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重大的要案,再加上陸浩當着那麼多人的面動用了槍支,又沒有那麼殘忍把在場的所以人給屠殺掉,這纔給自己留下了空隙,讓別人有了機會,使得他根本就無法解釋。

消息傳到張家父子那裏,張家覺得這是一個好的機會,只要把這局棋局下的好的話,說不定就可以把蕭朝虎手中的那點黑暗勢力給打壓下去,最好的結果,就是把陸浩後面所站的張漢添也給牽扯進來,進而給蕭朝虎一份大禮物。

像張家父子這樣的底蘊,在寶慶市內,只要他想知道,沒有什麼事情是他們不知道的,只是那麼輕輕的一動嘴,陸浩後面所站的勢力就一目瞭然的展現在張家父子的檯面上。

在張家父子的施壓下,陸浩動用槍支的消息剛一出來,市公安局的就出動了警力,動用了兩輛警車,全副武裝的就守在路浩所住的的地方,毫不費力的就把陸浩給逮捕了。

在陸浩被市公安局的那些全服武裝的警察面前,陸浩手下的兄弟心中雖然很是擔心和憤怒,但面對這十來個市公安局的那些警員的時候,誰也不敢輕舉妄動,畢竟這是在現實生活中,不是在演戲,誰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和**做對,畢竟誰都有父母親人在身邊,最後,陸浩手下的兄弟只好眼睜睜的看着陸浩被市公安局的人給帶走。

陸浩出事後,張漢添得知後,立即動用手中能夠動用的關係和人力去疏通,怎奈此件事情是市**二把手打過招呼的,那些官面上的人也不敢隨便做主,讓張漢添的人接觸到陸浩。

奔波了一個上午,也沒有啥進展,即便在李傑親自出馬,找了不少關係,也沒能接觸到陸浩,但好歹也知道了這件事情的幕後黑手是張家父子動的手腳。


到了最後,張漢添實在是沒辦法搞定這件事情了,這才通知到蕭朝虎,而蕭朝虎在得知陸浩出事後的時候剛好正在家裏和姐姐坐在一起,替蕭若雪解釋如何修煉不動根本訣,

幾天沒見到蕭若雪了,現今看着蕭若雪坐在自己面前,修煉不動根本訣的模樣,容顏甚是秀麗,比之起初在蕭家村的時候要漂亮了很多,在修煉不動根本訣後,蕭若雪的皮膚也要比之前好上很多,吹彈可破。

女子年輕時,再怎麼嬌柔裝作也是最可愛的,可要是到了人老珠黃,再怎麼去掩飾怎麼扮可愛賣萌,也會給男人一種面目可憎的感覺。這種感覺不是身在其中,是體會不到那些隱含的韻味和風情的。

即便從小就和姐姐相處在一起,比之一般的男子,蕭朝虎更能感覺到姐姐蕭若雪的喜怒哀樂,更能體會到她心中的酸甜苦辣,但以前是因爲年齡過小,即便感覺到了,在心裏以爲那也是理所當然的,

可 隨着歲月這把鋒利的刀一步一步的割開時間的縫隙,當年那個只會躲藏在姐姐蕭若雪身後的小男孩也逐漸長大了,加上這些年邊境血雨腥風,征戰四方於鐵血中鍛煉出來的意志,已經讓蕭朝虎的心智和性格有着很大的變化。

男子只有在經歷過風雨後,才能擁有那種獨特的氣質的,金錢和權勢只能夠帶給男人一時的驕傲,但氣質和才氣卻能讓男子的魅力成倍數增加。

蕭朝虎這幾年來所經歷過的事情好似一本傳奇的小說,有這血風腥雨,殺戮成海,但卻沒有俠女刻骨銘心的愛念,即便沒有女子點綴在這故事中,可畢竟無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使得蕭朝虎的有了另外一種很吸引女子的魅力。

那就是在戰場上,稍微一點不留意,就會與死神擦肩而過,多少情同手足的兄弟就那樣爲了當初在閃耀的國徽下發下的誓言而從未退後的兄弟飲馬境外,永遠的停留在異地,那種埋骨他鄉的孤苦和心酸的無奈感,並不是每個生長在紅旗飄飄的和平年代的少年男女所能體會的到的。

