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不能穿這個衣服了,哥哥給你穿哥哥的,等到人類城市了,哥哥給你買新的好不好!”樑翔柔和的說道

“好啊好啊,我父母死了,親人全部死了,現在我又有一個大哥哥咯~”小女孩竟然興奮的笑了起來。

樑翔摸了摸她的柔發,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大哥哥,我叫凝雪!傳說我是從雪中出生的,所以我的父母就給我取名叫凝雪!”小女孩笑道

“凝雪……”樑翔瞪大了眼,想起了自己遇見的那一個神祕的神女。

但是-他卻難以將那神女和這個天真無邪善良可愛的小女孩聯想在一起,雖然名字一樣,相貌一樣,但是樑翔還是有些不信。


“那大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啊?”小女孩微笑道

“我叫樑翔!”樑翔拿出了衣服,遞給了小女孩。

小女孩微笑着說道;“哥哥是好人,哥哥名字真好聽,以後我就叫你樑翔哥哥了!”

樑翔點了點頭。

正在這個時候,小女孩忽然脫下了衣服,露出了雪白的較軀。

樑翔老臉一紅,乾咳一聲說道;“你幹什麼?”

小女孩微笑着說道;“我換衣服啊?”

“你怎麼在我面前換啊?”樑翔尷尬的說道

“沒事,我相信哥哥,哥哥是個好人……”小女孩輕笑着說道,繼續沒有任何猶豫的脫下衣服。

樑翔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而後脫下衣服,爲她遮擋,自己卻扭頭看向另外一方。

很快,小女孩換好了衣服,樑翔才鬆了一口氣。

樑翔微笑着說道;“感覺怎麼樣?”

小女孩現在一頭長髮垂直而下,一身寬大的黑色大衣,像是一個連衣裙,有一種別緻的美麗。

樑翔深深呼吸了一口氣,而後牽住了她的小手,小女孩略微掙扎了一下,但是還是任由樑翔牽着緩緩前進。

也就在這個時候,卻聽遠處傳來一聲怒吼,一個巨大的大象人走到樑翔面前,居高臨下的俯瞰樑翔;“就是你這個人類打了我的小弟?”

樑翔忍不住笑了,說道;“沒錯,就是我,你想怎麼?”

大象人狂笑,聲音猶如滾滾炸雷一般。

而後他狂笑着說道;“能殺死我的小弟,你的確是個強者,但是……但是今天我要你成爲我的食物!”

樑翔露出了笑容,一口白牙奪目璀璨,眼睛微微眯了眯。

那大象有些迷惑樑翔爲什麼樑翔會忽然笑的那麼燦爛,但是還是震動巨大的腳步,走向樑翔,想要狠狠的一腿踩向樑翔

但是樑翔那隻白皙而纖瘦的手,卻是一把抓住了那巨腿。

而後在周圍無數獸人驚愕的目光下,那巨象人竟然生生被樑翔抓住往遠處丟去。

碰!

巨獸人倒飛而出,砸出了一片廢墟。

它頭暈目眩的躺在遠處一動不動,附近的巨獸人們都震驚了;

“天啊……他還是人類嗎?”

“難道他是巨龍轉世?”


“神象一族,竟然被徒手打飛了?”

“好生猛的人類!”

之前透過來的目光都是貪婪,但是現在確實無限的畏懼,與敬重。

在獸人單調的世界裏,拳頭,就證明着一切。

現在樑翔贏得了他們的尊敬。 樑翔那消瘦,但是卻非常挺拔的身姿,深深的烙印在了無數獸人的心裏。


樑翔面無表情的牽着凝雪往着之前的老獸人所指的方向前進,往人類城市走去。

周邊的人羣在見到樑翔之後,都是心中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情不自禁的繞開道路,讓這兩人過去.

感受到周圍行人射來的懼怕目光,樑翔並沒有任何表情,握住凝雪的小手緩緩前進。

“你爲什麼…要幫我,這樣會連累你的,大哥哥.”凝雪輕輕的低喃.

樑翔微微一笑,停了腳步,蹲下身,用手將女孩漂亮的黑色髮絲撩起,緊緊的盯着那藍色雙眸,溫和道:“你怎麼知道,我會受到連累?”

凝雪皺起了柳眉,柳眉裏有着藏不住的悲哀,小手指着自己:“我的父母就是被我害死的,如果我不是要去救地上的一個垂死的獸人,我父母就不會死!””

凝雪悲傷的流出了眼淚,雙手手指力度逐漸加大。


.

看見凝雪的模樣,樑翔心中忽然有一種酸澀的感覺。

樑翔輕嘆了一聲,心中有些酸澀,沒想到這個女孩,竟然有着這麼慘痛的經歷,手掌閃電般的探出,將那雙小手抓住,輕輕的環抱起女孩,溫暖的聲音宛如春雨一般的侵潤着那顆乾枯,冰冷的幼小心靈:“沒有事,那不怪你,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親人!.”

“我就是你的親人…….”

簡單的7個字,將紅衣脆弱的冷漠女孩打得支離破碎,小小的貝齒緊咬着嘴脣,晶瑩從可愛的藍色雙瞳中悄然落下,打溼雙頰.

那顆小小的心靈,活力再次輕輕出現,伴隨着一個名字,侵入心扉.

“我又有家了?……我不用在流浪了?我不用再被欺負了?”

凝雪呆呆的看着樑翔,呢喃道

樑翔呵呵一笑,將女孩背上,笑道:“走吧,我帶你回家.”

