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晴暖看了一眼秦騁,後者依舊面無表情。

宋晴暖卻不知怎的,心中堵著一口鬱結的氣。

有別的女人撩他,他就沒點表示?

不過隨即她就想到,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你和秦騁這麼久沒見了,看不出他的變化也是正常。」

宋晴暖輕笑,霍雖然說得毫無破綻,意思卻明顯。

霍馨兒臉色有些僵,只一秒,便恢復了落落大方。

「嫂子別誤會,我只是感慨一聲罷了。」

「畢竟我和秦騁哥哥是從小玩到大的,這種感覺嫂子可能理解不了。」

瞧瞧,這說的還是人話嗎?

宋晴暖似笑非笑的扯起唇角,「我理解不了,但是知道自重就好。」

說完,她低下頭吃飯,明顯不想多說。

這只是個小插曲,誰都沒有在意。

但秦騁卻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不知怎麼,心中竟忽然覺得這個女人有點可愛。

時間推移,宋晴暖漸漸覺得無聊。

秦城他們一直在說生意場上的事情,她沒有多少興趣,索性出去透氣。

沒想到霍馨兒也跟著出來了。

她站在她身後,語氣溫婉,「宋小姐,你其實不用在意的,我完全沒有跟你搶男人的意思。」

宋晴暖聽到動靜轉頭去看,霍馨兒已經站在了自己身旁。 過了兩秒鐘,霍馨兒又補充了句,「我說真的。」

她說的話落落大方,倒是襯得她宋晴暖像是不通情達理。

宋晴暖收回大量她的視線,心中不得不從新定義這個女人。

不簡單,但卻沒多少敵意。

「是不是都是你的事情,我不會去計較這些。」

她又有什麼立場去計較?

霍馨兒攤手,一臉的無辜:「你不信我,我也沒辦法。」

「信不信的,從來都不重要。」

宋晴暖說完這話轉身想走,不想霍馨兒卻在身後叫住了她,「宋小姐,等一下。」

「還有事?」她轉身,詢問霍馨兒。

霍馨兒視線始終都流連在宋晴暖的臉上。

兩人的視線在空中相撞,她這才收回視線。

只是眼中複雜的光芒更濃,「宋小姐,我見你第一眼就覺得熟悉。」

「直到剛剛,我可以確定,我是見過你的。」

她說的認真,臉上的表情不像是玩笑。

宋晴暖一愣。

她從來都沒有見過霍馨兒,那她這話又是什麼意思?

面上不動聲色,宋晴暖挑眉道:「是嗎,說說你在哪見過我的?」

她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霍馨兒卻像是想到了什麼,並沒直接回答,而是重複,「真的見過你,我確定。」

宋晴暖皺眉,「那既然你不想說就算了,我走了。」

反正她也不想知道。

還沒有走兩步,身後的聲音陡然響起——

「我見過你,在我哥哥的手機里!」

「霍崢,你應該是熟悉的吧。」

霍崢的手機里?

宋晴暖腳步一頓,回頭疑惑的看著她。

「霍崢的手機里怎麼可能有我的照片?」

她和霍崢的關係,僅僅只有幾面之緣。

還是說,拜託那件事情之前……

這麼想著,她追問道:「什麼樣的照片?」

可霍馨兒卻明顯不想多說:「這件事,你不如直接去問我哥哥。」

腦海中,她偶然在霍崢手機裡面看見的照片逐漸清晰。

女人蹲在夕陽下靜靜修剪花枝,單薄的背影透著寂寥和憂傷——

宋晴暖想再問,奈何霍馨兒已經轉身離開了。

「哎……」

輕嘆口氣,宋晴暖只覺得霍崢和他這個妹妹都是個不讓人省心的。

這不是存心吊人胃口?

