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楊玄真只知道自己身處科技世界,他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醫療儀器。

「小傢伙,亂看什麼呢?」

「小真真,乖哦。」

「呃!」楊玄真無語,有自己活了數萬年了,竟然被一個女子抱在手上哄,看其樣貌,也就二十一二歲。

「年輕媽媽!」

「這小眼睛,真是漂亮啊!」年輕媽媽看著楊玄真,用手揉了揉他的小臉蛋,「好可愛啊!」

「呃!」楊玄真沉默。

楊玄真帶著靈識進入投影世界,雖然心神被壓制了,但是,他可以說話,不過,他才一歲多,還不到說話的時候,如果貿然說話,會把『年輕媽媽』給嚇倒。

「我睡覺!」

楊玄真閉上眼睛,很快就進入入定狀態,神遊虛空。

沒錯,以楊玄真現在的神識強度,只能神遊虛空,不能神遊太虛,所謂神遊虛空,就是把心神放到虛空之中,感受那種虛無的境界。

「周女士,快去交錢吧!」

「好的!」

周思思應了一聲,抱著楊玄真走到交費台,問,「多少錢?」

「六百四十五!」

周思思從口袋裡拿出一百多塊錢,其中,還有一些零散的小錢,總共加一起,也只有一百三十多一點。

「這個!」周思思臉色尷尬,又無奈的嘆息一聲,「我只有這麼多,能不能先欠著啊,我可以打欠條。」

「周女士,我只是一個收費的,我也沒辦法啊。」

楊玄真躺在『年輕媽媽』的懷裡,心想,『這個母親很窮,為什麼不找人借?父親又是誰?』 楊玄真心想,『自己進入投影世界修心,就與她結下了緣分和因果,我就出一次手吧。』

楊玄真的念頭一轉,向周圍掃了一眼,看到一個衣著華貴,帶著金色眼鏡的男人,心想,『就他了!』

此時,楊玄真的心神被投影世界壓制了,神通法術用不了,但是,他的靈識還在,意志也還在。

靈識和意志是根本!

楊玄真知道很多催眠之法,再加上他強大的意志力,他用眼睛看著那個衣著華貴的男人,那男人也看了楊玄真一眼,驚嘆道,「好可愛的孩子啊!」

隨即,這衣著華貴的男子又看了『年輕媽媽』一眼,微笑道,「這位女士,您沒帶夠錢吧?我幫你出吧,多少錢。」

「這怎麼可以?」

「沒事,沒事!」這衣著華貴的男子說,「等你有錢了,還我就好。」 第一傻 他說話間,拿出一千塊錢,遞給年輕媽媽,「拿著吧。」

周思思心裡非常糾結,她知道自己身上沒錢了,又沒有工作,還要帶著寶寶,可是,他又不想欠別人的錢。

「拿著吧!」衣著華貴的男人把錢放到楊玄真的手上,笑道,「小傢伙,要對你媽媽好一點哦。」

楊玄真暗道,『這傢伙雖然被我催眠了,不過,其人品不錯,身上還有功德金光。』他想到這裡,又嘆息一聲,『可惜了,你不知道自己身處投影世界,永遠無法證道。』

不過,楊玄真不會欠這份人情,即使是自己催眠了這個男人,他也不會欠這份人情。

「等找個機會,把這份人情還了!」

衣著華貴的男人把錢放到楊玄真身上后,沖周思思一笑,「先給孩子看病吧,我走了。」

「謝謝!」周思思連忙感謝,待那個衣著華貴的男人走遠,周思思又大喊,「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然而,那個衣著華貴的男人已經走遠了,周思思追出醫院門口,也沒有看到那個人。

「真是好人呢!」

楊玄真暗笑,『小媽媽,真正的好人是我啊,好吧,我們只是有緣分。』

周思思交完醫療費之後,帶著楊玄真走出醫院,楊玄真看了一眼天空,又看著周圍的街道和高樓。

「這是一個星辰世界,看其樣子,應該是一顆比較小的生命星球。」

周思思捨不得打車,也沒有坐公交車,而是抱著楊玄真回家,大約走了二十來分鐘,周思思才回到家。

這是一座古舊的樓房,樓房高八層,周思思住在七樓,待周思思打開門之後,楊玄真鬱悶了,「這麼小?」

這房子真的很小,就十個平方,一個小房間,一個衛生間,小房間里擺著一張床,一個灶台,一張小桌子,屋子雖小,卻收拾的非常乾淨。

周思思把兒子放到床上,又哄了一下,「小寶寶,乖乖聽話啊,不哭,媽媽給你泡奶粉喝。」

「唔!」楊玄真無語,當然,他也不可能說話。

「這是什麼情況啊?」楊玄真心裡琢磨著,『他的老公呢?他的父母呢?』他心裡有很多疑惑,卻不敢問出來,也無法施展神通。

「好睏!」楊玄真想了一會問題,竟然睡著了,這小身體,太容易疲憊了。

當然了,楊玄真心裡明白,自己身處投影世界,心神被壓制了。

轉眼間,過去十來天。

楊玄真的身體好轉之後,周思思才說,「小寶寶,我們家的錢快用完了,媽媽要去找點事情做哦。」

「呃!」楊玄真沉默,用明亮的大眼睛看著年輕媽媽。

周思思看到楊玄真明亮的大眼睛,呆萌的表情,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好可愛,好乖呢。」

