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任由心魔滋生,不僅會影響武修境界的進展,還會令武修的心智產生大變,做出許多常人難以預料的事情來。

喬興門已經完全被他的武道心魔控制住了,他已經失去了一個正常人的心智。

武道心魔,的確可怕!

楊寒還是第一次親眼見識到武道心魔的厲害之處,此刻他的目光不由的微微一凜,同時心中閃過一個念頭。

「創造秘法《涅槃心魔劍》的人,恐怕也是一個魔道巨頭。這秘法,純粹是一個害人玩意。」

《涅槃心魔劍》是楊寒當初從永安鎮武修集市副統領王婷霜,她的隨身儲物袋中獲得的一本秘法。

魔改全世界 看過一眼之後,楊寒就不曾放在心上,此時卻是想到了一下。

很快,楊寒就收回了思緒。

根據喬興門的訴說,楊寒已經可以推斷出事情的大體過程。

喬興門一心追求武道,一直就不甘心當年的失敗,期望重新崛起,更希望有生之年踏入先天境界。

半年前,真空和尚忽然來到長豐鎮。

而後真空和尚將快速突破境界的秘法告訴了喬興門,這個秘法就是用他人的生命和鮮血來提升自身的武道境界。

武道境界遲緩的喬興門自然心動,而後行動。

喬家製造出了骨痛病,並且以此為由,屠戮了長豐鎮上的普通百姓,建立起血池,助喬興門一人突破境界,踏入先天。

嗯?

似乎有什麼地方很不對勁。

楊寒心頭閃過一道電光。

雖然事情至此,每一處都可以解釋的通順,但楊寒總覺少了一點什麼。

而且是最關鍵的一點。

片刻之後,楊寒眼睛猛地一亮。

對!

不對勁的地方原來在這裡!

無緣無故,真空和尚為什麼要如此去幫喬興門完成他的夙願。

喬興門能否踏足先天境界,和真空和尚又有什麼關係。

真空和尚如此賣力,肯定另有企圖!

「喬家主。你有沒有仔細的想過一件事情。真空和尚為什麼要這麼好心的來幫你,或許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為別人做嫁衣。」

楊寒說道。

喬興門沒有踏足先天,還差最後一步。

說明他是凝氣決第十重,後天巔峰的實力。

楊寒搞清楚喬興門的實力,卻摸不準真空和尚是何境界。

他將嫁衣兩個字咬得很重,如果能讓喬興門和真空和尚鷸蚌相爭一番,楊寒十二分樂意促使其成。

喬興門身為長豐鎮喬家的一家之主,統管一個大家族,和長豐鎮上另外一個武道世家分庭抗禮。

他的心思自然不會笨拙到哪裡去。

喬興門以前並非沒有想過這一點,只是在巨大的誘惑之下,他刻意的不去考慮這一點罷了。

以喬興門的資質,一生也無法踏足先天境界。

真空和尚給了他希望。

只需要有足夠多的人命和鮮血,他就可以無止境的提升武道境界,試問,喬興門如何能不動心。

這一點風險,喬興門自認為,他還是冒的起的。

聞言,真空和尚的神色不由一變。

沒想到楊寒區區一個少年,會將事情看得如此透徹。

密謀已經進行到最後一步,絕不能在這個時候出現紕漏。

真空連忙說道:「喬家主,這半年來,貧僧可曾騙過你一次。現在再有最後一步,喬家主你就能成為一名真正的先天高手,切不可此時動搖了心境。」

真空微微有些慌張。

喬興門扭過頭來,看向真空,淡淡一笑,道:

「真空大師不必緊張。我怎麼會不相信你呢。若不是真空大師的幫助,我怎麼會達到後天巔峰。」

說話時,喬興門的眼底卻是閃過一抹精芒。

等到他成為真正的先天高手,喬興門才不會管這個叫真空的和尚,到底是真心幫他,還是假意幫他。

喬興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斬殺真空。

他強大起來的秘密,不需要太多人知道。

現在只是又多了一人而已。

不過成為一名先天高手之後,拿楊寒和真空的頭顱來慶賀一番,真是無比的完美。

硬幣有兩面 喬興門的眼中閃爍興奮目光,他已經等不及要成為一名先天高手了。

「真空大師,我已經準備好了。開始吧,像往常一樣,只不過這一次,我要徹底吸收掉血池中的精氣和靈魂能量,踏足先天境界。」

喬興門深吸一口氣,讓自己恢復平靜,重新盤坐在血池中央。

真空眼中同樣閃爍出興奮至極的眸光。

兩人都沒有將忽然出現的楊寒放在心上,彷彿楊寒根本不存在一樣。

挑撥離間失敗。

而且又被無視。

楊寒可不覺得這是什麼好兆頭。

喬興門和真空如此輕視他,只能說明,楊寒根本無法對他們造成任何的威脅。

所以,他才會被無視掉。

聞言,真空暗暗鬆了一口氣。

「喬家主放開身心,貧僧一定會像往常一樣,盡心竭力的幫助喬家主突破境界。喬家主準備好接納血池中全部的血氣和靈魂能量吧。」

真空道。

可惜喬興門發現不了他身後真空的異常。

楊寒卻是看的非常清楚,此時真空的眼中冒出一股股邪光,整個人變得異常的興奮和激動。

言畢,只見真空從懷裡取出一把形狀怪異的匕首,割破自己的手掌,鮮血滴入面前的血池之中。

滴答!

