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換作是平時,希爾妲身為女僕,當然不會隨意闖入主人的卧室,不過這些日子,魯特加主動關照過——「如果我早上起不來的話,就進門把我給弄醒」。也就是說——

「我進來了哦?」

說時遲那時快,年輕的領主還沒來得及出聲制止,卧室的房門就被打開了女僕給推開了。

與此同時,因為驚慌而有些滑稽的青年以及正沉睡在其臂腕里的少女,這發生了什麼一目了然的光景,便立刻映入了女僕的眼中。

「啊……」意料之外的一幕讓希爾妲陷入了短暫的停滯,如果艾麗澤在場的話,便能在這短短的零點幾秒里,通過自律管制模塊獲取她體內傳出的一長串如同系統bug一樣的——『一級戰備狀態』、『火器系統自律展開』、『全武裝充能』……『iff判定魔紋為友軍』、『武裝解除中……解除中……解除中……解除中……』的數據信號。

「拉琪小姐也在您這邊啊……」

「啊……啊,啊哈哈……是啊……那個,怎麼說呢……對不起!」

魯特加尷尬地撓了撓頭髮,他的表情就好像是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如果用愛麗絲所熟悉的國產倫理片套路,眼前父親的表情,毫無疑問就是被捉姦在床的劈腿渣男。

「呵呵呵,魯特加大人,您在說什麼呢?沒有什麼值得道歉的地方吧?總之,既然已經醒了,就請儘快更衣,早餐已經為您準備好了。」

希爾妲說得沒錯,身為帝國貴族,魯特加就算是被妻子撞見這一幕,他也大可以擺出泰然自若的模樣。可不知為何,希爾妲溫柔如往昔的溫柔言語之中,所不斷地散發而出逼人的氣息,同時也不知是不是光線的問題,此時女僕的笑容同樣陰沉地令他背脊發涼。

於是,就在希爾妲的全自動追尾飛彈的鎖定之中,伯爵婚禮綵排的繁忙一天,拉開了序幕。 ?嫉妒心……希爾妲對於自己的感情,是懷著自覺,並有所覺悟的。從決定幫助魯特加救出拉琪的那一天開始,她就料到總有一天會體會現在的心情。

早晨,看到魯特加和拉琪兩人並排在卧室的床鋪上的光景,希爾妲理所當然地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倒不如說,直至今日才發生這一幕,反而才令人不解。

——原本在那個位置上的,應該是自己才對……

像是這樣的,自然而然的激烈念頭,從腦海中湧現。不過對於現在的希爾妲而言,卻已經是遙不可及的願望。

因為比起身體『從龍變化為人類』,使得自己能夠和心愛的人更加親密的拉琪不同,希爾妲的情況可以說是截然相反。

希爾妲雖然她曾經說過,要和拉琪堂堂正正地決一高下,可這隻不過是自我安慰罷了。從嚴格意義上,希爾妲已經算不上是人類,而是一具人偶,一副『包裹著兵器的外殼』。無論再怎麼模擬人類的形態,也終究改變不了身體是『鋼鐵鑄成』的事實。

別說是為了心愛的男人生育子嗣,甚至連傾注愛意,用力地懷抱對方都做不到。因為以希爾妲的身體規格,隨心所欲用力的話,恐怕普通人類的**會和番茄一樣被輕鬆地捏爛。

想到這裡……希爾妲開始厭惡起自己的這幅身軀。即便這是如同女兒一般的艾麗澤,為了拯救自己的性命而打造的身體。

曾幾何時,希爾妲也曾為自己所獲得這份力量感到過喜悅和欣慰,因為這意味著自己能夠挺身而出守護自己最為珍視的家人。確實,這幅身軀也在過去的幾個月離,為了魯特加伯爵和三位小姐立下過不少的功績,但是……將來呢?

拉琪的出現毫無疑問會替代自己的位置。

她純潔而美麗,雖然不善言辭,卻深愛著這個家庭之中的所有人。不僅僅是魯特加和三姐妹,就連領主府中的其他女僕,包括嬌小的吉祥物獸族幼女瑞琪兒在內,也已經漸漸的和拉琪打成了一片。不僅如此,拉琪的力量更是強大得無以復加。光論戰鬥能力的話,恐怕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生物能夠與之匹敵。

那麼,自己呢?

