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自己能夠多多收集這些毒液精華,儲存在丹田之中,以後對敵之時應該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有了這個想法,齊天看著鋪天蓋地而來的毒蛇,突然精神大增!

設立這個大陣對付自己的人,絕對想不到自己身居能夠抵禦蛇毒的金色能量,更加想不到自己體內有一株能夠凈化萬物的神奇小樹苗!

本少爺今天絕對會給你一個驚喜,你既然能夠將真實的毒物放在虛幻的大陣之中,本少爺也能夠將你的毒物收為己用、將你的大陣粉碎殆盡!

躲在大陣外岩石後面的紅諸天,卻是不可能知道齊天的現狀,他看到齊天被數萬條毒蛇團團圍困,臉上的表情精彩至極。

之苦便是……

對著前來接應自己的紅英龍說道:「兒子,你一定要把握好尺度,千萬不要讓那些毒蛇將那個可惡的小子毒死,我還等著好好折磨他一番,讓他知道知道和我紅諸天做對的下場呢!」

「呵呵,父親大人放心,這個大陣的操作程序,我已經熟記於胸,想什麼時候停下攻擊,就什麼時候停下,我們現在坐看那小子受萬蛇嘶骨之苦吧。」紅英龍身材高大,足足比紅諸天高了半個腦袋,就連樣貌也比紅諸天漂亮許多,真不知道紅諸天怎麼會有那樣強大的基因,生出如此高大威猛的兒子來。

齊天現在已經將手上的屠龍匕揮舞起來,在身周形成一道銅牆鐵壁,人有無數條悍不畏死的毒蛇瘋狂的進攻,也不能衝進他的防守範圍。

毒蛇的碎肉像是雨點般不住的落下,很快便將齊天四周堆成了一道肉牆。

齊天知道,這些毒蛇的毒液已經不能傷到自己,有金色能量這樣強大的能量做後盾,堪比仙丹妙藥,他已經無所顧忌。

而且他的丹田中還有一個能夠提煉毒液精華的怪物般的樹苗,齊天更是無所畏懼,他現在已經再在辦法收集那些毒蛇屍身中毒液,讓樹苗精華成深紫色液滴。

四周的毒蛇雖然悍不畏死,奈何齊天的屠龍匕鋒利無比,來者不拒,輕輕一掃便是一大片鮮紅的碎肉如雨般飄落。

毒蛇的數量在急劇減少,進攻的威力也有所減緩,甚至已經有些精明的毒蛇,開始向外逃竄。

齊天在抵禦毒蛇攻擊的同時,始終觀察著全局,在這樣一個變換不停的大陣中,保持時刻警惕是必要的,他發現這樣的一幕之時,便運起天神就變神功,激出體內的金色能量旋窩,籠罩了大片的空間,將全部的毒蛇都籠罩在自己的旋窩範圍之中。

這些毒蛇的毒液,現在對齊天有著很大的作用,他當然不會輕易放走任何一條毒蛇。

齊天的金色漩渦未能毋容置疑,在以往的戰鬥中每次都發揮出了無比巨大的效果,當然這次也不會例外,更何況這次對付的只是一些沒有思想的毒蛇,如同行屍走肉一般的存在。

巨大的力量將所有的毒蛇牽引,在齊天的身周形成一道千萬條毒蛇組成的風景,隨著旋窩的力量急速的旋轉著。

這道壯麗的風景看得遠處的紅諸天和紅英龍大呼雄壯!

他們還以為這些毒蛇竟然會自行組成戰陣攻擊敵人呢,卻不知這些毒物們是被齊天的功力牽引,不得不隨風逐流。

那些毒蛇已經被齊天的旋窩形成的氣流,旋轉的暈頭轉向,已經完全失去了自主能力。

將數萬條毒蛇盡數控制,接下來便是吸取他們毒液的時間了,有金色漩渦幫助,提取毒液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在金色漩渦巨大的吸力之下,每一條毒蛇都不得不噴吐出自己所有的毒液,那些毒液更是在空中形成一道五顏六色的幕布,看的遠處的紅諸天父子大呼驚奇。

卻不知他們辛辛苦苦飼養的毒蛇,現在已經命在旦夕,馬上就要成為別人修鍊道路上的墊腳石。

那些被吸引出來的毒液,有齊天牽引著,湧進他的經脈,有金色能量包裹著,送進了丹田之中,那株小樹苗看到源源不斷湧來的蛇毒,興奮的搖曳著枝椏,歡快的吸收著毒液,齊天甚至能夠感受到那住小樹苗正在快速的生長著!

