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嘞!”

秦爸爸暗自得意,他本還有些擔憂,老婆會被這小子忽悠住,現在放心了,能疼快的執行家法了。


書房內,秦爸爸坐在靠椅上,用審視的目光,不停上下打量秦文和,看了半晌兒才道;“說吧,自己老實交代!”

“……..”秦文和。

秦文和一臉懵‘逼’,交代什麼?搞得像個審問犯人一樣,不就是帶着凱麗回家嗎!不就是早戀麼!!…啊呸…不對…自己這個年齡談戀愛不算早戀了吧!!啊呸…呸…呸,,,自己和凱麗是清白的!根本沒有戀愛這回事!!

可是有口難辯吶….不是戀愛關係的話,爲毛一個美女會跟着回家,而且…這個美女,今晚還要睡在家裏!!

“嗯!!…..不說是吧!!”

秦爸爸一瞪眼,猛地站了起來,他雙手撐住桌子,身體前傾,嘴角冷笑,這姿勢極具壓迫力。

“…..”秦文和依舊沉默。

“翅膀硬了是吧!昂…….”

秦爸爸離開書桌,慢慢渡步走到門後,取下掛在門後雞毛撣子……

丟臉的一幕要來了,此時的秦文和好想撞牆,雞毛撣子打pp!!自己還得收斂好體內的血氣之力,不然那護體的功效可能會鎮傷秦爸爸……..

啪…….

雞毛撣子在半空劃出完美的弧形,狠狠的打在秦文和的PP上,聲音響亮……但卻沒啥感覺。

“嗯???你還強忍着??”

秦爸爸‘咬牙切齒’,剛纔不忍心下狠手,只用了一半力氣,結果這小子居然就像沒感覺一樣,這是挑釁嗎??….

秦爸爸覺得….這絕對是挑釁!!這是不認錯的表現!!要嚴懲啊!!!

於是……..

啪啪啪啪……

秦爸爸鼓足的力氣,施展七十二路棍法,雞毛撣子被舞的飛起,甚至帶出了殘影,打在秦文和身上,鎮的雞毛亂飛…..

“啊啊…啊啊…”

秦文和終於反應過來,扯着嗓子….輕輕哼叫,他怕外面的凱麗聽見,那太丟臉了。

可是剛叫到一半,突然想起金髮美女的身份,血族的侯爵啊,就算自己在怎麼輕哼,她也能聽得清清楚楚啊!!

於是乎,他終於放下了臉面,配合這秦爸爸揮舞雞毛撣子的節湊,開始表演疼苦的慘叫…..啊…啊…啊…..

半晌後……….

“小子,這次先放過你!下次敢再犯,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秦爸爸惡狠狠的留下警告,重新掛起雞毛撣子,然後搖搖頭,看着一地的雞毛,還得出去拿掃帚來清理現場……

秦文和被‘教訓’了一頓後,終於可以回到飯桌上,在兩女憋笑的怪異表情下,默默吃完他那份剩下的紅燒排骨…..

下午的時候,凱麗陪着秦媽媽逛街去了,秦文和也沒閒着,他被化身小貓的虎妖王押解出了門。

虎妖王爲了自由,爲了自己地盤上的‘妻妾成羣’,它比秦文和還要在意他的修煉速度。

這隻沒有了荒山溶洞,還有去找一處無人的地方修煉,可是虎妖王不熟悉這裏,只能拉着秦文和一起去找合適的地點。

家裏附近沒有這樣的地方,都是住宅區,除了有限的幾個廣場之外,就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公園了,而且還都被大媽大爺們佔領了,廣場舞啥的每天蹦的賊歡。

“去城郊看看吧,那邊有座小山,希望能找到合適的地方。”

秦文和抱着‘小貓’,還沒有走出小區,就見有出租車也往外去,急忙揮手攔下。

“唉….秦文和!!是你這小子啊!”

出租車靠旁停下,司機伸出頭來,對着秦文和哈哈大笑道;“你這是放暑假了吧!啥時候回的??”

“彪子??我去,真是巧了!”

