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仔細看去,這花壇的中間,有著一條隔斷,從天空看下,就像是一個太極八卦圖一般,周圍還有著元氣能量涌動。

「走吧」莫老緩聲對著身後的悅兒等人說道,莫老已經是見怪不怪,每位進入上院的學生,第一眼看到上院的場景,都是這般樣子。

聽到莫老的聲音,悅兒等人跟了上去,這麼好看的景象,寧罪卻是沒有這個福分,因為寧罪現在依舊是在昏迷之中。

「在眾人走過巨型花壇之後,沿著一條道路走到了山體的中心位置,這條道路,也是修在山體中間的懸崖之上,不過因為道路寬敞,另外一邊滿是白雲,如同是在仙境一般,顯得格外心曠神怡。

「嘩嘩」不遠處,急促的水流聲,傳盪在了空間之中,響徹在悅兒等人的耳邊,只見在他們的前方,一條瀑布從天而降,因為道路向山體的一側修了一些,使得瀑布沒能夠擊打在道路之上,走在其中,就像是天空下著暴雨一般。

彩虹映照在雲團和瀑布之間,那股美麗的畫面,使得悅兒和霍倩倩這兩位少女的嘴角,露出了動人微笑,一切煩惱似乎都被他們拋到了腦後。

眾人的身影走過這巨大的瀑布,高聳入雲的山峰,露在雲層之上,金光閃閃的宮殿,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之中,遠遠望去,整個山脈,所有的山峰,似乎都是逐鹿學院上院的範圍,比著逐鹿學院下院,不知大了多少倍。

陽光照射在那宮殿的頂端,反射出來的金光,使得悅兒等人不敢長時間觀察,整個逐鹿學院,都透露著一股浩然正氣的氣息,讓人聞著,都有種心境提升的感覺,在這裡修鍊,肯定是要有著不小的提升。

「逐鹿學院上院,一共有十二峰,二十四宮,我們現在所在的,就是入天峰,是我們逐鹿學院最為重要的一處山峰,守護著整個十二峰的安全」走在道路之上,華宏對著身後的悅兒等人解釋了起來。

進入到這裡,他們就算是真正的上院學生,這些常識,也是該告訴他們。

「上院這麼大,肯定有著不少的弟子吧?」就在這個時候,林傲看著遠處的山峰,對著身前的華宏詢問道。

「逐鹿學院上院,修建在山脈之上,十二峰二十四宮,一共有著一千零四十名學生,帶上你們這一屆的新生,有著一千零五十人」華宏微微一笑回應道。

「這一屆新生只有十個人嗎?」悅兒有些吃驚的詢問道,因為華宏剛剛說了,加上他們才一千零五十人,不就是只有十個人進入上院嘛。

「你們這一屆的新生,確實是最少的一屆,只有十人,他們已經在前方廣場等待你們了」聽到悅兒的詢問,華宏解釋道。

十個人,這麼少的人數,聽到這些,悅兒的目光看向了被華宏扶著的寧罪,這一次,如果不是寧罪堅持到了最後,恐怕這一屆的新生,只有六個人。

「進入逐鹿學院上院,就要與外界隔絕一切的聯繫了,就連書信都不得向外寄送,這也是為了確保我們逐鹿學院上院的隱蔽性」

「還有在逐鹿學院學習,五年才能夠畢業,未達到畢業之前,是不能夠出逐鹿學院一步,到時候,你就會體會到,這逐鹿學院的上院,是何其的小」一側的周旭,撫了撫自己的白色鬍鬚,對著身後的悅兒等人說道。

聽到周旭的這番話,悅兒等人的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怪不得他們從來沒有接觸過上院的學長,原來都被封閉在了這裡,就連書信都不能向外寄送。