齊天不禁驚奇異常,這些蛇毒竟然還有如此功效,竟然能夠促進小樹苗的發育,看來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多多收集這些有毒的物質,不知道小樹苗長大后是什麼樣子,優惠多出什麼功能,齊天很是期待。

蛇毒源源不斷的供應進丹田之中,而小樹苗的吸收毒液吸收毒液的速度也是快速無比,深紫色的毒液不停的滴下,時間不長已經聚集成了一個拳頭大的液滴,液滴散發著紫色的光芒,裡面有氤氳的氣體流動!

隨著毒液的不斷聚集,藍色液滴在不斷壯大著。

外面的毒蛇大部分已經被齊天吸靜了毒液,雖然還有很多沒有死亡,但也已經不再是那副悍不畏死的樣子,全都是無精打采ude蜷縮成一團,隨著齊天的旋窩上下浮動。

第三百三十二章成就毒丹

身體中劇烈的疼痛讓齊天保持著清醒,但是齊天知道,這種清醒維持不了多長時間,一旦蛇毒湧上自己的大腦,便會使自己陷入重度昏迷,在這種被幾萬條毒蛇圍攻的時候,陷入昏迷的後果不難想象。

蛇毒在血管中的行進速度快速無比,而且蛇毒所過之處的痛苦簡直無法想象,就像是有千萬條毒蛇在同時撕咬,並且還帶著一股無法忍受的灼痛!

無數種方法在一瞬間被齊天想到,最終他還是認為自己體內的金色能量應該能夠對抗這種蛇毒,從一開始,金色能量便是無所不能的存在,不光是帶給了齊天神一般的修鍊速度,還屢屢幫助他拜託困境。

天神九變神功瞬間運起,金色能量像是一支衝鋒陷陣的士兵,蜂擁著衝出齊天的丹田,迎著那股蛇毒沖了過去!

金色能量所向披靡,那股蛇毒摧古拉朽的被金色能量吞噬,並且順帶著將齊天受傷的血管給恢復了一下,就連血液都被金色能量從新洗滌一番,讓他的血液更加精純。

只不過千分之一霎那的時間,金色能量便完成了它的使命,在齊天的靜脈之中四處巡視著,像是一對盡忠職守的士兵。

蛇毒的危機已經解除,齊天突然發現一件有趣的事情,那團被金色能量吞噬掉的涉毒,竟然沒有被金色能量消化掉,而是縮成一團,被金色能量包裹在中間,送進了丹田之中。

丹田中的那顆在屠龍空間得到的小樹苗,好像嗅到了不一樣的味道,竟然快速的生出一股吸力,將那一小團蛇毒吸進了嫩綠的樹葉之中,而後竟是凝聚出一滴深紫色的液珠,滴落在齊天的丹田之中!

齊天敢確定,那滴深紫色的液滴,絕對是蛇毒的精華!

如果自己能夠多多收集這些毒液精華,儲存在丹田之中,以後對敵之時應該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有了這個想法,齊天看著鋪天蓋地而來的毒蛇,突然精神大增!

設立這個大陣對付自己的人,絕對想不到自己身居能夠抵禦蛇毒的金色能量,更加想不到自己體內有一株能夠凈化萬物的神奇小樹苗!

本少爺今天絕對會給你一個驚喜,你既然能夠將真實的毒物放在虛幻的大陣之中,本少爺也能夠將你的毒物收為己用、將你的大陣粉碎殆盡!

