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快的速度之下,甚至連拖拽的殘影也消失了,那速度無法在眼中留下任何印記,因為根本無法用目力捕捉!

當暗影天尊消失,羅征也是猛然一喝!

他右手始終扣在須彌戒指上,只等到暗影天尊的身形消散的瞬間,大千重劍已被羅征拔了出來!

羅征幾乎沒有時間用來思考,純粹憑藉本能將大千重劍朝著一側斬過去!

嚴格來說,他這根本不能叫做「斬」,畢竟暗影天尊的速度太快了,羅徵用世界意志定位到暗影天尊的時候,雙方的距離已經是極近,他無法調整大千重劍的劍鋒,只能將這大千重劍當做棍子一般,朝著暗影天尊抽打過去!

「!」

伴隨著一道沉悶的轟響!

大千重劍竟然準確無誤的砸在了暗影天尊身上!

這大千重劍的分量極其恐怖,蘊藏一個大千世界的重量,就算是當做棍子一般砸在身上,依舊會有十分恐怖的殺傷力,何況驅動這大千重劍的羅征,也爆發了自身的力量!

重劍的劍背砸在了暗影天尊的胸口,那恐怖的力量傾瀉而出,頓時將暗影天尊的肋骨完全砸碎!

巨大的推理作用在暗影天尊身上,他宛若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直接被羅征一劍砸退出去,他後退的速度竟然被來勢還要快了幾分。

這不斷地倒退之下,便飛出了三千里的距離,砸在了距離封王台最近的一座聖地中,一路之上恐怕撞碎了上萬根大樹,亦有一些妖夜族人被波及到。

那聖地中被砸出了一個千丈大坑,暗影天尊便直挺挺的躺在那大坑的中央,臉上的表情之精彩已經難以形容了。

只見他驟然翻身而起,頓覺得喉頭一甜,「噗!」

又是一大口鮮血噴涌而出!

這一次他噴吐的鮮血,比此前要多了十倍以上!

暗影天尊胸口的肋骨就沒有一根是完好的,至於五臟六腑更是碎的一塌糊塗,換做其他武者恐怕早已奄奄一息,哪裡還能這般蹦起來?

他咬牙之下,從身上摸出一顆金燦燦的丹藥,徑自拍入嘴中,咀嚼一番便吞咽下去。

短短時間,他居然被一個界主兩度毆打的吐血,這已經不是奇恥大辱了,而是彌天大辱!

「嗖!」

暗影天尊從大坑中一躍而出,臉上寫滿了不服兩個字,目光一晃之下,發現這大坑周圍竟然還有幾位妖夜族的武者藏匿在樹叢中圍觀,他臉色一沉之下,隨手便是拍出一掌!

這掌風在那幾位妖夜族武者身上掠過,那些偷偷打量的武者們的身體同時一顫,身體便變得僵硬起來,不久之後他們身上出現一道道裂紋,身體中的血液順著裂紋中逸散出來,隨即整個肉身就化為碎片完全崩潰掉。

「哼!」

暗影天尊冷哼一聲,再度朝著封王台飛射而去。

挨了羅征這一劍后的暗影天尊,一度都有了傷心和委屈的情緒,這羅征太不講道理了,他有什麼資格讓一位天尊兩度吐血?

暗影天尊此刻甚至已經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懷疑自己和絕火天尊的判斷,他們是不是不該躺這一趟渾水?

若真的讓羅征成長下去,再過幾年,這小傢伙恐怕真的要逆天了,到時候幫助人族擊退聖族,恐怕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像他們這個層次的人物從來沒有「後悔」的念頭,一旦下定決心的事情,必定是一條路走到黑,他與絕火天尊出手已經與羅徵結怨,再也沒有修復的可能!

「真是不錯……」

暗影天尊大挪移之下,再度出現在羅征面前,那張慘白的臉已是絕對認真的表情,「看樣子我不該將你當一個後輩,更加不能將你看做一位界主,你……其實已經擁有匹敵天尊的實力!」

他的這個評價已經是極高了。

一些優秀的界主與大界主尚且有一戰之力,但這寰宇中的大界主們與天尊之間的差距就大了,畢竟承載在天尊頭上的天命,是大界主永遠無法與之抗衡的。 像暗影天尊這般,上來就在一位界主面前吃兩次虧的事情,從古至今恐怕都不曾發生過。

第一次吃虧,暗影天尊對羅征的實力完全沒有概念,算是情有可原,畢竟這世界上總有一些界主具備天尊都無法匹敵的能力,何況羅征能成為道子,總不是浪得虛名。

第二次吃虧,則是暗影天尊再度低估了羅征的實力。

連續看走眼兩次,暗影天尊自己都無法寬恕自己,此刻面對羅征,暗影天尊已經將羅征視為與自己同境界的對手……

可是讓暗影天尊沒想到的是,他的評價剛剛說出口,羅征竟然驟然消失在了原地!

