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一般人以她的性格知道對方也是香江人,肯定會打個招呼還過因為被高保和馬小玲影響,導致王珍珍看到楊風第一反應就是躲開而不是打招呼。

「小玲啊,剛才我在門口碰到那個人了。」回到房間王珍珍說道。

馬小玲大驚站了起來大聲問道:「是哪個噁心的男人?」

王珍珍有些不好意思道:「小玲啊,你幹嘛說別人噁心呢雖然吃哪種東西是很噁心但不是所有人啊,不是和你吵架哪個是坐在椅子上穿著西裝比較帥的那個。」

「哦,穿著西裝比較帥的那一個。」

馬小玲明白了什麼壞笑著打趣王珍珍讓臉皮薄的王珍珍馬上就紅了臉。

「你欺負我,我不和你說了。」

真是的,我幹嘛說比較帥呢,直接說穿西裝的不就可以了嗎?

三個人高保穿的小黃鴨羽絨服,況天佑穿的黑色外套楊風則是銀色西裝加棕色大衣很好區分。

若不是怕覺得誤以為自己是瘋子楊風連大衣都不想穿,反正他沒覺得有多冷。

「珍珍,你該不會是動心了吧?」

馬小玲這下不敢開玩笑了急道,「千萬不要和他們這些人來往,還想吃人體宴想想就可怕。這種男人不能要,哪怕很有型,哪怕很帥。」

就算你是個型男是個帥哥但也要丟掉不能要高保就更加不可能了況天佑?沒怎麼注意。

「我知道我知道也許別人只是開玩笑哦,所以別想那麼多了,我先睡一會好累啊,等下我們泡了溫泉澡吃什麼東西?」

「再說吧我也要休息一會,坐飛機累死了。」

等珍珍睡著后再檢查一下酒店裡有什麼髒東西順便和酒店的人接頭,然後開始做事這次的報酬很高馬小玲很滿意可惜要被抽掉不少,這讓很愛錢的馬小玲有點肉疼。

一覺醒來,天色已經逐漸黑了下來,楊風記得這酒店可以為客人配置燒烤台和材料需要的客人能自己在院子里烤來吃。

反正也沒事情做,楊風索性找酒店的人,給了錢之後拿上東西開始行動,況天佑和高保沒回來看他們的樣子今晚或許會晚一點甚至可能不回來。

「好香啊!」

剛剛起來泡了溫泉的馬小玲和王珍珍正準備弄東西吃呢,結果就聞到一股烤肉的味道。

「是他。」

馬小玲走到院子里一看,發現是楊風后小臉就皺在了起拉著王珍珍去找酒店的人。

打算自己烤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嘛,只是馬小玲有點高估了自己,王珍珍雖然是個賢妻良母型的女人但你讓她生火做這些基本沒碰到的事情,她也有點抓狂看著院子另外一邊兩個女人折騰半天連火都沒有燒起來楊風暗暗憋著笑意。

山本一夫也真夠壞的為了能讓客人體驗到親自動手的享受,竟然會準備這些東西。

這下好了吧那些習慣了煤氣和天然氣的人你讓他們燒炭火是一場煎熬這不馬小玲和王珍珍弄得小臉黑一塊白一塊的,馬小玲氣的差點將燒烤架子給砸了。

「如果不介意你們可以和我一起烤,我用這邊你們用那邊。」

燒烤架比較長分成兩邊也不會擁擠,再說只是三個人而已,不存在擁擠的說法。

王珍珍紅了臉覺得自己好沒用,燒火都這麼困難馬小玲想了一下,拉著王珍珍就走了過來,順便將自己選的東西一起拿過來。

「那麼先生,我們就先說聲謝謝了。」

比起王珍珍的拘束,馬小玲倒是很開朗一點都不帶客氣楊風笑了笑沒說話繼續烤自己的東西吃著烤肉喝著紅酒,感覺還是不錯的。

雖然酒店的人推薦他清酒,但楊風還是選擇了紅酒。

「哇!火好大!」

王珍珍和馬小玲似乎放了太多油,導致一時間火就冒了起來弄得兩人一陣手忙腳亂好一陣才平穩下來,將節奏掌握在自己手裡。

馬小玲鬆了口氣回頭一看發現楊風根本沒有注意自己倆只是安靜的烤著肉喝著紅酒還真會享受!