將原本決定獻給深愛主人的純潔,丟失給了殘虐的山賊。既沒有出眾的相貌,也不具備無人可敵的力量。

無力感和喪失感,讓希爾妲心中痛苦,並掙扎著,她甚至不禁想道——結果無論美貌、純潔、還是力量都已徹底落敗,更是在內心藏著嫉妒心和獨佔欲的醜惡女人……存在於此的價值究竟何在?

「希爾妲~~準備要開始了喲~~!」

西利亞的風車塔頂,完全沒有看穿身旁女僕心中的糾葛,艾麗澤掛著陽光燦爛的笑顏打斷了女僕鑽入牛角尖的思緒。

「啊……啊,好的,艾麗澤小姐,我接下來該怎麼做?」

希爾妲有些獃滯地回應道。

眼前,聳立在塔頂的,猶如三角錐一般水晶儀器,正是艾麗澤這段日子裡致力開發的魔導器設備。它的作用,是將西利亞舉辦的婚禮現場的全景,投射到法??里拉比斯山脈周邊,也就是所謂的【西利亞同盟】的每一座城鎮。讓所有人,抬起頭便能一同見證這喜慶的一刻。

至於這個設備的結構和運作方式,除了作者艾麗澤之外,大概就只有助手的少年魔法師米歇爾,還有希爾妲才知道了。身為艾麗澤的學徒,米歇爾聰慧過人又親自參與了開發,理所當然得知其中的原理,而希爾妲則只是被艾麗澤單方面地灌注了關於這套設備的硬體結構,和性能參數罷了。

「希爾妲小姐,請打開您的動力爐核心,也就是『擬造龍石』來驅動水晶表面紋刻的『龍語魔法』。」

由少年魔法師代替了艾麗澤,向希爾妲悉心地解釋起接下來的步驟。其中『擬造龍石』和『龍語魔法』對希爾妲而言,都不是陌生的辭彙。

『擬造龍石』是以青淵龍的龍石為樣本,所製造出的高效率充能核心。有了它,希爾妲便不需要再通過『吃糖』的方法從艾麗澤身上吸取魔力。她能夠模仿拉琪,從自然界之中汲取最為合適的魔力屬性,來充填自身行動所需的魔力。

而『龍語魔法』則是古代巨龍所天生掌握的,發出人類所難以模仿的高頻音波進行吟唱,並結合龍石來驅動效果特殊的超大型術式。

這些都是艾麗澤通過和拉琪的『合作』所衍生出來的嶄新技術。不得不說,這是會讓帝國魔法師協會奔出眼珠的研究課題,畢竟人類學習龍族的魔法,在大陸的歷史上可謂是前所未聞。

「嗯啊~~總之跟著米歇爾哥哥的指示操作~~我去拉琪小姐那邊說明一下喲~~」

說著,艾麗澤揣著如影隨形的兔玩偶,踏著請快地步子蹦蹦跳跳地跑向了水晶的另一邊,也就是拉琪所在的方向。

「……」

可是,艾麗澤這一無心舉動,卻再一次在希爾妲的心中,埋下了些許的陰霾。女僕有一種『女兒拋下了自己,走和她人越走越近』的錯覺……這同樣,是嫉妒。

「希爾妲小姐?怎麼了?運行方面是否有不適的地方?是的話,我和艾麗澤小姐一起……」

希爾妲陷入獃滯的模樣,讓面相斯文的溫柔少年不禁露出些許擔憂的神色。

「不,沒事。不好意思,米歇爾先生。有點走神了而已,請繼續說明吧。」

然後,女僕露出甚至有些凄涼的苦笑,搖了搖頭。

簡單總結一下的話,這套婚禮直播設備的運作,需要同時施展兩套『龍語魔法』。今天的『試運行』並非為了直播婚禮現場,而是向世人展示「龍人族巫女為大地安寧而祈禱」的神聖奇迹。