蕭若雪靜靜的坐在那,那種無言的氣質很讓蕭朝虎爲之心動,蕭朝虎靜靜的注視着眼前這個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忽地在心裏暗暗的道:“假若真的有那麼一天,我真能站在這世俗人間的頂峯,我定不會讓任何人讓你受到半點委屈,就是姐姐嫁人後的夫君,也不容許他半點委屈到姐姐,即便被姐姐埋怨一世,只要有我蕭朝虎存於這世間一天,無論諸佛神像還是世俗權力,擋在我之前的,我都讓他煙消雲散。”

自己年齡小的時候,姐姐蕭若雪爲了自己吃了不少苦,也沒有機會去上學,只是默默的在自己背後爲自己付出,現在的自己已經長大了,也有了自己的勢力,以後的日子還長着,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對待和照顧眼前這女子。

蕭朝虎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蕭若雪,直到自己家裏面的電話座機響起來的時候,蕭朝虎這才從姐姐那秀麗的容顏中把視線收了回來,向着大廳的那一直在響的電話走了過去。

接起電話後,蕭朝虎這才知道電話是破軍打了過來的,這段時間,破軍和七殺一直和張漢添待在一起,一直在替張漢添訓練他手下的那些兄弟。

這個時候破軍打電話過來,蕭朝虎隱約覺得應該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樹欲靜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世事如何,真的很難料,張漢添真的沒想到自己只不過是叫陸浩去暗地裏去給蕭朝虎的女朋友出出氣,給楊仁義一個教訓,可那裏知道,原本一件很好辦的事情卻被陸浩弄到如今這地步,

陸浩在自己還未曾發跡的時候,就一直跟隨在自己的身邊,這些年來,風裏來雨裏出的爲自己不知道付出了多少,於情於理,張漢添也不想陸浩出事。

心裏想的是一回事情,可真的要去做的話,卻沒那麼容易了,這件事情弄的張漢添一點辦法也沒喲,迫不得已,張漢添只得把這件事情跟蕭朝虎說了,畢竟到了這個時候了,張漢添也只能把希望給寄託在蕭朝虎的身上了。

蕭朝虎在接到電話知道陸浩的事情後,即便現今的自己並不怎麼想混這趟渾水,也不想這麼早就和張家父子來個你死我活的正面碰撞,但現今事情已經發生了,心理面再怎麼歉疚,怎麼痛恨陸浩不會做事,但畢竟陸浩是爲了自己的事情這才落入到市重案組的那些人手裏了。他蕭朝虎也不能不管。


蕭朝虎掛了電話,看了一眼還在靜坐的蕭若雪,默默的從衣服裏掏出一根菸,點燃後,吸了起來,看着那不斷正在上升的煙霧,腦海裏一直在快速轉動,希望能想出一個好的辦法把陸浩從重案組裏弄了出來。

與此同時的陸浩這個時候也靜靜的坐在市重案組的一個牢房裏,因爲他是被張隔親自給打過招呼的,所以也沒曾和其他的人關在一起。

這是他第一次走進牢房裏,在走這條路時,陸浩心中早已經做好了心裏準備,可真的事情到了臨頭,被關進這個狹隘的鬧房裏的時候,身邊沒一個人,這種孤單寂寥的感覺還是讓他心裏很不舒服,人,是一種奇怪的動物,一旦無所事事,就會胡思亂想,很多已經被遺忘的事情在這個時間裏卻很清晰的閃現出來。


自己剛出道那次和張漢添以及另外一個兄弟也曾經歷過比這還有兇險的局面。

那是幾年前的事情,當年自己和張漢添差點走上了一條血腥的不歸路了, 事情是這樣的,當初因爲三人經濟條件,迫於無奈,三人竟然走了一條可以讓自己終生不得漂白的黑路,三人前往嶺南省,帶着數十斤**和人交易,但卻在嶺南的某個城市裏,竟然被人黑吃黑,差點回不來了,

在一個偏僻的巷弄裏,被某個城市的黑暗勢力給堵死了,三人駕着一輛小車在被堵的路上,爲了脫身,只得用身體撞開擋風玻璃,同時被撞的頭破血流,要是普通人遭到如此狀況,就是沒有暈了過去,也會暫時失去了自主的力量,

但張漢添,陸浩以及楊之毛三人所經歷過的事情和所承受的磨難,根本是普通人根本無發想象的,

三人只感到剎那的瞬暈,立馬就恢復了知覺.在那對方的槍支還未來得及再次響起時,三人就以肩膀撞開擋風玻璃,滾到外面的巷道里去了,連忙找掩體掩蓋着自己的身體.

