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閣人皺眉,說道:「你知道嗎,有許多人當初和你選擇的一樣,都是看上了此功原本是上古功法的緣故,但最後都後悔不已,因為此功下闕雖然不影響上闕,可因為到底是殘缺,所以修鍊起來很困難,幾乎所有人修鍊了幾年都沒有將它修鍊成功,反而浪費時間和精力落後了別人。你資質雖高,但也不一定可以修鍊成功,而且煉體終究不是主道,此功煉體是主,靈道是輔,修鍊聖荒功意味著你不能再修鍊其他的靈道功法。」

莫東相信他的感覺,而且他擁有六道靈脈,修鍊任何靈道功法都超過一般人,所以對靈道的修鍊反而不如煉體的重視。

畢竟,通天門是他的秘密,他想要解開通天門的奧秘,則需要推開石門。

而聖荒功可以契合龍鳳聖力,擁有聖荒功以後,龍鳳聖力也像是有了周天循環,這讓他隱隱覺得聖荒功對他解開通天門,有不小的助力。

守閣人搖搖頭,流露的神情分明就是不聽老人言會有你吃虧的一天。

「請問長老,聖荒功是由哪位長老或師兄帶回來的。」莫東沒有直著回答,可已經表明了自己的心思。

「他呀,死了。」守閣人道。

莫東聞言一愣,他問那位師兄,是打著想要從那位師兄口中得到聖荒功下闕的信息。

在他想來,這部功法在上古時代也一定赫赫有名,那麼殘缺並不意味著徹底消失。

所以,他想要問那位師兄從何處得到聖荒功,那處古迹或許對他找到聖荒功下闕也很有幫助。

可沒有想到,那位師兄或長老死了。

他頓時失望起來,而且對於修鍊聖荒功重新有了一絲猶豫。

不過,他忽然發現這位守閣人談起那位天驕師兄的時候,臉色複雜。

他心中一動,正想要問些什麼的時候,守閣人臉色一正,明顯不想多說的樣子,說道:「你決定了嗎,決定了就不可以更改。」

莫東運轉著龍鳳聖力,剎那做出決定。

……

走出藏經閣,莫東琢磨著自己今後要想辦法知道帶來聖荒功的那位師兄。

這次,他從藏經閣中帶來了兼修上古殘功聖荒功,還有一部靈技。

靈技,只有修鍊出靈力的人才可以施展。

威力不是武技可比。

如今的莫東修為在真武巔峰極限處,只要有合適的靈道功法就可以順利突破。

甚至沒有靈道功法,他也可以直接突破,不過顯然這樣效果不好。

「給了你幾天考慮時間,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莫東返回自己住所的時候,路過一條林蔭小道的時候聽到一個聲音,這本沒什麼,不過此聲下一句的聲音就很熟悉了。

