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大東搖頭道:「米羅大哥你要對自己有信心,今天的情況我也看到了,的確戰士們的陣亡人數雖然並非無法接受,但是狀態卻是很差。」

「但是同樣的,你們一直也還在外圍進行抵禦,許多內部的防禦設施還沒有用上,我相信到最後你們還是能頂得住它們的這一波攻擊的。而到了晚上它們能投入的魔獸更少,你們也就更沒有什麼危險了。」

米羅見姬大東在眾人面前把這一層揭了出來,不由臉上光彩大增,不過他的性格還是不喜歡張揚,謙虛地道:

「即使能頂得過今晚到了明天說不定不家其他的魔獸群遊盪過來,我們也是照樣頂不住的。而且跟姬大東團長你們更是差遠了。我真沒想到在這魔獸黑潮期還沒有過去的時候,你們竟然能直接從藏鋒山脈之下殺了回來。」

「雖然也有一部分是那些魔獸的密度有所減弱的原因,但是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便殺光了荒無區的魔獸群,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了。」 姬大東苦笑道:「好了,我們兩個誰也別捧誰了,讓別人看見笑話。我們哪有本事去清剿那些魔獸群,最多只是勉強打通了一條通道而已。整個荒無區深處的魔獸我們幹掉了連千分之一都不到。」

米羅眼前一亮追問道:「姬大東團長,剛才您說已經打通了我們和藏鋒山脈下的一條通道。卻不知現在我們能不能使用那條通道,現在土居一族的糧食還有多少?」

姬大東點頭笑道:「我知道,黑潮期的提前到來讓你們最頭疼的就是原來應該運來的糧食只能堆在惡龍要塞。我想你這幾天也該開始為糧食的事情發愁了吧?」

米羅神色凝重下來,抬頭看到眾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點點頭道:「姬大東團長所料不錯。前天我剛剛做過統計,現在我們駐地的糧食在你們回來之後,恐怕只能支撐我們全部人十八天了。」

「十八天之內我們必須找到新的糧食,否則的話,我們就算沒有被魔獸打垮,也會被餓垮了。所以我們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休整完畢,然後找到一個合適的方向出征。」

鐵雲靈笑道:「我們這次前來自己還帶了糧食,到現在應該還剩四天的,所以算起來我們應該能多撐兩天。划個整數,可以照二十天計劃。」

姬大東若有所思地道:「所以糧食問題現在雖然是最大的問題,足以左右我們的出征方向,但是應該還是有辦法的。」

「我們出征之時,駐地之內的人員大幅減少,所以只要我們的主力自己能突進到惡龍要塞之下,那麼就一切問題都解決了。剩下的只是光點兒時間來解決那些魔獸了不是嗎?」

蘇拉兒兩眼一番,氣道:「姬大東團長你說得未免也太輕鬆了吧?不要看我們已經從藏鋒山脈之下順利地打通到了這裡。」

「但是那是因為在這藏鋒山脈的最東邊,因為魔獸群剛剛合流的原因,留在這一帶的只不過都是些實力最差的魔獸而已,像今天我們跟米羅副團長合力擊潰的那隻魔獸群!如果我們一路上碰到的都是這種實力的魔獸群的話,姬大東團長認為我們還能以這麼快的速度和這麼小的傷亡打通道路嗎?」

「但是從這裡再往東就不一樣了,不論我們是不是走天狼區,我們所遇到的魔獸的平均實力都將提升一大截,而且我們這次必須要衝過整個的天狼區和接近半個順天區!現在順天區可是黑潮魔獸群的主力所在,所有最強大的魔獸現在應該都聚焦在那裡。姬大東團長覺得我們想衝到那裡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嗎?」

姬大東倒還真沒想到這一層,這幾天的順利推進也真是讓他有些喜出望外便對隱藏的風險有所忽視聽到蘇拉兒直指自己的失誤非但沒有記恨她,反而一陣慚愧:「素臘爾大團長說的極是,是我忽略了這一點了。」

雖然已經知道了現在蘇拉兒等人跟自己玫瑰傭兵團的結盟關係,但是看到蘇拉兒如此直指姬大東之非,米羅還是心中一陣不悅,冷冷道:

「素臘爾大團長,姬大東團長雖然對這些問題有所忽視,但是卻仍然不能動搖他的結論,那就是我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打通跟惡龍要塞之間的道路,否則的話我們豈不是要活活餓死在這基地之中?」

