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得到的好處,又豈是那點酬勞能換的?

倒是鄭老自己,因爲熟悉了魏瑩的照顧,突然換了個人,反而倒是有些唸叨魏瑩的好。

每次新人犯了錯,總讓他不由得想起魏瑩的細心。嘴裏總是要這麼嘀咕唸叨幾句。

時間長了,魏瑩那邊聽到,也忍不住隔幾天回來看望照顧他一下。算是圓老人的想法。

只是這樣一來,院子裏不少人看魏合的眼神,更是有些不對了。

其中以姜蘇爲主。

都是認爲這一切都是魏合早就安排算計好的。

如今藉助二姐,在老人那裏留了好印象,更是能得不少照顧。

於是,在院子裏姜蘇等人的傳言下,不少人對魏合的看法也發生了變化,認爲他算計頗深,不可輕交。 魏合可不管這些。

他專心給二姐開了包子鋪後,便回到原本的苦練武道節奏上。

轉眼,便是入冬時節。

天氣依舊不見雨水,到處乾旱開裂。

魏家小院內。

魏合赤着上身,雙拳護頭,面對垂掛在大樹幹上的一個沙袋,不斷出拳錘擊。

每一拳都宛如重錘,一下接一下,連綿不絕,一口氣足足打出三十拳。

每一拳都不算快,都能異常穩和重。

一番全力爆發後,沙袋上凸顯出一個個深深拳印。

魏合拿起一旁的水袋,慢慢抿了口溫水,含在嘴裏一點點咽服。

休息之餘,他低頭看了眼胸口的破境珠花紋。

花紋早上看時,還剩下最後一點點空隙,現在已經徹底圓滿了。

‘終於滿了。’

魏合心頭一塊石頭落地,他生怕就第一次破境珠能填滿,第二次就不能。

畢竟就這積攢速度,慢如蝸牛,實在有些受不了。

不過現在還好,終究滿了。

他心念一動,試了試和上次使用一樣的法子,用意念,去刺破心口的氣球一樣破境珠。

但沒用。

破境珠巋然不動。

‘果然….必須得等氣血也徹底圓滿才行。’魏合心中嘆氣。不再多試。

氣血他如今才過中段,感覺體內雖然厚實,但還沒到徹底填滿的程度。

其實按照正常速度,回山拳的院子裏,九成九的弟子門徒,積攢氣血,無論再快,都只能老老實實的走水磨工夫。

他年初突破牛皮,如今才過大半年,哪裏會這麼快就打磨到頂?

也就是蕭然那種天生身體強健,天賦異稟之人,才能一口氣迅速突破。

其餘人,積攢氣血的這段時間,就沒有少於一年半的。

想到這裏,魏合也壓下心裏的躁動,安靜下來。

“我如今才大半年,就已經積攢了過半氣血。實際上速度還算快的。對比資質來看,院子裏大部分人都和我進度相仿。”

同輩的牛皮弟子,當初一起突破的幾人,氣血速度,有比他慢的,也有比他快的。但差距都不大。

可見他這是正常速度。

魏合平時就沉默寡言,仔細觀察。此時一回憶起來,對比之後,便心裏安定。

練完日常功課,魏合穿上衣服,難得心情不錯,他打算出門去看看二姐此時生意如何。

開了包子鋪也有十來天了,這個時候正值上午,正是包子之類賣得最好的時間。

魏合出得門去,沿着河邊街道,一路朝着回山拳院方向走去。

魏記包子鋪就開在回山拳院和魏家小院之間,方便照顧。

此時包子鋪門前,魏瑩正忙得轉來轉去,一邊賣包子,一邊忙着重新上籠蒸新的。

一隊隊人排着長隊,站在包子鋪門前,等輪到自己的份。

魏瑩戴着簡易口罩,是魏合特製的,此時看到弟弟過來,也沒時間招呼,只能遠遠朝他點點頭,又繼續投入忙碌中去。

魏合也不急,就站在一旁靜靜等待,他見着排隊的人,手裏多是拿着一些很小塊的乾肉,或者一點點的雜糧,米麪,身上穿着打扮,也多是窮苦人和普通平民。

當下也是心頭一嘆,知道姐姐肯定又是把價錢下調了,否則不會生意這麼好。

畢竟雜糧面做出來的饅頭,只包一點鹹菜肉末的包子,能有什麼味道?

