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府?

三四樓的散修們聞言皆驚,且有些不太明白華真真的意思。

「華仙子,不知道你所說的妖府是什麼個意思?」

面對詢問,華真真補充道:「整個妖府,俯首稱臣!」

這時候,十九號包廂內傳出平一朝的笑聲:「哈哈哈!你華真真雖然是妖府·華南王的妻子,但妖府可不是你華真真的!且不說華南王會不會接受,就說他要是知道自己的妻子為了救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不惜出賣他畢生心血,你說他會怎麼想?我看你的這個弟弟,比你的丈夫更像你的丈夫!哈哈哈哈!」

華真真臉色鐵青,隨後她仰望掃視三四樓,語氣一冷,道出妖府最大秘密:「妖府,本就是我的!」

「早在我成為華南王妻子的第二年,他便已經死去!更確切地說,是成為了一具為我所操控的傀儡!」

華真真怒視十九號包廂,鄭重到:「我華真真,才是妖府的正主!」

說罷,華真真長袖一揚,身旁十分突兀地出現了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

「那是華南王!」

「妖府之主,竟是醫仙!」

「嘶!將丈夫煉成傀儡,這女人好惡毒!」

「難怪她會對這個弟弟這麼寶貝,怕不是傀儡滿足不了她吧……」

三四樓呼聲不斷,與此同時,一二樓也陷入了震驚,畢竟這一群普通人可是親眼看著華真真翻手之間,大變活人的!

「我去!現在是什麼情況?什麼醫仙,什麼百年回陽花?還妖府?這是在拍電影?是哪位大導演在現場?」

「還真的可能是拍電影!其實我早就聽說了,這一次的游龍號主辦方中就有日韓方面的影視公司!我就說嘛!這麼有氣質的女人,怎麼可能是普通人?既然國內沒有她的報道,該不會是日韓那邊的女明星吧?她漢語說得挺溜啊!還有剛剛的魔術,厲害了!路轉粉!」

「喂!老爸!立馬麻溜的給我轉兩個億,我要睡……呸!我是說我要投資一個女明星!」

一二樓用世俗的角度合理地解釋台上的局面,而此時的三四樓也並不平靜。

妖府,雖然是散修圈勢力,但畢竟是有數百年底蘊的,一旦接管,至少在散修圈內絕對可以橫著走!

就連現場一些修真圈弟子都暗自心動了,只是,華真真提出的要求太苛刻了。

現場的修真圈修者都是各圈弟子,本身修為不見得比散修高多少,在醫術上更比不過華真真,遑論救活孫少爺?

而現場最鬧心的一人卻是龍王·方航!

此時的方航已經一統七大散修門派,這其中自然就包括了妖府,而妖府臣服的時候,是華南王提出的,也就是說他作為散修圈勢力的共主,在這之前,竟然不知道華真真才是妖府真正主人的事實!

這對於龍王在散修圈內的聲望是有所打擊的,而且,一旦妖府易主,屆時是不是還會臣服龍王,就無法預知了,如果最後妖府落入修真圈弟子手中,那就更不可能接受龍王的統御。

方航近期內已經準備攻打南山修真圈,如果這時候妖府缺席,則之前的計劃都要推到重來,一旦戰機延後,徒增變數,可能會直接影響結局!

方航自身也是懂醫術的,但他的醫術只能至於世俗疾病,卻無法解決孫少爺這種特例。

「十九號,叫價——四十年壽命!」

平一城,打破僵局。 熟睡中的姜夜猛地睜開雙眼,眼中佈滿了紅血絲,眼角抽了抽,額頭的青筋止不住的跳動。

迅速的拿起手機。

「沈夢曦,你在作什麼大死?!」

「叮鈴。」

沈夢曦打開訊信,正是姜夜來了消息。

沈夢曦的臉上頓時佈滿了尷尬的神色,剛才她和閨蜜們說完話。當然,並沒有說自己後來遇到的那些複雜的事情。

放下手機之後,輾轉反側的也睡不好覺。

沈夢曦突然想到姜夜說能夠通過契約召喚他,所以沈夢曦就抱着有棗沒棗打兩杆子的心情,決定用意念召喚一下姜夜。

好在姜夜反應快,如果姜夜在夢中同意了,現在姜夜就會出現在沈夢曦的身邊。

到時候,還解釋什麼?

隔着屏幕都能感覺到姜夜的惱火,嚇的沈夢曦縮了縮腦殼,然後扯上了一個尷尬的笑容,趕忙的將消息發過去。

……

一大早,姜夜頂着淡淡的黑眼圈起身,一臉的不耐煩,不過好在智慧屬性強大還能夠撐得住他的精神。

本來兩天就沒有睡好,姜夜還打算回來補個覺,睡一個好覺,好好的休息一番。

大半夜,睡的正熟的時候,那邊竟然死命的召喚他,直接給他召喚醒了。

頂着一頭雞窩,姜夜耷拉着眼皮刷牙。

「歡迎收看歌談早間聽,流竄於本市的連環殺人犯已被逮捕……」

「浦江區跨海大橋出現斷裂,造成二十連環追尾,已造成六人死亡,二十多人受傷,浦江交通局提示: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

