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其他人對於場中所發生的景象是不敢相信,那麼初音此刻則是無比崇拜!

自己的哥哥,就應該這麼厲害才對!

哼,那些看不起哥哥的討厭傢伙,都看傻眼了吧!

然而在場的所有人,包括正在戰鬥之中的狂王與葉辰都沒有察覺到,一雙鮮紅的瞳孔,正隔著萬米之遙,從那天穹之上注視著場上所發生的一切。

「丫,怎麼回事,為什麼人家感覺到了時間之軸的波動?」

銀色長發慵懶的披散在背後,哥特式的連衣裙散發著詭異而醉人的暗淡光澤,正是許久未見的琉璃。

煉獄種與神靈種兩大至高物種的氣息匯聚在一處,自然引起了她的好奇心,雖然是中途看起,但身為聖界三位至高無上存在之中的一位,自然能夠察覺到葉辰身上的變化。

「丫,不對,不可能哎!」仔細觀察之下,琉璃的臉上漸漸浮現出驚訝,但很快又變成了令人感到不詳的笑容。

。「唯一,也就是說,就在剛才,時間線被拆開了嗎?丫,真是有意思呢,在這裡也不能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變化,不過我的玩具身上,好像出現了非常有意思的變化」

「啊咧,想到下一個遊戲玩什麼好了呢!」

……

「不——這……怎麼會……」

他握著劍柄,劍的另一端則被握在了上一刻還被他深深不屑的人手裡,但無論自己多麼用力,骸骨之劍卻彷彿與他斷開了聯繫一般。

「很驚訝嗎?」

「那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了……」

葉辰將拳頭鬆開,僅僅只用食指與中指夾在骸骨之劍上,輕輕嘆息道。

「呃啊!!!!!」

狂王此刻已然被憤怒沖昏了頭!

從小到大,他和曾被人如此輕視過?

至高物種的契約者、絕地之壁最具潛力的雙子星之一、第一契約者團隊永夜之主,甚至三十未到便成為絕地之壁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馭龍使!

而此時此刻葉辰的作為,便是把他過往的榮耀狠狠的踐踏在腳底!

怒極之下的狂王,甚至連後方不斷響起的白塵埃的叫聲都沒有理會,更無視了面前之人僅僅只用兩根手指便讓融合了servant力量的他動彈不得,究竟兩者之間存在著多麼巨大的鴻溝,他——要讓對方付出代價!

狂怒的靈力伴隨著憤怒的咆哮,猶如怒濤般向葉辰席捲而去,狂暴的能量彷彿能夠撕碎一切,就連四周的契約者都受到了牽連不得不展開防護以不被四射的毀滅氣流所殃及。

「狗急跳牆,實在是無趣。」葉辰輕嘆道,面對狂王喪失理智的近乎捨命一擊,仍然沒有多大興緻。

神體、神魂、神心,當三種元素共同匯聚在葉辰身上的那一刻起,便意味著人與神靈之間的跨越!

即使沒有聖劍加持,葉辰目前的體質至少也在500點之上!

力量也與這個數字相差無幾,精神在神源之種的改造下,甚至還要更高,只有敏捷存在缺陷,但對常人而言,同樣是變態的級別。

「結束吧,我……已經厭倦了這場鬧劇。」

抓住劍尖的手指隨意揚起,臉上仍然寫著難以置信的狂王,整個身體宛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騰空而起,被砸出了聖炎右峰山頂!

斷裂的骸骨長劍,半截跟隨著它的主人墜落山崖,另外半截則被濺射而出,最終插在了遠處的地面之上,近乎通體沒入。

「……」

無論是那些大佬也好,還是認識葉辰的人也好,就連北冥曦月、小不點,乃至初音,此時此刻,全都好像如鯁在喉,說不出一個字來。

當一件事情超出人們所能理解的範疇之時,已經是無法再產生震驚或是恐懼了,而是獃滯,唯有獃滯——無法理解,無法想象。

誰能想象的到,堂堂狂王殿下,竟會被人當做死狗一般踢落山崖!!!

那不是什麼小人物,而是狂王!

散去凝聚在身體外圍的精神力,葉辰轉過身來,看到目瞪口呆i的初音,不禁笑了起來。

終於……又能夠看到你了呢。

鼻子,忽然有些發酸,但葉辰還是沒有讓眼淚流出來,對他而言,是跨越千年的重逢,但在別人看來,卻僅僅只是一瞬,就讓那所發生的一切……永遠塵封在自己的心裡吧。

「乖乖,這臭小子什麼時候這麼變態了?不對,就連servant的力量都沒有用,就能幹翻狂王那小兔崽子,豈不是說比偶這個做師父的還厲害了?」一想到這裡,小不點不禁有點心虛起來。

「怎麼可能——」北冥曦月仍然不敢置信,這才多久,從那個小山村出來的人類種契約者,就已經成長到了這種地步?

難道之前葉辰是在隱藏實力?