正如之前在同盟會議上所宣言的那樣,拉琪將扮演並貫徹為這片大地禱告,驅邪避魔帶來福音的巫女。

為了達成這一點,在近些日子裡,艾麗澤在各個城鎮所設置的水晶之中,都埋藏了全新的術紋,使其能夠和『拉琪』的龍語魔法發生共鳴,不僅能對城鎮的周圍散播『青淵龍』的魔力、以此來潤澤貧瘠的土地;更能對周邊出沒的魔獸,施加一種十分接近於『龍威』的威懾效果。

就結果而言,拉琪的這一場演出,將從根本上改善周邊城鎮的自然環境,使得同盟會議上的信口胡謅得以作假成真。事實上,此時所使用的龍語魔法,對於拉琪本人而言並不陌生,因為在數千年前,她便一直使用類似的方式,恩澤著供奉著自己的某個王國。

更何況,現在有了艾麗澤的技術協助,讓其影響範圍和延續效果得到了極大程度的強化。一旦成功的話,拉琪恐怕會替代女神教在民眾心中的影響力,成為新一代的女神。

而相對的,希爾妲所要做的,便是將自己的『所見』,『所聞』通過另一種『龍語魔法』轉換成清晰的光影信號,展現給同盟區域之中的所有人看。說白了,就是成為攝影師,來宣揚讚頌拉琪的功績罷了。

——原來如此……是這樣啊……

這時候,希爾妲頓時釋然了,她彷彿明白了艾麗澤這些日子來的計劃和意圖。想必在婚禮當日,自己也將扮演類似的角色吧。同時,又結合之前的新裝備,也就是『儀式典禮用』的,如同婚紗一般美艷絕倫的特殊武裝——【弗利嘉之袍】,恐怕在那一天,自己將化身為拉琪的禮服……從真正意義上的「為他人作嫁衣」。

希爾妲為此感到悲傷……不,不對,並不是這樣淺薄而無力的感情。

此時的女僕心中,說不出的排斥和酸楚。說到底,在被山賊殘忍虐待的那一晚開始,名為『希爾妲』的女僕便已經失去了生命。她從那一刻開始,就喪失了作為人類的身份,同時也失去了爭取戀情的資格。

現在的自己,充其量只是一台兵器,一件衣服,一種設備……一套消耗品罷了。

而且,她對於自己的人生,根本就別無選擇,只能默默地接受各種強化改造,接受自己的身份定位,接受自己的未來和創物主(艾麗澤)希望她去做的事。

那麼,希爾妲就只有認命……樂觀地換個角度來想,自己在婚禮那天,成為拉琪的『嫁衣』,並排站立在魯特加的身旁,向世人展現兩人幸福的身影,不也是一種『身臨其境』的幸福嗎……?

於是,希爾妲只能這般欺騙自己,壓抑自己,並給出別無選擇的答案。

「好的,米歇爾先生。『龍語魔法』的數據信息已經載入,我已經準備完畢,隨時都可以開始……」

希爾妲一邊說著,一邊精密地控制著面部的皮膚和人工肌肉,讓自己維持著和往常一樣溫柔的笑臉。

「唔……明白了艾麗澤,吾也已經準備好了。」

拉琪蹲下身,擺出一副靜謐的微笑,毫不做作地伸出手,輕輕撫向艾麗澤稍稍捲曲的發尾。

「嗯啊~~那麼開始吧~~直播頻道on~~!」

艾麗澤扭轉腰肢甩動柔軟的長發,用一個活潑又迷人的身姿,宣布了『綵排式』的開始。緊接著,希爾妲和拉琪的嘹亮『合唱』從高塔頂端響起,伴隨著悠揚的旋律,水晶開始閃耀起攝人心魄的光芒。

光芒向著遠處飛散,就這樣——來自於『青淵龍』的祝福,在萬眾矚目之下,從天而降。 ?如果用一個詞語來形容眼前的光景,那麼大概就只有「神跡」。只要抬起頭,便可看到天空被一幅廣闊的畫卷所籠罩,展現出美輪美奐卻又震人心魄的絕麗光景。

畫卷的中央,一名美麗到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少女的身姿,漂浮在一枚碩大的、和她的晶藍髮絲呈現同種光彩的蒼穹水晶的上方。