但她也不能真的去問霍崢。

強迫自己將事情拋到腦後,宋晴暖見時間差不多,回到包廂。

裡面的聚會已經進行到尾聲,幾個男人閑適的靠在沙發上。

見她回來,秦騁便開口:「你們繼續,我先走了。」

說完,拿上外套直接伸手拉過宋晴暖:「走吧。」

幾人目送著兩人離開,內力其實早已經瞠目結舌。

門關上,厲鋒胤直接咆哮,「秦騁和這個女人到底什麼情況,你們說他該不會被宋晴暖給下咒了吧!」

秦騁現在對宋晴暖這個態度,那簡直就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霍崢嘴角抽搐,恨恨的瞪他,「洋玩意你還是少學點的好。」

「可是,這太奇怪了……」

霍崢沒說話,面前的紅酒被他一飲而盡,視線里是宋晴暖和秦騁剛剛坐過的位置。

他在幹什麼? 外面,秦騁和宋晴暖兩人一前以後的走在馬路上。

秦騁身形頎長挺拔,雖然走得很慢,宋晴暖依舊察覺出來他步伐稍許的凌亂。

巨星從有嘻哈開始 他這是醉了嗎?

她上前,連忙扶住他。

「你醉了?怎麼好端端喝這麼多酒。」

她記得,秦騁只會很開心或者難過的時候才會這樣。

秦騁擺擺手,推開宋晴暖,自己往前走。

步伐的倒是利索。

要不是他通紅的臉頰,她都看不出他喝醉了。

「行了,知道你沒喝醉,別逞能了,我扶著你。」

兩人來到車庫,宋晴暖將秦騁塞到後座位。

她剛坐到位置上,秦騁身子一歪,人靠在了宋晴暖肩膀上。

「小暖,你真漂亮。」

宋晴暖系安全帶的動作一頓,看著男人,心跳漏了一拍。

酒意微醺,宋晴暖感覺自己似乎都醉了般。

不然怎麼會幻聽呢。

她一把將秦騁扶起來:「繫上安全帶。」

秦騁不動,一雙眼眸出神的看著她。

他沒醉,但是不介意享受宋晴暖的照顧。

宋晴暖有些無奈,這人醉了怎麼連安全帶都不會系了?

她傾身,要給秦騁繫上。

離開的時候,卻被秦騁一把抓住。

猛地扯到他的懷裡,男人身上好聞的氣息頓時湧入鼻尖,沁人心脾。

面前是秦騁俊逸的臉。

「小暖……」

他的聲調拉長,透著沙啞,傾身,低頭。

酒意漸濃,宋晴暖猛地挪開:「老實點,司機在前面開車呢。」

她說完,紅著臉坐回來,連忙和秦騁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

甚至都不敢看旁邊的男人。

秦騁看著她,輕笑,這樣的小暖真可愛,甚至讓他忍不住深陷……

很快到家,她將他從車上扶下來。

因為秦騁討厭陌生人的碰觸,所以只能自己親自親為。

秦騁靠在宋晴暖身上,絲毫不覺得不好意思。

近距離的看著她,輕笑:「小暖身上真香。」

宋晴暖承受著秦騁的重量,沒心情跟他開玩笑。

「你還有力氣嗎,有力氣你就自己走,別這樣靠著我。」

她都快要承受不住了……

「沒了。」

他跟個小孩一樣,沖她笑。

宋晴暖嘆口氣,繼續扶著秦騁往屋裡走。

不過,他還是悄悄的將重量挪開了一些。

等到了房間,她一把將秦騁扔在床上,秦騁卻自己爬起來。

「你幹嘛?」她正要給他脫鞋呢。

隱婚萌妻:老公情深不換 「洗漱!」

宋晴暖連口氣都沒歇過來,又去扶他。

卻被他一把關在了洗手間外面。

他輕笑:「小暖要看我洗澡?」

宋晴暖臉爆紅,轉身跑開了。

誰要看他洗澡啊!

臭不要臉的!

沒多久,裡面就響起水聲。

等他渾身濕漉漉的出來,宋晴暖這才將毛巾拿過去。

「你傻嗎?不知道擦頭髮?」

正要擦,卻被秦騁拽住了手腕。

宋晴暖看他:「你,你放開我,我給你擦……」

話未說完,唇就被男人堵上,酒味夾雜著他的氣息。

一吻結束,她瞪著眼看他:「先擦頭髮!」

「噓……」

秦騁輕聲打斷她的話,手不安分的開始扯她的衣服…… 「幹嘛呢!」

宋晴暖一巴掌拍在秦騁作祟的手上,閉上眼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