悅兒也是知道,看著這上院如此雄偉壯觀,但是一旦真的在這裡待上幾年的時間,他們也會厭煩,也會覺得這上院如此的渺小。

莫老等人的嘴角都是微微一笑,他們心裡也都知道,苦日子這也才剛剛開始,逐鹿學院教學的嚴謹性,在整個乾坤大陸中,都是非常出名的,不過莫老等人不知道的是,不管是悅兒還是林傲,甚至霍倩倩的心裡,都已經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在這裡將自己的實力提升起來。

在他們的心裡,都有著各自的秘密,也有著各自想要成為強者的目的,有的是為了報仇,有的是為了救出自己心愛之人,不管怎樣,這都將會成為他們的動力。

至於寧罪,此時的他還在昏迷之中,他的想法,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進入到逐鹿學院,並不是為了學習,是為了得到他想要得到的那件東西。

在走了片刻之後,眾人的身影來到了一處兩處山峰的交界處,一條陡峻的階梯,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不過這個階梯並不是向下走的,而是要向上爬的。

最為驚奇的一幕是,這個階梯的下方,並沒有絲毫的連接,就在兩處山峰的中心位置懸浮在那裡,周圍還有著元氣能量涌動,似乎這也是一種靈器。

踩在階梯之上,原本還以為這階梯會向下掉去,或者左右搖晃的悅兒,在踩上去之後發現,這階梯竟然是如履平地一般,霍倩倩更是站在上面跳了起來。

玩鬧了片刻,悅兒等人連忙追上了已經走上幾十層階梯的莫老等人,而在他們的階梯上方,一塊巨石懸浮在階梯的末端,從階梯的外側可以清晰的看到,在那巨石的低端,有著一塊發光的晶石,似乎是在那裡托舉著上方的巨石。

眾人的身影,終於是陸陸續續走上了碩大的廣場,令得悅兒等人驚訝的是,這廣場就是那塊懸浮在半空的巨石,廣場的另外一端,緊緊的靠著另外一側的山峰,一條道路,與廣場的另外一端連接在一起。

數百道身影,出現在了悅兒等人視野之中。 「孫毅強,陳羽」然而就在悅兒等人,看清楚站在廣場中心位置的眾多青年中的兩位身影時,他們的眼神中,頓時湧出了一股怒意,喊出了那兩道身影的名字。

「沒有想到你們四個人的命挺好的,我還以為這一屆的上院新生,就只有我們六個人而已」孫毅強聽到悅兒的聲音之後,冷漠的回應了一句,經過之前的事情,他還想要在悅兒的心中留下一個好的印象,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也沒有再像之前那般,對悅兒百依百順的樣子。

「曹雲學長,你也通過了測試?」此時氣憤的霍倩倩,在看到了不遠處曹雲的身影時,有些興奮的說道,這也算是她進入上院,見到的唯一一個熟人。

「嗯」曹雲點了點頭,不過礙於孫毅強站在他的身旁,曹雲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一直沒有說話的林傲,此時目光卻是掃視向了周圍,在他們的周圍,有著不少的上院學生,而且林傲驚訝的發現,他們的實力,都在辟穀中期以上的修為,心裡也暗自想道,這上院果然是名不虛傳。

「那下院是不是要倒閉了啊,怎麼就培育出來了這十個傢伙,而且那個小姑娘,看樣子只有靈體的修為」

「是啊,這樣的修為都能夠進入上院,恐怕那下院真的是要關門了,這逐鹿學院可能就剩下這最後一批學生了吧」

此時周圍的上院學生,在看到就這十個人來到了這裡之後,議論聲緩緩的響起。

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在這廣場之上,還是依舊傳入到了悅兒等人的耳中,聽到這些,悅兒的目光看向了昏迷的寧罪。

出現這種情況,寧罪的關係,也是脫不了的,畢竟寧罪直接打敗了那麼多的下院學生,使得他們都不敢參加這一次的選拔。

「好了,大家都安靜一下,上院的新生選拔,已經結束了,雖然這一屆的新生,並沒有以往的新生人數多,但是只要通過努力,也能夠成為上院的中堅力量」莫老的聲音,緩緩的在廣場中傳盪出來,周圍的議論聲,也在這時全部安靜了下來。