然後,在畫面中的少女,正以一種奇特的而優美的嗓音,高歌著一曲悠揚而動聽的樂曲。歌曲就宛如蘊含著一股無窮無盡的力量,將所有人都平等而安詳地包裹其中。

即使沒有一個人能夠聽懂少女口中的歌詞是何含義,卻又彷彿都能從旋律之中,感受到如同母親胸懷一般的慈祥和溫婉。

在少女的歌曲聲中,自然界之中的魔力蠢蠢欲動,紛紛化作了閃閃發光的閃亮粒子,像是歡快的螢火蟲一般,充盈在空氣之中飄蕩起舞。

這幅絕倫的美景,並非是艾麗澤為了演出效果而一手創造的幻象,而確確實實是通過『龍語魔法』所營造而成的『真正的奇迹』。

證據就是,就連艾麗澤本人,都不禁被這一幕絕景所引得驚喜不已。她睜大了水靈靈的眼睛,一邊凝望著天空,一邊在從天飛散的光點之中輕舞旋轉,就好像是普通的孩子在漫天飄雪的日子裡興奮雀躍一般。

即使這段日子投入了全力的研究,艾麗澤依然沒能理清『龍語魔法』所蘊含的術法原理。

根據記憶之中賢者愛德華所積累的魔法知識,在這片大陸上,通常意義上的魔法,無論何種流派,都是以魔法師『本身的魔力』來作為媒介,構築起一套完整的、催動物理現象變化的演算術式,並由本人加以精確演算,最終驅動並影響客觀物理世界的技術。

其中,所謂的『咒文』僅僅是一種施展魔法的催化劑,充其量就只是通過吟唱特定的音符,來巧妙引導、並輔助腦內的演算邏輯。

但是『龍語魔法』卻與之截然不同。龍語魔法是真正以『咒文』來催動魔法的奇迹。宛如『歌曲』一般的咒文響起,明明無法構築起任何有效的演算式,卻又不可思議地讓大自然中的魔力充盈著活力。

不僅如此,聽到『歌曲聲』的人和動物,甚至包括魔獸,都會不由自主地產生固定頻率的魔紋震動,並在震動之中產生共鳴,以眼睛所看不到的方式相互連接,最後構築起一整道堅不可破的魔力網路。如果用富有詩意的手法來描述這種現象的話,大概就是——歌聲,將所有人的心靈和感情都維繫到了一塊兒。

之前一直都存在著一個誤解,艾麗澤曾經以為在施展『龍語魔法』之時,龍石表面所浮現的魔紋,是拉琪主動加工印刻的產物,可實際上卻並非如此。拉琪只是傾注了自己想要做什麼的『願望』而已,魔紋並非是為了達成『願望』而編造的手段,而是以某種未知的方式自律排列組成的『現象』。

舉個通俗易懂的例子,假如將人類所使用的魔法當做是人工雕琢而成的精美工藝品,那麼『龍語魔法』便是自然界中綻放的絢麗花卉。

可以說,『龍語魔法』是渾然天成,充滿著神秘意味的產物,根本不可能以人的智慧來預測究竟會以什麼形式發生些什麼,縱使是艾麗澤超越凡人極限的量子演算都不例外。

因為,其中所蘊含的偶然性和隨機性,已經無法用艾麗澤所最擅長的科學統計手法來進行統計,暫時就只能從『龍石』表面隨機浮現的魔紋之中,粗略歸納出一些簡單的法則。

在將這些法則觀察記錄下來之後,結合曆來的魔法知識,加以粗略的編輯來模仿的『龍語魔法』的現象。也就是說,在現階段,『龍語魔法』還是一項在實際運用方面,還存在著許許多多不安因素的半成品技術。

不得不說,艾麗澤是充滿了冒險精神的研究者,又或者說是她求知慾高於一切的天性。總之,能夠毫不猶豫地在覆蓋了小半個國家的大舞台上,進行一場連自己尚不太了解的、影響力可能堪比核武器的嶄新實驗,細想一下實在是大膽至極的做法。