不過如今他在回山拳院裏,也不缺吃食,倒也不在乎魏瑩賺多少錢,只是有些心疼她累到。

站在店門外,幾個排隊看魏合身強體壯,一臉漠然,頓時有些警惕,似乎生怕他過來插隊。

魏合見狀,不由得失笑,稍微隔得遠了點,在一處屋檐下站定。

這段時間天氣炎熱,一直不下雨,河水也有些渾濁變淺起來。

時間慢慢推移,陽光也越來越亮,地面熱浪升騰,導致空氣也微微扭曲起來。

天氣太熱下,終於排隊的人漸漸變少,魏瑩也慢慢輕鬆起來。

魏合上去也幫着打理了下最後的一些客人,之前人多,太忙,他上去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反而可能耽擱時間。

現在上去,魏瑩有些餘暇,纔好告訴他該怎麼做怎麼弄。

最後幾個客人忙完,魏瑩用袖子抹了把額頭上的汗,雖然辛苦,但她臉上流露出滿足之色。

“好了好了,終於賣完了,明天的晚上再做。”她回過頭,看到鋪子裏,魏合正打水洗手。

她自己也跟着過去一起洗。

魏合洗完手,舉起來甩了甩就準備了事。

“這個給你,擦乾,聽話。”魏瑩趕緊遞過來一張新的灰布擦手巾。

魏合接過來看了看,這擦手巾還挺乾淨挺新,似乎新買的。

他用來仔細擦乾手。

“這擦手的之前沒有吧?新做的?”他知道二姐喜歡做手工,家裏以前的擦手巾,也是她用實在縫不好的破衣服片,補在一起做出來。

“不是,是別人送的,聞起來還香香的,我其實沒想要,可架不住人家熱心。”魏瑩回了句。

“那還真是大方。”魏合點頭,若有所思。“送你的是女的?”

“嗯。”

“煮過沒?”

“聽你的,煮過了。”