聽到莫老的這一番話,周圍的上院學生,紛紛笑了起來,他們可不信這一屆的新生,會成為什麼中堅力量。

「孟耀晨,今後這十名新生,就住在你們天樞峰,學習的事宜,會派人通知你的」看到周圍的學生都在那裡嘲笑寧罪等人,莫老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至於魔教在逐鹿學院搗亂的事情,是不允許外漏的,他也不能多說什麼。

「是,莫長老」聽聞莫老的安排,一位身穿紫色長袍的青年,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恭敬的拱了拱手,對著莫老說道。

這位青年,便是住在天樞峰的學生,整個十二峰中,都有著居住的地方,而每個居住的地方,都有著不同的學生管理,而天樞峰中,就是這位青年管理的範圍。

「都散去吧」莫老看了一眼孟耀晨,隨後對著周圍的學生們吩咐道。

重生之億萬總裁護妻入骨 「真沒意思,今年的選拔,怎麼這麼沒勁,往年都是有著不少的新生和美女進入上院,但是這一次,只有倆女的進來」

「這倆女的長得不行?我看長得挺好看的,尤其是那個拿著銀白色長劍的,那身材,看得我都有些把持不住」

周圍散去的學生們,紛紛議論起來了今年選拔出來的十位學生中的悅兒和霍倩倩,他們都是富家公子哥,在這個地方呆上五年的事情,這麼長的時間,都是不能夠接觸外面的人,對於他們來說,那可是非常難受的。

有些修為強的學生,每年都喜歡在新生中物色一位女子,然後解一解他們的困苦之癢,不過有些女子,也都是大家閨秀,沒有父母媒妁之言,她們也不敢亂來,所以說,每次他們看到有女子進入上院,心裡都有種將其收歸所有的衝動。

只是他們不知道,這悅兒和霍倩倩兩人,也不是那麼容易屈服之人,不然在下院的時候,那悅兒早就找到了自己的如意郎君。

更何況她們兩人的大仇都是未報,實力對她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兒女之情,都是次要的,現在根本不會考慮。

「你們幾個,跟我來吧」身穿長袍的孟耀晨,緩步走到了悅兒等人的身邊,對著悅兒等人說道,不過就在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眼神卻是看向了一旁,被霍倩倩和林傲攙扶著的寧罪。

「把這個小子喊醒,到了上院,這種場合,還想著睡覺,成何體統」原本就想要給這十人來一場下馬威的孟耀晨,此時剛好是找到了寧罪,對著眾人呵斥道。

「是啊,剛進上院就睡覺,有沒有把學長放在眼裡!」此時站在人群中的陳羽,也是一臉嫌棄的對著昏迷中的寧罪說道。

「這可是上院,不是下院,想睡覺讓他回下院去睡,別到時候氣了學長,讓我們幾個跟著遭殃」孫毅強自然是知道那孟耀晨是想要給他們下馬威,不過他肯定也是要給足他面子,不然今後在上院,是不好混的。

第一凰妃 「趙明是因為……」聽到眾人都在指責寧罪,站在一側的霍倩倩卻是聽不下去了,一臉氣憤的對著那上院孟耀晨說道,不過話音還未落下,卻是被身旁的悅兒給拉了回來。

「他之前受了點傷,所以昏迷了,這件事情莫長老也是知道的,之前還是那位周長老將趙明給攙扶到這裡的,難道學長要強人所難不成?」悅兒緩步上前,對著那孟耀晨說道。

聽到悅兒所說的話,孟耀晨的眼中滿是詫異之色,他沒有想到一位新生,敢這麼給老生叫板,不過這個時候,孟耀晨也發現,面前與他頂撞的悅兒,卻是長的如此漂亮,忍不住在悅兒傲慢的身姿上多看了兩眼。