馬小玲在心裡嘀咕一句,馬小玲一看楊風烤的肉一張臉就垮了不來看看楊風的烤的外焦里嫩,像是染了一層金粉撒上調料聞著那叫一個香而自己兩人呢一邊黑一邊紅。

「不介意的話一起吃點,放心這不是人體宴。」

看著兩人那叫一個心急楊風只好邀請她們一起吃,將食材拿過來自己負責烤就行了,就她們那技術估計外面的變成焦炭裡面還是生的。

「好啊!」

馬小玲爽快的同意下來,讓王珍珍有些意外但她沒有反對,自己兩人確實做不好。

「唔,好好吃。」

王珍珍有些不好意思,馬小玲卻驚呼一聲感覺楊風不去賣燒烤太可惜了。

「你好,我叫王珍珍這是我朋友馬小玲。」

吃著烤肉王珍珍還是先一步自我介紹。

「楊風。」

將雞翅放在烤架上楊風抬起頭說道。

自己和馬叮噹認識的時候,馬小玲似平就一點大而現在時間真是不值錢,感慨歸感慨楊風卻沒有說破的意思。

「楊先生,你朋友呢?」

「他們去國際刑警總部了有任務要處理其實他們白天是開玩笑的,你覺得那東西有幾個人吃得起?」

「也對。」

王珍珍原本的尷尬慢慢的消失不見,和楊風聊了起來想了一下上百萬價格的人體宴一般人還真吃不起,換成港幣也有好幾十萬了做警察一年能賺多少?就是她都不敢這麼闊氣的亂搞。

馬小玲意見卻不同開口說道,「這可不一定哦,男人嘛,總是對哪方面的東西沒有抵抗能力。」

你是在說我還是說高保呢?楊風嘴角抽了兩下當做沒聽到,這就是個圈套只要接話就中招了果然,楊風不吭聲馬小玲有些失望。

「什麼?你竟然是一個無業游民?」

聊著聊著大家很快就聊到職業,王珍珍直接說自己是老師馬小玲是清潔公司的老闆當詢問楊風的時候楊風回答無業游民。

兩女直接驚呆了你無業游民,兩人不停的打量楊風再不停的將他和無業游民對比感覺怎麼都串聯不起來。

你有見過無業游民穿著名牌西裝,來到倭國住在一片區最好的溫泉酒店裡再吃著價格昂貴的烤肉喝著名貴的紅酒嗎?而且楊風不論是外貌還是給人的氣質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無業游民。

提及無業游民,馬小玲和王珍珍第一回時間就想到了香江那些到處混的小流氓,感覺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人。

「逗你們玩的,其實我只是目前無業,專業是外語還不知道找什麼工作呢。」

吹牛又不犯法,楊風淡淡的笑道。

「嚇我一跳。」

「果然你們男人的話不能隨便相信,我就說你怎麼看都不像是個無業游民,反而像是個成功人士。」

我覺得我們不應該去和倭國警方接觸,虧大了上當高保和況天佑回來后。

見楊風和王珍珍馬小玲三人坐在院子里,看著雪景吃著烤肉聊得很開心,還喝紅酒頓時就不高興了。

憑什麼啊l!

我們需要工作,你卻能坐在院子里和美女聊天吃烤肉喝紅酒,這不公平上!

況天佑笑著搖搖頭,不理高保的抱怨。

以楊風的條件想要女人,很容易,就算他女人真的很多。

「好香的烤肉,看來我們來的正是時候!」

高保拍拍手笑著跑了過來就想加入戰局剛剛還笑的花枝亂顫的王珍珍看到高保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表情有些不自然,馬小玲更直接一張臉冷了下來。

「謝啦!帥哥等回到香江請你吃飯。」

「楊先生,我們先回房間了。」 看著鏡子里有些蒼白的臉色,和小家碧玉的容貌,緋傾傾抬手摸了摸臉。

頂了千年的絕美容貌突然變得有些普通,緋傾傾除了有些不習慣外,就是真心實意的驚喜。

那個叫做系統的東西沒有騙她,也說明,她真的能夠再見到他!

【所以,現在可以接收劇情和任務了嗎?】腦海里突然響起的聲音並沒有讓緋傾傾嚇到。

她眨了眨眼,點頭:「可以。」

【傳送劇情開始……】

碰!

