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麼開個玩笑,大家也就笑起來了。

很快陳翠月提了洋暖壺和一個盆過來,還有兩塊嶄新的毛巾:“累了一路,泡泡腳,早點睡吧。”

顧舜華:“媽,我們知道。”

忙完了,顧躍華過去後屋了,陳翠月回去睡了,從外屋通往後屋的門也被帶上,小小的外屋裡,就只有一家四口了。

房間實在是太小太小了,牀板和草墊子鋪上後,兩個人站在白爐子旁邊都幾乎站不下,更別說還有兩個洗臉盆和一個馬桶。

兩個孩子已經拖鞋上牀,在牀上打滾玩起來,他們覺得牀大一些了,舒服了,可以隨便玩了。

任競年顯然沒見過這陣仗,他無論是在老家還是在內蒙,哪怕條件艱苦,但是地兒肯定夠,沒住過這麼逼仄的房間。

顧躍華見他那樣,便說:“都這樣,家裡人多,沒地兒住。”

可就是這樣,大家還都拼命想把戶口遷回來呢,沒辦法,大城市,商品糧,自己的機會多,後代的機會也多。

就是在早那會兒,解放前,河北一帶的農民鬧窮的,也都是拼命地往北京擠,擠進來,就是再窮,只要靠着窮縫賣苦力熬下來,熬下來站穩腳跟,下一代孩子總是能比父輩強一點,稍微有點運氣,或者趕上一個出息的孩子,這個家族就能翻身了。

留在北京城,這就是機會,就比老家強。

任競年:“也沒什麼,我早想到了,現在要做什麼,給孩子先洗洗?”

顧舜華:“你坐火車累了一天了,你先洗洗臉吧,我也給孩子洗洗手臉,洗完了我們一起泡泡腳就歇下。”

任競年忙道:“好。”

到底是在礦井那麼艱難的地兒待過的,適應能力強,很快就能上手了。他先將牀上的鋪蓋稍微挪了挪,避開火爐子,免得燒到,接着便先鋪牀:“先鋪好了,等下讓孩子先躺下睡。”

顧舜華倒了熱水,摻了一點涼的,用手試了試溫度正好,就要給孩子洗臉。

誰知道兩個孩子打着滾抗議,紛紛喊着要爸爸洗。

顧舜華無奈:“你們這是疼你們爸爸還是害你們爸爸呢,都想要爸爸洗。”

多多嘟嘟着小嘴兒:“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滿滿也表示:“我是爺兒們,爸爸也是爺兒們,爺兒們給爺兒們洗臉!”

顧舜華忍不住笑:“這都從你舅那兒學的吧,之前哭的時候不是說不當爺兒們了嗎?”

滿滿心虛,小聲說:“我還是當爺兒們吧!”

顧舜華便對任競年說:“你兒子閨女都想你,那你給他們洗吧。”

任競年倒是挺受用的:“好。”

很快毛巾放在搪瓷臉盆中溼透了,他擰了擰後,先薅過來多多,抱着擦小臉,多多緊緊地閉上眼睛。

孩子其實都不愛洗臉,現在也是看在爸爸的份上使勁忍着。

擦完了多多又擦滿滿,很快兩個孩子都洗乾淨了,他自己洗。

洗完後,一家子的腳過來,都泡了泡腳,也就上牀睡覺了。

這種木板牀,自然並不結實,人上去的時候就會發出咯吱聲,任競年身高一米八三,身形強健,現在上了木板牀,動一下都得小心翼翼的。

不過好在,這牀現在能讓他伸展開腿,只不過要稍微斜着身子。

顧舜華讓他斜着,讓兩個孩子中間,自己在最裡面,這樣就能躺下了。

總算躺下後,一家四口蓋了厚實的棉被,緊緊地靠着。

當一切安靜下來後,好像聽到了外面呼嘯着的風聲,咳嗽的聲音,倒髒土的聲音,還有誰家小孩兒的啼哭聲。

並不是太真切,不過能模糊地捕捉到一些聲線。

然而這些似遠似近的聲音,卻讓小小的屋子越發顯得安靜,兩個孩子滿足地靠在任競年和顧舜華身上,小小聲地說着話,說幼兒園的事,說餃子好吃,還說爸爸你怎麼現在纔來,你要是再晚來我就生氣了。

最後,終於沒聲了,取而代之的是細微的鼾聲。

顧舜華微微扭頭,藉着半明不暗的爐火透過來的一點微光,看到兩個孩子都睡着了。

任競年壓低聲音:“都睡着了吧?”

