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芸見此,臉色一變,心中升起一片擔憂之意,不知道程無雙能不能打敗這魔龍老祖。

以她的認知,知道這魔龍老祖的實力可非同小可,從那散發的暗黑氣息中,就能感知到一種卑微與渺小感,並且魔龍老祖的氣勢,此刻都力壓了程無雙一個層次。

「無雙,一定要贏啊。」

不遠處的妖馨,那張精緻的小臉,也是露出一抹緊張與不安起來,此刻的她,再也沒有心思去煉化抵禦那道寒氣,目光默默望著虛空之上程無雙的身影,那雙纖美的小手系在胸前,顯得有些無助。

透過那片被符文包裹的虛空。

魔龍老祖手持化形魔刀,桀驁狂笑,道:「現在,就讓你看一看我真正的力量。」

身影一動,魔龍老祖背後的骨翼便是猛然間鋪展,那掀起的風暴,令得這片被封鎖的空間,都充滿了如同刀氣一般的狂風。

嗤!

魔龍老祖的身影瞬間消失,鬼魅一般的出現在了程無雙的身後,那口早已不是刀的器具,宛若帶著雷霆之勢,凌然刺出。

感知到背後那股冰冷可怕的氣息,程無雙冷笑一聲,瞬間將血脈之力發揮到達極致,那四道光之羽翼,變得更加巨大。

嘩!

四道羽翼劇烈的一搖曳,程無雙的身影便是直接化為一道淡淡金色的殘影,魔龍老祖陡然間刺空,瞳孔一縮,卻是發現程無雙已在他的上方,狂猛的斬下一劍!

轟!

魔龍老祖一揮化形魔刀,向著那道劍光斬去。

強大的氣勢,令得虛空都出現了一絲扭曲的跡象。

「火焰法相!」

程無雙心念一動,便是控制火焰法相,綻放滔天的劍意,強大的火焰之力,向著魔龍老祖突襲而來。

「暗黑法相!」

魔龍老祖冷笑一聲,那桀驁森寒的嗓音,響徹在這片虛空之中,化形魔刀一斬,身後的暗黑巨影便是咆哮而起,揮動拳頭,向著火焰巨人轟殺而來。

暗黑之力與火焰之力的較量,宛若冰火之戰,一寒一炙,令得正個被符文包裹的空間,都是出現了強烈的色彩差。

「小雜魚,我這片領域之中,可以虛弱任何人的神力和肉體,你再強,也只能死在我的手中。」

魔龍老祖猙獰一笑,便是將化形魔刀連續斬出,口中不斷的念著古老的咒語,這片區域的符文之力,全部涌動而起。

璀璨的黑色光芒,立刻將程無雙的身軀包裹。

程無雙旋即臉色一變,便是感知到體內隨著那些璀璨黑光的進入,居然變得虛弱起來,原本強悍的神力,在此刻都被那詭異的黑色符文給弱化了。

就連肉體的力量,都被削弱了不止一半。

「虛無之力!」

「世界星魂!」

程無雙臉色一變,在魔龍老祖轟殺而來的刀光之下,立刻指劍一斬,隨著兩種浩瀚之力的涌動,將劍氣的力量催發到達極致。

只可惜血統神能之中的虛無之力,並不能接觸這種虛弱狀態,似乎這種虛弱狀態,並不法則之力,而是一種神力施展而出的秘術。

魔龍老祖狂笑一聲,便是大刀狂斬,將程無雙轟殺而來的劍氣泯滅,最終左手之中,爆發出一道璀璨的紅光。

「去!」

魔龍老祖左手一揮,便是將五尊紅色的丹鼎祭出,向著程無雙轟砸而去!