三人相識的時間也不是很長,可是這兩年來,在他們身上發生的事情並不是普通人能夠接觸和想象的,血腥和殺戮在他們看來,已經成了家常便飯,

此時已經被那些黑道中的人給圍住了,在自身生命隨時就會丟棄的情況下,他們三人心裏那裏還會把對方當作活生生的人來看待,於是想也不想的就從身上掏出手槍回身反擊,

槍聲一響,頓時這廢棄的莊園上方夜空中再次瀰漫着硝煙和**的味道.那些黑道中的人那裏會料到在這些勢力差距如此大的情況下,

張漢添,陸浩,以及楊之毛他們三人還會做困獸之鬥,徹底反抗,一時疏忽下,走在第一線戰鬥的黑道中的小弟的腦袋下就被張漢添,楊之毛,陸浩三人的槍枝火力給打成了窟窿,在還沒來得及作出什麼反應時就死不瞑目地倒了下去.

那些混黑的人見自己相處了這麼久的兄弟就這麼無聲無熄地沒了,在怒火的驅使下,再也顧及不了自身的安全,全都拿起槍支向陸浩,張漢添,楊之毛的藏身之處射去,

在這麼多黑道中的人的牽制下,密集的火力頓時一下子就把陸浩,楊之毛,張漢添三人壓的擡不起頭來,情況異常危險,一旦等待對方調集其他的人手過來,

自己這三人在對方的火力威脅下,那就真的再也離不開此處了.張漢添見狀,就向楊之毛,陸浩使了一個顏色,示意兩人分頭走.在如此密集的火力牽制下,

三人自知在此處,多待一秒鐘,自身就多一分危險,兩人連忙點頭.張漢添,陸浩,楊之毛三人所出的是一個小巷口,這裏由於沒有什麼人居住,早就荒廢了,到處都是垃圾,空氣中彌布着腥臭的氣味,偶爾還有幾隻討厭的蚊子在這飛來飛去,

陸浩粗略地掃視了一下眼前所處的地理形式,像他們這種生活在血腥和仇殺的人,一雙眼睛在環境的鍛鍊下,早就磨練成火眼金睛,

只是淡淡地一掃,陸浩腦海裏便閃現出一幅地圖出來了.巷道的盡頭有一堵三米高的圍牆,圍牆上密佈着細碎的玻璃,在淡淡地月夜夜光中幽幽的發光,像是一個吞噬生命的猛獸,

而反觀其他的地勢,出路全部被厚厚的圍牆給抑制了出路.眼見形式如此之緊,爲了自己的小命,爲了自己能夠活着回到自己着緊的人身邊,陸浩也顧及不了什麼了,帶頭往那插滿細碎玻璃的圍牆跑去,

利用自身的速度和慣性,陸浩左腳瞪在地上,微用力,右腳踩在圍牆上,身子向前一躬,右手毫不猶豫地打在那碎玻璃上,整個身體藉助右手的力量,乾脆利落地翻了過去,

落地時,因爲右手被玻璃弄傷,影響了身體的平衡,落地時卻以一個極不雅的姿勢,狠狠地摔到在地上.

也許上天真的不忍心讓陸浩葬身於此,再次給了陸浩一個重生來過的機會.圍牆的這邊,場地非常寬闊,入眼處,是一條極其空闊的主道,成十字形,遠遠地延伸到其他視野不及的地方,

不只是因爲時間已經進入了深夜,還是密集的槍聲驚碎了普通人的神經,人們全都躲藏了起來,是故,整個街道看不見半個人影,只有那昏黃的路燈,發出幽幽的黃光,落寞無力地照在街道上,

使整個街道看起來就像陷入了無窮的黑暗輪迴中去了.看着眼前的情景,陸浩只得拼命的向着前方跑去,也許真的是天不負苦心人,那一次,陸浩,張漢添以及楊之毛這纔有了機會帶着自己的性命活了下來。

