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都還沒看清,一道柔韌的身影直接坐到她面前。

伴隨著一聲嬌呼,女生楚楚可憐的抬起腦袋,眼含薄霧看她。

女生長著一張巴掌大的小臉,眼睛大大的,下巴尖尖的,皮膚白得跟雪似的,蘇歌看清她的一瞬間就愣了下,這應該算是醫科大里少見的美女了。

「你沒事吧?」

雖然隱約看到這個女生是自己坐到她面前的,可兩人畢竟撞了一下,蘇歌當即便關心的問了句。 殺神宇宙中迎來了十分重要的一天——殺神聶甄,將要與殺神宇宙的神母燕若雪成婚。

整個殺神宇宙,普天同慶!

異能萌寶霸氣孃親 無數宇宙的神王,都親自帶著賀禮,前來祝賀這對新人。

自從當年,殺神聶甄以一己之力,將惡貫滿盈的異魔族全數誅滅,一戰成名。

久而久之,殺神聶甄的威名,就傳播到了諸天宇宙的各個角落。

有人說,聶甄是超越了神王的存在,但又有人說,他只不過是實力比較強悍的神王,但具體怎麼一回事,誰也沒有得到一個準確的說法。

不過無論是什麼,大家都知道,這位殺神宇宙的主宰,是個十分了不起的強者!

不僅聶甄本人,就是殺神宇宙其他人,也是外人得罪不起的存在。

光是四大神王級別的麒麟神獸,這就足以令人膜拜了,要知道,就算是麒麟宇宙的麒麟一族,也只有一頭神王級的麒麟神獸啊!

更何況,整個殺神宇宙,神王強者至少也有近十位,這麼強大的實力,就算好幾個宇宙神王聯合起來,都不是殺神宇宙的對手。

「歸藏宇宙歸藏神王前來道賀!」

「梵天宇宙梵天神王前來道賀!」

「辛夷宇宙辛夷神王前來道賀!」

「龍皇宇宙饒雯神王、華俊神王前來道賀!」

……

一家家神王強者前來道賀,就算殺神宇宙人再多,也招待不過來。

「小玉,你老大人呢?這麼多客人來到這裡,婚宴也馬上就要開始了,他人跑到哪裡去了?」薛老一邊招呼著賓客,一邊朝玉麒麟問道。

幻墨塵世 「老大?我也不知道,好像聽他說,有一個貴客來訪,他要親自去迎接來著。」玉麒麟隨口說了一聲。

「小玉小玉!快來一趟!我們麒麟一族的王者麒麟皇也來了!咱們趕緊去拜見一下!」

這時候,水麒麟經過玉麒麟的身邊,急忙道。

雖然如今水麒麟、玉麒麟它們也都已經是神王了,但對於這位德高望重的麒麟皇,它們還是十分尊敬的。

「是嗎?!趕快告訴老墨和火老哥去……」

玉麒麟連忙跟著水麒麟去拜見麒麟皇去了,拋下了薛老繼續招呼客人……

「誒!小玉,你……誒!」

薛老苦笑道:「這麼多賓客,全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可咱家這位殺神大人自己不出現,可千萬別失禮才好哦……」