滴答!

隨著一滴滴鮮血的滴入,真空迅速收起匕首,雙手接連捏出一個個奇怪的法印,口中還念念有詞。

「摩柯羅切耶……」

咕嘟!

咕嘟!

血池之下宛如有烈火在焚燒,將血池煮沸。

血池上忽然鼓起一個個大小不一的血泡,而後這些血泡破裂開來,從中溢出一絲淡淡的鬼氣。 血泡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

到最後,血池中濃郁而粘稠的暗紅血水,簡直如同鐵鍋中的茶水,完全沸騰起來。

隨著無數血泡的接連破裂,一道道鬼氣從中飛射出來。

每一道鬼氣都非常的輕淡,看起來如同透明一樣,不帶一絲顏色。

可是當所有鬼氣凝聚在血池上空時,竟形成一團類似烏雲的存在。

楊寒放眼望去,原本盤坐在血池中央的喬興門,此刻因被鬼氣烏雲遮擋,只能隱約看到他的一道模糊身影。

隨著血池中的鬼氣烏雲漸漸濃郁起來,楊寒心頭的危機感也越來越強烈。

雖然他不知道接下來具體會發生什麼,但能感覺出,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必須阻止!

楊寒用真氣包裹住手指,試著接觸了一下鬼氣。

滋滋滋……

楊寒的武道真氣和血池中冒出來的一縷鬼氣剛一接觸上,他的真氣立馬就遭到了鬼氣的瘋狂侵蝕。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鬼氣就突破了他的真氣防禦,指尖傳來一陣銳利的刺痛。

刺痛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因為痛苦直達楊寒的靈魂深處。

不僅如此,被血池鬼氣侵入體內的一剎那,楊寒的靈魂彷彿要被凍僵一般,甚至連他的思緒都要徹底停止下來。

九陽魔晶!

強烈的危機之下,楊寒體內的九陽魔晶主動運轉起來。

一道純陽星辰元力激射而出。

滋滋滋……

如同冬雪遭遇烈陽。

情形完全逆轉過來。

先前鬼氣瞬間侵蝕掉楊寒的武道真氣,現在則是鬼氣頃刻間被一道純陽星辰元力煉化為虛無。

楊寒激靈靈一顫,可以冰凍住靈魂的一道陰寒瞬息退去,他的思緒重新運轉起來。

退!

楊寒第一時間收回了手。

不過他的指端還是出現了一個類似針尖的黑洞,殷紅的鮮血止不住的冒出來。

楊寒心頭駭然的同時,眼中也閃過一道精芒。

其實他並不知道,從血泡中逸散出來的幽暗之氣就是鬼氣。

不過一番試探之下,楊寒卻是知道血池上空,這一團烏雲的厲害。

也不知道烏雲中的喬興門怎麼可以承受得了!

楊寒心頭微動。

剛剛要不是九陽魔晶之中激射出一道純陽星辰元力,他現在恐怕已經被鬼氣烏雲完全吞噬掉來。

九陽魔晶之中的純陽星辰元力雖然可以破滅鬼氣,但是血池中的鬼氣源源不斷,就算他把九陽魔晶中蘊藏的純陽星辰元力耗空,恐怕效果也不大。

楊寒想要阻止,卻是力有不逮。

忽然,鬼氣烏雲的中央傳來一聲憤怒至極的吼叫。

「真空,這是什麼鬼東西?」

喬興門怒吼。

他的憤怒之中似乎還潛藏著一絲恐懼。

說話間,喬興門雙腿盤坐不動,雙手卻是舞動不停,發出一道道凌厲無比的攻擊。

喬興門已經是後天巔峰境界的武修,距離先天境界,只差最後的臨門一腳。

他的攻擊有多麼厲害,可以想象。

噗噗噗……

狂風驟起,血浪洶湧。

暴君的絕色妃 「喬家主莫慌張,也不要抵抗。要知道,這一次是突破後天桎梏,踏入先天境界,自然會和以往的情形有所不同。」

血池的另一個方向,傳來真空和尚的安慰之言。

「既然是這樣,那我便放心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