自從那次後,張漢添就真的把陸浩當作自己的生死兄弟來看待了,這也是爲何張漢添爲了蕭朝虎的事情第一次就讓陸浩去處置。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陸浩這才從自己的記憶中回覆了過來,看着牢房裏那簡陋的東西,暗暗嘆息了一下,自己對自己說道:“當年那麼危險,自己還是活了下來,這一次,希望自己也能夠活下來,和張漢添以及那些兄弟打下一個大大的江山”。 生存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或多或少的就有些故事,那些故事,不是熟悉的人,根本就無法瞭解的其中的心酸,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喜怒哀樂和幸福,有地位有名聲的人也有自己的悲傷。

人一生下來就是來受罪的,蕭朝虎這幾年去過很多地方,也經歷了很多,可說真的,在國內的話,他去過的地方倒真的不多,之前因爲那次境外事件,使得他失去繼續留在軍隊的機會,但他並不後悔,畢竟那是自己選擇的,怨不得誰。

但這次,自己的人無緣無故的就被張高軒給弄到市局來,原本一件很小的事情可真的要是**部門的主管人物參與進來的時候,就變了味道了,人這一輩子也不能一帆風順。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想辦法把陸浩從監獄裏弄出來,至於其他的那就只有留待到以後了,

蕭朝虎便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畢竟這是在自己的祖國,這是一個法制社會,他再怎麼受委屈,也得按照世俗的流程走,如若放在還未從軍隊退役下來,蕭朝虎早就帶着人衝進監獄去把陸浩給弄出來,打了過去,讓張家父子知道什麼叫花兒這樣紅。

現在的他不再受國家特殊部門的潛力保護,當他脫下那身軍裝後,就只是一個普通的百姓,他沒有資格也沒有理由去行使國家賦予他的權利。

人這一輩子,不管你權傾天下還是普通凡人,總有那麼幾次在面對無力解決的問題時,不得不低下頭,這不是一種屈辱,而是一種識時務。

事情沒有擺到檯面上來的時候,還可以用黑暗勢力來解決,說到底,目前自己還是人脈關係不夠,要是自己在白道上有自己的後臺,也不會弄的現在焦頭爛耳,啥事情也不能做。

蕭朝虎雖然沒有進過監獄,但也知道監獄裏很黑,人在這裏,更不要說尊嚴了,能夠活着,就是一種很奢侈的了,有個時候,一個菸頭就會要了一個人的性命,

這是一羣生活在夜晚和黑暗中的到頭舔血的邊緣人,大多數是提着腦袋過日子的人,在看着蕭朝虎走進了這個牢房後,坐在四方板凳下正在打牌的一個看似牢霸的中年漢子陰森森對他身後的幾個男子道:“你們先去給這新來的上節教育課,讓他知道在這是怎麼過日子的”。

監獄就是個強者爲尊的社會縮影,在這裏,沒有道德和法律約束,誰的拳頭大,誰就是老大,

陸浩雖然在外面還是一號人物,可到了人家的地盤,卻沒有人可以照顧他了,更不用說,現今張家父子對自己意見很大,巴不得把自己給弄的生不如死,

如今有着這樣的機會,把自己的人弄了進去,真不知道此刻的陸浩會怎麼樣,蕭朝虎真的有點擔心陸浩支撐不出,自己把這事情給攤上了,那即便自己想到了辦法可以把陸浩弄出來,到那個時候也遲了。

現今蕭朝虎最想知道的就是如今陸浩在市公安局的情況是怎麼楊,距離事情發生已經過去了一天了,一天的時間,如若不是被關在某一個黑暗的監獄了,眨眼間也就過去了,可在監獄那個地方,不是每個人都和他自己一樣,有着不動根本訣真氣的保護,皮肉之苦對自己根本就無法影響,可陸浩畢竟只是一個普通的人。

這件事情說到底,還是因爲當初自己去見彭清清在寶慶一中和張高軒所牽扯出來的,原本以爲有着市委書記田偉民的壓制,張家父子就會安靜一段時間,哪知道自己還是想的太簡單了,這纔過去多久,張家父子就開始準備對付自己了,