這時候,忙前忙后的鬼鬼,經過薛老的身邊,突然古怪道:「嗯?說起來,以老大現在的實力,到底是什麼人物來了,居然要老大親自去迎接?」

諸天宇宙之上,一片鴻蒙之中……

兩名俊朗的男子相對而坐,一人身著一身黑甲,正是聶甄,而另一人身著金色衣袍,在氣度上居然與聶甄不遑多讓。

「聶兄,恭喜恭喜啊……」金袍男子朝著聶甄拱手道賀。

「多謝昊天兄,想不到我的婚禮,居然會把你給驚動了。」聶甄笑著回應道。

「應該的,畢竟整個諸天宇宙,也就你我二人是宇宙的秩序者,兄弟你大婚,我自然是要來的了!」

金袍男子爽朗笑道:「當初你被雷電劈中,我還以為你不幸隕落了,想不到你靈魂轉世重生,而且還一舉將異魔族殲滅,佩服佩服。」

聶甄擺了擺手,苦笑道:「當年我就對昊天兄你的陣法天賦十分佩服,對付異魔族的時候,我就曾經想到,若是有你幫助,恐怕對付異魔族會輕鬆許多啊。」

金袍男子抿了口酒水,微笑道:「沒有我你不也乾的不錯嘛,而且我也要多謝你,當初那兩個異魔主神,正是要去我所在的宇宙,正巧被你順手解決了,也省去我一番工夫。」

「少來了,以你的手段,兩個異魔族主神,還難得到你?」聶甄白了對方一眼。

酒過三巡,金袍男子長嘆道:「誒……宇宙秩序者,曲高和寡,我總覺得這個諸天宇宙,就我們兩個秩序者還是寂寞了點。」

聶甄點了點頭,說道:「諸天宇宙三大功法,我修鍊了修羅神決,你修鍊了龍皇經,就是不知那第三部功法是誰在修鍊,說不定他也可以……」

「第三部功法,實在太過神秘,就連我們作為秩序者也無法盡知,不過想要成為秩序者:知陰陽,曉生死,定諸天,三者必占其一,你是曉生死,我是定諸天,那麼如果將來還有一位秩序者的話,恐怕就是知陰陽了吧?」金袍男子撅著嘴說道。

聶甄聳了聳肩道:「那就不得而知嘍……就算真的有這樣的人,也不知道得等多少萬年之後才出現了,咱們兩個慢慢等吧……」

說完,聶甄將面前酒杯中的酒水一飲而盡,然後起身對金袍男子抱拳道:「好了!小弟吉時已到,該去拜堂成親了!昊天兄,咱們後會有期!」

金袍男子也起身,對聶甄笑道:「後會有期!」

說完,二人相視一笑,身影緩緩消失,彷彿這個神秘的鴻蒙空間,從來沒有過人煙一樣……

畫面回到殺神宇宙內……

在諸天宇宙萬千神王的關注下,數億億生靈的注視下,頭戴鳳冠,身著華麗禮服的燕若雪,如神女一般坐在馬車上,從遠處的星辰緩緩駛來。

馬車背後,億萬星辰成為了一道襯托新娘的背景,令人神往。

而令人震驚的是,拉著馬車的並非尋常馬匹,而是一匹頭長獨角,背生雙翼的白馬,更令人震驚的是,這匹白馬的修為居然也是神王!

馬車在眾目睽睽下停下,聶甄則來到了馬車旁邊。

此時白馬扭過頭,朝聶甄笑呵呵道:「老大!恭喜啊!」

聶甄朝著耿耿微微一笑,然後將馬車內的美麗新娘牽下馬車。

「雪兒,我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聶甄看著美貌如花的燕若雪,心情不由有些激動。

燕若雪羞澀地朝著聶甄一笑,眼神中充滿了愛意。

二人並肩來到行大禮的殿堂,父親聶庄坐在首位,看著自己的兒子和兒媳,滿意地點著頭。

作為主持人的玉麒麟,此時面帶微笑,朗聲喊道:「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我……」女生欲言又止了一下,很快眼底含著淚問,「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這樣做?」蘇歌一臉懵,「我做什麼了?」

「我明明看你走的那邊,為什麼經過我的時候,要故意……」

女生沒說下去,不過她的意思,蘇歌卻是聽懂了。

而從這個女生摔下去就站在四周看熱鬧的人也聽懂了。

這個意思就是,她走路走得好好的,她蘇歌故意來撞她。

面對這種低劣的污衊行為,蘇歌此時一句話都不想多說。

「啊……你要做什麼?」

蘇歌徑直朝女生彎下腰,女生竟然嚇得一聲尖叫。

蘇歌腦瓜子都被她尖銳的嗓音震得有些疼。

一把撿起女生腳下自己的手機,蘇歌站直身體,淡淡朝女生丟下兩個字,「無聊。」

說完轉身就走了。

「你……」

女生在後頭顯然是有些氣急敗壞。

冰緣戀 「夢瑤,夢瑤你沒事吧……」

「聽說這蘇歌在咱們學校是出了名的沒教養,學校老師要不是看她成績好,早把她開除了,你就別為了這種人生氣了。」

「就是就是,她就是嫉妒你所以才故意來撞你的,她可沒少做這種事。」

身後一陣不算太小的聲音傳來。

夢瑤?