“好吧。”魏合忽然想起之前程少久給他介紹老婆的事,一下也想到了二姐。

“說起來,二姐你有沒有打算找個好人家成親?”他小聲問。

“怎麼?就想着把你姐嫁出去?”魏瑩笑着打趣道。

“是啊,不然總不能讓你照顧我一輩子吧?”魏合笑道。

“還沒這個想法,不急,等遇到合適的再說吧。”魏瑩搖頭道。

兩姐弟又聊了一陣最近的生活情況,感嘆了下外面局勢越來越麻煩。

還好回山拳院似乎獨立於衆多麻煩之外,或者說,很多武師的院子,都頗有種超然物外的感覺,不缺吃不缺穿,一應用度開銷,都是滿足。

魏合猜想鄭老背後肯定也有產業支撐,否則做不到這點。

這些時日,在成爲正式弟子後,入了門,他纔在接觸武師弟子這個圈子的過程中,瞭解到。

飛業城外城十多個町,每個町裏都有一個知名武師,地位穩如泰山,不可動搖。

但這些院子武師,多多少少都有受最近物價變化影響,唯獨極少幾個,如鄭老這樣的院子,絲毫不動。

兩姐弟閒聊了一陣,魏合如今也不再提父母和大姐的事,魏瑩也一樣不問。

不提不問,不代表就不查不找。

魏合一直在閒餘時間到處尋訪詢問,可惜工錢撒了不少出去,依舊一無所獲,還不如最初去明德寺那趟,得到的情報來得多。

約莫呆了一個時辰,魏合幫着二姐將雜糧面和好,才離開包子鋪,繼續回家練功。

今天正好是休息時間,所以他纔有這麼多空閒自由安排。

魏合才走不久。

包子鋪門前,便慢慢走近兩個人。

那是兩個身穿灰白布衣,頭戴寬沿草帽的瘦高人影。

兩人身上都帶有明顯的異於常人氣質,若是有人湊近,便能聞到他們身上淡淡的線香氣味。

那是隻有經常接觸線香的人,才能在身上衣服上,長時間殘留味道。

兩人擡頭看了看包子鋪,一前一後走到鋪子門口。

當頭一人擡起臉來,露出一張和善的中年女子面容。

“瑩瑩妹子,我又來看你了。”她好聲好氣的問候。

“是徐春大姐?你怎麼來了,先進來坐吧,我這邊馬上忙完。”魏瑩正準備將和好的面揉進酵母,進行發酵,看到來人,只得暫時停下。

徐春是住在附近的鄰居,因爲名字裏和大姐一樣有個春字,加上性格頗爲和善,才見幾次面,便和魏瑩相當熟絡了。

徐春帶着另一人一起再鋪子裏坐下,看着一樣坐下的魏瑩,笑了笑,道:“其實,瑩瑩妹子,這次我過來,是昨日見你想念家人,心裏難受,就來和你談談心。”

“大姐您太照顧我了…”魏瑩有些感動,昨天她只是小小的在休息時,看着家裏的爹孃留下的刻刀發呆,卻沒想到被徐春看到了。

“大家都是街坊鄰居,什麼照顧不照顧。”徐春嘆了口氣。

“說起來,這很多時候,家人失蹤,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大兒子以前不見時,那時候,我也是和你一樣,難受得想用頭撞牆。

可後來,慢慢的時間長了,遇到了個貴人,幫我找了個心裏寄託,便也沒那麼難受了。”

“貴人?”魏瑩好奇道,“什麼貴人?”

“這貴人啊,就是我身後一起的這位….”徐春熱心的將自己身後那人請了過來。

“孟津女修。這就是我給您之前說過的那位魏瑩。

她可是好人家的姑娘,性情溫柔,又良善,每每看到她傷心,我這心兒啊,也是跟着針扎一樣,也是想到我那大兒子。

所以,這次我請您來,也是想像當初您幫我一樣,也幫幫這好心妹子。”

那第二人上前,赫然是一個眉心有着一點紅痣的乾瘦老女人。

她面色肅然,伸出雞爪一樣的枯瘦手臂,將自己頭上的草帽邊緣往上拉一些。

“真是可憐….”孟津女修看着魏瑩,嘆息一聲。“你這面相,難怪….難怪….”

她一邊看着魏瑩,一邊搖頭。

“敢問女修,我這面相,有什麼問題麼?”魏瑩被她看得有點發慌。

她不識字,也沒學過學,只是會一些家務和手工活的普通女孩,一被這麼盯着看,馬上就心慌了。

“你可知你天生….”孟津女修面色肅然,緩緩開口。

忽然門口一團高大陰影將她罩住。

那影子堵在門口,不進不退,只是定在那兒。 孟津女修微微一顫,感覺不對,拿眼朝門口看去。

魏合正站在門口,面色平靜的看着她。

“說啊,繼續說。”他盯着孟津女修,一雙眼睛隱隱透着兇光。

孟津女修和徐春聞言,都是渾身一顫,忙不迭的站起身,低頭就走。

若是這魏合不在就算了,在的話她們也不敢這麼貿然直接上門傳教。

原本是看着魏家似乎有些薄財,還願意幾乎不賺錢就賣麪點給大家。

兩人就合計着,若是把魏瑩拉進教裏,說不定能賺不少好處。

哪想到這魏合才走,就這麼快回來了。

兩人匆匆從魏合身側一個小縫隙鑽出去,幾乎是逃也似的,很快便消失在街道拐角處。

魏合沉默了下,看着有些不安的魏瑩。

“姐,你以後別和那個徐春接觸,她不是好人,是那些晚上偷偷傳教的。”

“我…我知道了…”魏瑩捏着衣角,有點茫然,感覺自己像是犯了錯。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