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記得師父曾經說過,黑猩猩是野獸裏面智商最高的,能模仿人的動作,一旦被攻擊,在保證自身安全的情況下,不要還手,否則會招來更多的猩猩圍攻,那就麻煩了。

冠榮華正思索著該怎麼辦的時候,忽然聽到傳來一陣喧鬧聲。

而此時,許願見猩猩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正要補刀。

她忙出聲制止:「許願不要,傷害它。」

許願手中的劍在離猩猩不到半尺的地方停住了,他疑惑地反問道:「為何?」

冠榮華顧不得跟他解釋,蹲下身子,將銀針從猩猩身上拔下,並拿出一個藥丸,放在猩猩的嘴裏,然後將它的嘴巴一揚,幫助它吞下。

看到這一切,沈月很是驚訝的問道:「榮華,它會攻擊我們,你為什麼救它?它醒來豈不是又會攻擊我們?」

冠榮華抬起頭,向四周望了望,小聲說道:「你看看,我們周圍。」

沈月忙環視四周,登時她也嚇懵了。

不知道有多少只猩猩,大大小小的,或是隱藏在樹上,或是蹲在石頭上等等,各種姿態,但無一例外,都是齜牙咧嘴,很是憤怒的樣子,好像隨時都能撲過來。

她不禁失聲問道:「那現在我們怎麼辦?」

冠榮華一邊觀察着地上那隻服了藥丸的猩猩的動靜,一邊故作輕鬆地對她回道:「月兒,莫擔心,這隻猩猩很快就能醒來。只要它沒事,猩猩群就知道到我們沒有惡意,應該不會攻擊我們的。」

沈月這才恍然明白,她救下攻擊他們的猩猩,就是為了取得猩猩群的信任。

「醒了。」許願輕呼一聲。

躺在地上的黑猩猩,從地上爬起來,然後再原地轉了幾個圈,好像是在確認自己是否真的好了。

而猩猩群也都在緊緊地盯着它,努力的確認它是否真的安然無恙。

忽然那隻黑猩猩發出一陣滲人的笑聲,登時整個猩猩群也都跟着大笑,那場景既滑稽又驚悚,一群猩猩笑出人的聲音,還夾帶含糊的交流聲。

許願臉上露出不可思議而又震驚的表情,他失聲問道:「姑娘,難道昨晚攻擊我的也是這些畜生?笑聲是一摸一樣的。」 時繁星聞言,嘴角微抽道:「你這是從哪裡找來的這個損招?要是錯過了吉時,他估計可能從窗戶外面爬上來的,他的腿都還……」

「我的封太太誒,你就放心吧!聽我的,准沒錯!」沈如意無奈的勸到,免得這位新娘子捨不得新郎受罪,再直接把門打開,自己跟他走了。

正在兩人插科打諢之時,門外有了新動靜,是封雲霆把捲軸又重新從下面塞進來了。

沈如意懷疑他在使詐,先是小心翼翼的護住了門鎖,然後才彎腰撿起了捲軸,然後她發現題目竟然真得被答完了,不服氣道:「你該不會是亂答的吧?我可是有答案在手裡的,馬上就能知道對錯!」

說著,她摸出手機打開搜索引擎,開始照著歷史紀錄翻找保存下來的題目。

時繁星看的目瞪口呆:「你還真有答案啊?」

「噓。」沈如意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那麼多道題,我怎麼可能都記得住?不過他怎麼全都答對了……」

許是察覺到了她的疑惑,封雲霆在門外朗聲答道:「你的要求只是說要把題目做出來,卻沒規定幾個人做,一個好漢三個幫,現在你該開門了。」

來幫忙接親的親朋好友都是有兩把刷子的,大家各自挑自己會做的題,自然是不多時就靠分工協作,把捲軸上的題目給做完了,至於剩下的則由文森通過萬能的搜索引擎解決。

沈如意萬萬沒想到會被他們鑽了空子,氣得險些倒仰過去,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還是氣哼哼的將門打開了。