「嗖!」

緊接著他就聽到耳邊傳來一陣呼嘯之聲,這羅征竟然以空間大挪移出現在他的上空,手持那一把分量驚人的大千重劍照頭劈了下來!

「弈神一劍!風殺!」

羅征的這一擊已經醞釀許久了。

這位暗影天尊在妖夜族中也是成名已久的天尊,連續兩次受挫之下,必定要開口說一些廢話,以便能挽回一些面子。

尋常界主能夠得到這番評價,的確是一種榮耀,但羅征對此毫無興趣。

我在三界收破爛 大衍之宇東邊,那道子摩訶在葵水界中開始叫囂,聖族和人族雙方的天尊已經開始布局,決戰在任何時候都有可能爆發,羅征不可能在此地拖延太久!

他要的只是一個結果,可不是某人的賞識和讚譽。

所以此刻他驟然出手之下,就用上了最凌厲的手段!

如今羅征修為又上一個層次,配合混沌之氣釋放出來的弈神一劍,威力又上了一個台階!

一道劍影擴散出來,就像是一道道蘊藏十層風系法則的風刃一般朝著下方擴散出去,這些劍光切割之下,卻是將暗影天尊所有的逃遁的方位都攔截在其中!

羅徵選擇的時機拿捏的的確相當精準!

至少讓暗影天尊錯愕了一番,愣了足足一個眨眼的時間。

這種層面的交鋒,一眨眼的時間往往就能定下成敗了。

也是暗影天尊的反應驚人,加上此人的天命就擅長逃遁。

面對羅征這威勢驚人的一劍,他硬生生的將身形往下一沉,隨即就化為兩道黑影,兩道黑影瞬間又化為四道,四道化八道,八化十六,十六化三十二,三十二化六十四……

「噗噗噗……」

儘管羅征斬出的這一劍,斬碎了其中幾道黑影,但下方的黑影數量正在以恐怖的速度增加!

一千道黑影……

兩千道黑影……

四千道黑影……

這些黑影每分化一次,數量就多上一倍……

一萬……

兩萬……

四萬……

不久之後,這封王台周圍已經是密密麻麻一片,全是暗影天尊化出的黑影。

此時此刻,在更高處搏殺一番的夢神箭和絕影天尊再度停手,絕火天尊看到這一幕臉上流露出饒有興趣的笑容,「那小子真是不錯啊,居然將暗影天尊的殺手鐧都逼出來了!」

在絕火天尊看來,就算暗影天尊今天撞了霉運,吃了羅征兩個小虧,也不至於真的急眼……

現在看來,羅征給暗影天尊的打擊夠大了。

「這是什麼……」

看到那密密麻麻的黑影,羅征臉色也是一沉,他這一劍未能有所建樹,反而惹來暗影天尊如此聲勢浩大的反擊,也只能選擇暫避鋒芒。

隨著羅征腳下白光微微一閃,眼看就要以大挪移離開此地,就在此刻,所有的黑影的雙手驟然一轉,左手臂橫托右手,而右手雙指向天!

這些黑影都是暗影天尊的化身,他們的動作整齊劃一,宛若演練武學一般!

「嗚……」

一道黑圈轉瞬出現在羅征腳下,還沒等羅征挪移出去,就將他牢牢地束縛在原地。

「不好……」

羅征心中一驚,雙腳之中力量猛然爆發,就要將腳下的黑圈給掙開。

他這力量爆發出來,即便是天尊中也沒有人能與之抗衡,然而天尊……以及更高層次的強者交戰,力量在許多時候能發揮奇效,但在許多時候也十分無力。

因為在這一層面的許多手段,都涉及到因果律,是純粹的力量是無法破解的!

那黑圈看起來不過是一道二指寬的薄膜,但束縛之下卻極為柔韌,羅征爆發的力量足以排山倒海,可此刻竟無法從黑圈之中掙脫出來!

「萬影千襲殺!」

毒醫大小姐:太子,用力寵 此刻那無數道黑影雙手再度轉動,彼此之間互相連接在一起,彷彿一團黑色的雲層,遮天蔽日!

羅征眼前的世界,頓時暗了下來……

他完全沉入了陰影之中,再不見一絲光明!

一道道黑影便是以極快的速度朝著羅征急沖而來……

通過世界意志,羅征可以分辨這些黑影的方向和距離,但他卻無法從腳下的黑圈中掙扎出來!

「噌!」

第一道黑影沖向羅征,伴隨著一道脆響傳來!

羅征便感覺到皮膚上傳來一抹冰涼,顯然是有銳器劃過!

「噌!噌!噌!噌!噌!噌……」

緊接著那銳器切割的脆響密集的響了起來!