「五行乾元鼎,五鼎鎮古神!」

五鼎之中,綻放出一種宛若神靈降臨的超級威壓,這等威壓,就算擁有黑色符文隔絕,都令得地面之上的那些煉丹師們,顫抖跪地。

「還能不能好好煉丹,好好比賽了!」無數煉丹師內心哀嚎,兩個人的打鬥,今天卻是要讓所有參加煉丹大賽的人物們,都無法安心比賽煉丹了。

「不好,這魔龍老祖的手段有些厲害,我要不要出手制止兩人的打鬥?」

在另外一個世界之中,冰天妖目光驚駭,顯然是對魔龍老祖的實力而感到意外,若是程無雙在這場戰鬥之中死去,那麼就太可惜了,程無雙可是萬年難遇的人才。

就在這個念頭出現之時,冰天妖卻是發現戰局,似乎並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糟糕。 魔龍老祖的力量,幾乎在這片暗黑符文包裹的地方,顯得更加的狂暴起來,那令得眾人膽寒的刀氣,宛若風暴一般,向著程無雙轟殺而去。

程無雙在這等刀氣之下,連連敗退,不過臉色卻並不慌張,目光一直注視著懸浮在虛空之上的五尊丹鼎。

只見那五尊丹鼎,散發出妖艷的紅光,那等威壓,令得這片符文空間,都開始奔潰了一般。

五鼎合力,形成一道浩瀚神威的簡易殺陣,以鼎為陣心,從天際之中隕落而下,盡數轟砸向程無雙。

望著轟殺而至的鼎威,程無雙冷笑一聲,嘴角列起一抹奇異的弧度。

「程無雙,受死!」

魔龍老祖瘋狂笑道,對於他所締結而出的五鼎之陣,擁有絕對的信心,當年憑藉這道陣法,直接將一位破碎了四塊輪迴印的神靈給鎮壓了。

不過唯一有些可惜的便是,魔龍老祖並沒有得到完整的丹鼎陣法,腦海之中記載著的只是一門殘陣,不過光是一種殘陣,便足以對付眼前的情況。

那五道丹鼎,隨著接近程無雙之後,那妖艷的紅光便是更加璀璨起來,五道丹鼎,位列五行,以乾坤之勢,彷彿構造了一個紅色妖艷的世界。

旋即,那個丹鼎構造的世界力不可擋,直接轟下!

這等聲勢,令得那符文空間都出現了裂縫。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搖頭嘆息,他們都可以感知到這五鼎所構造的神奇陣法,早已超越了無數聖階大陣,已向著神階陣法無限接近了。

如此恐怖絕倫的陣法,就算程無雙手段再厲害,也只能被這五鼎鎮壓。

魔龍老祖望著落下的妖艷紅光,瘋狂的笑起來。

可這笑聲不到一息時間,程無雙便是冷聲道:「這便是你最強的手段了嗎?」

魔龍老祖見到程無雙在那神鼎威壓之下,面容不改色,但是渾身上下,已被威壓震傷,血跡斑駁,旋即譏諷道:「小子,死到臨頭,還敢嘴硬!」

目光猙獰一片,魔龍老祖便是將自身半聖的聖文施展而出,注入在了那五鼎之上,為五鼎的威能,再一次增強了一分。

頓時,五道丹鼎閃爍而出的威壓之力,已開始出現了微弱的紅色雷光,若是五鼎徹底轟砸在程無雙的身上,眾人可以想象,估計程無雙立刻會暴體!

妖芸妖馨兩女,也是在見到這危急情景時,臉色一白,旋即兩女紛紛出手,揮動聖文,想要打破這黑色符文所包裹的空間。

只可惜他們的實力微弱,即便擁有聖人階位的神力劫境界,也無法撼動魔龍老祖以惡魔之力締結而出的結界。

就在兩女眼角濕潤之刻。

那一直受到劣勢,不敗敗退的程無雙,卻是在此時多出了一絲轉機。

只見程無雙雙眸之中,閃爍出一道如同星辰一般的璀璨之光,旋即整個人收起劍器,雙手締結法印,頓時,在程無雙的四周,便是猛然出現了五尊丹鼎!