躲在大陣外岩石後面的紅諸天,卻是不可能知道齊天的現狀,他看到齊天被數萬條毒蛇團團圍困,臉上的表情精彩至極。

之苦便是……

對著前來接應自己的紅英龍說道:「兒子,你一定要把握好尺度,千萬不要讓那些毒蛇將那個可惡的小子毒死,我還等著好好折磨他一番,讓他知道知道和我紅諸天做對的下場呢!」

「呵呵,父親大人放心,這個大陣的操作程序,我已經熟記於胸,想什麼時候停下攻擊,就什麼時候停下,我們現在坐看那小子受萬蛇嘶骨之苦吧。」紅英龍身材高大,足足比紅諸天高了半個腦袋,就連樣貌也比紅諸天漂亮許多,真不知道紅諸天怎麼會有那樣強大的基因,生出如此高大威猛的兒子來。

齊天現在已經將手上的屠龍匕揮舞起來,在身周形成一道銅牆鐵壁,人有無數條悍不畏死的毒蛇瘋狂的進攻,也不能衝進他的防守範圍。

毒蛇的碎肉像是雨點般不住的落下,很快便將齊天四周堆成了一道肉牆。

齊天知道,這些毒蛇的毒液已經不能傷到自己,有金色能量這樣強大的能量做後盾,堪比仙丹妙藥,他已經無所顧忌。

而且他的丹田中還有一個能夠提煉毒液精華的怪物般的樹苗,齊天更是無所畏懼,他現在已經再在辦法收集那些毒蛇屍身中毒液,讓樹苗精華成深紫色液滴。

四周的毒蛇雖然悍不畏死,奈何齊天的屠龍匕鋒利無比,來者不拒,輕輕一掃便是一大片鮮紅的碎肉如雨般飄落。

毒蛇的數量在急劇減少,進攻的威力也有所減緩,甚至已經有些精明的毒蛇,開始向外逃竄。

齊天在抵禦毒蛇攻擊的同時,始終觀察著全局,在這樣一個變換不停的大陣中,保持時刻警惕是必要的,他發現這樣的一幕之時,便運起天神就變神功,激出體內的金色能量旋窩,籠罩了大片的空間,將全部的毒蛇都籠罩在自己的旋窩範圍之中。

這些毒蛇的毒液,現在對齊天有著很大的作用,他當然不會輕易放走任何一條毒蛇。

齊天的金色漩渦未能毋容置疑,在以往的戰鬥中每次都發揮出了無比巨大的效果,當然這次也不會例外,更何況這次對付的只是一些沒有思想的毒蛇,如同行屍走肉一般的存在。

巨大的力量將所有的毒蛇牽引,在齊天的身周形成一道千萬條毒蛇組成的風景,隨著旋窩的力量急速的旋轉著。

這道壯麗的風景看得遠處的紅諸天和紅英龍大呼雄壯!

他們還以為這些毒蛇竟然會自行組成戰陣攻擊敵人呢,卻不知這些毒物們是被齊天的功力牽引,不得不隨風逐流。

那些毒蛇已經被齊天的旋窩形成的氣流,旋轉的暈頭轉向,已經完全失去了自主能力。

將數萬條毒蛇盡數控制,接下來便是吸取他們毒液的時間了,有金色漩渦幫助,提取毒液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在金色漩渦巨大的吸力之下,每一條毒蛇都不得不噴吐出自己所有的毒液,那些毒液更是在空中形成一道五顏六色的幕布,看的遠處的紅諸天父子大呼驚奇。

卻不知他們辛辛苦苦飼養的毒蛇,現在已經命在旦夕,馬上就要成為別人修鍊道路上的墊腳石。

那些被吸引出來的毒液,有齊天牽引著,湧進他的經脈,有金色能量包裹著,送進了丹田之中,那株小樹苗看到源源不斷湧來的蛇毒,興奮的搖曳著枝椏,歡快的吸收著毒液,齊天甚至能夠感受到那住小樹苗正在快速的生長著!