「你們不要欺人太甚。」

只見一個少年身邊圍著幾個年齡稍大的少年,這個少年正是歷好。

此時,歷好面露憤怒,但在幾個少年的圍圈中顯得有些弱勢。

「看來我的話讓你當作了耳旁風,不給你一點教訓,你不知道我李凡的厲害。」

居中的少年,看起來年齡有十八歲,長得頭大體大,發怒起來,模樣凶煞。

一聽李凡的話,歷好臉色就蒼白起來,他很清楚以他的實力絕對可以拼過除李凡外的其他任意一人,但對上李凡絕對敗的很慘。

想到自己艱苦、冒著生命危險得到的水蓮子就要被搶去,歷好憤怒無比,但更多的是無奈。

二嫁貴妻,首席寵上天 「歷好。」就在這時,莫東向這裡走來。

見到莫東,歷好神情沒有好過來,反而更加煩躁,因為在他看來,自己被欺凌的弱小模樣被人看去,而且明明此時他的情況不好,這莫東還過來,分明就是不識眼色。

「你來幹什麼。」歷好不悅道。

莫東說道:「在宗門,我唯一熟悉一點的就是你啊,看到你不過來,我有毛病吧。」

莫東的聲音似乎還帶著點被喝問的委屈。

這邊歷好還沒說話,李凡就哈哈一笑:「原來是新來的弟子啊,師弟還不快來見過你李凡師兄。」

在李凡身邊的人也都不懷好意的笑起來。

莫東也表現的很有禮貌,一一問候這些師兄,使得李凡等人虛榮心滿足,對莫東很滿意。

不過,對待歷好就不是這麼滿意了,李凡臉色一冷:「你也知道我李凡的為人,最後再問你一句話,交不交。」

李凡身上湧現出一股氣息,這氣息就是真武巔峰境界,頓時就讓歷好臉色劇變。

「好。」歷好忍著屈辱從懷中將水蓮子拿出來。

水蓮子,是一份珍貴靈材上最核心的部位,水蓮子對修鍊很有幫助,能夠凈化體內雜質,使力量更為精純。

所以一句話,水蓮子很珍貴。

這顆晶瑩剔透的水蓮子卧在盒中,當打開盒子的時候,精純的靈氣就散出來。

看著水蓮子,李凡眼睛大亮,笑道:「這才像話嘛。」

抬手就抓向水蓮子。

「這位師兄你這樣做不好吧。」這時,莫東開口,並且先一步將歷好手中的水蓮子合上,抓在自己手上。 第一百章震驚的歷好

莫東的動作很快,而且他的出手誰都想不到,因此等歷好和李凡發現的時候,裝著水蓮子的盒子已經到了他的手中。

「你做什麼。」歷好只把莫東搶過水蓮子,是因為動心水蓮子的珍貴而起的貪婪之心。

自然,他表情不好看,他覺得莫東心性不堅,能進入宗門做弟子果然是運氣。

而且水蓮子已經被他交給李凡,李凡剛才的實力有目共睹,莫東這樣做,無異於虎口拔毛。

連他都不敢與李凡正面相碰,莫東這樣做可能還會使李凡遷怒他。

想到這些,歷好看著莫東的眼神就有些冷。

「師弟,你知不知道你在搶誰的東西。」李凡眯著眼睛,一副很危險模樣。

莫東對這水蓮子並沒有興趣,他的力量早已在龍鳳聖力以及通天石門的鍛煉中無比的精純。

水蓮子對他沒用。

察覺到歷好的神情,莫東就知道這小子誤會他,不過他在歷好家待得日子裡,被其誤會低看的多了,因此也不惱。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認為你的這種做法值得我去告訴長老,讓他看看一位師兄明搶一位師弟的東西該不該好好管管。」

莫東說道。

「哈哈哈,笑死我了,竟然有人要去告李凡師兄。」

「是啊,我也是第一次聽到。」

李凡身邊的人都捧腹大笑,彷彿是聽到天大的笑話一樣。

「你們不要笑,他是主犯,你們就是從犯。」莫東煞有其事的點指他們。

然而,李凡身邊的人笑的更歡,甚至要在地上滾來滾去的笑。

歷好是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他是該感謝莫東為他出頭呢,還是該嘲諷莫東天真呢。

歷好心中對莫東有加了一條標籤,幼稚!

而這些標籤都有狂妄、貪婪、不識眼色、以及幼稚。

李凡也笑了,他覺得這個新來的師弟也可愛天真的緊呢。

自他四年前進入府天門修鍊,還從來沒有遇到一個要向長老告狀的人。

李凡就起了玩弄之心,「師弟啊,你覺得我們就在你眼前,你能跑的出去告訴長老嗎。」

莫東說道:「我若大聲一喊,此地的師兄肯定會發現,到時候你該怎麼做。」

李凡哈哈大笑,他李凡在外門地界也算一號人物,不知多少弟子見了他跑的比兔子還快,誰敢幫助一個被他李凡逮住的人。

「把他還給我,你快走吧。」歷好再也聽不下去了,李凡的能量他是知道的,他真怕李凡會因為莫東而遷怒他。

「給你,你就會將水蓮子給他。」莫東說道。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快走吧。」歷好抓過了盒子,一臉不耐煩。