其中一尊丹鼎,赫然是九龍盤尊鼎,而其他四尊,則是從斬殺其他煉丹師后,使用吞噬法則收到的丹鼎。

「魔龍老祖,你這人學藝不精呀,這五行鼎靈大陣,可不是你這麼用的!」

程無雙嘴角依然露出一抹戲謔的笑意,那雙手之間,締結印法的速度,卻是快若閃電,在說話之間,兩手便是完成了印法。

頓時,天際之間,便是爆發出了一道絲毫不弱於魔龍老祖五鼎散發的鼎威。

「不可能,你怎麼會五行鼎靈大陣!」

魔龍老祖瞪大眼睛,望著程無雙頭頂升起的五尊丹鼎,嘴角陡然間抽搐起來,實在難以相信,眼前看的這一幕。

五行鼎靈大陣,便是他所施展出的五鼎陣法絕學。

這門陣法,早已失傳於遠古時代,就算是他掃遍了所有星空世界,都沒有湊齊這門陣法。

而眼下的程無雙,卻是將這門陣法給完美的施展而出,那五尊丹鼎散發的金色光芒,明顯比起自己的五鼎要強大的許多,並且論起玄妙程度,早已超出了他所得知的陣法範圍。

「這是完整的五行鼎靈大陣,你怎麼可能擁有!」

魔龍老祖滔天一怒,直接爆發所有神力,將自身那道暗黑巨影的力量提高百倍,直接揮動無盡拳意,將程無雙的火焰巨人打爆,迅疾向著程無雙的本尊打去。

他心中無比的妒忌,為什麼眼前這個小鬼,會得到這等大陣,那可是他這幾百年來都想要得到的陣法啊。

「現在,該死的人是你!」

程無雙頭頂之上,五鼎早已締結出了五行大陣,乾坤之力涌動,隨著自身的聖文與世界之力的注入,氣勢早已如同龐大的世界。

轟!

隨著程無雙伸手之間,那五行鼎靈大陣,便是旋即轟出,以九龍盤尊鼎帶領之下的四鼎,爆發海浪捲雲之力,向著魔龍老祖的五鼎對轟而去。

眾人的目光望去,只見魔龍老祖的五鼎直接在這道強悍的力量之下,瞬間瓦解。

而那轟殺而來的暗黑虛影,也是直接被五鼎一轟,化為一抹雲煙。

這一幕,震驚了所有人!

眾人難以想象,原本塵埃落定的敗局,居然在這一刻奇迹般的發生了轉折,程無雙竟然以相同的招數,用一種碾壓的狂暴之力,將魔龍老祖的手段破碎!

「這小子,果然不簡單。」冰天妖見到這場局勢的轉變,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剛才就一直想要出手,可見到程無雙那眸子之中閃爍而出的自信時,卻是將這種想法打消了,那種自信,讓他知道是王者藐視弱者的自信。

此刻虛空之上。

「活了幾百年的老禿驢,如今卻是連我這剛剛學會的陣法,都抵禦不住,真是廢物啊。」

程無雙身影一動,便是站立在五鼎之上,傲然冷冽,那語氣之中,滿滿的嘲諷與不屑!

這五行鼎靈大陣,是一門絕世之陣,擁有神階的水準。

程無雙早在魔龍老祖施展大陣第一眼,腦海之中,便是找尋大陣的來歷,他所獲得的系統賜予的陣法知識中,包羅萬象,其中對於各種各樣的陣法,都有記載,因此很容易找到這門及其特殊的陣法。

咔擦!

隨著五行鼎靈大陣的施展,那黑色的符文,在這道如同神靈將世的威壓之下,紛紛破碎起來!