蕭朝虎站起來,踱着步子在房間裏走了好幾個輪迴,想了很多辦法,但沒有一個可以實行的,於是就放棄了,打開了房門就向張漢添所住的地方走去。

陸浩被市公安局的人帶走後,張漢添就已經很坐不住了,把那些跟隨他一起走到今天的心腹十來個人全都叫進了會議室,當蕭朝虎走了進來的時候,這才發局會議室裏坐滿了黑壓壓的人,煙霧繚繞,一片狼藉。

整個會議室根本就好像菜市場,沒有一點凝重的氣氛,張漢添在得知蕭朝虎過來後,就一直把視線投放到會議室的門口,心中期盼着蕭朝虎能夠把陸浩從市公安局給弄了出來。

若是放在平常,見到這麼多人像個小混子一樣坐在這裏,啥事都不幹,蕭朝虎心中定會很不舒服,但想了想,在座的這些人也是想盡快的把陸浩給弄出來,於是也沒說什麼,而是徑直走到張漢添的身邊。


張漢添在見到蕭朝虎向自己走了過來,趕緊就把自己的所坐的位置給讓了出來,蕭朝虎並沒有坐下,而是看了看下面的一大片人,語氣平緩的說道:“事情還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你們這些在寶慶市黑道上算的上有名字的人在這吵吵鬧鬧,成何體統,趕緊給我出去,把你們下面的兄弟給我管控好,要是在這非常時刻,再給我弄出什麼不可收拾的事情來,那就不要怪我蕭朝虎不講情面,誰下面的小弟犯了事,誰就給我從這裏滾出去”。

能夠走進這間會議室的人,大多數是最早跟隨張漢添的人,即便有些是後來進來的,但進入了張漢添的這個圈子中,即便沒見過蕭朝虎的面,但至少也聽說過蕭朝虎的名字,見蕭朝虎把話說到這個地步了,誰也不敢強自出頭,來冒犯蕭朝虎的虎威。

張漢添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裏,爬到寶慶市黑暗勢力中的第二把交椅上,最主要的還是因爲蕭朝虎,所以這些在場的小頭目在聽到蕭朝虎的話後,沒敢再說什麼就在蕭超虎的話剛一落下來,就魚貫走了出去。

待張漢添手下的那些小頭目走了出去後。蕭朝虎這纔對張漢添說道:“你去把破軍和七殺,以及李傑給叫過來,咱們幾個人在這開個小會,商量下,確認下一個章程,怎麼去把眼前這難關給度過,順便把陸浩從市公安局給弄出來”。 在蕭朝虎的吩咐下,沒過多久,李傑以及破軍,七殺三個人就走進了會議室,沒有了剛纔那幫人在這會議室裏,整個會議室就安靜了很多,蕭朝虎在看到自己所召集的人都來齊了,心情便比剛纔好上了很多,神情也麼剛纔那麼嚴厲了。

蕭朝虎掏出自己身上攜帶的香菸,給在坐的幾個人都發了一隻,陸浩的那件事情早已經發生了,現在再怎麼擔心,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張漢添也想通了,便也沒說說麼,就從蕭朝虎的手中接過香菸,四人便在這會議室裏抽了起來。

此刻的蕭朝虎這邊正在商量解救陸浩,但離蕭朝虎這麼不是很遠的一個地方中,身爲寶慶市政、黑暗勢力中的第一把手,此刻也因陸浩被抓的事情不得安寧,畢竟消息是怎麼透露出去的,自己這方的人是最大的嫌疑,當初自己下面的宋明明可是親眼見到陸浩掏出槍支擊殺了楊仁義的,

以前的時候,馮安華可能不怎麼把張漢添放在眼裏,可現今的局勢不一樣了,張漢添上位上的這麼快,並把和自己身份地位差不多的李傑拖下馬,這個時候,不管馮安華怎麼去想,此刻的張漢田都是他必須要面對的對手,如果他再輕視張漢添,結果很有可能就像當年那幫人輕視他一樣,後果便是連命都可能沒有。