封雲霆在伴郎的簇擁下直奔時繁星而去,他的腿還不算行動自如,但一到時繁星面前,剛才那股囂張勁兒就頓時沒了。

文森小聲道:「老闆,上啊,搶了新娘就跑,我給你殿後!」

這話被沈如意聽到了,一把捂住了文森的嘴,勒住他的脖子就往外拖:「來來來,你就是伴郎是吧?我們兩個來好好聊聊人生……」

今天來的賓客多,伴郎和伴娘只分別有一個。

陸爵因為不想買盔甲而堅決拒絕了當伴郎,樂呵呵的坐在台下當觀眾。

現在伴郎和伴娘都走了,屋子裡方才的喧囂漸漸也安靜了下來。

時繁星舉著團扇擋著自己的臉,餘光里看到他緩緩走到了她面前,單膝跪地。

「……小星星。」他的喉結上下滾了滾:「我來了。」

「……嗯。」她小聲地點了點頭。

封雲霆勾唇,笑的有些傻氣:「我……」

他深吸了一口氣,似乎是鼓足了勇氣,舔唇道:「我帶你回家。」 翌日清晨,毒宗大殿之上。

小醫仙望着所有的毒宗眾人,淡淡的道:「我與你們的副宗主要離開出雲帝國了,今後出雲帝國再無天毒女!爾等可自行離去,也可繼續留在毒宗,或者加入加瑪帝國黑角域裏的大千宮!」

毒宗眾人聞言,皆是各自面面相覷,其中一位長老咬了咬牙,堅定的道:「還請宗主恕罪,我等不願前往加瑪帝國!」

「請宗主恕罪!」毒宗眾人單膝下跪拱手道。

小醫仙見狀,看向一旁穿着黑袍的炑林,而炑林搖了搖頭,傳音道:「算了,沒事~」

小醫仙點了點頭,接着看向那些毒宗眾人道:「既然如此,那你們便留下吧。宗主與副宗主的職位,你們自行決定吧。」接着小醫仙站起身來與炑林一起離開了。

「兩位宗主,保重!」毒宗眾人齊聲呼喊道。

……

出雲帝國的疆域雖然絲毫不比加瑪帝國的小,但是以炑林斗尊的速度加上空間移位,也不過就只用了幾個時辰而已。

加瑪帝國。

炑林看向一旁的小醫仙,道:「那個~仙兒,我要去見見她,你一起來嗎?」

小醫仙嘟著嘴,道:「算了吧~我就不去好了~」接着微微一笑,道:「我去那葯谷等你~三天之內,你得來找我~」

接着炑林脫下黑袍后將小醫仙擁入懷中,道:「謝謝~」

小醫仙抱着炑林微微一笑,半晌后,小醫仙輕推開炑林,道:「你去吧~我等你回來~」

炑林點了點頭。接着兩人便就此暫時分開了。而後炑林重新穿上黑袍,向著米特爾拍賣行飛行而去。

米特爾家族。

炑林降落在此處,守門之人見一位踏空而來的黑袍人,上前躬身行禮道:「不知這位大人來此有何貴幹?」

虛空踏立,斗宗強者的標誌,那守門之人自然恭敬萬分,哪怕知道海波東已經是斗宗了,但對別的斗宗強者也依舊這般恭敬。

炑林點了點頭,暗道:「態度還不錯,看來海波東的震懾力還是挺不錯的~」

接着炑林開口道:「我找兩個人,海波東以及雅妃。應該都在吧?」

那兩名門衛聞言,皆是點了點頭,其中一位道:「大人請稍等,小的這就去稟報!」說完,一溜煙的快速跑着。

議事大廳內。

今日的雅妃,穿着一身紅色的旗袍,高跟鞋,一條大白長腿顯露在外,吹彈可破的肌膚,一雙魅惑眾生的雙目,精緻的俏臉,顯得明艷動人,傾國傾城,一顰一笑間風姿綽約,風華絕代,粉嫩的朱唇嬌艷欲滴,回眸一笑間勾人心魂,千嬌百媚,天香國色……

他們在談論著加瑪帝國的局勢,接着一陣敲門聲傳來,海波東等人停下了討論,對着門的方向,道:「進來。」

那名門衛進去后,躬身行禮道:「參見冰宗大人以及各位長老!」

冰宗,是指海波東,自從海波東進入斗宗階別之後,冰皇便已不復存在,而是只有冰宗!

