式狂笑。

七號一笑,

況千歲便確定那粑粑系統有問題了。

待仔細琢磨,

將所有對話往有問題方向想,

各種細節當即顯露出來。

「YSC-Z54088?」

她忽地嗤笑,

「原始村……嘖,

一個統子,還想當爸爸?」

系統七號笑掉狗頭,

抽抽著答道,

「沒有沒有,二哥沒那個意思。

當初這個小號名字,

是大哥的宿主給起的,

那時候我們都在沉睡中,

壓根不懂這些。

哪曉得大哥宿主那麼……」

沉睡中的初代系統們,

整天只能偷偷羨慕被召喚蘇醒的老大。

一個個無知無覺的。

老大給他們說宿主的事迹,

誇得天上有地上無,

它們一群傻統子,全當真的聽。

你好,我的上官先生 所以……

那麼完美的宿主,

看在一號系統的面子上,

又教它們建小號,

又幫它們給小號取名字。

實在是,

單純善良,毫不做作。

這樣的宿主,

一度被初代系統們封為理想。

而一號系統,

則是統統艷羨的對象。

況千歲:……

憶往昔,多傻逼。

系統七號:「我聽見啦!不許罵我!我明明是受害者好嘛!」

況千歲:「說實話,怪我咯。」

七號氣急,

接任務,推劇情。

況千歲直覺眼前白光刺目,一陣眩暈。

眨眼,

從平流層墜落,

來到一家醫院。

況千歲:……

又是醫院,

還是醫院,

為什麼總是醫院。

她討厭醫院! 經歷位面久了,

每個宿主都會不由自主老油條起來。

一方面是對意外和明天,

沒有期待。

一方面是對滿滿的套路,

麻木習慣。

「左千歲死了?」

況千歲問道。

畢竟之前的位面難度提升后。

幾乎把把開局都這樣。

快死、將死、正在死ing

回回把她折騰得夠嗆。

這下好了,

可算盼來個不累的開場。

下一秒,

七號親口粉碎道,

「沒。

還沒……再等等……」

況千歲撇嘴,「又還沒死?」

系統七號,

「不是。

還沒……出生。」

況千歲:?

EXM?

Really…

夠了。

她抬手扶額,

收起全部吐槽精神,

對七號道,

「先不管其他,

位面劇情傳過來看看。」

熟悉的鈍痛,熟悉的陌生畫面湧入大腦。

……

左千歲。

左氏集團的「少爺」,唯一繼承人。

尚未出世,父母便因性格不合,離異。

出生后不久,祖父駕鶴。

本就產後抑鬱的母親,

承受多方壓力,

病情惡化。

很快,被強制送往國外,接受治療。

左千歲孤身一人,

與一眾傭人,住於別墅。

每天從二樓窗戶偷看隔壁一家。

兩個年紀與她相仿的男孩子。

在父母親人的陪伴下,

整天嬉笑打鬧,慢慢成長。

而她,

以旁觀者身份,

同步長大。

幼、小、初、高,

左千歲與隔壁兄弟始終在同一所學校。

同班同學里,

或者有哥哥,或者有弟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