“家?”凝雪將小臉貼在那並不寬闊的背上,低聲呢喃.

“凝雪.”

“恩?”

“以後,不要太爲別人着想,不要太善良,有時候善良會害了你自己!但是你的善良也不能湮,對特定的人,你也要發揮你的善良本性!。”

凝雪小嘴微掀,輕輕點頭.

……

“哥哥將你帶到城鎮去好不好?那裏有好多和你一樣大的小朋友,到那裏後你會有很多的玩伴。”樑翔對小凝雪的真實身份迷惑不解,但對她卻是發自內心的憐愛。

樑翔揹着小凝雪走進了一所城池,城內車水馬龍,街道兩旁店鋪林立。拐角等地人羣聚攏,裏面多半是些雜耍、演戲的賣藝人,這令小凝雪好奇無比,不斷向裏張望。

看的讓樑翔心中柔情無限。

樑翔抱着小凝雪穿過擁擠的人羣,走進一家裁衣店。

總不能讓可愛的她穿着自己的大衣服到處亂跑,進入了衣店。店內無論老闆還是裁縫們都驚異於小凝雪的美麗,看着眼前這個粉雕玉琢一般的可愛小少女,店內所有人不都不由自主的誇讚。

這並不是之前的那種獸人城市,現在是靠近獸人的一所人類城市,裏面都是人類。

裁縫認真而又仔細的爲凝雪量好尺寸後,告訴樑翔一個時辰之後可以到這裏來領取衣服。樑翔抱着凝雪走出裁衣店,對她道:「哥哥帶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好”凝雪嬌憨的應聲道。

這裏繁華無比,酒樓林立。樑翔抱着小凝雪走進一座三層酒樓,在一枚金幣的打賞下,酒樓內的領班親自客客氣氣的將他們領進了雅間。

這個時期按照樑翔的印象,他應該穿越到了一千年前,魔獸橫行的年代。

金幣依然還是主要貨幣。

這家店裝修的非常豪華。

凝雪的心智還是那麼單純天真,對日常所知卻相對甚少。

自從進城之後,她對一切都感覺好奇無比,在雅間內也不例外,天真的問東問西,樑翔耐心的爲她一一解答。

隔壁房間傳來一個甜膩、柔媚的女子聲音,嬌笑着道:“王少爺,您真讓奴家難以自拔……”

被稱爲王少爺聲音裏帶着邪淫氣息;“啊哈哈……我來了……”

樑翔皺起了眉頭,雙手揮舞,屏蔽了那不和諧的聲音。

而也在這個時候,那凝雪一震,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說道;“又是賤男人!當初我二姨也是這樣,被賤男人勾引了!”

樑翔瞪大了眼,驚異的盯着凝雪,想不到她竟然能說出如此話,這還是那天真善良的小美女嗎?……

不多時夥計將菜一道一道的送了進來,樑翔小心的將一塊魚肉中的刺剔淨後加給了小凝雪,道:「來,嘗一嘗。」可是小凝雪剛含到口中又吐了出來。

「怎麼了,刺到了嗎?」樑翔緊張的問道。

「沒有。」凝雪苦着一張小臉,道:「哥哥我吃不下。」

「啊」樑翔以爲這道菜做的有問題,急忙加起一塊魚肉嚐了嚐,發覺凝雪現在臉色變得鐵青,像是想到了什麼。

她皺着瓊鼻,道:“哥哥,我現在真的沒有心情吃飯”

樑翔覺得她應該小時候經歷過了什麼。

他憐惜的撫着小凝雪柔順的髮絲,道:“凝雪你不餓嗎?”

如果我愛你 ,燦爛的笑道:“哥哥不要擔心,我會吃飯的,只不過是現在沒有胃口”

“因爲什麼?是因爲剛纔那個人嗎?”樑翔皺眉說道

凝雪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樑翔輕輕的抱着了小凝雪,說道;“沒事,有哥哥在,我絕對不會讓你傷心的”

“哥哥不要爲我擔心,我真的沒有什麼,我相信我很快就會好的!”

小凝雪稚嫩的話語令樑翔更是感覺到不爽。他甚至有一種想要把那兩人殺死的心情,但是凝雪卻抓着他的手,說道;“哥哥,不要去傷害人家,這是我自己的錯!”。

樑翔看着小凝雪久久無語,直到小凝雪搖晃他的手臂,他才醒悟過來。

“無論如何你也要吃一點!不然而哥哥會擔心的”樑翔夾過一塊肉放在小凝雪的面前。

凝雪皺眉看了一眼,而後緩緩拿起筷子,張開了小口,輕輕咬住,而後再慢慢的咀嚼。

“哥哥,我只吃這一塊,我真的不想吃了,不用爲我擔心,我還不餓!”凝雪笑道

樑翔點了點頭,用空間戒指收了一點食物,而後就是自己的狼吞虎嚥,讓小凝雪饒有興致的看着他的吃相。

吃過飯後樑翔帶着小凝雪再次回到了裁衣店,裁縫將做好的幾件信裝遞給了樑翔。經過一番簡單的打扮後更加惹人憐愛,像個可愛的小天使降臨到了凡塵。

突然,店門被人用力「砰」的一聲推開了,一個略帶驕橫與霸氣的青年男子聲音傳了過來:“老闆,我訂做的衣服好了沒有?”

這是一夥年輕人,爲首之人身材高大,面色黝黑,長相很兇悍。在他身旁是一個雙十年華的美貌女子,妖豔無比,如小鳥依人一般緊緊的依偎在他的身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