居然碰見了熟人,秦文和也挺開心的,打開車門就坐了進去。

‘彪子’全名楊彪,是秦文和的高中同學,家住同一個小區,關係還算不錯,只是彪子性格有點‘彪’,高中時算是個‘不’良少年,打架鬧事沒少過,高中畢業後就綴學了。

不過彪子倒是很照顧自己這個鄰居,秦文和記得有次遇見了凌霸,還是彪子出面擺平的。

“你要去黃仙山?”

彪子好奇的望着秦文和,黃仙山就是城郊的小山,也算家鄉的一處景點了,上去玩玩也沒什麼,可是現在這個點去的話,剛上到山頂就馬上下山嗎??

黃仙山雖然不大,但這兩年經過改造後,添加了不少旅遊設施,山上除了寺廟外,能遊玩的景點不少,足夠晚玩一整天了。

“我就是去踩個點,明天帶同學去玩玩。”秦文和無奈說了謊。

“哦…這樣啊!那行,你們明天還要去黃仙山?要不要我送你們去?”

彪子很熱情,在秦文和推辭聲中,依然接下了明天的接送任務,只是專注開車的他,沒有看見自己老同學的臉皮都在抽搐。

秦文和又要頭疼了,不過是隨便說個去黃仙山的理由,居然還攤上事了,只是老同學也是一片好心,他暗暗他嘆了口氣,那….明天就帶凱里一起過來吧! 第三章.彪子

黃仙山位於城郊,屬於一座丘陵小山,高約八百米,山上風景秀麗,有著名寺廟數座,本地香火客不斷。

後又經過大力開發,改造添加許多景點,在半山腰處開闢一座花田,每當夏季鮮花綻放之際,都會引來許多遊客,名聲漸顯,現在的黃仙山,就連鄰縣的居民,都會時長有駕車過來遊玩。

從秦文和家住的小區到黃仙山,差不多有半個小時的路程,因爲司機是老同學的緣故,這一路聊天時間過得飛快,還沒有盡興便已經到了黃仙山。

“文和啊,來..來..我給你當嚮導吧!”

彪子熄了車,拉着秦文和就走,甚至就連入山的門票,都是這位熱心老同學買單的。

秦文和抱着‘小貓’,一臉的無奈,他不是真的來遊玩的啊!而是尋找一個幽靜無人的地方,當作臨時修煉之地。

可是現在怎麼辦,被老同學直接拉着遊玩風景,這一趟不是白來了麼。

“你們人類就是麻煩!你跟他去吧,我自己找找看!”


關鍵時刻還是虎妖王給力,它從秦文和懷裏跳了下來,在彪子驚詫的目光中,竄入了山邊的林子裏面消失不見了!

шшш ☢ttκan ☢¢ 〇

“唉唉唉…文和….你的貓跑了!”

彪子剛準備衝進林子裏,要去抓捕逃跑的‘小貓’,就被秦文和一把拉住了;“沒事!我這貓聰明,自己玩耍去了,等玩夠了,會在這等我回來的。”

“啥???貓還能這麼聰明??你就扯吧!”

彪子可不信這鬼話,不過主人都不擔心,他也不多事了,反正就是一隻寵物貓而已,也不值幾個錢,大不了等回去後,幫忙在搞一隻就是了。

事罷,兩人便一起上了山,黃仙山不高,從山腳到山頂,都被鋪上了石板臺階,臺階兩側種下茂林樹木,每隔一段距離會有一座涼亭,供遊客歇腳休息。

由於時間的關係,兩人並沒有觀賞景色,而是由彪子一路介紹,哪些景色值得遊玩,哪些設施裏面是個‘坑’。

兩人走走停停,來到山頂時,已經下午五六點了。

兩人站在一座閣樓陽臺上,能俯視山下大片風景,翠綠山林密佈,夕陽下,有淡淡雲繞,遠處的公路上,汽車如螞蟻,還有一棟棟拔地而起的高大建築,向着城市密集延伸而去。

“怎麼樣?現在的黃仙山還不錯吧!”


彪子對着天空大手一揮,如今的家鄉正處在告訴發展階段,幾乎每一天都在變化。

“挺不錯的,比起以前鳥不拉屎的黃仙山,現在總算有點風景區的樣子了!”