齊天不禁驚奇異常,這些蛇毒竟然還有如此功效,竟然能夠促進小樹苗的發育,看來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多多收集這些有毒的物質,不知道小樹苗長大后是什麼樣子,優惠多出什麼功能,齊天很是期待。

蛇毒源源不斷的供應進丹田之中,而小樹苗的吸收毒液吸收毒液的速度也是快速無比,深紫色的毒液不停的滴下,時間不長已經聚集成了一個拳頭大的液滴,液滴散發著紫色的光芒,裡面有氤氳的氣體流動!

隨著毒液的不斷聚集,藍色液滴在不斷壯大著。

外面的毒蛇大部分已經被齊天吸靜了毒液,雖然還有很多沒有死亡,但也已經不再是那副悍不畏死的樣子,全都是無精打采ude蜷縮成一團,隨著齊天的旋窩上下浮動。 看看再無毒液可取,齊天收起了功力,那些飄浮在空中的毒蛇,失去了金色漩渦的支撐,紛紛掉落在地,物理的在地面上蠕動著,拚命的向四面八方游去。

但是毒蛇們的速度現在看起來是那樣的可笑,就像是一堆粘連在一起的蚯蚓。

紅諸天和紅英龍的臉色已經變了,他們自然明白,這些毒蛇根本沒有給齊天造成任何傷害,而且它們已經完全被齊天弄的失去了戰鬥能力!

麒麟島引以為傲的毒龍島毒蛇大陣,就這樣輕易的便被齊天摧毀,紅諸天不由得儼如了一種絕望的境界: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啊,天下英雄望而生畏的毒蛇大陣,竟然奈何不得他分毫!

紅英龍看著那些辛辛苦苦培養起來毒蛇變得毫無生機,不由得睚眥欲裂,咬牙徹齒的說道:「小子,竟敢毀掉我毒龍島的毒蛇,本座也只有拿出終極殺手,不得不啟動血域狂殺陣了!」

「血域狂殺陣?」紅諸天不由一愣,他根本沒有聽說過這樣一個名字,我的兒子還有終極殺招,我這個當父親的怎麼不知道?

「父親大人,你的願望無法實現了,血域狂殺大陣一旦開啟,完全不由我控制,不講被困之人滅殺,大陣是無法停止的。你想要親手虐殺那小子,是不可能的了。」紅英龍臉色猙獰的說道。

看樣子他十分篤定,雪域狂殺大陣能夠將齊天擊殺,紅諸天看了看紅英龍,說道:「只要我兒能將那個小混蛋弄死,我的仇也算是報了,不過,應龍,血域狂殺大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我怎麼重來沒有聽說過?」

「嘿嘿,父親大人,不瞞您說,雪域狂殺大陣其實是我在毒龍島鎮守的這些年中,無意間發現的,說是大陣,倒不如說是一個密境,或者說是一個異度空間,裡面究竟是什麼樣子我也沒有見過。」

「你沒見過,你就敢確定恩呢掛鉤將那小混蛋殺死?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

「父親大人不知其中利害啊。」紅英龍臉上突然露出心有餘悸的表情,艱難的咽了一口吐沫說道:「在我剛剛接受毒龍島的管理權的時候,我決定對島上的大陣做一次整修,當時大陣的整修工作已經接近尾聲,突然其中一個小小的環節出了一點事故,發生了劇烈的爆炸,爆炸的威力大的出乎了我的預料,竟然將空間都炸出一個裂縫來……」

說到這裡,紅英龍臉上突然露出駭然的神情:「當時出現哪種情況,我本以為也沒什麼,空間裂縫應該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自行恢復,誰知道就在這時,一個奇怪的生物從空間裂隙中擠了出來!」

「那怪物人頭獸身,長得難看之極,青面獠牙不說,細長的身體上還布滿了鱗片,看上去既象蛇又像魚,究竟是什麼生物,在場的人沒有一個認識,我們當時猜測,應該是異域生物。」

「那怪物兇猛異常,剛剛擠出空間裂隙,便向著我的士兵攻了過去,在觸不及防之下,幾十名武尊境士兵被那怪物的尾巴掃中,頓時全都粉身碎骨,死的不能在死了!」

紅諸天聞聽大驚:「這件事是什麼時候發生的,我怎麼沒有聽說?」死傷幾十名武尊高手,在麒麟島可是大事,他這個護法怎麼可能不知道?