「好。」莫東點頭。

「想走,還要問問我答不答應。」李凡淡淡的聲音傳來,卻讓歷好身軀一顫。

「此物我贈予李師兄。」歷好將盒子遞給李凡身邊的一人,向莫東使了一個眼色,抬腳就走。

李凡的人圍住了他的路以及莫東的前路。

「李師兄,我東西已經贈予你了,你這樣就不信守承諾了吧。」歷好臉上怒色一閃。

「不,不,不。」李凡連說三個,指了指莫東:「你可以走,他留下,我想和這位師弟聊聊人生。」

婚後盛寵:總裁纏綿不休 李凡笑著,可卻讓歷好心中涼颼颼的。

李凡自然沒有好男性情,他留下莫東定然是要教訓莫東。

歷好腦海中想到了以前聽聞李凡特別愛欺負天真、純潔的新入門弟子,而且場景慘不忍睹。

歷好搖搖頭,看了眼莫東。

這一切都應該來說是莫東自找的,歷好邁步走了幾步,走出了包圍圈,而且頭也不回離開。

「看起來你應該與歷好認識,而且你也是想要救他,然而你一個新來的弟子敢冒犯我,膽子實在是很大,可惜歷好都不管你,了,這真是人生慘事啊,而我李凡最喜歡的就是給師弟上課,教教他怎樣做人。」

李凡嘲笑道。

不過李凡笑了笑就覺得沒意思,因為莫東的臉上並沒有該有的驚慌和畏懼。

他忽然發現,莫東的神情從見到他的時候就沒有變過。

「你動不了我。」莫東淡淡說道。

李凡眼中玩味浮現,就在這個時候,離開的歷好忽然轉身過來,對著李凡道:「李師兄,你到底要怎麼做才放過他,大不了我將每月的靈石都交給你。」

歷好去而復返,而且還說出這樣的話,令李凡等人露出驚訝。

府天門的弟子靈石基本是固定的,而靈石對於修鍊很重要,歷好這樣做可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莫東臉色也有動容,臉上劃過一絲笑容。

「他是你親戚?」李凡問道。

「不是,但我父母喜歡他,希望師兄給我一個面子。」歷好去而復返也沒有看莫東一眼,想來他雖然來救莫東,但是對莫東的恨可不小。

「我怎麼不知道你歷好有面子啊,而且你以為我缺你那幾塊靈石。」李凡嘲笑道。

歷好的自尊也受到了嚴重的侮辱,太陽穴跳動,他怒道:「你不要以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

「好,你也留下吧。」李凡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歷好臉色怒色消失,李凡眼中的冷色讓他心中冰涼,他苦笑一聲,隨即面露堅定。

這時候,他才回頭望了莫東一眼,見莫東還是那副淡然的樣子,歷好搖搖頭,他覺得自己上輩子欠莫東的。

也罷,最多挨揍,李凡再怎麼做,也不敢傷人性命。

「師弟,你看你是不是害人精,現在你不光要受我的教訓,你還要牽連歷好要挨揍。」

李凡看向莫東,他很享受教育人的感覺,那是一種成就感。

莫東搖搖頭,道:「你教訓不了我們任何人。」

聽了莫東的話,歷好都忍不住喝道:「你就閉嘴吧。」

他真的很好奇,到了這個地步,莫東還可以裝的那麼淡然。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果然天真無畏啊,好了,在你接受我教訓的時候,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李凡被莫東這個樣子激起了激情,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半個時辰后,莫東跪在他面前求饒的一幕了。

「莫東。」

莫東淡淡道。

「師兄,現在是不是先將他綁起來,讓他知道天高地厚。」李凡身邊的人都戲謔的笑著。

歷好臉色木然,似乎早就準備好了。

「你說你叫莫東。」李凡在聽到這個名字后,臉色卻是一怔,再次問道。

莫東心中一動,面無表情的點頭。

「師兄,我已經將繩子找到了。」這時候,李凡的人已經拿來了繩索,還向李凡表功似的。

「莫東……新進弟子……」李凡卻自己呢喃著,打量了莫東一眼,臉色變幻。

「桀桀。」李凡的人拿著繩索向莫東走來,一邊走還露出獰笑。

「住手。」

可就在他快要靠近莫東的時候,李凡猛地出聲。

他的人都露出疑惑,歷好此時也察覺到了異樣。

李凡深深望了莫東一眼,然後掃了歷好一眼,說道:「算你好運,我們走。」

我的天價鑽石妻 李凡突然要走,不僅他的人摸不著頭腦,歷好也很納悶,他心裡忽然隱隱覺得自己忽略一個什麼問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