米羅到底性子還算沉穩,沒有說出更失禮的話來,其實米羅剛才直接就想問問蘇拉兒,一旦基地里的糧食不夠,他們北雪雇傭兵團是不是願意自動滾出基地免得浪費糧食。

不過考慮到對方剛剛幫姬大東他們一起給駐地解了圍,不好把雎皮直接扯破,這才剋制著自己的怒氣。

蘇拉兒卻似乎是根本沒有感覺到米羅對自己的不善,依舊笑盈盈地向姬大東道:

「姬大東團長,米羅副團長,剛才你們的話我們也都聽見了,知道現在我們最大的問題是糧食問題,但是姬大東團長,想要解決糧食問題也不一定非要捨近求遠地跑到惡龍要塞里去吧?」

姬大東等人聞言一愣,鐵雲靈卻是兩眼放光地道:「這麼說來,素臘爾大團長,該不會在你們北雪傭兵團的駐地之中,還有什麼地方秘密藏了大量地糧食吧?」

蘇拉兒笑道:「知我者鐵雲靈也。為了以備萬一,無際大山一帶所有的大型駐地都會在防控挖一個藏糧地洞。不過其他勢力的我卻是不知道,否則的話論起來最近的大型駐地還是百勝傭兵團的了。」

「不過北雪雇傭兵團和蒙克拉傭兵團駐地附近的糧庫我卻是都知道的。而北雪傭兵團的駐地離此不過一百五十里,那才不過惡龍要塞距離的十分之一多一點兒。我們推進到那裡去,豈不是要容易得多了。」

「而且在這麼近的距離上我們更可以多清剿周圍的魔獸,讓我們可以只以較少量的部隊護送便可以直接派出運輸隊,源源不斷地把糧食運送到這駐地中來。豈不是可以讓糧食問題迎刃而解嗎?」

蘇拉兒剛剛說完,整個大帳之中眾人包括米羅在內無不歡聲雀躍起來,弄得外面的護衛還以為這裡面發生了敘,連忙搶進來看。

這下米羅可再也不敢有要把北雪傭兵團給趕出去的念頭了。連忙就剛才自己的無禮態度向素臘爾大團長表示歉意。

大家都知道這些糧食對於他們來說何等的重要。不僅僅是讓他們避免在二十天之後挨餓,更重要的是,讓他們有了跟那些魔獸打長期戰爭的資本。

不至於因為必須要搶在糧盡之前推進到惡龍要塞之下而強行推行造成大量的傷亡,而後者,才是他們能真正在最後擊破魔獸群,進而跟塞利對決的根本所在。

「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能高興地太早了。」這時南宮正從沉思中回過神兒來,給姬大東提醒道,「姬大東,剛才你聽了米羅他們的話有沒有覺得哪裡不對勁兒?」

姬大東一愣,連忙擺擺手讓眾人安靜下來,虛心地道:「這個,我還真是沒有留意,請南宮先生指教。」

南宮正思索道:「剛才米羅說,偵察兵們發現竟然開始有魔獸自東向西逆行遊盪起來,你們不覺得非常奇怪嗎?」

米羅最先反應過來,事實上這兩天他也對這個問題百思不得其解本來好好的一個局面,卻突然因為這種奇怪的變故讓他們遭此大險,更損失了不少的兄弟。怎麼能不讓他耿耿於懷:

「當時我聽到偵察兵的彙報之後也是幾乎不敢相信。只是這兩天的戰鬥實在太激烈了,我都沒有好好安靜地想想其中的緣故,而且更沒有經歷黑潮期的經驗,卻不知素臘爾大團長有沒有什麼高見?」

蘇拉兒苦笑道:「我雖然經歷的黑潮期次數夠多,但是在黑潮期的時候我們都是在惡龍要塞或者是雪雲城上,誰會像這次這樣噘了魔獸群的核心地帶啊?所以對於在黑潮期間魔獸群內部到底是如何運動的,我也是一無所知。」

姬大東此時的臉色卻已經變得很難看,轉頭看向南宮正,輕聲問道:「南宮先生,難道你懷疑是,惡龍要塞已經……」

「沒錯!雖然過去從來沒人知道在黑潮期間魔獸們的活動方向,但是既然整個魔獸群的大勢都是往東而去,那麼其中還有魔獸群向西而來豈不是很奇怪嗎?這樣的話不會妨礙到其他魔獸群東向之行才怪。所以恐怕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惡龍要塞已被攻破了……」