海波東點了點頭,接着道:「何事?」

那名門衛拱手道:「回冰宗大人,門外有一位黑袍人說要見冰宗大人您還有雅妃長老!那位黑袍人是踏空而來,疑是斗宗強者,因為聽他聲音,感覺很年輕,二十五歲左右的樣子!」

雅妃大喜過望,暗道:「難道是他來了嗎?」

海波東對着雅妃拱手,笑道:「少夫人,可能是他來了,老頭子我現在就去讓他進來,少夫人先回房吧~可以別輕易讓少主進入,讓他多着急會~嘿嘿~不過少夫人可別跟少主說這是我出的主意,不然老頭子我以後恐怕都不會好過了~」

雅妃聞言,「噗嗤~」一笑,道:「呵呵~放心吧,海老!不會的,還有,你說得有道理~讓他多着急會~好了,你們去吧~我先回去了~」

而下方的一眾長老不可思議的震驚地望着海波東,彷彿道:「海老你剛剛確定不是在開玩笑的嘛?」

海波東尷尬的輕咳幾聲,道:「好了~我們走吧~」

話落,雅妃獨自一人回到了房間之中。海波東等人則是出去迎接炑林。

米特爾家族門外。

炑林暗道:「當我天境靈魂是擺設?海波東,呵呵呵~為了讓你今後有足夠的實力守護米特爾家族,我會好好的訓練你的~」

過來一會兒之後,海波東等人出來了,看見那黑袍人之後,海波東拱手道:「參見少主!」

「參見少主!」海波東身後的一眾長老道。

炑林將黑袍取下,露出真容,微微一笑,道:「諸位,好久不見了~」

海波東大笑道:「少主,進來吧!」

進去后,炑林則是開口道:「我這次回來,過不了多久就會離開的,所以,我要你們完成一件事,就是,盡全力輔佐黑角域的大千宮!那大千宮的宮主其實是我!你們懂嗎?」

海波東點了點頭,道:「放心吧,少主,我們明白!其實我等早已和大千宮有所聯絡~」

炑林點了點頭,道:「嗯,很好。剩下的事你們自己處理吧~我這幾天會煉製多點丹藥,把你們的整體實力再度提升!」

海波東拱手道:「多謝少主!」

炑林罷了罷手,道:「好了,你們該幹嘛幹嘛去,我去找她了~」

說完,炑林身後空間扭曲,緩緩退入其中。

雅妃房間門前。

炑林來到此處后,敲了敲門。

裏面的雅妃知道是炑林來了,此刻很激動,眼睛微紅,但是還是壓下了那躁動的心,平復一會兒后,道:「誰啊~」

炑林聞言,微微一笑,而後製造了一個能量結界,包裹住雅妃的房間。接着炑林悄無聲息地出現在雅妃身後三米左右的距離,炑林望着她那略顯消瘦的背影,輕嘆一聲,而後發出腳步聲的走到雅妃身後,雅妃嬌軀輕微顫抖著。

而後炑林從後方抱住雅妃,柔聲道:「我回來晚了,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雅妃聞言,再也無法忍住眼中的淚水了,起身將炑林緊緊的抱着,將頭貼在炑林胸上,雅妃哭着,淚水打濕了炑林的衣衫。

炑林左手緊緊的抱着懷中哭泣的佳人,右手摸了摸她的頭,心疼道:「妃兒~」接着炑林兩手托著雅妃的臉,隨後親吻住雅妃的朱唇,而後緩緩走到床邊,而後……很瘋狂。

。 ,

第816章

感覺,自己,像炮彈一樣。

隨時,在爆炸的邊緣。

等到所有的針灸完成之後,程映雪已經睡著了。

沉沉的那種。

冰麗的容顏,浮霞嫵媚。

睡的,那麼香甜。

宋三喜累的渾身大汗,衣物濕透了。

這病,可真不好治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