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男子道:「創世神已死,他所創造的這個世界遲早要自行崩潰,裡面的生命,包括你我都會隨之煙消雲散。這也是你輕易就削弱了太極玄火封印的力量,被魔天衝破封印進入妖界的原因。因為創世神已死,沒有力量來支撐太極玄火封印了。」

「啊……」羽風三人大吃一驚,齊聲問道「那該怎麼辦?」

羽風腦海中忽然閃現輪迴之門中世界的崩潰,以及那四句話,不由一愣。輪迴之門後面的人物是誰?為何要傳授自己煉魂之術?就是因為這套煉魂之術才使得風三進境神速,短短几天就由天機高手進階到聖級高手之列。

只聽妖異男子道:「只有一個辦法可以讓我不死!」

「讓你不死?什麼意思?」美婦人奇怪的問道。

「對,讓我不死!」

「那我們呢?」美婦人一指羽風和霜兒「別人死就死了,是外人。我是你的妻子,霜兒和風三是你的徒弟,難道我三人也要死嗎?」

「是的……」空氣驟然降溫,冰霜立刻凍結大地,妖魔人三族依然在不顧死活的廝殺著。

「只有所有生靈塗炭,他們的靈魂都集中在我一人之體之內,煉就無上神魂,成就金剛不壞之身,才可以在此劫中倖存。哪怕是天崩地裂,宇宙崩塌,我也無懼,自然而然進入下一個宇宙紀元,成就天魔之位,不受新宇宙法則的制約,就算是新宇宙之主,也要懼我三分,哈哈哈……啊哈哈……」

妖異男子仰天大笑,聲震環宇。

「啊,從天降,你變了,原來你可不是這樣自私自利的。以前為什麼對我那麼好?」美婦人摟著受到驚嚇的霜兒,厲聲責問。

妖異男子笑道:「那只是一場遊戲,讓我享受人間美女的遊戲而已。不止是你一個女人,我有著無數的漂亮女人供我消遣取樂子。」

妖異男子手一揮,無數層宇宙空間中的畫面絡繹不絕的呈現在三人眼前。都是妖異男子和無數美女赤著身子,歡好取樂的畫面。羞得沒有經過人事的霜兒急忙將頭埋在美婦人懷裡不敢看下去。

「可惡,原來你一直是在騙我,我還天南海北的找尋你……」美婦人銀牙一咬,恨聲嬌喝。


「哈哈,喊吧,等他們死完了,我吞噬他們廝殺產生的殺戮之氣,和魂魄,就輪到你們了!」妖異男子臉色忽然變得猙獰醜惡無比!

「你……」美婦人拔劍就要刺向妖異男子,卻發現動彈不得。

羽風從畫面中看到妖異男子和無數女子在一起,赤著身體醜陋畫面,裡面就有妖異男子和玉王玉晶在一起的畫面,還有無情仙子……

「師傅……」羽風還是喚了一聲妖異男子師傅。

「何事,我的好徒兒?」妖異男子一直在暗中操控著羽風為他做事,對羽風很是滿意。

「你為何要傳授我你的依缽?還有在雷霆大陸那次,是不是你救的我?」羽風面無表情的說道。

妖異男子微微一笑,笑得很是輕鬆:「因為你是我突破的契機,當我將他們全部吞噬之後,最後剩下的就只有你和我。我會把你的修為提高到宇宙的頂峰,然後再與我決一死戰,只有殺了你才可以實現我突破宇宙壁壘,宇宙滅,而我不死!」

羽風震驚無比,一言不發。妖異男子繼續往下說著:「所以,在沒有達到我的目的之前,你是不能夠死的,明白?我的好徒兒!」

妖異男子說罷哈哈大笑。

「多謝師尊的一翻好意!」羽風面色嚴峻,雙拳攥的骨頭嘎嘎直響。

「快看,他們就要同歸於盡了!」妖異男子忽然一指戰場中依然在糾纏在一起廝殺著的魔天和九鳳。

「轟!」空間崩塌,卻不再恢復,果然是宇宙沒有能量來修補損毀的空間。失去理智,滿眼殺戮之意的魔天和九鳳彼此糾纏在一起,被空間裂縫中的激流吞噬。

「九鳳……狐狸姐……」羽風抱頭痛呼。

「哈哈哈……」感受著魔天和九鳳生命氣息的消失,兩縷魂魄緩緩飄起,一個是魔天,一個是灰色的鳳凰魂魄,驚慌失措的躲藏著。失去身體,二人頓時明白怎麼回事,尖叫著,可惜誰也聽不到他們的聲音。