「好小子,不愧是我們野狐團的女婿!」

光頭大漢無心一拍大腿,哈哈大笑道。

「女婿?」

「你說這位叫做葉辰的怪物……是你女婿?」

周圍不少勢力的首領聽到光頭大漢無心的話語,就如同聞到肉味的餓狼一般,紛紛湊了過來,使出種種手段套起近乎。

從不可思議的震驚中漸漸緩過來的眾人,正有太多的的事情要做,但就在這一刻,遙遠的天空中,一束橫跨數千米的盛大煙花——轟然爆裂!

剎那之間,凡是在絕地之壁中所有的契約者,在看到這煙花之時,無不驚駭欲絕!

「敵襲!!!!!」

「龍族總攻!!!!!」

望著四周的契約者們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行動起來,葉辰的雙手漸漸緊握。

「居然是這麼快就來了么?還以為有一段時間,不過早點來也好,早點解決了,就能儘快動身前往戰龍域尋找東方煌。」

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ps:求包養,喵 ?龍族總攻!

絕地之壁沒有人會不明白煙花的含義,那是過去的歷史用千百萬人的血與淚化作的警示。

絕地之壁三大勢力幾乎是同時間集結髮動!

斬龍殿、契約者聯盟,乃至聖炎城的人,率領著各自成員,甚至連告別的招呼都來不及打,火速馳援絕地之壁外圍!

「初音,你留在這裡,沒有我的命令,絕對不能離開聖炎右峰半步,知道么?」北冥曦月以前所未有的嚴肅語氣向初音說道。

「可是……初音想要幫助大家!曦月姐姐,初音現在已經能幫大家很多了呢!」初音咬著嘴唇說道,她也想向其他人證明自己的價值,葉辰哥哥的強大有目共睹,她不想讓別人以為自己是個沒用的花瓶!

「現在還不是時候!」北冥曦月有些生氣,微怒道,這傻孩子根本不知道至高物種契約者對於龍族而言,究竟意味著什麼!

每次龍族總攻,參戰的龍獸數以萬記!

這個數量雖然驚人,但戰場遼闊,並不會在某一區域內密集匯聚,但如果出現至高物種的契約者,龍族就會在第一時間匯聚力量,將其圍殺。

若初音是善於殺戮戰鬥的煉獄種契約者,北冥曦月還會放心讓她前往鍛煉,可幻想種契約者所召喚的servant,全都是經由master自身執念所具象化的存在,以初音目前所擁有的servant,根本不適合在龍族總攻那種環境下戰鬥!

「嗚……」

初音的眼睛彷彿染上了一層霧氣,看著都讓人心疼不已。

「曦月前輩,就讓初音跟我一起行動吧。」

就在局面僵持之際,葉辰大步向前,站在了初音前面,目光直視北冥曦月。

「跟你?」

北冥曦月本想報以冷笑,但忽然間又想起之前對方秒殺狂王的那一擊,原本冷傲的臉上變了幾分顏色。

「曦月前輩,你曾跟晚輩說過,只要我能擁有保護好初音的實力,就不再阻攔。音跟我在一起,曦月前輩難不成想要毀約?」

葉辰輕笑著說道。

北冥曦月雙手交叉在胸前,豐滿而又渾圓的兩團愈發顯得無比挺拔,誇張的尺寸甚至讓人懷疑下一刻會不會撐爆衣襟,但倘若再看到前者那冰冷的目光,感受著不由自主散發而出的凌冽氣場,即便是再高漲的火氣,也會被瞬間澆滅一空。

「你說想說……現在的你,已經有資格保護好初音了是么?」

「晚輩不否認這世界上還有比我更強的人,但既然我能夠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走到這一步,日後也不一定達不到那些存在的高度,更何況——」

葉辰收起笑容,目光尖銳「當下晚輩自認至少能夠比曦月前輩您能更好保護初音。」

葉辰承認在他弱小的時候,北冥曦月給予了初音最需要的指導與保護,但認可對方的做法,卻不代表他贊同,來到這個世界后第一個遇到的人,同樣也是他兩世為人第一次認可的「家人」,剛剛認定,卻又被那般直接而殘忍的分割開來,葉辰作為一個男人,甚至是一個有些自私的男人,又怎麼會不感到憋屈、憤怒?

但那時的他太弱!

錯的不是他,但是他弱——弱,本身就是一種錯!

他不敢反駁,甚至還要想方設法去知曉對方究竟會帶初音去哪裡,因為那時雙方的實力差距,就好比是螻蟻之於巨龍。

而如今,他說話的口吻會如此強硬,不僅僅是閱歷與實力的變化,更多的,是對他曾經弱小時受到憋屈的發泄!