「殺!」

程無雙雙手捏拳,目光殺意一起,便是腳下蓄力而踏,將那五鼎向著魔龍老祖的本尊轟殺而去。

此刻的魔龍老祖,可謂是黔驢技窮,再也沒有什麼厲害的底牌了,唯有用著發瘋的聲音道:「程無雙,我有絕世丹藥,換我一命!」

程無雙絲毫不為所動,道:「多謝了,殺了你,我一樣得到。」

旋即,那催發五鼎的神力,便是更強大了一分。

「不!」

魔龍老祖臉色驚恐,對於他這等活了數百歲月的人來說,無疑是最為畏懼死亡的存在。

然而在程無雙那可怕的鼎威之下,連催發秘法自爆,同歸於盡的可能,都沒有!

轟!

隨著一道令得眾人耳邊轟鳴的巨響傳出,魔龍老祖的身軀,直接在五鼎的轟擊之下,化為一團黑色的血霧消散,而程無雙的身影,也是陡然落地,回收了所有丹鼎,還得到了魔龍老祖的儲物器具,頓時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 隨著魔龍老祖這般被程無雙殺死,在這寒冷的冰封之地中,所有人都變得鴉雀無聲,在場眾人目光望著那位少年,都充滿一種敬畏之色。

能夠將魔龍老祖這等半神之中的霸者斬殺,足以證明實力的強悍。

雖說魔龍老祖精通丹道,在這戰力方面,與所有星域之中的那些超級半神相比,有一些差距之外,但在這裡,程無雙以神力劫的實力斬殺,已能證明自身所擁有的潛力,無比恐怖。

妖芸妖馨二女,望著程無雙那一臉淡笑的身影,都是變得有些痴迷起來。

「他贏了,真是厲害。」

妖馨俏臉微微紅潤,那雙眼眸之中,閃爍出喜悅的色澤。

不過,這時候,天際之間,卻是湧現出了一道可怕的雷電,無數烏雲,紛紛穿越時空而至。

「這是怎麼回事?」

妖馨望著遠處的天空,旋即便是驚醒,目前可是正在比賽煉丹,這些烏雲,自然是那些適應了寒氣,早已開始煉製冰魄神丹的煉丹師們招引而來的劫雷。

這片劫雷恐怖至極,充滿了無盡的威壓之力。

不少人望去,只見那些招引劫雷而至的人物,此刻已招引來了第一道天雷,紅色妖艷的天雷,像是滅世的惡魔一般,轟向那些煉丹師們手中的青色丹藥之上。

一陣陣可怕的雷威,頓時充滿在冰封大帝之上,令得無數冰層都是破裂不堪。

程無雙見此,微微收斂心神,將魔龍老祖身上的寶物仔細清點了一下,便是立刻來到了一片無人之地,準備煉化寒氣,來煉製那枚冰魄神丹。

那妖芸妖馨兩女,也是對視一眼,各自分開,尋找了一處寒氣及其旺盛的地方,盤腿而做,雙手締結出一道奇異的古印,將天地之間的寒氣凝聚在掌心之中,開始煉製丹藥。

不多時,那纖美的掌心之中,早已呈現出了一道微小的丹藥雛形。

轟!

又是幾道雷聲降臨,那幾位煉丹師們,再次迎來了雷劫,令得無數因為程無雙與魔龍老祖大戰而落後的煉丹師們,紛紛臉色凝重,不甘示弱的瘋狂煉化寒氣,凝聚起丹藥來。

就在此刻的虛空之中,突然想起了冰天妖那滄桑宏音。

「比賽時間,還有五個時辰!五個時辰之後,檢驗丹藥的成果!」

隨著這道聲音的想起,立刻掀起了無數煉丹師們的沸騰聲音。

「怎麼就五個時辰了,沒道理呀,我都還沒有適應這道寒氣。」

「我的天,時間就這點,我連丹藥的雛形都沒煉製出來。」

「坑啊,剛才那魔龍老祖之戰,耗損了不少時間,五個小時怎麼可能將冰魄神丹煉製而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