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偉又想起昨晚,任他怎麼想,都想不明白自己昨夜究竟做了什麼?什麼也沒有做啊!這古代的權貴都是神經病嗎?

姜偉只能感慨,真是應了那句話,人在倒霉的時候,喝白開水都能被噎死。

姜偉嘆了一口氣,心情複雜,這時他又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保密工作。

「李武,還有一件事需要你去辦,你讓沈家鐵鋪搬家,連鋪子一塊搬到石嶺村去。他一個月能賺多少錢,我出雙倍,他鐵匠鋪里的學徒,我也給他們付工錢。再告訴沈鐵匠,以後外面的生意,就別接了,以後就當做是給村裏的福利。」

李武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但依然有些疑惑,不明白為什麼要這麼做。

姜偉沒有注意到他的疑惑,但也知道問題的重要性,私人發展武力,可不是鬧着玩的。即便是別人不懂什麼是tnt。但如果將來真有一天用上了,那麼首先就是不要讓人找到你這。

或許那一天不遠,也說不定。所以一切都要做好準備,畢竟,這關係到許許多多的人命。

「李武,這件事關係到我兄妹二人和徐府數十條人命,甚至可能牽連雲嶺村,你現在想好,如果不願意就算了,我不會責怪你,你幫我已經很多了。另外沈鐵匠我自己讓別人安排,安排在雲嶺村,可能有些……不太妥當,是我欠考慮了。」

姜偉說完,嘆了一口氣,他不能瞞着對方,雖然不能說明緣由,但一直為他做事的李文李武兄弟,多多少少還是要提醒一下。如果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拖他們下水,他良心上過不去。

李武明顯因為這段話而感到一陣驚愕,看着姜偉認真的表情,心裏一時間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沉默了許久,似乎想到了許多,最後笑了一聲。

「公子,某家母原本病重,並沒有錢看病,是公子給予了某家母希望,帶着我們雲嶺村上上下下,用公子的話就是,賺大錢,發大財。」

「可能公子認為這是順手而為,但我們這些普通的村民,有多少人看的起病?而每年因為沒錢看病,死了有很多人?僅僅在去年一年,我們村裏就有十六人因為沒錢看病而離開了。我們一家當時都也沒有抱希望,是姜公子你救了我的家母。也是因為公子,我們雲嶺村上上下下幾百戶人,每年都不用擔心再生病,再也不怕生病。」

李武說着說着,眼眶紅了,都說貞觀是盛世,那隻不過是權貴們的盛世。否則,又哪裏來的亡,百姓苦,興,百姓苦?他想要的,一切都是姜偉給予的。

都說貞觀是盛世,又怎麼會有這麼多百姓因為生病而無錢看病,靠着自己熬呀熬,如果能熬過去,就活下來了,沒有熬過去,只能準備後事。

而雲嶺村的村民們,他們的善良,淳樸,在他們兄妹最困難的時候,依舊選擇了掏出他們不多的餘糧,李德的奶奶,甚至讓出來了一間屋子,給他們兄妹居住。

這些姜偉一直記得,因為他沒有任何的這些記憶,經過李武說起才知道,這些村民過得原來是這般苦。

「公子有事你儘管吩咐便是,我們雲嶺村上上下下都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我李武雖然沒有什麼本事,但公子交代的事,我一定會給你辦的漂漂亮亮的。」

姜偉看着李武通紅且又堅定的眼神,說不感動是騙人的。又有誰願意冒着可能有生命危險的事裏面沖?

只有那種心裏懷着信念的人,如同那個時期的革命先輩。

對這種人,姜偉是非常敬重的。面對一個可以為你如此付出的人,一個詞,他不得不說出來,

「謝謝。」

「公子客氣了。」

李武笑着說着,姜偉也笑了,他發現李武跟了自己一段時間,也開始學自己說話了。

「那好,我還有一件事需要你幫我做。」

姜偉臉色慢慢凝重了起來,

「第一件事,你交代一些可以信任的村民,讓他們去外地尋找一些孤兒,隨後帶這些孤兒去終南山。這件事千萬要做的隱秘,不要被人注意,至於鐵匠鋪,也讓他們搬進終南山吧。」

李武點了點頭,

「放心吧公子,我一定辦好,我找可靠的兄弟去做。」

「第二件事,你讓李文去做吧,去鍾南山深山裏,找山洞,找到山洞后,在山洞門口多種一些樹,做的隱秘一些。等這些孤兒到了,安排他們住在這山洞裏,衣食給最好的,每天給他們吃肉,先把身體鍛煉好,到時我有大用。」。 在大秦王朝,老子唯唯諾諾,在副本遊戲世界,老子重拳出擊!

「殺!」

許豪悍然衝殺過去,手中滅妖法器,噴薄無情的精芒!

轟轟轟。

暗影妖大敗而虧!

它實在不明白,對方消失了短短的時間后,怎麼會變得如此強大?

意志力可不是有形之物,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提升這麼高才對。

明明先前它能夠佔據先機,但這一會兒,竟然毫無用處!

唳!

暗影妖咆哮,身體虛幻,化作一道黑影籠罩許豪,同時,無盡的惡意化尖芒,直刺許豪的要害。

叮叮噹噹。

火花四濺!