「學長請自重,難道這上院的風氣就是這般嗎?」悅兒看到對方的眼神,心中一頓反感,隨即向後退了兩步,對著身前的孟耀晨呵斥道。

「行了行了,不管他了,你們跟我走吧」看到悅兒的這番反應,孟耀晨也是收斂了一些,轉身帶著眾人朝著天樞峰走去。

孟耀晨的心裡清楚,那寧罪是周旭長老扶著回來的,現在他找事那豈不是在說長老的事情,所以孟耀晨也是非常識時務,不再多說,帶著眾人先前往天樞峰,到了那裡,今天的帳再好好清算。

「學長」孫毅強連忙快步走了上去,來到了孟耀晨的身旁,低三下四的喊了對方一聲,那表情,看上去,就像一位大佬的狗腿一般,以前的耀武揚威的模樣,皆是消失不見。

「嗯」孟耀晨看了身旁的孫毅強一眼,點了點頭,之前畢竟孫毅強也幫他說過話。

「學長不知道您認識孫毅良不認識?」聽到對方回答,孫毅強的臉上笑容更勝,對著對方再次詢問了一聲。

「孫毅良?乾爐峰的孫毅良?」聽到孫毅強所說的話,孟耀晨微微一愣,這個名字他還真的聽說過,回身有些詫異的對著孫毅強詢問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孫毅良是我哥哥,他比我早兩年進入上院,進入了上院之後,就沒有再跟哥哥有過聯繫,所以今天來這裡,就是想打聽一下我哥哥」孫毅強在看到孟耀晨臉上的表情之後,對著孟耀晨解釋道。

「原來孫毅良是你的哥哥?」聽到孫毅強的解釋,孟耀晨的臉上,更為震驚起來,對著身旁的孫毅強詢問道,同時也停在了半路上。

站在他們兩人身後的悅兒等人,也是在這個時候停了下來,孟耀晨最後一句詢問孫毅強的話,他們也是聽得一清二楚,悅兒和林傲兩人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眉頭微微的皺起。

「是的,學長」孫毅強將目光掃視了一下身後的悅兒和林傲等人,隨後又是恭敬的對著孟耀晨回應道。

「原來是孫學長的胞弟,今後在天樞峰,有什麼事情,大可以來找我」孟耀晨臉上的笑容燦爛,對著孫毅強說道,同時還將自己的手掌搭在了孫毅強的肩膀之上,似乎是在給孫毅強套著關係一般。

情愛在何方 「多謝學長,今後若是見了我家大哥,肯定給大哥說,我在天樞峰,都是孟學長照料的」孫毅強點著頭,陪著笑容,對著孟耀晨說道。

隨後兩人勾著肩膀,就如同是多年未見的好友一般,而站在身後的霍倩倩,在看到這一幕之後,反感的對著那兩人的後背,狠狠的吐了吐舌頭,她也是跟在她父親身邊很久的事情,這些人的嘴臉,她還是能夠看得非常清楚的。

「那個,孫學弟啊,後面那個手持銀白色長劍的女子,叫什麼名字?」兩人勾著肩膀,孟耀晨對著身旁的孫毅強詢問了起來,原本他還在想著如此去勾搭那個女子,但是認識了孫毅強,一切都好說了。

聽到孟耀晨的詢問,孫毅強的眼神中,頓時出現了一絲寒光,不過這道寒光很快便是消失不見,並沒有讓孟耀晨發現他的反應,嘴中一直打著呵呵。 「那女的叫悅兒,以前可是我們下院卓越班的班長,性格古板的很,很難追的」孫毅強依舊是將悅兒的身份給說了出來,不過畢竟孫毅強對於悅兒還是有著一些愛慕之情的,自然是要將悅兒不好聽的話都給說出來。

「唉,你不知道,這樣的女子,才有意思」聽到孫毅強的話,孟耀晨對著孫毅強回應道,同時還悄悄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悅兒。