紅英龍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說道:「父親大人,這種事我怎麼敢向島主冰雹啊!」

「你沒有將這事彙報給島主?」紅諸天臉色一變:「你好大的膽子,你可知道期滿島主是何等大罪?弄不好可是要誅滅滿門的!」

「父親大人放心,這麼多年過去了,島主不是也沒有發現么?我已經將那些損落的高手家人,用重金收買,他們得到了足夠多的財富,是不會將這件事捅出去的,再說,現在島上的兵士,對我都是忠心耿耿,他們也不希望這件事被島主知道,總之,那個異度空間的存在,是他們心中最大的秘密,誰也不會外泄。」

「算了,既然這麼長時間都隱瞞了,也只有聽天由命,希望島主永遠不會知道這件事……」紅諸天嘆了一口氣說道,這件事既然已成定局,自己再說什麼也是沒有用,中不能現在在將這件事告訴島主吧?那樣豈不是自己往火坑裡跳?

「那個怪物到最後怎麼樣了?」紅諸天話題一轉,接著問道。

「那怪物一招擊殺幾十名武尊境高手,我那時候才反應過來,幸好當時我身上帶著師傅送我的法寶乾坤罩,在間不容髮的一刻,我啟動了乾坤罩,將那怪物罩在了其中……」

「抓到就好……」紅諸天鬆了一口氣:「這麼強大的怪物,如果逃出去,不知道會引起多大的轟動,你的秘密也就會成為公開的秘密了……」

「將那怪物控制住,我當時也是鬆了口氣,可是還沒有等我將怪物收起,那個空間裂隙中竟然又有幾頭怪獸往外鑽!」

「什麼?那樣的怪物竟然不止一頭?」紅諸天也是大驚失色,雖然這件事已經成為過去,但他還是紅英龍擔心。

「絕對不止一頭!」紅英龍說道:「當時我手下的陣法大師反應還算及時,在那些怪物還沒有擠出來的時候,便發動了守護大陣,暫時將那些怪物封堵在空間裂隙之中,然後集合所有人的力量,快速的在大陣外面,有加註了九十九座守護大陣,籌足了百座大陣,才放下心來。」

「這麼長時間以來,我們時常關注大陣的變化,並且不斷的加強防護大陣的威力,才能夠徹底將它們封堵在空間裂隙之中……」

「那個空間裂隙還沒有自行復原?」紅諸天不由得大惑不解,一般來說,空間裂隙這種事物,是不可能維持對長時間的,最多也就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如果空間裂隙不會自行恢復,那麼現在整個大陸上不知道會有多少空間裂隙了。

要知道,造成空間裂隙並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天尊境強者,全力一擊,便能將空間弄出裂隙來。

「我也是奇怪,弄不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拿出空間裂隙,已經存在了十年的時間,始終沒有復原,而且還有要擴張的趨勢。」

「不會是那些怪物做的吧?」紅諸天想到這種可能,那些怪物被捆在異度空間中,好不容易有一個探索外面世界的機會,它們一定想方設法要衝出來,所以它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這個機會,絕對會想盡辦法不讓空間裂隙恢復如初。

紅英龍點了點頭說道:「不錯,jiushi9那些怪物所為,我後來將抓捕道德那頭怪物拿來審訊,得知它們那個空間,有很多頭像他一樣的怪物,而且那些怪物各個強大無比,隨便出來一頭,都能輕鬆滅殺天武大陸的武尊境高手,而且具那怪物所說,裡面還有更加強大的怪物,強大到那頭怪物都無法理解的地步。」

「所以,要想將那小子不費力氣的滅殺,我想只有藉助那些怪物的力量了,他就算再強大,也不可能是那些怪物的對手,而且那些怪物數量之多,到現在我也沒有弄清楚,究竟裡面是有幾十萬、還是幾百萬,甚至更多……」

紅諸天看了看大陣中的齊天,臉上露出殘忍的表情:「就按你說的辦,只不過你有辦法將他引入那個異度空間之中?」

「嘿嘿,父親大人,你的兒子可不是吃乾飯的,這麼多年來,我早就將這裡的陣法和那個空間裂隙之間融會貫通,為的就是以後遇到強大的對手,將他引入異度空間轟殺,今天果然用上了!」

紅英龍說完,不再猶豫,快速的開啟了大陣的牽引功能!