周思思抱著兒子親了一下,走出家門。

「這裡竟然是刺繡坊?」

楊玄真打量著周圍的環境,這片區域的房子和周圍的房子不同,這裡的房子是古房子,石牆,木樑,琉璃瓦。

周思思進入刺繡坊后,有一些人和她打招呼,「思思,你又來了!」

也有一些人小聲議論。

「哎,可惜了,好好的一個姑娘,卻不知道檢點。」

「她也是被人騙了!」

「這小姑娘,就是容易被人欺騙。」

「嗯?」楊玄真眉頭一跳,根據隻言片語,猜測出一些情況,『難道,自己的父母是早戀?也不能啊,周思思有二十多歲了,應該是被某個人渣拋棄了。』

這十多天,楊玄真都沒有見過那個所謂的父親,也沒見他幫助周思思,因此,那個素未謀面的父親被楊玄真定義為人渣了,就當他不存在。

不知不覺中,楊玄真的心已經代入這個世界,即使他是大神通者,也被這個世界影響了,走上了修心之路。

楊玄真開始為『年輕媽媽』抱不平,『那個人渣,竟然拋棄這麼漂亮的老婆,以後,有你後悔的時候。』

周思思走進刺繡坊之後,見到一個老婦人,這老婦人兩鬢微白,大約六十歲,見到周思思后,微笑道,「思思,又來拿刺繡嗎?」

「是啊!」 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周思思應道,看起來,她和這裡的人很熟悉。

這老婦人看了一眼楊玄真,又問,「思思,你是在這裡做?還是拿回去做?」

「嗯,就在這裡做吧!」

周思思做刺繡的時候,把楊玄真放到一邊,她一邊刺繡,一邊給楊玄真哼歌。

楊玄真躺在一張嬰兒床上,聽著年輕媽媽哼的小曲,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愉悅感,有那麼一瞬間,他想幫年輕媽媽多賺點錢。

然而,當楊玄真的念頭一轉,又想,『其實,這樣挺好的!』

「只要身心愉悅就好!」

楊玄真的靈識未泯,他知道很多高深的修行之法,也懂得世俗中的養生之法,還懂得人體的奧妙。

楊玄真思考了一下,選了一門簡單易學的修行之法,又以特殊秘術傳給『年輕媽媽』。

這會兒,楊玄真不能用神識,也無法施展神通道術,只能用心念灌頂。

「啊!呀!哇!」

楊玄真時不時的發出一些音節,乍一看上去,好像在聽年輕媽媽哼小曲,聽得開心了,也隨著年輕媽媽發出音節。

年輕媽媽不知,楊玄真發出來的音節乃是大道韻律,每一個音節都與大道相合,可以引動周圍的大道法則。

這裡是敖啟道君的投影世界,雖然不是真實世界,卻也有大道法則。

楊玄真以特殊的音節引動大道法則,幫助年輕媽媽煉體。 楊玄真以大道真音為周思思煉體,這是一種極為高明,極為玄奧的音節,只有對大道對為了解的大神通者,才能明悟大道音節。

話說,大道音節自古有之,地球上就有很多大道音節,如道德經,逍遙遊,道藏,三藏十二部佛經,皆蘊含了大道音節。

其中,又以佛門對大道音節的運用更多,寺廟之中的和尚們常年打靜,口念經文、咒語,這些經文和咒語就是大道音節。

大道音節有用處非常多,有洗髓音節,有煉體音節,有神通音節,有道法音節。

和尚們念誦的經文就屬於洗髓音節,從嘴裡發出特殊的音節,以聲音震動身體,同時,震動周圍的空氣,讓身體與周圍的大道法則相呼應,如此一來,不但能洗髓,還能感悟虛空中的大道法則。

除了洗髓、煉體之外,大道音節還能引動天地法則,讓念誦大道音節者施展神通。

如,有和尚施展法的時候,會念一句,『阿彌陀佛。』這就是一種特殊的大道音節,讓自己與大道韻律相合,施展神通。

佛門有大道音節,道家也有大道音節,如道門弟子施展道術的時候,也會念上一句。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這就是大道音節。