孫毅強瞥了身旁的孟耀晨一眼,他自己身邊,以前也是從來不缺女人,佔有慾也是非常強的,越是得不到的,他就要千方百計的想要得到,他還沒有得到的女人,自然不會輕易的讓給孟耀晨。

就這樣,孟耀晨帶著身旁的眾人,走了一段時間之後,終於是來到了一處山峰,而這時夕陽的餘暉正好在前方山峰的交界處緩緩降落,畫面格外的美麗壯觀。

山峰的中間位置,有著一處庭院坐落其中,山峰的其他位置,還能夠依稀看到一些庭院,而且所有的庭院,看上去都有和下院卓越班的庭院有得一拼。

「好了,這裡就是你們居住的地方」孟耀晨緩步停下,對著身後的眾人說道。

「哇,這個地方看上去好漂亮」霍倩倩在下院的時候,一直住的都是普通班的宿舍,像這種庭院的宿舍,她還沒有住過,不免得感嘆了一句。

「這種地方,給我住,我都不會住的,在逐鹿學院上院,居住的條件,也是不同的,新生居住的就是這個地方,實力越高,住的地方就越好」孟耀晨聽到霍倩倩所說的話,對著身後的霍倩倩不屑的說道。

「走吧」悅兒聽到孟耀晨的這番話,眉頭微微皺了皺,隨後拉著身旁的霍倩倩,朝著房間走去。

「你就是悅兒吧」就在悅兒準備離開的時候,孟耀晨卻是突然間擋在了悅兒的身前,對著悅兒詢問了一聲。

悅兒沒有回應他的詢問,繞開了身前的孟耀晨,拉扯著霍倩倩,朝著房間中走去,而林傲,也是在這個時候,將昏迷的寧罪扶到了一處房間內,讓他先暫時的休息著,直到現在,寧罪還沒有要蘇醒的跡象。

「嘿,我就喜歡這個性格的」孟耀晨看著悅兒離開的身影,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嘴中輕聲的說道,他一個上院的學長,想要接近一位新生,那還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看到周圍的青年,都是朝著各自的房間走去,孟耀晨也是轉身離開了這裡,他所居住的地方,在天樞峰的頂端,那裡只有著長老和幾位得力弟子,才能夠居住在那個地方。

「學長,那個小子好像對悅兒學姐有想法」此時正要回各自房間的陳羽,來到了孫毅強的身旁,對著孫毅強說道。

「你先回去吧,他想要得到悅兒,我孫毅強還沒得到的女人,豈能讓給別人」孫毅強冷哼了一聲說道,眼神中也滿是憤怒之色,之前與那孟耀晨所說的一切,都只是片面上的拉扯關係而已,等他找到了他的大哥,看誰還敢跟他搶悅兒。

話音落下,孫毅強率先進入了自己的房間,將房門緊閉了起來,而那陳羽,也是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間。

在寧罪的房間之內,當林傲將寧罪安排妥當之後,便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畢竟這是他們第一次來的地方,房間之中,雖然沒有太多的灰塵,但是不收拾一番,還是很難住人的。

「嗡」在林傲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寧罪的房間中,突然閃爍起了一道淡紅色的光芒,這道光芒是從寧罪的胸口處散發出來的,不過因為光芒很暗,並沒有讓其他的人有所發現。

當這道光芒閃爍之後,周圍空間中的元氣能量,便是瘋狂的朝著寧罪的體內湧入,瘋狂的元氣能量,在寧罪的身體上方,形成了數道旋窩,強大的吸撤力量,將周圍的床榻,也摧毀成了粉末,消失在了空間之中。