不過馮安華能用短短几年時間走到今天這位置,不是僥倖,而是靠着真正的實力和手腕,所以接下來自己和張漢添的交手將變的持久和瞬息萬變的。

月夜軒是馮安華專門修建的一座宅子,地勢很是要好,背山靠水,每次只要一發生什麼大事,馮安華就會召集自己手下的心在這個地方召開緊急會議,不過,每次能來這裏的並沒有多少人,來的大多數是跟着馮安華的嫡系和心腹,此次,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馮安華也沒例外,依舊召集自己的手下前來這裏開會。

這家風水豪宅佔地不小,有數棟,這棟整體全部是中式裝修,月夜堂設在馮安華的別墅樓下大廳,古色古香,屏風紫檀,黃花梨木椅木桌,中間有塊龍飛鳳舞的牌匾,上面書寫月夜堂三個大字,

這三個字還是馮安華在剛修建這坐別墅的時候,向國內一位書法大家求的字,下面是個巨型的關二爺雕像,整個月夜堂氣氛很是嚴肅,但又讓人感覺陰森森的,所以整棟別墅除過馮安華幾個人男人,一般就是馮安華的女人都不願意來。

“都說說吧,這件事情是怎麼了,爲何陸浩槍殺楊仁義的這件事情會會傳的這麼快,竟然傳到了市公安局去了,我不是嚴格要求不要把這件事情傳出去的,你們說說到底是哪塊出錯了?”穿着灰色唐裝的馮安華先是看了一眼坐在自己下手位置的宋明明,然後這才把視線看向其餘人,頗有些生氣道。

本以爲這是自己這方和張漢添那邊最好息事寧人的最好的機會,卻沒想到功虧一簣,雖然現今的他在勢力和人脈上比張漢添那邊要高出很多,人手也要比張漢添那方多很多,退一萬步來講,死了一個楊仁義,根本就不會影響到什麼,自己也不怕張漢添,但這件事情不是自己吩咐下去的,即便現今自己這方沒什麼損失,可馮安華的心中有的不舒服,畢竟從這件事情可以看出,很多事情似乎不在自己的掌握中。

作爲一個上位的人,心中再怎麼闊達,可也絕不會容許今天這樣的事情發生,像他們這種混黑的人,走錯一步就可能萬劫不復了,更不用說在自己的一廟三分地裏,政令下去,手下的人陽奉陰違,

剃着一個平頭的的唐四天也很惱怒,作爲馮安華的軍師,這些年在他的輔助下,馮安華能混到現今的地步,大多數是他的功勞,很多的事情要不是的他的意見,馮安華早就沒眼前的風光,說不定現在還呆在一個不怎麼被人注意的地方瞎混呢。

在宋明明把陸浩槍殺楊仁義的事情告訴了馮安華後,剛開始的時候,馮安華還想趁着這個機會,把事情的內幕透露出去,好好的打壓下剛上位的張漢添,可最好在唐四天的勸說下,放棄了這個很誘人的想法,反而很嚴厲的下了封口令。嚴禁這消息不得傳出去。

這麼多年來,每次自己處在風口浪尖中的時候,都是自己的軍師唐四天給他指明前進的道路,所以在聽說了唐四天的話後,馮安華還是答應了。

馮安華看不清楚這裏面的厲害,但作爲馮安華的軍師,唐四天卻很清楚這其中的風險的,自從張漢添和李傑那次火拼後,迅速上位,唐四天就安排了人去仔細探查張漢添的底細,隨着知道的消息越多,唐四天就越覺的害怕,張漢添的底細很容易查處來,即便是張漢添身後的蕭朝虎的底細也很乾淨,只不過是蕭家村的一個普通的人,身邊也只有一個漂亮姐姐蕭若雪和一個年紀很大的老人。

起初的時候,唐四天還沒覺的有啥着緊的,但在得知破軍,七殺竟然是蕭朝虎叫過來的,至於破軍和七殺的底細再怎麼去探查也探查不出來,到了這個時候,唐四天的心裏面就已經開始認識清楚了自己這方根本就無法和張漢添那方相提並論了。