「什……」聽到南宮正說出他懷疑的事情,整個大帳之內卻是連吃驚都不會了,沒有人能知道南宮正這種猜測的對錯。

因為幾乎是一瞬間,所有人的大腦一瞬間思考能力,更無法進行任何,哪怕是再簡單的思考了。

不過南宮正還是繼續分析下去:「我想,以魔獸群的這種大勢,便是那些遊盪中的魔獸也會自覺不自覺地向東而行,更不用說如此大規模的魔獸群與主力逆向而行了。」

「唯一的解釋就是本來作為魔獸們攻擊目標的惡龍要塞已經被攻破,在那裡進行圍攻的這些魔獸群們一時間推動了前進的方向,所以以惡龍要塞為中心,所有的魔獸開始四散遊盪,本來大部分的魔獸恐怕早已經被其他的同類合流再次向東而去。」

「但是這一波魔獸群卻因為有一隻八級的超強力魔獸的指揮,所以還是有幾個大型魔獸群跟著它一起來到了這裡。除此之外,再也解釋不通其中的緣由了。」

南宮正的分析完全合情合理,不過越是如此,便越沒有人去在意其中的緣由了。

他們現在只在乎一個結果,那就是——惡龍要塞事隔六十年之後,再次被黑潮魔獸群擊破!

那!

裡面的人呢……

坐在這大帳之中除了玫瑰傭兵力的高層人物之外,全都是其他勢的團長,而現在他們除了跟在身邊的主力之外,包括北雪雇傭兵團素臘爾大團長在內,誰也不知道自己的留守戰士們最後撤退的城池是哪一座,當然可能是雪雲城和入雲要塞。同樣不能否認的,便是很可能已經被攻坡的惡龍要塞!

「姬大東團長,要不我們還是先前往惡龍要塞去看一下吧?」蘇拉兒完全忘記剛剛她才力勸姬大東改變目標以她的北雪雇傭兵團駐地為目的地的。

「我們,我們,現在我們的戰士中有相當一部分都來自非玫瑰傭兵團之中。現在惡龍要塞很可能已經被攻破,大家都對自己傭兵團的戰士們萬分擔心,這樣……」 「這樣他們在作戰當中更會拚死一戰,而這雖然可以大幅加快我們的推進速度,更會增加我們的傷亡情況!」鐵雲靈接著蘇拉兒的話道。

「不但如此,一旦戰士們求快心切,更會忽視那些潛在的風險,萬一在我們精疲力竭之時被潛藏著的強力魔獸發動突襲,那麼我們又會遭受到多麼慘重的損失!素臘爾大團長,這些道理其實你都是明白的不是嗎?」

蘇拉兒臉色一變,張口就想反駁鐵雲靈的話,不過,嘴張開了,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最後只得慘笑一聲轉過臉去。

「我,我不明白。」一位小型傭兵團團長大著膽子問道,彷彿在給自己找最後的一絲希望一般:

「雖然惡龍要塞里的戰士們由各勢力混雜而成,可以說還是一幫烏合之眾,但是畢竟人數擺在那裡,就算在跟魔獸黑潮前鋒遭遇受了極大的損失,也是在我們的六倍以上吧?再加上惡龍要塞的城牆保護,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被擊破的呢?」

「這個,恐怕只能到惡龍要塞才能想得通了,」姬大東安撫眾人人道,「其實這位團長說得也非常有道理,以惡龍要塞的防守力量應該足以抵禦任何強度的攻擊才對。所以說不定只是我們杞人憂天,我們一切還是按部就班地來,等到了惡龍要塞之的一,不就什麼都明白了嗎?」

接下來的幾天都非常平靜,似乎那些逆向西來的大型魔獸群只有那些而已。期間雖然還有一些魔獸和小型魔獸群遊盪而來,不過都很輕鬆地被解決掉。而趁著這幾天的功夫,戰士們好好地休養一番。

姬大東則是把整個大軍再進行重新編組。不管是他們這支從藏鋒山脈來的遠征軍還是留守於駐地之中的留守軍,經過這麼多天的激戰,尤其是米羅帶著第四大隊和第五大隊這連續兩天一夜的激戰,損失還是非常大的。