床榻被毀,一點聲音也是沒有出現,而且更為震驚的是,寧罪身體上的衣物,也在這時盡數被摧毀成了粉末,消失在了房間之中。

寧罪的身體,一直懸浮在房間的半空,此時,寧罪的四面八方,都被元氣能量包裹,不管是那些充滿狂躁之力的元氣能量,還是周圍純凈的元氣能量,都是朝著寧罪的體內湧進,而且那些元氣能量進入寧罪的體內,並沒有直接進入寧罪的氣海,而是在寧罪胸口散發出的紅光的指引下,不斷遊走在寧罪的血脈之中,修復著寧罪體內的傷勢。

傷勢的不斷修復,使得寧罪的臉色變得好看了一些,恢復了一些原本的紅潤。

寧罪的房間,居住在悅兒和霍倩倩兩人房間的中間,這也是霍倩倩和悅兒兩人要求的,而林傲,則是居住在悅兒的一側,其餘的一些學生,都在霍倩倩的另外一側居住著。

隨著寧罪房間元氣能量波動的增加,一些元氣能量波動,卻是滲透到了隔壁的房間之中,霍倩倩的修為比較低,沒有發現,但是已經收拾好房間的悅兒,卻是感覺到了寧罪房間傳來的元氣能量波動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細微,如果不是悅兒已經打坐吸收起了周圍的一些精純的元氣能量,她根本發現不了寧罪房間的這番變化。

「他蘇醒了嗎?」感覺到這些的悅兒,緩緩的睜開了她的眼睛,隨後疑惑的詢問了一聲,目光也是看向了寧罪房間的方向。

起身走出房間,在月光之下,庭院中顯得格外的明亮,環顧了一下庭院之內,並沒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經過了這麼多天的選拔,所有的人,都是有些累了,收拾好房間之後,都已經開始休息起來,只有悅兒一人,還站在房間的門口。

林傲房間的燈還在亮著,應該是剛給寧罪收拾房間,現在正收拾著自己的房間,不過霍倩倩已經是睡了,燈光也已經滅了。

覆手 「這個小姑娘,可真夠能睡的」悅兒不免的嘟囔了一句,霍倩倩也是昏迷了很久的時間,直到進入上院之前,才在莫老的幫助下蘇醒過來,現在可又睡了起來。

悅兒沒有再多想什麼,緩步走到了寧罪的房間外,原本是想要推開寧罪房門的悅兒,突然停了下來。

「噔噔噔」悅兒敲響了寧罪房間的房門,聲音不大,但是如果寧罪蘇醒的話,足以讓他聽得一清二楚,不過在悅兒敲了片刻之後,寧罪的房間,依舊是沒有絲毫的動靜。

「吱」房間的房門被悅兒輕輕的推開,寧罪居住的房間,也是有著兩個房間,一間客廳一間卧室,此時悅兒只是走進了客廳之中,一道微弱的紅色光芒,卻是映照在了寧罪卧室的房門之上。

緩緩的關閉了房門的悅兒,此時緩步的繼續朝著寧罪的卧室走去,悅兒體內的元氣能量悄悄運轉,她並不知道寧罪在房間中到底在做些什麼,但是那股淡紅色的光芒,卻是讓她感覺到了身體極為的不舒服。

「吱」緩緩推開寧罪的房門,站在房門口的悅兒,身體卻是突然僵硬在了那裡,因為悅兒發現,寧罪的房間中,沒了床榻,而寧罪的身體一直懸浮在房間的半空,就連身上的衣服,也已經消失不見。

淡紅色的光芒,雖然是包裹在寧罪的身體周圍,但是那股光芒太過於微弱,根本不足以將寧罪的全身給遮擋起來,使得悅兒徹底的將寧罪的全身上下給看了個光。

悅兒也是一位正常的女子,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她也差點叫出聲來,不過就在她準備叫出聲的時候,理智卻是讓她冷靜了下來,她還是一名女子,如果這個時候,她大叫出聲,肯定會讓其他人聞訊趕來,如果讓他們知道她自己看了寧罪的身體,別人會怎麼看她。