紅色的爐火在暗夜中微微閃着紅光,小小的房間中格外安靜,男人刻意壓低的聲線帶着幾分難言的曖昧,像絲絨一樣滑過顧舜華的心。

這讓她想起過去一些時候,在那些有風的冬夜,當孩子睡着後,他都是這麼問自己的。

她會擡起手輕輕扯一下他的胳膊,他就明白了,就會翻身覆過來。

隔了這麼久,顧舜華竟然臉紅了下,輕輕地“嗯”了聲。

任競年便微側身,以一個更舒服的姿勢摟着孩子,也更近的距離對着顧舜華。

“你一個人帶孩子過來,受了不少罪吧?”他這麼說。

“也還好,去哪兒能不受罪呢,現在這不是越來越好了嗎,戶口有了,爐子有了,煤球有了,馬上還能蓋房子了。”

任競年便不說話了。

男人規律而有力的呼吸聲在夜色中傳入顧舜華耳中,這讓顧舜華心裡浮現出許多想法。

她甚至臉上燥熱起來。

在好一片沉默中,任競年才終於開口:“一千多年前白居易進長安,就有長安米貴居大不易之說,一千年後,京城依然居不易,你一個人帶着孩子落了戶口,又在這大雜院裡扒出一塊地,這些日子辛苦你了。”

任競年的這話,讓顧舜華眼淚“唰”的一下子落下來。

從她知道那本書的真相後,她就一直在艱難地掙扎。

一個女人帶着兩個不到三歲的孩子回到大北京,面對並不疼愛自己的母親,咄咄逼人的親戚,還有虎視眈眈想把自己介紹給什麼禿頂老男人的鄰居,頂着寒風跑知青辦,跑街道辦,跑房管所,求着人家辦事,厚着臉皮撒潑軟硬兼施,她不覺得寒磣嗎,她不臊得慌嗎,可是那又怎麼樣,她的肩膀上壓着兩座山,她必須負重前行,必須爲孩子掙一條活路。

別人只會說舜華真能幹,說舜華就是一個女爺兒們,不會知道她多累多冷,多想喘口氣。

也只有這個人,能這麼說一句,因爲孩子不只是自己的責任,也是他的責任,因爲兩個人有着間接的血緣羈絆。

顧舜華咬着脣,無聲地落淚,不過任競年自然察覺到了,他伸出手,越過兩個孩子,輕輕地觸過她的臉頰,爲她擦淚。

他的大手溫暖而乾燥,帶着熟悉的氣息,正是她曾經依賴過喜歡過的。

只是有多久了,這一切顯得很遙遠。

相識八年,結婚四年,一直都親密如初,只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兩個人之間有了一道無聲的裂痕。

可能是從他提出來離婚開始吧。

他提出來建議,離婚,她回城,她想接受,但又不捨得,於是兩個人冷戰,糾結,互相說服,在最深的夜裡伏在他懷裡哭,又會在哭聲中吵起來。

這麼鬧騰了一週多,不知道怎麼,稀裡糊塗的,就達成了一致,終究還是離婚了。

在離婚書上籤下字的時候,她在想什麼,這個男人在想什麼?

婚姻是神聖的,哪怕知道是爲了戶口,爲了孩子的前途,可是當一對最親密的夫妻簽下離婚協議書,並在紙上一筆一劃地進行分割,寫上桌子歸你,椅子歸我,存款歸你,孩子歸我,就這麼把兩個人所有共同置辦的一切包括孩子都白紙黑字地分割好了,兩個人心裡也到底落下一條淺淺的痕跡。

這是一樁心裡明白,但形勢上確實在進行的離婚,是白紙黑字是正經法律的離婚。

這個世上沒有假離婚啊,就是真離婚啊。

最開始的時候,兩個人口頭上還會互相安慰,等你辦好了戶口,孩子想辦法接過去,我們就可以復婚了,等我過去,你也想辦法往北京調,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

可到了後來,兩個人誰也不再說這種話了。

因爲見多了,爲了回城破裂的夫妻和情人,離別時再戀戀不捨,一切卻終究抵不過兩地分居的現實和城鄉差異,更知道在這個年代,想解決兩地分居想進行對調有多難,別的地方還好說,進北京,有多難啊!