不過,結果證明,實驗是成功的。從助手米歇爾通過儀器所觀測到的各項數據來看,經過自己篡改,拉琪被動施展的『龍語魔法』——『青淵龍的加護』,正不偏不倚地達成著預想之中的成效。

**

伊諾塞斯聖塔樓的頂端,索菲亞凝望天空之中如夢如幻的光河,她的兩條長馬尾和絲絹的緞帶一同迎風飄舞著。而在她的身旁,分別站立兩名身著月神鎧裝的獸族少年少女——卡姆和謝菲利亞。

「好美……」

非常罕見的,從一直冷言冷語的謝菲利亞口中,竟發出了如同普通女孩一般的由衷感慨。

「是啊,好漂亮。」

即使是男孩子的卡姆,也不禁為眼前這從未體驗的光景而心醉,雖說她此時依舊是一副俏麗女僕的裝扮。

「我一點都不相信世上有神靈的存在。」

索菲亞淡淡地說道,可突如其來的莫名話語,卻引起了身旁兩人疑惑地對視了一番。

「那,那個,索菲亞小姐,這又是為什麼?」卡姆坦誠地詢問道。

「呵……身為人類,卻不相信創世女神嗎?真是少見。」謝菲利亞有些挑釁似地輕笑道。

「不……或許這麼說不準確,應該說,不局限於創世的女神,我從根本上就否定『神靈』這種概念,因為神靈只是謊言,無論是勝利和死亡的盡頭,都沒有神靈。」

事實上,現在少女口中所言的,並非是出自『索菲亞』,而是來自於縱橫於無數戰場之上,目睹了無數人間地獄的『黑衣男子』之口。『他』不顧身旁的兩人是否聽懂,只是淡淡地,自言自語似地將話語繼續編織下去——

「神靈無論對誰都不會伸出援手,而信奉神靈的人們,卻自以為已經從中得到了救贖。這只是在痛苦之中欺瞞自己。」

索菲亞的腦海中浮現起往昔,曾經在地球的某個沙土橫飛的角落,在落魄貧窮的小鎮中,餓得只剩皮包骨頭的男男女女,正三步一跪地向神靈祈禱,露出彷彿中毒一般的幸福嗤笑,但是他們卻都已經忘卻了,自己的孩子已經餓死在了襁褓之中,化作了一具乾涸的肉塊。

「不過,像是這樣的自我欺騙,還算是好的。其中甚至有假借著神靈之名,將他人當做是人偶或者棋子,將信徒當做墊腳石,讓自己朝著權利的高處攀爬。」

腦海中的光景轉換,硝煙瀰漫的酷熱戰區,七八歲的孩童口中高喊著神靈的名字,收穫噴火的兇器在槍林彈雨之中飛奔。他們的臉上沒有絕望,也沒有恐懼,只為自己能邁向名為『死亡』的飛升,而感到無比的喜悅。

「那麼到頭來,所謂的『神靈』,充其量就只是人性怠惰和軟弱所凝聚的產物罷了。渴望著平等和幸福,卻不願意付出努力,就只能將希望寄託於神靈。我……厭惡這樣的人。」

說道這兒,索菲亞停頓了一會兒,繼續凝視天空,然後她冷冽的臉龐彷彿爬上了些許的暖意,同時也綻開了些許充滿幻想色彩的淺笑,「不過,如果像是『那樣』的神靈,就算信奉她……似乎也不壞。」

就在這一刻,索菲亞通過眼前拉琪所展現的身姿,為前世的『他』解開了困擾一生疑問。拉琪。如果拋開那些有心懷不軌的『宗教團體』,那麼對於神靈的『信仰』本身是極其純粹而美好的感情。或許其中的的確摻雜了一些『人性的弱點』,但一切初衷都來源於發自本能的『感動』和『憧憬』。

即使拉琪並不是神靈,更是千百年來被人類避忌的凶獸,只要踏足地面就會被視作天災所厭惡,乍看之下,和這個世界中神靈的概念,簡直就是水火不容的存在。

但是,一旦從地球上的觀念來思考,人們時常都將無法忤逆的大自然力量神格化,對著虛擬的神像尋求的庇護。

眼前即將成為自己母親的拉琪,這條沉睡千年的、性格安寧慈祥的美麗「天災」不正是無法忤逆的『神格』所具象化的身影嗎?