蘇歌眼底光芒微微閃了下。

所以剛剛那個碰瓷的女生,就是最近學校熱議的新生吳夢瑤?

長得倒是和傳言中沒相差多少。

就是傳言說她出身高貴,有涵養,涵養……這其中,怕是有什麼誤會吧?

蘇歌搖搖頭,琢磨了一下,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花花,參加校慶醫學專業類的比賽,在哪裡報名啊?」

這次的比賽,既然大家都勢在必得,那麼,她不妨也去湊湊熱鬧。

「今晚不回來吃晚飯了么?」

蘇歌下學回到家才沒一會兒,就收到了楚亦寒的電話。

聽說他不回家吃晚飯,她倒沒有太過意外,隨口問了句,「在公司加班?」

「不是,出去吃。」

「去哪兒吃?」蘇歌握著手機的手微微有些僵住,臉色這才發生了一些變化。

「不知道,不過一起用餐的人,是艾米。」

果不其然。

「好,我知道了。」蘇歌說完就微微低下了腦袋。

自己也沒察覺,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小了很多。

那邊靜了一會兒沒人說話,好一會兒男人低沉暗啞的聲音才再次響起,「生氣了?」

「沒有。」蘇歌立馬將腦袋抬了起來,「我生氣做什麼啊,是我叫你去做這種事的,我才不會生氣呢。」

要不是她叫他這麼做,她相信,艾米是絕對不會和有機會楚亦寒一起吃晚飯的。

「那是吃醋了?」

「我……」蘇歌彆扭了幾秒,「沒有啦,反正你早點回來,我等你回來。」

「嗯,洗乾淨等我。」

「你……」蘇歌小臉一紅,「不等你了,我等下吃好飯洗洗就睡了。」

說完蘇歌就一把按了掛機。

隨即小臉紅紅的看著自己的手機,唇角浮現出一抹傻笑。

笑著笑著又漸漸笑不下去了。

不知道兩人,在哪裡吃飯呢?

是很浪漫的地方嗎? 艾米難得有這種單獨和亦寒一起吃飯的機會,想必一定會找個十分浪漫的地方吧。

一念情深:傲嬌老公送上門 哼哼。

一個人在飯廳吃了晚飯,蘇歌吃好就看了眼時間。

這個點,不知道亦寒他們開始吃飯沒有呢?

應該開始用餐了吧?

如果是中餐的話,應該很快就吃好了。

如果是西餐,可能會稍微慢一些。

不知道兩人吃的是中餐還是西餐呢?

蘇歌失神的捧了很久的牛奶杯子,許久才將牛奶一口喝下,起身離開飯廳。

回到大廳,她直接上了樓。

回房就打開電腦開始辦公。

工作了不到十分鐘她就有些煩躁的合上了電腦。

這個天怎麼這麼熱呢。

她起身就走到窗邊,將窗戶一扇一扇全部打開。

夜晚的冷風灌進屋子,室內的溫度很快降了下來。

大概是終於感覺到了冷,十分鐘后,蘇歌又去將窗戶全部關了上。

然後徑直走進浴室洗漱。

洗漱乾淨出來第一件事就是看時間。

怎麼回事,才過去半個小時?

她怎麼記得她洗了挺久了?

用頭上包著的干毛巾搓了搓濕漉漉的頭髮,蘇歌扔下毛巾,又走到電腦桌前,打開電腦繼續辦公。

郵箱里多了一份郵件。

蘇歌看了眼,竟然是莫紹成發來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