姜夜嗤之以鼻,玩家論壇都已經炸開鍋了,光是死亡人數就達到二百多,還不知道有多少玩家投入進去,反正跨海大橋那裏是一個巨大的險地,姜夜輕易不敢涉足。

「北陵路巷子發生命案,作案者窮凶極惡,造成三人死亡,浦江分一區刑警大隊已經掌握關鍵證據。」

姜夜的動作微微一頓,轉頭看向客廳的電視機。

歌談早間聽的主持人正面帶職業微笑的報道著發生在歌談市的命案和大型的交通事故。

聽到刑警大隊已經掌握了關鍵證據,姜夜皺起了眉頭,姜夜本以為已經與他無關了,沒想到對方竟然找到了證據。

也不排除是詐胡。

「看來是我太大意了,那條巷子自上一次案子起,我也只走過一次,對方能夠從這一次中推敲出蛛絲馬跡,人才濟濟啊。」姜夜的臉上露出笑容。

繼而快速的刷牙,咕嚕咕嚕的漱口。

一旁正在做早餐的趙賀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了,並沒有對這麼多命案的產生過多的關注。

雖然臉上也露出唏噓,不過也最多就是感嘆了一句世道多艱罷了。

相比於命案,對於那些靈異的事情,趙賀反而更加的感興趣。

那些神神怪怪的反而更能令他獲得刺激,從而獲得更多的恐懼感,滿足自己的獵奇的心理。

姜夜發現,不僅僅是趙賀如此,其他的歌談市民也是如此。

他在網上衝浪的時候,雖然報道的命案也很多,只不過關注的人卻不多,就像是習以為常,要是哪一天不發生兩起,也許他們反而會不適應。

也好在曙光聯邦是禁槍械的國家,不然還真不知道每天要發生多少兇殺案件。

相比於兇殺案人們更關注發泄式的影音娛樂,日漸攀升的怪談帖子更是層出不窮,有些帖子的內容就連姜夜也分不清講述的是真是假。

吃早餐的時候,姜夜也看到了次卧的那位租客,是一位長相漂亮的女人,畫着濃妝有七十多分,看起來年齡不大,應該是剛剛大學畢業不久。

她不太喜歡說話,看起來很靦腆。

對方好像是叫王若語,姜夜也沒跟她說過多少次話。

姜夜本身就是一位不怎麼喜歡說廢話的人,為人也比較孤僻,雖然學習成績很好,但是在學校卻沒有什麼朋友。

再者說了,本身他也快要搬走了,也沒必要有什麼交集。

看到了姜夜的目光,王若語點了點頭,然後拿着早餐回了自己的房間。

吃了早餐,趁著上午的時光,姜夜將衣服洗了兩遍。

也好在每次回來的時候,姜夜自己都會投一遍衣服,不然的話,等自己的室友進來看到一盆血衣,還不得嚇的報警將他抓走。

「boss,我來任務了,劇情任務,說是讓我去梧城存活七天。」

沈夢曦的消息通過訊信發了過來,還附帶着一張可憐兮兮的表情。

沈夢曦昨晚上輾轉反側,一直懷疑姜夜是不是騙她,要不要告發姜夜。

但是隨着姜夜的信息發過去,除非她真的要抱着同歸於盡的心態,不然的話她註定要跟着姜夜一條道走到黑了。

看到了沈夢曦的消息,姜夜卻疑惑了起來,他怎麼沒有接到過任務,所有的任務好像都是他自己碰到的定點節點。

不像是一般的玩家那種,還能夠通過玩家面板接取,甚至還能被直接發放任務。

而且一般的劇情任務,都是直接發放到玩家那裏,不像是那些定點的異常,可以通過去到定位的節點而進行攻略。

不過想到自己的系統,姜夜又覺得這樣也沒錯。

姜夜和玩家的體系是完全不同的,只不過有部分重合功能罷了。如果他能夠完全的連接到玩家的系統里,那他也可以使用遊戲幣等東西了。

也沒必要完全的關聯,這樣就很好,不僅僅符合姜夜的心態,也能最大限度的發揮他的能力。

「如果我想進入劇情任務怎麼辦?」姜夜詢問。

【定位時間地點,接入劇情節點】

電子混音在姜夜的腦海中響起。

這個操作和碰到定點的異常一樣,只不過這樣需要知道玩家們的時間和地點。

「原來如此。」姜夜恍然,只要獲得劇情任務的信息,姜夜也能夠通過自己的屠夫系統介入進去。

姜夜組織了一下語言,將想說的話發給沈夢曦:「什麼時候?」

「晚上八點,沒說地點,應該是隨便找個地方就行。」沈夢曦看着任務日誌上的介紹,只有一行小字,晚上八點。

「很好,好好活下來,我期待你的表現。」

至於說讓沈夢曦入職異調局,姜夜打算通過於曉將沈夢曦安排進去,這樣兩者就行形成一定的關係,兩者距離也不會遠。

也就有利於姜夜使用沈夢曦監視於曉的動向。

免得出現什麼無法確定的么蛾子。

打發了沈夢曦,姜夜在網上搜了一下現在的漫畫網站。

網上的漫畫正處於起步的階段,一切都還在適應中,雖然也湧現了不少好作品,不過大頭還是捏在實體出版之中。

越是瀏覽,姜夜的眼睛就越亮。

漫畫雖然有發展,不過確實還沒有出現現象級的大作:「看樣子,審美觀念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我感覺三大民工漫應該也有出頭的機會。」

不過姜夜不打算當文抄,還是走原創的更好,融入一些元素可以,沒有必要全都用別人的。

身為十年從業者的自信告訴他,就算是走原創,也沒問題。

而且知道了玩家論壇上面對裝備等物品的需求,加上遊戲幣的兌換率,姜夜感覺自己少說也能賣三瓜倆棗,先把現在貧寒的日子度過去。

大事業是先穩定的活下來,然後再弄搞錢的副業,順便陶冶情操。

姜夜規劃了一下自己的路線,然後又在論壇上瀏覽了一下歌談市最近新出現的節點。

「小夜,在哪兒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