在這年頭,能夠有破軍,七殺這麼厲害的外國人在身邊守護的人能平凡的了麼,正是因爲看清楚這其中的厲害後,唐四天在得知陸浩被市公安局的人帶走後,心中很是憤怒。

要是他能做的主的話,唐四天早就把這透露消息的人給揪出來送給張漢添了,但此刻的他雖然在馮安華這邊身份尊貴,但手中並沒有什麼實際的權利,他的權利全都來自馮安華,

離開了馮安華,什麼事情他都做不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即便心中很是憤怒,可沒辦法,他也只得控制住自己的怒火,語氣平靜的說道:“既然事情已經出了,現今我們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再參與進去了,必須得找個機會和張漢添那方把關係弄融洽,要不然的話,弄到最後,我們即便能夠把張漢添踩下去,可我們這邊也落不到什麼好處”。 江南的女子,與之北方的女子相比,在性格上有着很大的差距,少了一份豪邁卻多了一些北方女子沒有的優柔,這份獨有的氣質賦予給年輕貌美的女子,卻更能讓男子在剎那間失神,爲之傾倒。

女子年輕時,再怎麼嬌柔裝作也是最可愛的,可要是到了人老珠黃,再怎麼去掩飾怎麼扮可愛賣萌,也會給男人一種面目可憎的感覺。

即便從小就和姐姐相處在一起,比之一般的男子,蕭朝虎更能感覺到姐姐蕭若雪的喜怒哀樂,更能體會到她心中的酸甜苦辣,但以前是因爲年齡過小,即便感覺到了,在心裏以爲那也是理所當然的,

隨着歲月這把鋒利的刀一步一步的割開時間的縫隙,當年那個只會躲藏在姐姐蕭若雪身後的小男孩也逐漸長大了,加上這些年邊境血雨腥風,征戰四方於鐵血中鍛煉出來的意志,已經讓蕭朝虎的心智和性格有着很大的變化。

那就是在戰場上,稍微一點不留意,就會與死神擦肩而過,多少情同手足的兄弟就那樣爲了當初在閃耀的國徽下發下的誓言而從未退後的兄弟飲馬境外,永遠的停留在異地,那種埋骨他鄉的孤苦和心酸的無奈感,並不是每個生長在紅旗飄飄的和平年代的少年男女所能體會的到的。


靜靜的注視着眼前這個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蕭朝虎忽地在心裏暗暗的道:“假若真的有那麼一天,我真能站在這世俗人間的頂峯,我定不會讓任何人讓你受到半點委屈,就是姐姐嫁人後的夫君,也不容許他半點委屈到姐姐,即便被姐姐埋怨一世,只要有我蕭朝虎存於這世間一天,無論諸佛神像還是世俗權力,擋在我之前的,我都讓他煙消雲散。”

那麼多年的朝夕相處,蕭若雪看着眼前這個比自己還要高上一頭的男子,望着他那深邃的眼神,人還是當初的那個人,可是相對如今的蕭若雪來說,在她心底裏還是希望小弟還是當初那個簡簡單單的小弟,但蕭若雪也知道,人,這一輩子,終究要長大的,

總會有那麼一天,自己這個最親近的男子終究會陪着另外一個溫柔賢惠的女子,也會有那麼的一天,自己只能在遠遠的視線注視中,看着自己這個最在乎的男子手牽着另外的女子的手帶着自己的小侄女或小侄兒在夕陽下散步,如同當初的父親和母親一樣恩愛。

不過到那個時候的自己,將何處何從,自己的人生又將怎麼樣去度過呢,世間文字八萬個,唯情之一字最傷人,這個情字並不是只說的是男女之情,覆蓋的範圍何其之廣闊,正因爲這些讓人說之不清,理之難理的情緒,才讓人這種動物站在世間萬物的生物鏈的最高端,譜寫了無數爲之源遠流長,後世聽之爲之傾心不已的故事。

想到這些,蕭若雪的情緒似乎變的有點不怎麼開心,但由於她掩飾的很好,咫尺之間的蕭朝虎也沒感覺到她情緒的變化,但也從蕭若雪的眉目中察覺到姐姐的情緒不怎麼高,

果然不錯蕭朝虎所料,沒過多久,蕭若雪就說道:“姐有點累了,就先不陪你了”。

見蕭若雪如此說,蕭朝虎也沒辦法,只好讓蕭若雪離開,看着姐姐蕭若雪離開,蕭朝虎也沒在說啥子,有些事情不是隨便開導下就能解決的,畢竟每個人的世界觀和人生觀不一樣,有些東西只能由自己去解決的、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