沒有戶口就沒有糧食關係供應關係,什麼都沒有,他就算去找她,到時候也是混吃等死,什麼都幹不了!

所以當顧舜華獨自一人坐上火車的時候,她回頭看自己簽了離婚協議的丈夫,她知道自己一定會想辦法把孩子接過去的,一切都是爲了孩子,孩子是自己的親孩子,孩子還小,只要自己落戶有了工作穩定下來,就可以慢慢地辦投奔母親進北京,但是離異的丈夫,她心裡也沒底了。

真得沒底。

未來太渺茫,誰能把控?

就算彼此感情不會有絲毫變化,但兩地分居怕是免不了了。

她就沒想到兩個人還能有一天有這樣的機會,一起安靜地躺在狹窄而溫暖的牀上,低聲的說着話,聽他道一聲辛苦。

他幫她擦淚,她卻哭得更厲害了,哭得幾乎顫抖。

重新在一起了,他那麼溫柔體貼,一如當年她認識的那個他,然而她心裡埋着好多心事,他並不能懂。

大柵欄的街頭,她恍然醒悟了這一切,腦中有了書中所有的劇情時,她知道兩個人只怕終究感情生變,知道他要和別人相愛一輩子,她並不太怨恨,幾乎是帶着宿命一般的無奈。

但是孩子啊,孩子怎麼可以落到那麼一個結局!

憑什麼?

簽字離婚進北京,不就爲了孩子嗎,她怎麼可能對孩子置之不理?

他又怎麼可以娶了新媳婦有了新孩子就冷落了他們那麼可愛的一對孩子!

顧舜華痛恨這一切劇情,可她沒辦法,她不知道怎麼去掙脫,只能胡亂撲騰奮進全力。

顧舜華哭得太厲害了,任競年便坐了起來,將兩個孩子輕輕地挪到了靠牆的一側,把顧舜華拉到了他懷裡,這樣他就抱着她,幫她拭淚,又去親吻她的臉頰:“別哭了,我這不是來了嗎,蓋房子我來,做傢俱我也來,我週末就往這邊跑。”

顧舜華抽噎着,小聲嘀咕說:“是你提出要離婚的。”

任競年看她哭成這樣,只以爲她在首都受了天大的委屈,哪裡想到她提這一出,忙道:“那不是爲了回京嗎?”

顧舜華:“爲了回京你就可以提離婚嗎?你爲什麼要提離婚?”

任競年啞口無言,默了一會:“我們馬上就可以復婚了。”

顧舜華卻不依不饒起來:“如果我們真離婚了,你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你會對多多和滿滿好嗎?”

任競年:“怎麼可能!”

顧舜華:“什麼叫怎麼可能?你說你既然找了別的女人,也會對孩子好?”

任競年氣得幾乎想咬她:“我怎麼會找別的女人,這個假設根本不存在!”

然而顧舜華卻很堅持:“就假設說你一覺醒來,你發現自己已經和我離婚,並且娶了別的女人,你會拼命保護滿滿和多多,拼命對他們好嗎?”

這簡直是一個荒謬的假設,但是任競年被逼到這份上,只好想了想:“當然,那是我們的滿滿和多多,我怎麼可能不對他們好?”

顧舜華:“假如你就是沒對他們好,有了後媽就有了後爸呢,你覺得你會做出這種事嗎?”

任競年磨牙:“你覺得我是那種人嗎?”

顧舜華:“不是。”

任競年有些沒好氣了:“那你問這個有意思嗎?”

顧舜華想了想,嘆了口氣:“好像是沒什麼意思。”

所以沒什麼好糾結的,任競年的人品,自己信得過,哪怕兩個人的感情終有褪色的那一天,哪怕兩地分居的現實逼得兩個人到底不能再續前緣,可他絕對不會那麼對待自己的孩子啊。

只能說,一切都是因爲劇情強大的操控力罷了,就像自己再排斥遇到嚴崇禮,但依然遇到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