「好,葉辰,你很好……口氣不小,就不知道你的本事究竟能比得上口氣幾分!」北冥曦月的聲音彷彿萬載不化的寒冰,雙手之中黑芒閃爍,滅龍之槍隨召喚而至。

「葉辰哥哥,不要……曦月姐姐,你們不要打起來呀!」看到劍拔弩張的兩人,初音在一旁焦急的說道,一邊是家破人亡之後,繼續給予了自己活下去的希望與理由的葉辰哥哥,一邊是將她培養長大,成人成才,亦師亦姐的北冥曦月,她不知道自己該站在誰那一邊。

葉辰沒有說話,看到此刻山頂之上參與成人禮的契約者已經全部撤離前往絕地之壁外圍參站,潔白的聖痕迸發出刺眼光芒,他不打算真的跟北冥曦月較量,但至少也要讓對方知道,如今的他……

早已今非昔比!

「咳咳……偶說你們兩個,能不能看清楚現在是什麼局勢?」

就在二者一觸即發之際,小不點走上前來,先是給北冥曦月翻了個白眼,然後蹦起來一拳打在了葉辰的膝蓋上——

「那群傻(嗶——)蜥蜴都快打到咱們老窩了,你們倆還在這裡想斗個你死我活?」

「小月月,不是偶說你,都快三十五的人……額……」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殺氣沖自己撲面而來,小不點立馬略了過去「別老是跟年輕人一般見識,處處計較可是會變老的噢!」

「還有你!臭小子!不要以為本事大了就了不起,再怎麼說我們也是你的長輩,正所謂『子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你這樣,師父我真的很受傷……」

「啊啊啊……夠了夠了,師父,徒弟知錯了!」

面對自己便宜師父的一通胡攪蠻纏,葉辰知道這架沒法打了,只能無奈的搖頭求放過。

而北冥曦月也是解除了召喚,雖然仍舊是一臉冷傲,但也不再刻意針對葉辰,或許是女人愛美的天性,讓她認可了小不點的話語。

「好了,先來討論正事,臭小子,知道你鬼點子多,不如你先來說說,我們該如何行動?」

小不點出聲問道,身為葉辰的便宜師傅,儘管坑了點,但還是對自己徒弟有些了解的。

「先要收集情報。」葉辰果斷道「龍族總攻歷史上曾發生過三次,每一次都至少有十頭龍王參戰,我們首要目標便是弄清這些龍王級別戰力的分佈情況,然後再制定計劃,將其斬殺!」

「而根據以往的記載,結合我的看法,龍族很大可能會以三種方法進行進攻。」

「第一種方法,聚集所有龍王級戰力強攻一處,只要以閃電戰破開絕地之壁,便能從缺口傾巢而入。」

「第二種方法,則是虛實之計,先派遣一部分龍王戰力作為誘餌,剩下的大部隊則是聲東擊西,等到我方主力被吸引過去后,進攻防禦薄弱的後方!」

「第三種么……但願,龍族不會想到……」

說到第三種方法的時候,葉辰的臉上浮現出擔憂神色。

北冥曦月、小不點還有初音,皆是聽的一愣一愣的,他們想到的,葉辰想到了,他們沒想到的,葉辰也想到了,即使是對葉辰十分不待見的北冥曦月這一刻,也不得不承認,對方在謀略方面的確不是自己所能媲美。

「第三種方法是什麼?」

見葉辰好像賣起了關子,小不點不禁急著追問道。

「龍——海——戰——術。」

葉辰一字一句的,重重說道。

ps:感謝書友15316098的打賞,小羽感激不盡!

ps2:就算只有100坑爹幣也好,求不要讓小羽剃光頭……太丟臉了……小羽丟臉就是契約丟臉,契約丟臉不就是讓契約的書迷們也丟臉么哼╭╯^╰╮! ?「大陸究竟有多大,沒有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佔據廣袤土地的龍族其數量要遠超於我們人類。」

「如果龍族真的敢狠下決心,先行派出無窮無盡的低等龍族組成龍海,來消耗我們的力量,等到我們力竭之時,再派出高等龍族,到那時……」

北冥曦月與小不點同時默然,葉辰說的事情並不是沒有可能性,真要遇到那種情形,被無邊無際的龍海所包圍,即便是他們這些馭龍使也會被耗盡精神力,落得凄慘下場。

「但願龍族不會想到這種方法,不管怎樣我們也要立即動身,遲則生變!」葉辰沉聲道。

這場戰役絕不簡單,因為根據自己在「一千年後」所得知的情報,絕地之壁的覆滅,似乎就在自己「身死」后不久!

「可惜了狂王,今日被你擊敗,但願不會讓他一蹶不振,煉獄種契約者的力量在戰場之上足以對龍族造成不小的麻煩。」北冥曦月淡淡道。

「切,少了一個狂王而已,偶家徒弟能把他打成狗,孰強孰弱就已經是鐵一般的事實,徒弟你說是不!」小不點則是嗤之以鼻,不屑的說道。

「師父你高興就好……」

由於除了葉辰能夠使用聖焰之翼飛行外,北冥曦月、小不點和初音都無法直接飛行,所以最終四人只好選擇乘坐火焰巨龍「火刃」前往絕地之壁邊緣。

與此同時,絕地之壁外,早已是屍山血海!

「吼————」

數千頭巨龍咆哮著,向聚集了無數契約者與servant的絕地之壁發起衝擊。

銳冰之雨!

隕石天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