齊天現在正在消化那些毒蛇的毒液,那些毒蛇已經不會對他構成威脅,所以齊天這時候心情是放鬆的,不過他可沒有放鬆對四周事物的警惕,這裡可是在一座幻陣之中,齊天現在還沒有來得及破解這個陣法。

還沒有將毒液完全消化,齊天突然覺得一股巨大吸力生出,徑直將他捲起,眼前景物一變,被瞬間移動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齊天覺得傾身而入的,就是殺氣,無比濃郁的殺氣,彷彿這片空間里,就是由殺氣所凝聚而成。

感覺到殺氣的同時,空間中的場景,也映在了眼中;讓齊天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戰,因為呈現在楚南眼前的,是鋪天蓋地的怪物!

而且,這些怪物並不是亂轟轟的擠在混在一起,反是相當嚴整,蛇身怪物排成一個方陣,身上翅膀的怪物一個方陣,長有四條大象腿的怪物是一個方陣……

「我也是奇怪,弄不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拿出空間裂隙,已經存在了十年的時間,始終沒有復原,而且還有要擴張的趨勢。」

「不會是那些怪物做的吧?」紅諸天想到這種可能,那些怪物被捆在異度空間中,好不容易有一個探索外面世界的機會,它們一定想方設法要衝出來,所以它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這個機會,絕對會想盡辦法不讓空間裂隙恢復如初。

紅英龍點了點頭說道:「不錯,jiushi9那些怪物所為,我後來將抓捕道德那頭怪物拿來審訊,得知它們那個空間,有很多頭像他一樣的怪物,而且那些怪物各個強大無比,隨便出來一頭,都能輕鬆滅殺天武大陸的武尊境高手,而且具那怪物所說,裡面還有更加強大的怪物,強大到那頭怪物都無法理解的地步。」

「所以,要想將那小子不費力氣的滅殺,我想只有藉助那些怪物的力量了,他就算再強大,也不可能是那些怪物的對手,而且那些怪物數量之多,到現在我也沒有弄清楚,究竟裡面是有幾十萬、還是幾百萬,甚至更多……」

紅諸天看了看大陣中的齊天,臉上露出殘忍的表情:「就按你說的辦,只不過你有辦法將他引入那個異度空間之中?」

「嘿嘿,父親大人,你的兒子可不是吃乾飯的,這麼多年來,我早就將這裡的陣法和那個空間裂隙之間融會貫通,為的就是以後遇到強大的對手,將他引入異度空間轟殺,今天果然用上了!」

紅英龍說完,不再猶豫,快速的開啟了大陣的牽引功能!

齊天現在正在消化那些毒蛇的毒液,那些毒蛇已經不會對他構成威脅,所以齊天這時候心情是放鬆的,不過他可沒有放鬆對四周事物的警惕,這裡可是在一座幻陣之中,齊天現在還沒有來得及破解這個陣法。

還沒有將毒液完全消化,齊天突然覺得一股巨大吸力生出,徑直將他捲起,眼前景物一變,被瞬間移動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齊天覺得傾身而入的,就是殺氣,無比濃郁的殺氣,彷彿這片空間里,就是由殺氣所凝聚而成。

感覺到殺氣的同時,空間中的場景,也映在了眼中;讓齊天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戰,因為呈現在楚南眼前的,是鋪天蓋地的怪物!

而且,這些怪物並不是亂轟轟的擠在混在一起,反是相當嚴整,蛇身怪物排成一個方陣,身上翅膀的怪物一個方陣,長有四條大象腿的怪物是一個方陣……

放眼看去,這樣的方陣,竟然有成千上萬個,一個個方陣森嚴,且看他們所站立的位置,臉上的神情,完完全全就是一個軍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