「哈哈哈,這是我吞噬的最好魂魄之一!」妖異男子猛地一張口,魔天的魂魄嗖的一聲被吸入口中,一陣咀嚼,妖異男子露出極其舒爽的表情「嗯,比龍族和麒麟一族的味道果然不同,各有千秋,只是不知鳳凰魂魄的味道如何?」

妖異男子將目光轉向九鳳的魂魄,九鳳驚慌失措,到處亂跑,妖異男子嬉笑一聲,九鳳魂魄就向他的口中飛去。

眼看就要被妖異男子吞噬,羽風忽然想起逍遙神功的吸字訣原來也可以這樣用。同樣張口吸住九鳳的魂魄,不讓妖異男子得逞。

「哦?哈哈哈,你終於會這麼用了,進步很快嗎?還有什麼地方不明白,都可以重新感悟一下。」

「逍遙法外……」羽風大喝一聲,渾身升起一股氣勢,即將崩潰的宇宙法則頓時不在對他起作用。修為境界再次提高一大截,遠遠超過師娘美婦人。

「嘿,小子,我果然沒有看錯,你真的突破了,但是還差的遠!」

妖異男子手一揮,將羽風推開數千公裡外,九鳳的魂魄被他吞噬:「果然很是嬌嫩爽滑,美味無比。」

「九鳳……」羽風肝膽欲裂,痛呼一聲,撲向妖異男子。

「嗵嗵……」瞬間的功夫,無數掌擊打在妖異男子的胸前,直至羽風累的無力繼續,這才笑著說道:「好了,你先歇一歇,我把她倆吞噬之後,再和你一戰!」

雖然笑得很燦爛,落入羽風耳中卻好比極地的狂暴雪崩,頓時身子僵直,連呼吸都要停止了。

「呀啊,從天降,你不得好死……」美婦人尖叫著。

「師娘救我……」霜兒嚇得花容失色,大聲疾呼。

「哼,看在你就要死的份上,告訴你實話。水清漣,我不叫從天降,我的真名叫千面魔君,創世神的死敵。」

提到創世神,千面魔君似是回憶起以前的情形:「我就是上個宇宙殘存的唯一生命,在這個宇宙中叫做天魔。是這個宇宙之主創世神的眼中釘。他為了維護宇宙法則,就到處追查我。可惜我不受這個宇宙法則的影響與約束,他感受不到我存在那個角落。無數年過去了,他找到了我,我見已經無法躲避,就抱著贏了他,這個宇宙就屬於我的心思,和他一場大戰,我略遜一籌,被他打敗。後來又經過無數次大戰,我始終不是他的對手,但是他也殺不死我,只好任我在他的宇宙中生存。」

說到這,千面魔君停頓了一下,笑道:「天意如此!創世神再一次和他同等級別,另外宇宙之主的戰鬥中受了重傷。我趁機出擊,一舉打破他的防禦,讓他傷上加傷,他藏了起來。我找不到他。卻可以感受到他的生命一天一天的衰弱。我暗自後悔不該為了報仇,偷襲他,以至於他要死了。他死不要緊,可是這個宇宙也隨之毀滅。無可奈何之下,我只好故計重施,只有趁著創世神臨死的瞬間吞噬宇宙中的高等生命,才可以在宇宙崩潰中保持不死。於是我就選中了你,羽風!」

「哈哈哈……死!」妖異男子說著猛然大喝一聲「創世神已死,我任何一句話都是法則……」

戰場之上所有正在廝殺的殘餘萬千生靈瞬間死亡,無數死屍在虛空中飄蕩,無數冤魂嘶吼著撲向妖異男子,要把他撕碎抵消心中的怨念。

「怨靈,這是增加我力量的另一美味佳肴!」妖異男子張口用力一吸,無數冤魂就被吞噬。

還有三個人在垂死掙扎,域外之巔三大管事,正盤坐於地,拚命的抵禦著死亡的侵蝕。 一層淡淡的青芒浮現在三人身體外面,形成一個巨大的防護罩。青色防護罩外面是一團無邊無際的黑色雲團,在快速侵蝕著三人的防護罩。防護罩越來越小,眼看只剩下三尺的厚度。