鏡子前穿著病號服的少女突然抱著頭撲倒在地。

……

等緋傾傾再次醒來時,發現她躺在病床上,病房裡沒有人,緋傾傾看著雪白的天花板,腦海里,卻是把系統罵了個狗血淋頭!

「為什麼接收劇情會這麼痛。」緋傾傾真是被痛到懷疑人生。

【是你自己的靈魂強度被削弱了,和接收劇情沒關係。】系統表示這鍋他不背!

緋傾傾無話可說。

一開始對方就說了可能會有後遺症的,只是她一心撲在可以再見到愛人身上,所以把這些東西都拋到腦後了。

現在被這麼一提醒,緋傾傾也想起來了。

想到此,緋傾傾也懶得理會系統,開始梳理她腦海里多出來的一些東西。

她現在依附的這具身體名字也叫緋傾傾,今年十六歲,是利川四高的一名高二學生。

【對了,為了方便你,你依附的宿體名字會被修改和你一樣。】系統突然出聲。

「你能知道我的思想?」緋傾傾面色難看。

雖然她是個長生不老的廢物,對於別人這麼輕易的知道她的思想,她也是很生氣的。

【???我只是忘記提醒你,現在提醒你一下而已,沒有許可權我是不能知道你的思想的。】系統解釋道。

緋傾傾臉色恢復正常,算系統過關。

「對了,你有名字嗎,我不能老叫你喂吧。」緋傾傾突然想起一個問題。

【沒有。】系統清冷的聲音響在緋傾傾腦海。

「那要不,叫小白?!」緋傾傾試探道。

畢竟也是要在一起不知道相處多久的,還是有個名字比較好。

總裁愛上可愛妻 她當時看到系統時,系統就是一個白乎乎的光團,緋傾傾覺得小白相當不錯。

【好。】系統出乎意料的好說話,第一次有名字,想想就覺得激動。

在緋傾傾看不到的地方,白白的光團閃了好幾下,才又變得平靜了下來。

此時的緋傾傾,已經又繼續梳理劇情了。

這個位面的氣運之子名叫夏木忝,身份是一個歌星,按照劇情發展,他會在十六歲被星探發現,然後簽約這個位面最好的娛樂公司,並且和另外一個女生組成銀幕情侶cp。

而這個女生,就是本位面另一個氣運之子,也就是女主余微微。

兩人組成組合后,因為青春洋溢的外形,迅速的吸引了一批死忠粉,一時風頭無二。

但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禍兮旦福。

余微微出了車禍,其他啥事都沒有,就是嗓子拉傷了,正常說話可以,但是要是唱歌就不行了。

這件事只有她自己知道,同時她也不敢告訴經紀人。

如果公司知道了,那余微微就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退出娛樂圈。

可是她怎麼可能願意。

那時的她已經和夏木忝暗地裡在一起了,如果她退出娛樂圈,公司就會找另外的女生和夏木忝搭檔。

正好當時余微微回學校上課休養,然後無意間聽到了原主的聲音。 原主的聲音,和她的聲音相似度很高。

這一發現,讓余微微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那就是,讓原主替她錄歌。

如果需要現場演唱什麼的,就讓原主在後台替她唱。

不過,余微微一個人根本沒法完成這個大膽的想法,所以,余微微把這件事告訴了夏木忝。

夏木忝聽到余微微我見猶憐的一陣哭訴,答應了余微微的要求。

配合余微微行動。

公司那邊,有夏木忝幫助,可是原主這邊,就有些麻煩了。

試問,人家憑什麼要替她代唱?!

如果說,原主像那麼悲催小說里的倒霉女配一樣,剛好家裡有人重病,急需醫藥費或者各種需要大筆錢財的話,余微微可以簡簡單單的收買原主。

但是,原主並不是。

原主家庭雖然不是特別富裕,不過卻也是小康之家。

父母雙職工,又只有緋傾傾這麼一個女兒,夫妻兩都對緋傾傾疼愛得要命。

而緋傾傾個人,也是成績優異。

還考上了分數線極高的利川四中。

如果順利發展,原主應該還會考上一個不錯的大學,畢業之後找一份不錯的工作,然後認識一個合適的人,結婚生子,平淡而幸福的過完一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