秦文和好久沒來黃仙山了,印象中記憶慢慢清晰,回憶那時那事那人,一股異樣感覺瀰漫心頭。

彪子還是原來的彪子,而他已不在是昔日他…….

下山的時候,虎妖王已經等在車旁了,讓彪子驚詫不已,直說不可思議;“你這隻小貓,簡直神了啊!”

秦文和笑笑沒說話,抱起虎妖王,它已經找到合適的地方了。

駕車返回的路上,彪子一定要請秦文和吃晚飯,那熱情的勁頭,讓人真無法拒絕。

“嘿嘿..就這家了,我一哥們開的小店,飯菜味道很不錯!”

彪子直接將車開到飯店,他和老闆很熟悉,說是‘哥們’,但當看見那老闆的樣子,一臉橫肉,光着膀子,後背紋着青龍,一看就是混道上的人。


難道彪子現在還在混社會??

秦文和不由苦笑,這小子……唉!!

“哎呦…彪哥來了!”

老闆看見彪子,笑眯眯的引來出來,遞煙,點火好一頓熱鬧。

“老牛啊!今天我要招待老同學,給來幾個招牌菜哈!”

彪子招呼一聲,便帶着秦文和去了包廂,兩人一邊等候着上菜,一邊聊着以前的往事。

說着說着,彪子突然想起一件事,掏出手機翻了翻道;“對了,你回的趕巧啊,下個星期有了同學聚會,你去不去參加?”

秦文和一愣,同學聚會?自從上了大學後,就很少和高中同學有聯繫了,偶爾有幾個關係不錯的高中同學,也隨着時間流逝,慢慢失去了聯繫。

“一個星期後嗎??誰組織的同學聚會?”

他心想可能是因爲放暑假的關係吧,纔會有人發起同學聚會,其實他不想去的,覺得這樣的聚會沒有意思,與其說是‘同學聚會’,其實就是‘吹牛皮大會’!

還不如就幾個談得來的老同學聚一聚,聯絡感情聊一聊天,省的同學聚會上還要‘勾心鬥角’。

“班長黃海波記得吧,他就是發起人,聽說他考進了名牌,混的挺不錯。”

彪子樂呵呵的,他在高中時人緣不錯,聚會又能見到不少老同學,還挺期待的。

“哦,對了,你明天的同學不會是女朋友吧!”

他想到了秦文和去黃仙山的目的,頓時覺悟過來,笑嘻嘻的望着秦文和道;“如果是女票的話,就帶着一起來聚會吧,黃海波那小子可是放話了,要帶他的女票過來,讓我們這幫老同學羨慕嫉妒恨吶!”

“喲呵…黃班長的口氣不小麼,看來他是找了個很不錯的女朋友啊!”

秦文和和黃海波有些不對頭,一個低調一個擺顯,上學時就相互看不順眼。

他本來準備同學會時,就隨便應付一下,現在聽到這個消息,他暗暗壞笑,到時候是不是帶着凱里去轉一圈,他相信,以凱里的美貌和氣質,絕對秒殺黃海波那個讓人‘羨慕嫉妒恨’的女朋友。

“他啊….你還不知道麼!不然也不會組織同學聚會了,就是回來擺顯唄!”

兩人一邊吃一邊聊,酒杯啤酒下肚,再說起高中時的趣事,一晃就是兩個多小時。

彪子今天開心,喝的有點多了,說話大着舌頭,走路都搖搖晃晃,可不能讓他醉駕的,無奈之下,秦文和只打好電話讓凱麗過來接人。

兩人站在飯店門口,和老闆‘牛哥’隨意侃大山,聽牛哥說話的語氣,似乎自己這個老同學混的還不錯,開出租車只是爲了讓家裏安心。

難怪自從中午遇見彪子後,又是陪爬山,又是陪吃飯的,原來人家真的不在乎載客的那幾個車費錢啊。

嗶嗶…..

彪子和牛哥聊的真嗨皮,一輛豪車慢慢停在了飯店門口,車門開啓,金髮少女對着秦文和揮手,笑吟吟的走了過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