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政臉色微微有些蒼白,心不在焉的應了一句。

隨即又彷彿是自言自語一般問道:

「平兒,你說這世上可真的有神仙,以及長生不老的仙藥?」

「哎,老爹,你可別犯傻啊,神仙不神仙的我不知道,但是這世上肯定是沒長生不老葯的,就算有,也輪不到老爹你。」

「這……這世上當真沒有長生不老葯?」

「廢話,老爹,有的話神仙自己吃不香嘛?」

「公子,某卻是不信,這世上如果沒有長生不老葯,又何來彭祖壽八百?」

夏平瞥了一眼王賁,恨不得把他嘴堵上,看着自家老爹的樣子,他就知道自家老爹肯定也是嗑藥分子。

這老王不說勸勸,還在這裏凈給他唱反調。

頓時氣道:

「你不信個屁,你不信,你親眼見過彭祖嗎?這世上哪來的神仙,哪來的長生不老?都什麼年代了,一點覺悟都沒有,兩零后都在學跑步了,你還跟我擱著談聊齋?你家老師沒教過你,建國后不許成精嗎?」

王賁:

嬴政,蒙毅,趙高也瞪大了眼睛。

兩零后?

聊齋?

四人組同時傻眼。

這些話拆開了,一個字一個字的看,他們都能理解。

但是合在一起卻是一句都沒聽明白。

卻偏偏又十分厲害的樣子!

還有大秦建國后,什麼時候不許妖怪成精了?

大秦有這麼牛逼嗎?

都管到妖怪身上了?

不明覺厲!!!

王賁也是蒙了,自己好像是被訓斥了?

被一個少年郎訓斥了?

他看了一眼發懵的皇帝陛下,又看看自己腰上的長劍。

算了,退一步海闊天空,這……畢竟是大秦的公子!

嬴政回過神來,沉默了一下,像是若無其事的道:

「平兒,你說的可都是真的?但是為父曾經聽人說神州有不死草,形似禾苗,人若死,以此草敷面,可活,就連鬼谷子也曾說過,此草位於東海瀛洲之上!」

夏平聞言,翻了個白眼:「還敷面了?老爹你當是敷面膜嗎?如果真有不死草,鬼谷子還會告訴其他人?他自己去找不香嗎?」

「敷面膜?」

嬴政愣了下,感覺自己又學到了一個新辭彙,

點點頭,算是認同,繼續道:

「我還聽聞,三月前,始皇帝東巡,於琅琊東海之上,見神山,神山上有仙人齊舞,仙霧瀰漫,隱約又有仙樂奏響……」

「還神山呢?你要是去過了就知道那天溫度變化應該很大吧?」

嬴政稍稍回想片刻,若有所思道:「我聽說那日確實溫度變化很大!」

「那是海市蜃樓,又稱蜃景,其本質是一種光學現象,總結起來就是幻象而已。」

夏平撇撇嘴隨口解釋道。

嬴政眨了眨眼睛,

海市蜃樓?

蜃景?

幻象?

光學現象?

他每日閱讀一百二十斤的閱讀量,愣是沒聽懂自家大兒所說半個辭彙!

但他大概明白,這自家大兒是在駁斥他的說法。

他所看到的神山,並不是真的!還不知道喬穗穗什麼時候回來,但戰擎淵還是一聲不吭地在辦公室里等著。

原本只是有點好感而已,看到戰擎淵安靜坐在一邊等著,不知道為什麼,孫一瑜的心裏有種莫名的感覺。

她也知道戰擎淵的身份。

可正是因為知道,內心才非常不甘心。

憑什麼同樣都是女人,自己就要一直幫路長巾做事,可是喬穗穗卻有着戰擎淵的寵愛?

明明自己也沒有差到哪裏去。

越想越覺得不甘心,還是決定起來找機會接近一下戰擎淵。

如果戰擎淵看上了自己,她也就不用……

《一胎六寶:總裁用力過猛》第517章趁機勾搭 上樓,剛到許半夏辦公室門口,林漠就遇上了許建功和方慧。

許建功穿了一身嶄新的西裝,戴着林漠那塊勞力士,趾高氣昂。

方慧也拿出一身參加高檔宴會才穿的衣服,脖子上戴着一個大項鏈,打扮的珠光寶氣。

「哎呀,這點小事,還需要麻煩半夏嗎?你讓他來找我就可以了!」

許建功將一個檔案袋扔出去,擺手道:「下一個!」

那個員工默默地從地上撿起檔案袋,低着頭離開了。

又一個員工走過去:「許先生,這是新的訂貨單,需要許總簽字!」

許建功看都不看:「放這兒,我簽就可以了。」

員工:「許先生,這個……這個真得許總簽字。」

許建功惱怒:「不是,你什麼意思?」

「半夏是我女兒,她是公司董事長,公司是她的,也是我的。」

「我簽字和她簽字,有什麼區別?」

「我不是這個意思……」員工尷尬道:「主要是得走公司的賬,需要……需要公司的公章……」

許建功愣了一下,面色不悅:「我知道了,放這兒,回頭我去找她要公章!」

員工略有遲疑,許建功怒道:「我跟你說話沒聽見?」

員工倉惶把文件放下了,許建功繼續擺手:「下一個。我說你們能不能快點,就這種辦事效率,你們配得上昨天拿的獎金嗎?」

一群員工敢怒不敢言,倉惶把各自的文件遞了過去。

林漠一臉無語,許半夏這才當上董事長,許建功和方慧就來作妖了。

看這架勢,不知道的,還以為許建功是董事長呢。

方慧一眼看見林漠,頓時滿臉不悅:「林漠,你來幹啥了?」

林漠:「中午了,我來找半夏吃飯。」

方慧惱怒:「你不在醫院好好掃地,亂跑什麼?」

「怎麼,嫌醫院工作餐不好吃,想來半夏這裏蹭吃蹭喝?」

「林漠啊林漠,平時在家裏,你貪點小便宜就算了。」

「可是,這是在半夏的公司啊,你能不能給半夏留點面子?」

四周眾人全都看了過來,嘲諷不斷。

「這個上門女婿,臉皮可真厚啊,連頓中午飯都要蹭?」

「什麼本事都沒有,只會吃軟飯,這根本就是個吸血鬼嘛!」

「哎,許總那麼優秀的人。能力強,長得漂亮,怎麼就找了這麼一個窩囊廢老公啊?」

「呸,什麼玩意,還跑來咱們公司吃飯?他為咱們公司做過一點貢獻嗎?要不要臉!」

林漠心中不悅,如果沒有我,你們去哪兒簽那三十億的訂單?

誰對公司沒做過一點貢獻啊?

我才是貢獻最大的那個人!

但是,這些話,他終究無法說出來。

「媽,我去找半夏了。」

「站住!」方慧直接站在他面前:「我說話你沒聽到?以後不許再踏入半夏的公司!保安,給我看好了,以後不許他再進公司了!」

「是!」幾個保安大聲應道。

這時,門口那邊突然跑過來一人,正是妹夫黃良。

「爸,媽,時候不早了,咱們去吃飯吧。」

黃良興沖沖地道。

看到黃良,方慧表情舒緩多了:「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是您最喜歡的蘇菜。」黃良諂媚地道。

「小黃啊,還是你會做事。以後有你在公司里,我就放心多了!」方慧滿意點頭:「老公,走,去吃飯吧!」

許建功把那些檔案放下,看都不看林漠一眼,背負雙手,趾高氣昂地跟着黃良方慧走了。

林漠心中惱火,同樣是女婿。

我來這裏,就是丟人現眼。

黃良來這裏,就是會做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