「哦?青天訣,青龍原來是你們的師傅。只可惜,他創造了這個宇宙,卻被我鑽了空子,毀了他的宇宙。也好,就讓我把你們的魂魄吸出來!」

妖異男子猛地張嘴,一道漆黑如墨的光柱像一把鋒利的錐子,破掉本已薄弱不堪的防護罩,隨著三聲慘叫,三道青色的靈魂飄向妖異男子。


「青龍的傳人太弱了,你們要是有他一半的功力,也不至於如此不堪一擊!」

三條魂魄被他吞噬,妖異男子滿意的閉上眼睛,似在回味手撕雞的味道。

羽風明白了,千面魔君口中的創世神就是四大神獸之首的青龍。青龍不同於其他龍族,青龍乃天地間第一頭龍。獨一無二的青龍。

「風三哥哥,我怕……」霜兒忽然對羽風喊了一嗓子。羽風驀然無語,暗暗調息,攢足功力,因為他知道,千面魔君一旦睜開眼睛,下一個就要吞噬師娘和霜兒了。

千面魔君嚯的睜開雙眼,猶如星系般的眸子,發出一層層的光圈,罩住水清漣和霜兒。二人驚呼一聲,兩條魂魄從頭頂冒出,掙扎了半天,已然還是被光圈吸入千面魔君的眼中。

「桀桀……」千面魔君忽然發出一陣怪笑。

「羽風現在我就要將你的修為提高到這個宇宙中的極點,比青龍差不到哪裡去。一切就看你的造化,死了也不要願師傅,誰讓我選中了你呢?」

「哈哈哈……」大笑聲中,羽風只覺體內的精華震蕩劇烈至極,像是燒開了的水,沸騰起來。無比的熱力讓羽風感到身體要被煮熟了。欲死不得之間,渾身突然一震,渾身功力突飛猛進起來,一個個境界像走馬觀花一般,歷歷在目,宇宙的奧秘瞭然於胸。逍遙神功所有的奧秘充斥全身。

「啊……」無窮的力量使得羽風忍不住仰天長嘯,環宇震蕩,空間壁壘紛紛破碎。

「果然力量十足,正好與我決一死戰!」

「羽風,拿出你的九陽罰惡!」千面魔君在腰間一探,一把漆黑如墨的長劍出現在手中:「此劍魅影,與九陽罰惡劍爭鬥了不知有多久,每次都是因為我與這個宇宙法則格格不入,而落敗。現在宇宙崩潰,一切法則都不存在,就讓我們公平一戰,看看是我的魅影厲害,還是你的九陽罰惡劍更勝一籌!」

千面魔君劍指羽風,氣勢滔天!

「錚!」漆黑的宇宙,一道明亮的劍光劃破天際,照亮了正在崩潰的宇宙。

「多謝你讓我知道了宇宙的奧秘,師傅!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師傅!出招吧!」

羽風同樣劍指千面魔君,一黑一白兩道劍光貫穿宇宙,震蕩嗡鳴之聲加速了宇宙毀壞。

空間泯滅,無數宇宙層面開始崩潰,無數的生靈死去,其產生的殺戮之氣和魂魄都被激戰中的千面魔君吸收,變得更加強大。

轟的一聲,精光四射,大半個宇宙在二人一擊之下,化為虛無。

一道人影飛出億萬公里,一路血灑虛空……

「錚!」九陽罰惡劍飛得更遠,像星星一樣,一閃不見蹤影。

「哈哈哈……」千面魔君得意的小聲傳遍虛空「青龍,你看到了吧,九陽罰惡劍不過如此,還是我的魅影更厲害一些,哈哈……」

羽風體內的能量消耗殆盡,連抬起眼皮的力氣也沒有了,血還在往外淌,順著手指尖灑落虛空。

「小子,生命力夠強,中了我的魅影一劍能不死,也只有青龍一人。你是第二個。讓我來終結你的生命,吸魂大法!」


千面魔君再次張開惡魔的大嘴,羽風神魂動蕩,飛出體外。

神魂一離開身體, 六扇門之無影神捕 。千面魔君的大嘴就是輪迴之門,羽風很害怕,那是羔羊面對餓狼時的恐懼。越怕,飛向惡魔大嘴的速度越快。

羽風心靈一動:「我怕死嗎?類似的情景我已經經歷過,我不能死,更不能怕死!千面魔君有何可懼怕!」

如此一想,羽風突然感到千面魔君的吸魂大法竟然對他不起作用了。竟然一下子返回到身體裡面,只是身體遭受重創,動彈不得。

千面魔君大吃一驚,這是怎麼回事?吸魂大法專門吸食宇宙眾生的魂魄。當年就是創世神青龍都懼怕三分的。如今在一個小小的生命身上不起作用了,真是奇哉怪哉?

「這傢伙真是奇怪,看來還得武力殺死他,再吞噬他的魂魄!」千面魔君大喝一聲,手中魅影一閃欲將羽風攔腰斬斷!