當然了,楊玄真的境界早已經超過了佛陀、聖人的境界,他已經達到世界境圓滿,其實力可以匹敵道君,以楊玄真的境界,創造出來的大道音節更為高明,直指混沌大道。

「啊!矣!呃!」

楊玄真發出一個個奇異的音節,與周思思哼的小曲相合,又有一絲特殊的音波震動。

「呵呵!」周思思極為開心,她看著自己的寶寶,眼睛里充滿了慈愛,「小寶寶,有你就夠了。」

楊玄真心想,『小媽媽啊,我這麼做,也不知道是對是錯啊!』

以楊玄真的境界,也看不透命運,他不知道自己改變周思思的命運是對還是錯,不過,這個念頭也只是一轉而過,楊玄真不在多想。

「我和她有因果,有緣分,就讓她過的舒服一些,過得好一點吧。」

時間緩緩的流逝,大約過了一個月,周思思已經感覺到自己身體上的變化,『奇怪了,我的精神越來越好了,身體也越來越有力,整個人感覺輕飄飄的。』

以前,周思思的身體也不錯,也只是比普通人強一點,她生了寶寶之後,營養跟不上,身體素質下降了很多,她經常走神,精力和體力也遠遠不如從前。

「是心情好的原因嗎?」

還真別說,這段時間,周思思的心情好了很多,每天做刺繡,給自己的小寶寶哼哼小曲,她很喜歡這樣的生活,看著寶寶慢慢的成長,她感覺特別滿足。

「思思!」老婦人走周思思的身邊,她手上拿著一塊刺繡,其臉上帶著笑容,「這是你繡的嗎?」

「是啊!」周思思點頭。

「真沒想到啊!」老婦人驚嘆,「你的刺繡功底這麼高,竟然能綉出這麼精緻的綉品。」

「沒這麼好吧!」周思思心中歡喜,她知道,這個老人的眼光非常高,很少讚美人,今天,卻如此的讚美她,看來,她繡的東西真的很不錯呢。

老婦人說,「思思,我們市裡舉辦一個刺繡大賽,我想給你一個推薦名額,讓你去參賽。」

「我?」周思思搖搖頭,「我不行了!」

老人看著楊玄真,微笑道,「孩子,你已經有小寶寶了,以後,小寶寶上學要花很多錢呢,你去參加大賽,等你打出名氣后,你就能賺到更多的錢,也能讓你和你的寶寶過上更上的生活。」

「這?」周思思動搖了,她沉默了一會,點點頭,「那行,洪姨,我去試試。」

佳期如夢 「這就對了嘛!」洪姨極為開心,又說,「思思,你的刺繡非常精美,功底也非常深,不過,還有一些細微的不足,我想,這是因為你沒有經過專門的訓練。」

「是的!」周思思點頭,說,「我家裡比較窮,也沒有條件學刺繡。」

「呵呵!」洪姨笑道,「沒事,離大賽還有大半個月,這段時間,你就跟著我學,我把一些基礎的東西傳給你。」

「太謝謝你了!」周思思連忙感激,她在這裡也做了一段時間了,像這種傳統的手藝,一般都不會外傳的,老人竟然願意教她,即使是最基本的功夫,周思思也非常感激。

「這孩子!」洪姨極為開心,她想,『這孩子不錯,是一個知道感恩的人。』

接下來的半個月,周思思一直跟著洪姨學刺繡,其刺繡功夫也越來越高明,綉出來的東西也越來越漂亮,隱約間,還蘊含了一種特殊的文化傳承,周思思不知,她已經開始綉自己的東西。

能綉出屬於自己的東西,就等於擁有了自己的『道。』

這一下,洪姨真的震驚了,「這天賦,真是太好了,千年難遇啊!」她又想,『可惜了,她不是我們洪家的人,又帶了一個孩子。』

說心裡話,如果周思思沒有孩子,洪姨都會讓她進自己的家門,做自己的兒媳婦。

周思思性格溫柔,待人有禮,又知道感恩,還生得極為漂亮,又擁有讓人驚嘆的刺繡功底,在洪姨眼中,這就是上天為她們家準備的兒媳婦。

「可惜!可惜啊!」 茉莉香屑 洪姨輕輕一嘆,心想,『我不能傳她核心的東西,不過,可以把基礎的東西都傳給她,另外,我自己領悟的東西也可以傳給她。』

這段時間,楊玄真也沒有閑著,他一邊感悟大道,一邊幫周思思洗髓煉體,同時,還幫了一下洪姨,洪姨的身體也好了很多,看上去,臉色紅潤了很多。

楊玄真觀察周思思、洪姨刺透,心裡的觸動也非常大,「大道無形,卻隱藏在最樸實的生活中,簡簡單單的刺繡,竟然也蘊含了大道。」

刺繡,就是為了讓衣服更好看,穿起來更舒服,同時,刺繡也代表著一種文化傳承。

隨著感悟的加深,楊玄真心想,『敖啟道君的境界真是不可思議啊,他竟然把自己的大道融入到整個世界,萬事萬物皆有大道痕迹。』

有時候,楊玄真想,『如果周思思走刺透這條道,能不能由虛化實?跳出輪迴,甚至,跳出這個投影世界?』 命運之下,一切皆有因果,一切皆有緣分。

很快,刺繡大賽的日期到了,周思思帶著楊玄真前往永樂集團,這一次大賽也是永樂集團主辦。

永樂集團,乃是這顆星球上排名前十的服裝企業,永樂品牌的服務遍布整個世界。

「永樂?」周思思看著高樓上的大字,心裡有一絲嚮往,『什麼時候,我做的衣服也能這麼受歡迎啊?』

「啊!」楊玄真發出一個音節,周思思用白玉般的手捏了一下楊玄真的臉蛋,笑道,「小寶寶,你說,媽媽能不能成為服裝設計大師,成為刺繡大師?」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