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棄!

被嫌棄了的阿山,心塞塞。

「王爺,無求公子呢?」

又走了?

無求公子還真是隨性!

特別是大晚上摸進他家王爺房間這件事情,簡直……不要臉!

說是晚上來按摩腿的,可誰不知道他的狼子野心啊!

偏生王爺不說,他想有點動作都不行!

某屬下表示,每晚都會偷聽牆角的他,每晚都聽到自家王爺都被欺負的哼唧唧。

鬼知道那個無求公子是怎麼按摩的?

王爺那聲音,聽著真是讓人……浮想翩翩!

王爺,好這一口?

阿山深深的覺得,自己現如今的位置很危險吶。

「她走了。」

想到唐不爭離去時的表情,軒轅清心底有種不太妙的感覺。

「一會你進宮,告訴父皇,第二階段可以進行了。」

第二階段?

阿山一聽這話,抬眸,神色複雜的看向自家王爺。

「說!」

軒轅清被扶著重新坐回到床上,掃了一眼某屬下,繼續捶著有些酸疼的小腿肚。

看來想要正常行走,還需要一段時間。

「王爺,你……到底是喜歡誰啊?」

這句話,阿山在心裡憋了許久,許久了!

嘴上說著喜歡唐小姐,可你這行為,不像是喜歡唐小姐的啊?

您天天有意無意的勾搭無求公子,別以為我沒看見!

屬下不瞎的。

難道……

某屬下望著自家主子,目光變得隱晦不明起來。

難道主子,既喜歡無求公子,也喜歡唐小姐?

我家主子難道想左擁右抱,並且一個男子,一個女子?

可怕,可怕!

阿山光是想著那樣的場景,就覺得自己一顆小心肝承受不住。

「我喜歡……」

軒轅清好聽的嗓音宛若山澗清泉,甘冽可口,讓人恨不得沉迷在這聲音之中。

阿山用力的聽,使勁的聽,想要親耳聽到自家主子承認,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和你有關嗎?」

某少年冷冷的望著他,看的阿山不斷的吞口水,默默的垂下自己的小腦袋。

「還不趕快進宮!」

軒轅清望著自家屬下,一臉八卦,因得不到八卦內容的答案,從而一臉懵逼表情的模樣,嘴角壓不住的彎起。

「滾滾滾,看到你就煩!」

「哦。」

阿山扁扁嘴。

以前您都是迫不急的,想要見到屬下的。

屬下一時不在你的身邊,你就想的慌。

現在果然不一樣了!

……

從三王府回到丞相府的唐不爭,一進門就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了。

跑路。

我得趕緊跑路。

我『傳家寶』這個蛇精病,算計了我這麼久,一定是等著放大招呢!

雖然我不怕!

但是會麻煩。

不爭收拾東西的速度很快,值錢的東西全帶上。

不然日子會過的很苦。

終於收拾好包袱的她,一推開自己房間的門,便看到了站在院中的青蓮。

「小姐?」

青蓮夜起入廁,不想正好碰上唐不爭準備跑路。

「小姐你又要離家出走?」

青蓮眼睛瞪得大大的,聲音不可控制的響亮,有差異,更多的是震驚。

震驚於自家小姐收拾好的包袱。

那麼大的一個包袱,扛在肩膀,活像是扛了一座小山。

小姐這是打算,一去不回了嗎?

不然幹嘛收拾這麼多的東西?

想到這裡的青蓮,茅房也不上了,一個健步上前,就死死的抱住了自家小姐的腿。

同時嘴裡大嚎:「老爺,夫人,少爺,你們快點過來!」

「小姐她要離家出走了,不回來了!」

青蓮這一嗓子下去,已經燈火熄滅的丞相府,燭光瞬間通明起來。

不爭很懵的望著抱著自己的大腿,不讓她跑路的青蓮,心中那叫一個氣啊。

幹啥,幹啥?!

你還是不是我的小夥伴了?

本來我還打算帶著你一起跑路的!

現在?

一個都跑不了了!

「爭兒,你這是準備幹什麼?」

第一個趕到事發案場的丞相大人,望著自家女兒肩上背著的大包袱,眼睛都要瞪裂了。

這是把老底全部帶上了吧?

要幹嘛?

真的像青蓮喊的那樣?不準備回來了?!

某丞相大人沉這一張臉,盯著唐不爭不說話。

看的她,心裡有點毛。

「爭兒,你,你這是想要去哪?」

唐不爭維持著背著包袱的姿勢。

那包袱足有三分之二個她那麼大,不知道的還以為,哪個賊人來打劫了呢?

「母親,我只是打算出去走走。」 醫後傾天 不爭說的坦然。

唐夫人:誰出去走走,需要帶這麼大的包袱?

「爭兒,那帶上母親一起走。」

丞相大人:!!!

「夫人,你這是?」

女兒不懂事也就罷了,怎麼連夫人你也…… 「想要誣陷我們,你們是不可能了。還是好好想想你們自己該怎麼收場吧!」

這些傢伙真是財迷心竅,竟然會選擇跟顧遠那樣的傢伙合作,原本就是一個吸血鬼,和他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有這麼可能會有好下場?