千鈞一髮之際,破碎的已經不成樣子的宇宙中心忽然湧現一團青色的光芒,光芒速度很快,比千面魔君的魅影還要快上三分。只聽忽的一聲就擋在羽風身前。

「砰——」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伴隨著一聲龍吟,一顆巨大的龍頭被一劍劈作兩半!

千面魔君驚呼一聲:「青龍,你還沒死?!」

一團青色的魂魄飄飄蕩蕩:「我沒死,卻跟死沒有什麼區別了……」

原來,青龍的身體就是宇宙,龍頭就是宇宙的中心,青龍被千面魔君偷襲后,就躲在宇宙中心,千面魔君唯一不知道的地方,這才苟延殘喘。

千面魔君忽然怪笑起來:「這個時候你出來硬挨我一劍,就是為了救這個微不足道的低賤生命?」

「嘿嘿,千面魔君,你還真猜對了。我知道我要死了,所以從一開始就在準備對付你的最後一擊。他就是我挑選的最佳人選……」青龍的聲音聽起來很是平靜。

千面魔君停止了怪笑,奇怪的望著飄忽不定的青色魂魄:「你是說羽風?他可是我千面魔君為了超脫你的宇宙,永恆存在的人選,怎麼會與你有關係?」

「嘿,千面魔君,你雖然在我的宇宙中存活,有時候會胡鬧破壞我的宇宙法則,但是你畢竟是我宇宙中的另類生命,我還是很了解你的心思的。所以,有些宇宙法則你還是沒有任何感覺的在遵循,不然你也不可能在我的宇宙中生存。你說,他是你超脫這個殘破宇宙的人選,所以,他也是我用來對付你的棋子。不同的是,你對他是純粹的利用,而我對他更重要的是傳承,他是唯一一個可以殺死你的人!」

千面魔君大吃一驚:「什麼?你的意思是說,我挑選他傳授我的依缽也是你安排的?」


「不錯,不然你一意孤行,違背整個宇宙的法則,會不被宇宙排斥?天魔也是生命,沒有法則依存,它的生命就會解體,徹底完蛋!現在你已經完全違背了整個宇宙法則,即將受到整個宇宙的懲罰,你完蛋了!」

青龍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衰弱。

「胡說八道! 客歸定雪香 ,你就必須完全了解我,不然你早就把我滅了!」千面魔君怒吼道。

「以前我還不完全了解你,現在嗎就不好說了……」

「可惡,我明白了,我將我所學全部教給了這小子,你盼的就這一步!」千面魔君魅影再次刺向昏迷狀態的羽風。

青龍魂魄,似乎震動了一下。

一隻片殘存的宇宙碎塊砸向魅影,那是一隻崩潰了三分之一的龍爪,擋住了千面魔君的一劍。

「要殺他么,已經晚了……」一條正在分崩離析的龍尾橫掃了過來,雖然正在崩潰,力道依然讓千面魔君不敢硬碰硬,只好閃開。

「煉魂無數,意念萬千!」一聲古老永恆就存在的聲音在天地間震蕩,龍魂開始分散,化作無數比頭髮絲還要細上無數倍的細小線條快速的鑽進羽風的大腦。

「啊,宇宙法則之弦!」千面魔君大驚失色,自從他誕生,就沒有這麼害怕過。包括在上一個宇宙大戰中都沒有這麼吃驚,這麼害怕過。

「魅影無限,殺!」千面魔君知道如果讓這些宇宙法則之弦全部融入羽風的身體,那麼,羽風就會成為宇宙之主,這個正在崩潰的宇宙就會重生,在新的宇宙中,羽風說了算。羽風了解自己的一切術法,很有可能會殺死自己。因此千面魔君這一劍用了全部的力量,只要在宇宙法則之弦全被羽風吸收之前殺死羽風,自己就可以繼續活下去。

「唉,我用我的生命換你一瞬間的停頓!」一團亮的刺眼的青芒,忽然擋在魅影劍尖前。


「啵!」的一聲脆響,魅影刺破了青芒,青芒化作滿天繁星,消失不見。青龍形神俱滅,但是刺向羽風身體的魅影還是快速刺向羽風。其中的變化極其微妙,可以用忽略不計來表達,就是這可以忽略不計的變化,魅影刺到羽風身體的一瞬間,青芒閃爍,宇宙法則之弦全部融入羽風的身體里。魅影就停頓在羽風的皮膚表面,一絲半毫不得前進。 「不……」千面魔君絕望的大叫一聲,跟著不再動彈。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