所以悅兒還是選擇了沉默,轉身便是打算離開寧罪的房間。

其實悅兒不想叫出聲的原因,還是想要幫助寧罪保護秘密,她知道寧罪現在的這種情況,肯定是不能夠讓其他人知道,尤其是那一直與他們做對的孫毅強。

準備走出房門的悅兒,卻是再次停了下來,因為悅兒發現,寧罪身體周圍的元氣能量,波動程度更大了一些,似乎是有著想要突破的情況。

「想不到這個小子,還因禍得福了」回頭看著寧罪的身體,淡紅色的光芒,將悅兒的臉色照的通紅,悅兒的嘴中輕聲說了一句,隨後再次回到了寧罪的房間之內。

突破是一件危險的事情,現在寧罪還在昏迷,如果遇到了什麼緊急的情況,寧罪自己根本沒有辦法處理,所以她想要幫寧罪一把。

不敢直視寧罪的身體,悅兒緩步走到了寧罪的一旁,感受著寧罪身體周圍元氣能量的波動,而且這股波動,也是在不斷的增強,那股淡紅色的光芒,讓悅兒的身體更加有些不適起來。

悅兒連忙向外走了兩步,不可思議的看向了寧罪的身體,寧罪身體周圍的元氣能量,如同是瀑布一般進入寧罪的體內。 「嗡」就在悅兒的身影向外走了幾步之後,頓時周圍的空間,發出了輕微的嗡鳴聲,應該是周圍元氣能量不斷的朝著寧罪體內湧進,而發出的空間波動的聲音,原本想要離開寧罪一定距離的悅兒,卻是在這個時候發現,她的身體,似乎無法動彈了。

「這是?」感覺到這股異樣,悅兒的心裡也是大吃一驚,連忙將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起來,不過很快,悅兒發現她體內的元氣能量也無法催動,而且周圍精純的元氣能量,也正在朝著她的體內湧進。

「難道,我也要突破了嗎?」看到周圍瘋狂朝著自己氣海湧進的元氣能量,悅兒的嘴角也是興奮起來,因為悅兒知道,達到辟穀期之中,想要提升一層的實力,那是非常困難的,而現在有著這種機遇,悅兒也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不過很快,悅兒的臉上便是抹上了一股羞紅,因為周圍元氣能量不斷的湧進,使得悅兒的衣物也是在空間中摧毀,透露出了那驕人的軀體。

幸好寧罪現在是在昏迷之中,不然看到這一幕,悅兒恐怕連活著的心,都沒有了。

「儘快突破吧」悅兒的心裡想著,自己儘快的突破,只要她在寧罪蘇醒之前,離開這裡就行。

元氣能量不斷的朝著寧罪和悅兒的體內湧進,因為有著另外一個人與寧罪分著天地間的元氣能量,寧罪的修為,一直沒有得到突破,淡紅色的光芒也在不斷的減弱,悅兒也是一樣,緊閉著雙眼,等待著突破的那一瞬間到來。

「嗡」隨著空間中,傳來了一震嗡鳴的聲響,寧罪身體周圍原本洶湧的元氣能量,卻是在這個時候,減弱了許多,同時寧罪體內的氣海,也在發生著變化,氣海的面積在逐漸的減少,但是氣海中的元氣能量,卻是比之前更加精純了一些。

「砰」一道聲音響起,淡紅色的光芒緩緩落下,寧罪的身體,卻是在空中失去了拖力,整個身體直接掉落在了堅硬的地面。

「咳咳」被猛地摔了一下,寧罪也是被摔醒了,不斷的咳喘了幾聲,算是被之前摔的那一下,給驚醒過來。

「這是什麼地方?」蘇醒過來的寧罪,摸了摸自己被摔的有些疼的頭,嘴中嘟囔了一句,環顧著眼前的房間,寧罪疑惑的詢問了一句,因為寧罪發現,這像是一間卧室,不過唯獨沒有看到床在什麼地方。

寧罪不知道的是,這房間中唯一的一長床,已經是被他自己給毀掉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