現在村民們出事,還只是開始而已,若是不知道悔改,後面會面臨的情況只會更加糟糕。

如果這些盜版蔬菜的事情不及時解決的話,時間拖得越長,出現問題的人只會越來越多。

現在他們還可以往白石村的頭上推一推,把那些中毒的顧客都賴在白石村的頭上,但是只要安全部門的檢查結果一出來,恐怕就行不通。

是騾子是馬,立馬會呈現在所有人面前。

別人不知道這些事情的底細,但是黃大彪心裡可是一清二楚,本來這些蔬菜就不正規,而且都是使用藥劑才成長起來的,一旦被檢查出來,恐怕問題立馬會暴露。

兵器大師 畢竟只有真金才能進得去火煉,他們這些虛假的遲早都會有破綻。

「你們村民到底是怎麼才出的事情,你自己心裡應該清楚的,亂使用藥劑遲早會得到報應!即使現在把他送到醫院,醫院也根本救不了他,你們還是做好心理準備吧!」

聽周安這麼一說,黃大彪徹底慌了。

完了完了,那藥劑裡面肯定很有特殊的東西,所以才會讓二狗子中毒!如果他說的是真的,就連醫院也救不了了,狗子的話就要是鬧出人命來,到時候事情可就大了!

人命的事情一旦出現,黃石村的秘密肯定也保不住了,村長這個位置被下掉還只是小事,如果事情嚴重一點,甚至於黃大彪下半輩子都在勞力度。

這可如何是好?

哪怕黃石村沒有發展,至少他還是個村長,可是經過這麼一折騰,要是淪為階下囚,可就真的偷雞不成反蝕把米了!

唉,不對,這情況有點不太對頭啊!

這小子明明不知道事情的經過,可為什麼會說得如此清楚,他肯定知道什麼秘密?

黃大彪還不算太傻,畢竟也是當過村長的人,一眼就看出來周安的不一般了。

可不敢再繼續誣陷周安了,連忙將目光落在周安身上,心裡也想到眼下能夠拯救他的,或許只有周安了。

黃大彪很快就想清楚了,這一點哪裡還敢繼續跟周安糾纏。

眼下的周安那就是他救命的稻草啊,落實再不緊緊抓住,錯過了這個機會後果可能真的不堪設想,腦子裡經過了一番思索之後,黃大彪立刻坐下了決定。

我得向他求饒,事情現在還有挽救的機會,不能將自己推向萬劫不復的地步!

黃大彪,連忙將臉色一變,一把撲向了周安,抱著周安的身體就是不撒手,嘴裡還哭著喊著:「兄弟啊,我知道錯了,你說的事情我都知道,我也明白事情的後果了,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二狗子,千萬不能讓他出事,要不然我們整個村子就完了!」

雖然周安也很痛恨黃石村的人,尤其是眼前的這個黃大彪,若不是因為他們白石村的生意也不會受損,名聲更不會遭到破壞。

甚至於唐婉因為他們的所作所為,到現在還躺在醫院裡面,都是眼前這群混蛋做出來的好事,就應該讓他們承擔後果才是!

只不過,上天還有好生之德呢,眼前的這些傢伙雖然比較可惡,但是還罪不至死。如果現在周安不出手的話,恐怕整個黃石村都真的毀了,所有的村民都得遭殃。

為了這麼一些混蛋,讓一個村子的人作為代價,這個代價實在是太高了。

更何況這件事情整個的背後黑手,都是那個該死的顧遠才對,若不是他在背後暗中指使,黃石村的人,也不會這麼大膽。

使用那神秘的藥劑來製造超級蔬菜,甚至不惜禍害那些無辜的顧客,最後連累自己的村民都一起食物中毒。

「冤有頭債有主,如果要算賬的話,我會親自找顧遠的!現在的話我只有一個條件,如果你們能夠答應,我可以出手幫你們!」

什麼?竟然真的答應了,而且這麼輕易就答應了!這簡直太好了!

黃大彪都沒有想到,周安竟然能夠不計前嫌,真的答應救人,只要能夠把人救回來,別說一個條件,就算是10個百個他都能夠答應,當然前提得在他的能力範圍之內。

只要村民不出事,一切都好說,到時候他的村長的位置也能夠保住,更加不用整天提心弔膽。

更何況超級蔬菜出問題,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現在雖然沒有爆發出來,但並不代表沒有問題。

自從他們村子也開始賣超級蔬菜以來,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都已經賣出去了,上百噸超級蔬菜。

那麼多人吃了超級蔬菜以後,就算現在不出事兒,麻煩遲早也會出來。特別是這一次,就連他們自己的成名都中毒倒地,更是讓黃大彪感覺到提心弔膽。

如果這件事情能夠就此終止,得到一個好的結果,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可以讓黃石村的村民,過上以前的生活,不用再像現在一樣整天擔驚受怕。

為了這樣一個好的結果,哪怕是付出一點代價,黃大彪也心甘情願。

連忙拉著周安的手,對周安表示感激:「周安兄弟,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只要能夠把人救回來,什麼都好商量!」

「我的要求很簡單,你們追究你們的責任,只希望你們這次能吸取教訓,及時終止超級蔬菜的種植,不要再使用那些過分的藥劑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