暗影天尊修鍊的功法也十分有針對性,這萬影千襲殺便是以化影神通將他最強的刺殺之術融入其中,同時藉助天命中的因果律將羅征束縛,以純粹的力量是無法掙脫的,羅征就像是砧板上的一條魚,而暗影天尊此刻便擁有足夠的時間,將羅征且的粉碎!

「噌!噌!噌!噌……」

那密集切割之聲,足足持續了數十個呼吸之間。

在這段時間裡,足足有上十萬道黑影沖向羅征,也就是說羅征硬生生挨了上十萬次刺殺!

每一道黑影刺殺之後便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隨即消散在空中……

那一團遮天蔽日的黑雲,隨著黑影不斷地減少,也漸漸變淡……

當所有的黑影消失之後,羅征的身影則慢慢顯露出來……

夢神箭的臉色原本十分難看,而絕火天尊和藏匿在黑影中暗影天尊則十分興奮,親手扼殺一位如此重要的道子,還是讓他們覺得有趣,一些天尊的壽元太長久,很難再有什麼事情讓他們感覺興奮。

但當他們看清楚羅征的情況后,三位天尊的臉色再度發生變化!

夢神箭那張蒼老的臉上再度顯露出笑意,而絕火天尊和暗影天尊則是又驚又駭!

「這,這怎麼可能……」

十萬黑影都已經消散,僅留下一道黑影,而這黑影則漸漸幻化出暗影天尊的真身,他雙目睜的老大,站在羅征十丈開外,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小子竟然還活著!

他絕對不曾想到,這傢伙竟然能從自己的「萬影千襲殺」中扛過來。

我不想當大佬的心頭好 「你,你沒受傷……」

暗影天尊此刻連思維都變得有些遲鈍了,他很難相信眼前的一幕,因為羅征從頭到腳都是完好無損,他在羅征身上沒有發現任何傷口……

夢神箭的笑意越來越濃烈,連肩膀都跟著抽動起來,「哈哈哈哈……這小子,是妖怪!真的是妖怪!」

神箭天尊心情自然是很好,但絕火天尊和暗影天尊則相當無奈了。

人對於超出常理的東西存在天生的畏懼感,就算是天尊也不例外,在天尊林林種種的手段中,萬影千襲殺的確不是最強的殺招,畢竟這十萬道黑影的力量無法集中在一個點上。

就算是一位天尊硬扛下來,恐怕也要奄奄一息,像羅征這般硬扛下來還毫髮無傷,的確太不合常理了……

一時間暗影天尊都想打退堂鼓了!

可他終究還是不甘心,敗給羅征這樣的晚輩,恐怕會成為他這一生無法擺脫的心魔,他又如何甘願?

一念至此,他咬牙之下卻是豁出去了,卻是將雙手疊放在一起,張口猛然一吐,一團的精血被他一口噴出,而這一團精血在他手上跳動之下,卻是凝成了一把拇指大小的精血小劍。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這暗影天尊雖然只是下位天尊,但也絕非泛泛之輩。

曾經有人說過,其實每一道天命都有自己的用處,並沒有什麼高下之分,若是能運用巧妙,將自己的天命發揮到極致,就算是下位天尊也能力抗上位天尊……

反之亦然,有一些天命的確強大,但若是運用不當,則發揮不出多少效果。

暗影天尊的天命配合刺殺之技其實也十分恐怖,奈何無論是絕對隱匿,還是暗影之舞都發揮不了太大的效果,被羅征的世界意志克制的死死的,此刻他也只能以燃燒精血的代價與羅征搏命!

然而他卻不知道,羅征最希望的就是如此!

放眼這寰宇之中,羅征現階段的實力或許不是最強,可若是貼身肉搏之下,恐怕難以找出第二個對手!

倘若這暗影天尊逃之夭夭,羅征拿他還真沒有太好的辦法,但此刻暗影天尊對羅征已形成了執念,不將他擊殺誓不罷休,倒是給了羅征機會!

當暗影天尊手中的精血小劍剛剛凝結而成,就感覺眼前人影一晃,他便知這小子已是得寸進尺,當真是想要拿下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當即大笑一聲,「來得好!」

隨即他手中那精血小劍劇烈晃動,眼看就要激射而出,同時他腳下熾白光芒一閃,就要挪移而走……

可就在此刻,急速靠近的羅征手指輕輕一抖之下,驟然飄出一道彩色光帶,在那光帶的末端卻有一道枷鎖!

「絕命枷鎖!」

此枷鎖自羅征拿到手后一直未曾動用。

按照阿福的解釋,這絕命枷鎖與那仙府中的光帶一般,一旦被鎖住,除非擊殺對方才有可能脫離,否則即便是天尊也逃不掉!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