拉琪口中高唱的,或許只是『魔法的咒文』而已,但是曲調之中所蘊含的情感,那連萬物都包容救贖的深邃胸懷,卻能讓人感動得不禁沁出淚水。事實上她現在所做的事,也正就和神靈一樣,為無力的人類貢獻力量,給予無私的庇護和救贖。毫無疑問,拉琪已經比起索菲亞所熟知的所有神靈,都更像是一名女神……

「索菲亞小姐,有情況——」

就在索菲亞沉浸在感慨之中的時候,從她的身後,猛然響起了一個不和氣氛的呼喚聲。黑銀的凶牙一員,身著『漆黑的月神鎧裝』,負責警戒周邊區域的一名斥候,正一臉凝重地出現在自己的身後。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

代替索菲亞,謝菲利亞首先向身後的斥候男人發出質問。

「我們……不,應該說這座聖塔樓,被包圍了……!」 一個棄婦三個娃 ?【西利亞】城郊的農園當然也裝配著直播婚禮綵排的設備,事實上前不久愛麗絲還用其來播放過自導自演的小電影。

這一刻,『龍語魔法』的曲調在空氣中回蕩,漫天的蒼藍星屑靜靜飄散,農園中央聚集的孩子們正聚精會神地仰望著天空,注視著那宛如天仙一般的少女——拉琪放聲高唱。

愛麗絲不得不指出,拉琪的歌聲真的有毒,那是宛如連精神都會被腐蝕一般的魔性。作為證據,現在聆聽著歌聲的,原本無論怎麼對待他們,都不曾露出絲毫情感的奴隸的孩子們,竟然放聲痛哭了起來。

帶寶上陣:前妻要逆襲 悲傷,懷念,自憐……不知是出於何種感情,總之,他們竟然破天荒地哭泣了。

但如果只是如此,還不足以稱之為有毒。因為愛麗絲怎麼都沒有想到,此時此刻不僅僅是那些身世可憐的奴隸孩童,居然就連自己,都不禁落下了眼淚。

如果說,『龍語魔法』是傾注著願望的奇迹,那麼拉琪此時的心愿,一定便是——『成為一名慈祥的母親』,她在歌曲之中,將自己那積攢了數千年的,宛如海洋一般深邃、卻從未被任何人所接受的慈愛,化作了悠揚的旋律,平等地灌溉著帝國枯萎的土地、以及人們枯竭的心田。

雖然無論是曾經的少年還是如今的愛麗絲,都對自己的生活沒有什麼不滿,因為不管是斯巴達老爹,還是魯特加伯爵,『父親們』都是毫無疑問的優秀男人。

前世的老爹剛毅嚴格,教導了自己努力的方法和不屈的精神,也樹立起了端正的三觀,雖然……可惜的是,『少年』並沒有回應父親的期待,在武學的道路上半途而廢,最後更是被捲入了莫名其妙的事故與世長辭……回想起來,『少年』真的是一個無可救藥的不孝子。

轉觀今生的魯特加伯爵,比起前世武學宗師的老爹,魯特加還有不太可靠也不夠成熟的地方,但是他卻是一名溫柔善良的人物。用溫柔善良來形容男性,似乎有點軟派,但是除了這個詞,愛麗絲卻找不出更加恰當的形容。不過,這也有可能是因為愛麗絲現在是個女孩的緣故,曾幾何時聽聞過——父親會對兒子嚴格,而對女兒則溺愛有加的說法。

但儘管如此,儘管他們兩人都是無可挑剔的好父親,也改變不了一個現實——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愛麗絲都生活在單親的家庭。自己不曾感受過母愛,那對自己而言是一種陌生的情感。

所以,正因為如此,愛麗絲才會被拉琪的歌聲所感動。轉觀身旁的約翰,他已經一頭撲進了母親阿曼達的懷裡,擺出了一副從未有過的撒嬌姿態。而阿曼達也彷彿讀懂了約翰的心情,以慈愛的笑容回應著自己年幼的兒子,並輕輕地撫摸著他柔軟的髮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