「你在給我撓痒痒嗎?」許豪獰笑著,十分痛快。

人階頂級的身體,完全是無視了人階頂級的暗影妖。

沒有了控制能力,暗影妖也不過如此!

「死來!」許豪手中的滅妖法器在陣紋的加持下,靈力能量具有排他性,直接在無形之中掃過大片的面積,擊中暗影妖。

唳唳唳唳唳!

暗影妖雖然能夠虛化身體,但在滅妖法器面前,還是無法做到完全抵禦。

幾發能量彈下去,暗影妖躺在了322木屋的地板上,虛弱無比。

「死吧!」

許豪橫練功夫一震,驅散籠罩在四周的邪惡妖力,同時,手中的滅妖法器狠狠地轟擊在暗影妖的命核上,爆發強大的衝擊力!

砰。

暗影妖的陰影爆散,最終在原地凝聚成為一塊巴掌大小的玉脂一般的東西。

許豪將其撿起,從裡面感受到了磅礴的能量,其中還有不少惡意的妖力。

人階頂級的妖核,可以賣不少的錢財,價值不菲!

許豪欣喜地收起,將其放進背包。

三層樓已經探索得差不多,現在連人階頂級的妖物都不是他的對手,其他的妖物完全是送菜。

因此,許豪想要看看清理完三層樓后,他會獲得什麼獎勵。

另外,其他樓層會有什麼!

許豪在木屋一旁撿起幾根柴火,用旁邊不滅的油燈點燃,隨即,他取出青銅鑰匙走向木門所在的方向。

原本的木門是被暗影妖撞碎的,但現在,已經完好如此。

這證實了先前許豪的猜測,沒有青銅鑰匙的話,只能靠蠻力進入其他房間,但想要從木屋裡出來,還是需要靠青銅鑰匙。

顯然,暗影妖沒有322號房間的青銅鑰匙,所以一直被困在房間裡面。

嘎吱!

許豪深吸一口氣,藉助青銅鑰匙,打開了322的房門。

漆黑的四周,寂靜的樓道,腥臭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許豪邁出腳步,踩在樓道的木板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只是一瞬間,無數的惡意顯現。

嘎吱的開門聲,咯吱咯吱的踩踏聲從前後左右的樓道裡面傳來,令人毛骨悚然!

許豪一邊警惕,一邊看向自己的虛擬面板。

結果,什麼選項也沒有。

也就是說,這是連一點危險都提升不起的雜魚妖物!

「晦氣!」許豪暗罵一聲。

按照正常修鍊的速度,想要從尋常人達到人階頂級,那是需要花費極大的精力和時間的。

即便郡考之中可以通過大秦王朝的大陣靈氣灌溉,可也需要資質,承受力來輔佐,可許豪呢,全憑神級『選擇』系統的獎賞,修鍊功法完全印入腦海,獎勵的丹藥都是那種完全無害的,僅僅花費一點時間去吸收。

快捷而強大。

但正因為成長太快,三樓的妖物們,已經對許豪起不到一絲的威脅了!

許豪提著象牙刀就朝前走去,從容而淡定。

嗷嗚!

首先便有一頭血色的老虎衝殺而來,見到擰著火把的許豪,毫不猶豫地撲來,迅猛而快捷。

只是,它選錯了對象。

許豪將手中的火把插在一旁木牆的木縫裡,右手擰著象牙刀,橫練功夫涌動,悍然迎擊虎妖,霸道而強絕!

轟。

象牙刀與虎妖的爪子狠狠地撞擊在一起,火花飛濺。

強大的衝擊力從接觸點迸發,掀起陣陣氣浪。

砰。

兩者的力量相互僵持了剎那,血色虎妖便以原本更快的速度倒飛而出,狠狠地砸在木樓的過道上,發出咯吱的悶響。

人階頂級,便是人階頂級的戰力。

三部圓滿的橫練之法,何等的強絕,再加上許豪的象牙刀是高等階的妖物的獠牙,兩者疊加在一起,自然是一加一大於二!

和許豪比力量,他不是看不起三樓所有妖物,在座的都是垃圾!

許豪一擊之後,並未停歇下來,正所謂趁你病要你命,他一步踏出,手中的象牙刀已經對著倒地正要翻爬而起的血色虎妖斬去,破空風呼嘯。

「嗷嗚!」

血色虎妖赤紅的瞳孔緊縮,全身磅礴的血色妖力涌動,想要阻止許豪,同時,散發惡意的妖力想要侵蝕許豪。

但無論是意志力,還是身體的強度,血色虎妖都無法左右許豪。

留下的,只是臨近的強力刀刃!

噗嗤。

血色虎妖的一顆虎頭滾落在樓道的木板上,發出一聲聲碰撞的聲音。

這一幕,血腥而驚悚。

其他正趕來的妖物頓時就停住了腳步,猩紅的瞳孔之中目露駭然。

血色虎妖可是人階中上級別的妖物,除了那一頭消失不見的暗影妖外,最為強大。

但結果,一個照面而已,血色虎妖的頭顱就在腳下,彰顯了眼前人類的強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