再加上姬大東還把第二大隊的四支分隊留在了藏鋒山脈之內協助土居一族進去防守。所以現在各個作戰大隊都已經不完整了。

借著這幾天的機會,姬大東把剩下的第二大隊的幾支分隊拆分編入到了其他四個大隊之中,這樣令各大隊的戰鬥力量大幅增強,為接下來的出征作準備。

而素臘爾大團長也在北雪雇傭兵團之中有樣學樣,把北雪雇傭兵團的兩個大隊進行了整編,不過她倒沒有直接把兩個大隊直接合併,而是更詳細到了分隊的級別,把一些損失嚴重的分隊拆分把其他的分隊補充完整以令軍隊有著充足的作戰能力。

而且姬大東這些天也會合了素臘爾大團長,鐵雲靈,馮忻雅,米羅等人再次制定新的作戰計劃,總的來說這卻是遠比他們從藏鋒山脈打回來的時候更輕鬆得多。

畢竟他們對這一帶的了解要遠勝於對荒無區深處,而冬雪區的地形地勢更是幾乎已經刻在了已經在冬雪區生活了幾十年的蘇拉兒的腦子裡了。

而且更在冬雪區一帶打了無數次的黑潮期魔獸清剿戰。那些作戰計劃那是張口就來。喜得姬大東省下來睡覺的時間全都在作美夢。


不過不管姬大東做再多的美夢,現實中該面臨的困難也是一分不少。在打通往冬雪區北雪雇傭兵團駐地道路的計劃進行處還算可以。

一帶路途非常近,二來有了蘇拉兒還有在那裡打了一輩仗的北雪傭兵團的戰士們對環境的熟悉。

這下子,北雪傭兵團的兩個大隊難得的成為了這次大規模行動的主力作戰部隊,讓他們難得地在受到玫瑰傭兵團幾個月的「打擊」之後終於揚眉吐氣了一把。

而看到北雪傭兵團駐地旁那個隱藏的藏糧庫之後,姬大東和他手下的那些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們則是口水都流了一地。

那是多少的糧食啊!他喵的無際大山的糧價一直居高不下,塞利城主還一直散布說是幾大商會不體量傭兵團戰士們的死活提高糧價,挑撥眾小型傭兵團和幾大商會之間的關係,現在看來這裡面倒有一半是這些大型傭兵團的功勞啊!當然了,那個雪雲城也少不了佔了大頭!

「那邊的那個小庫里的糧食不用管了,那是三年前購進的,雖然我們建設這藏糧庫的時候對於保證糧食不變質下了一番苦功夫,但是時間那麼長,也難免不好吃了。」


「之前我一直想把那些糧食弄出來結果都沒騰出功夫。來!先弄這兩個小庫的,這些分別是前年和去年囤積的糧食,足可保證我們兩三個月的糧食供應了!」

蘇拉兒看到自己立此大功也很是志得意滿,連玫瑰傭兵團的戰士們也開始直接指揮起來了。不過這種時候誰會去計較呢?

心花怒放的姬大東恨不得後面幾個月都睡在那些糧食上了。不過顯然不可能,這裡的駐地雖然居住區被毀壞的還不是很嚴重但是防禦設施方面大部分都已經不能用了。

便是在這裡安排再多的戰士,也抗不過被那些魔獸圍殺的命運。所以他們現在首要的任務是把其中的一部分糧食運回到玫瑰傭兵團的駐地中去。

姬大東狠了狠心,直接以兩支大隊為護衛軍兼運輸隊並且由他,鐵雲靈還有米羅,蘇拉兒的搭配輪流親自坐鎮以確保那些糧食的運輸萬無一失。

而且還煞費苦心地安排了種種緊急支援措施,甚至可以說,把這些糧食運送回來已經是一個比發動這次打通通路的戰役更加艱難的新戰役了。

所有的高級將領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覺,就怕什麼時候傳來哪支運輸隊被魔獸群給包圍掉的消息。不過還好,他們的壞運氣似乎被這個黑潮提前來臨的事件給用光了。

