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一個星期過去了。

那怪獸兇手竟然再沒有出來過。

《萬千山水映日月》的控場效果的確強悍。

雲居大師與周伯等人對帕慕克的天才畫技佩服的五體投地。

在如此緊張的環境下,居然明悟「凝神」,一舉突破至天境!

可謂王者大陸意念師之翹楚!

無人能當帕慕克這份絕艷驚才!

只有帕慕克知道,真正的驚才絕艷之輩卻是他剛剛收下的兩名弟子。

在帕慕克心中,即便舍了性命不要,也要守護夏洛奇與摩蘇雅。

內行人才會懂得夏洛奇的「凝神」方式比他的高明到不知多少倍。

即便是摩蘇雅,「凝神」技法的完成也是可圈可點,充滿靈性。

而自己的那絲明悟有些可笑,居然是借鑒了那名兇手的身法與手法。

說出去都不好意思。

「大師,這兇手這些天沒動靜,莫非已經離開寺院了?」

雲居問帕慕克道。

「應該沒有。」

「現在雲峰寺院內所有的動靜都瞞不過我的感應。」

「尤其是能量波動。」

帕慕克自通道。

「嗯,那這名兇手怎麼能忍得住?」

「難道他的本源之傷無礙了?」

「是啊,我也有些疑惑了。」

「他這麼囂張、迫不及待的傷人摘心,若不是本源受傷,又圖什麼呢?」

帕慕克搖搖頭,說道。

秋天天氣逐漸轉涼。

月台上的溫度也低了。

夏洛奇等人的練習一刻也沒停頓。

在浪凡、花蝶、鳥語的悉心教導下,木瓜與水杏兩人的細密畫技法突飛猛進。

已經不遜於摩蘇雅了。

特別是木瓜,黑邊眼鏡下的眼眸竟也變得專註而恆定。

手中的線條速度也慢了下來。

這種感悟有點直追夏洛奇的勢頭。

夏洛奇依舊是慢筆畫圓。

只不過圓周越來越大。

水杏還在依靠速度畫直線,從這點來說,悟性比木瓜要差些了。

同時入門,感悟立判。

雲峰寺的法陣不斷的變動。

籠罩範圍包括寺前南山通道與北山礦區。

寺廟主體自然是重中之重。

瀰漫濃霧的野區被法陣逼退越三百米。

「有人嗎?歇個腳,懇請借宿!」

一個星期後的一天,雲峰寺門外忽然傳來一個雄渾的聲音。

門鐺噹噹噹的敲響。

小沙彌出去開門,門外立著四位客人。

三男一女。

「在下鍾馗,他們是我的朋友,我們錯過了客舍,想借貴寺歇腳。」

長著絡腮鬍子的鐘馗對小沙彌憨厚的笑道。

「進來吧,師傅有請。」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雲居大師忽然閃現在山門前。

有發陣在,雲居大師可以隨便移動自己的位置。

「參見大師!」

鍾馗一看雲居那胖胖的體態,知道應該是寺廟的主持到了。

「我早就預感,今日當有貴客蒞臨。」

「果不其然,請隨我來。」

雲居在前帶路,將鍾馗等四人讓進方丈室。

「松塵,去燒壺熱水來,我要給貴客泡茶。」

雲居吩咐手下貼身愛徒去伺弄茶水。

「貧僧雲居,敢問三位貴客大名?」

「哦,在下鍾馗,這位是我兄弟狄仁傑。」

「這位是狄兄的愛徒李元芳。」

「這位是狄兄的內人。」

「奴家武曌,參見大師。」

女子起身柔曼施禮。

「好,好,果然都是貴客。」

「你們這是要去哪裡?」

「我們要趕往百羅皇都,參加意念師大會。」

「哈哈,來我寺內的貴客莫非都是要去參賽的么?」

「去,把帕大師與周伯等請過來吧,告訴他們這裡又來了一撥去參賽的。」

雲居吩咐下去。

侍立在旁的小沙彌當即躬身退出,去請帕慕克與周伯、茹連達等人。

「何方貴客來了啊?」

帕慕克一挑布簾,矮身進來。

「帕大師,這可是王者大陸大名鼎鼎的陰陽師鍾馗。」

「這位應該是天下聞名的破案高手狄仁傑了吧?」

「不敢,不敢,幸會,幸會!」

鍾馗、狄仁傑均起立施禮,拱手道。

「這位也是名人,他可是萬年以來王者大陸第一意念師榮格的傳人,細密畫大師帕慕克!」

雲居十分榮幸的給雙方介紹身份。

「哦,原來是細密成真流派的帕慕克大師,幸會,幸會!」

「真是有緣!」

帕慕克自然也是一陣寒暄。

雙方落座不久,周伯與伊琳娜挑簾進來。

自然有是一陣寒暄。

松塵已將茶水端來,雲居大師親自泡茶,松塵與小沙彌端與各位貴客。

一時間,方丈室內情誼漸濃了。

「都是誰參賽去?」

帕慕克只關心細密畫。

自然三句不離本行。

「哦,我和狄兄都無此意。」

「也沒有這方面的天分。」

「這次主要是狄兄的內子想參與此次比賽。」

「哦,意珠凝聚了沒有?」

「大師,已經凝聚了。」

「是幾日珠?」

「不好意思,是三周成珠。」

「哎呀!竟然是青銅珠!」

「厲害,厲害!」

帕慕克大師對於天才總是讚賞有加。

「多謝大師誇獎。」

武曌生的氣韻十分高遠,圓臉淡眉,眼若流星,閃亮無比。

鼻直口方,容貌端莊。

「那修習的是何門派?」

「大師,我之所以去參賽,就是想請教帝都的專家,我的意念修鍊該走哪一條道路。」

「怎麼講?」

「我在蜀山自修而成,無師自通,偶然凝珠。」

「之後到處詢問查閱坊間意念師的信息資料,對自己獲得的這份能力疑惑的很。」

「為何疑惑?」

「我感覺自己的意念好像與別人不同。」

「如何不同?」

「我只要意珠一動,立刻就會在腦海中浮現一個輪盤。」

「上面有各種選項,有時候多,有時候少。」

「這讓我困惑不已。」

「這是什麼能力,用來幹嘛?以後如何繼續修鍊?」

「哦,輪盤?」

「這個我也沒聽說過。」

「意念一域,枝丫縱橫。」

「萬年以來,意念師在傳承與自創突破的雙輪驅動下,已經形成了十分博大淵深的修鍊體系。」

「我相信,你到了帝都后,一定能找到高手為你答疑。」

「多謝帕大師。」

武曌溫柔的說道。

「讓大師見笑了,我是被內子弄怕了。」

「我在衙門斷案,回去在內幃中與她閑聊,哪知隻言片語間,她就幫我找到了答案。」

「而且屢試不爽,百發百中。」

「我說這是不是遇見鬼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