這幾天的運輸工作就像他們打通這次的通道一樣順利——除了姬大東親自帶高手隊幹掉的那隻由六階強魔獸帶領的襲擊魔獸群以外。

不過即使如此,包括蘇拉兒在內的所有決策層人員還是一致決定,既然現在的糧食還算充足,那麼他們就不要再去冒險再向東南方去啟出蒙克拉傭兵團的那個藏糧庫了。

現在他們可以優哉游哉地慢慢研究,該以哪條路線打通到惡龍要塞之間的道路了——如果它還存在的話……

好在現在蘇拉兒以及一大批的勢力頭領們終於恢復了理智,知道即使惡龍要塞真的陷落了,他們就算以最快的速度衝過去也沒有任何用處,只會增加他們的傷亡而已。

所以他們還是選擇了一條路程較短,但是沿途都是大路,視野非常開闊不易被那些魔獸襲擊的路線。

「真奇怪這附近真的是一隻魔獸都不存在了啊。」姬大東立於鐵雲靈的魔劍之上環首四顧,看著周圍的情影奇怪地道。

此時他們已經歷經了半個月的連續作戰,終於在保證了只陣亡七十人的情況下,終於衝到了惡龍要塞外圍這裡了。

當然,衝到這裡不等於已經打通了跟玫瑰傭兵團駐地之間的聯繫。半個月!足夠那些流落中的魔獸把他們之間的道路重新添滿再讓姬大東他們去清剿一次的了。

不過雖然花了這麼長的時間,卻還是要比他們的計劃提前了五天左右。主要是現在終於已經接近了黑潮末期了,至少從天狼區的時候觀察,已經再沒有大股的魔獸群成批成批地向東涌去。

大部分的魔獸群都失去了目的一樣的到處遊盪,而且攻擊性也降低了許多。算算時間從黑潮暴發的時候算起也已經過了兩個多月了,也應該是到以前的時候傭兵團勢力可以發起反擊的時期了。

不過,除非是真的已經過了整個黑潮期,才有可能會出現這種場景吧?整個惡龍要塞的外圍,竟是一隻魔獸都沒有發現!

突然輕鬆下來的眾人卻是非但沒有舒心的感覺,反而總覺得有一塊大石頭壓在心上。似乎在惡龍要塞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般,尤其是蘇拉兒,看到這種情形更是一臉驚疑不定的神色。

「這種情形以前我們都沒見有發生過啊。」看到蘇拉兒仍是皺著眉頭想著什麼,其他一些高手隊的小勢團長們只得回答道。

「以前每次黑潮期間,在惡龍要塞周圍都是如山如海的魔獸群,哪裡會有這麼輕閑的時候,否則我們也不會每次黑潮期間都會有那麼慘重的損傷了。」

姬大東他們也看到了蘇拉兒臉上驚疑不定的神色,雖然心裡非常好奇,但是卻也不敢打擾她的思路。

看看其他一些中小傭兵團勢力的頭領,也都是一臉不解的神色,也只能等著看蘇拉兒能不能想起些什麼來了。畢竟她是老牌的七大巨頭級傭兵團的團長,知道的東西肯定要比其他人更多一些。

不過姬大東他們很快就失望了,蘇拉兒雖然整整一路之上都是這種驚疑不定,想要說出什麼來的神態,不過到最後也都還是什麼也沒有說,直到看到了「惡龍要塞」。

姬大東已經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稱它為惡龍要塞了。這甚至根本不可能是作為魔獸所能破壞成的樣子。

他們之前也是去過北雪雇傭兵團的駐地的,但是在那裡,雖然也有明顯被魔獸破壞過的痕迹,但是它們與其說是故意想要損壞那些人類修建的建築,倒不如說是被那些北雪雇傭兵團之外的防禦設施和法陣誤傷之後的發泄行為。

所以,可以看到那些防禦設施被破壞的非常嚴重幾乎不能用了,而對於內部的議事廳,居住區,破壞倒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甚至可以說遠比姬大東想象中要好得多。

但是,那對於現在眼前的情況又該如何解釋呢?

雖然惡龍要塞的面積非常大,再加上倒塌的房屋城牆的阻隔,姬大東根本看不了多遠,但是現在他幾乎可以肯定在這惡龍要塞——現在應該只能稱之為原惡龍要塞了,再沒有任何一座沒有被毀壞的建築物。 到處都是倒塌的房屋,到處都是倒塌的石牆。還有一些肯定是被非同一般的火焰燒毀的柱子上到現在竟然還有點點殘煙飄出,更襯托出眼前景象的殘敗。

不知誰先大吼了一聲,拚命地往惡龍要塞之內沖了過去。緊接著,第二個,第十個第一百個人也同時跟著沖了過去。

姬大東一把攔下了想命令他們歸隊的米羅:「算了米羅,算了,讓他們去吧,我想他們很快就會自己回來的。」

雖然不像這些人一樣很可能有戰友和兄弟葬身於惡龍要塞之中,但是看著眼前的一切,想象著在這個要塞之中已經再不可能有半個存活的人。

姬大東心裡也是感到很堵得慌。「素臘爾大團長,讓你的人也進去吧,外圍的警戒防禦先交給我們,不過在接到我們的信號的時候你們要在第一時間趕出來準備參戰。因為那樣肯定有大批的魔獸衝過來了。」

「不必了,」姬大東很難想象面對著這樣的一副場景而且其中很可以埋葬有她們北雪傭兵團的戰士,但是素臘爾大團長竟然還能至少在表面上保持冷靜。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會有今天了。梅香,你帶一個分隊的戰士進去找一下看有沒有我們北雪雇傭兵團戰士的屍體,如果較少的話你們把他們就地處理吧。如果,」說到這裡蘇拉兒終於還是忍不住心中的悲傷,「如果太多的話你再派人出現帶人進去把他們堆起來,火葬了吧。」

梅香自己的眼圈早已經紅了,不過看到蘇拉兒此時的表情,也不敢多問什麼帶著一支分隊便追著那些勢力頭領們進去了。

「素臘爾大團長,不知能跟您談談?」馮忻雅掃了姬大東一眼,和鐵雲靈一起默默走到蘇拉兒的身旁,輕聲道。


「當然,我知道您現在的心情並不好。仁慈的大魔神殿下在上,我現在無法完全明白你心裡的痛苦。不過,我想你知道一些我們所不知道的東西對嗎?」

蘇拉兒閉上眼睛,沉默了好一會兒,似是已經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才慢慢睜開眼睛道:「我知道你們和姬大東團長想知道什麼,你們請姬大東團長也過來吧,我可以把我知道的東西告訴你們。」

姬大東早就看到馮忻雅和鐵雲靈的眼神兒,兩隻耳朵往這邊豎過來了。此時聽到蘇拉兒同意的話,不等她們兩個過來「請」他便直接躥了過來:

「素臘爾大團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你剛才說你早知道會有今天,那又是什麼意思。而且現在惡龍要塞竟然被破壞得這麼嚴重,有些東西即使是魔獸也是很難破壞殆盡的吧?」


「我覺得那些魔獸也不可能會浪費魔元非要把它們損毀掉。畢竟有這樣實力的魔獸都已經開始有智慧了,知道保存實力的重要性。」

「姬大東!」鐵雲靈嗔怪地瞪了他一眼,「素臘爾大團長說會把她知道的事情都告訴我們的,你就少問兩句聽素臘爾大團長說!」

「不,沒什麼,看到姬大東團長的樣子,說實話我的心情也算是好了點兒。」蘇拉兒勉強擠出一個微笑,「首先從哪兒說起呢?就從惡龍要塞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說起吧。」

「姬大東團長有一件事說對了,那就是那些魔獸的毀壞慾望還不足以把惡龍要塞的所有建築全部損毀。能造成這種後果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惡龍要塞的自動滅絕大陣!」

「自動滅絕大陣!」雖然還不知道具體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光聽這個名字就知道,在惡龍要塞里一定有一套辦法可以在某些時候由某些人來啟動把整個惡龍要塞全部毀掉。

「沒錯,我想如果你們現在對無際大山的歷史有了一點兒了解的話,應該知道在六十五年前,惡龍要塞就曾經被魔獸群攻破過一次。」

「呃,好像是在哪裡聽說過吧?」

「是啊,那一次的確是非常危險,可以說是百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黑潮,雖然還沒有九級魔獸的出現,但是八階強魔獸帶領的魔獸群便多達五個。」

「沒有傳下來的是,當時不僅僅惡龍要塞被攻坡了,便連雪雲城甚至是入雲要塞當時也是岌岌可危。形勢到了非常危急的時候。不過,幸運的是當時我們終於還是頂住了壓力,撐了下來。」

姬大東皺眉道:「可是這跟我們這次惡龍要塞有什麼關係,跟那個什麼自動滅絕大陣又有什麼關係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