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笑嘆道:

「……虧得這傻孩子有福。」她便又將心思轉回程時的婚事上頭,「記得讓人緊趕著些將洛風苑修葺好,屆時置辦家什可還有的忙!」

沈繯忙笑著應下。

是晚程曦回來,笑嘻嘻地告訴王氏李落答應了相國寺之邀。

王氏便笑了。

李落肯去,那就是有心。還在為找不到小說的最新章節苦惱?安利一個公眾號:r/d/w/w444或搜索熱/度/網/文《搜索的時候記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這裡有小姐姐幫你找書,陪你尬聊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王氏定下九月初七上香,程曦那日陪著李落在山門下與王氏演了出「偶遇」的把戲。

雖然心中早有雛形,但當王氏真的見到李落時仍感到有些意外。

她看著眼前形似弱柳扶風、神似傲竹臨雪的清瘦少女,怎麼也無法將她同跅弢不羈的程時聯想到一起。

就好像……寒光鞘柝上配了一串雨露素華的柔白梔子。

王氏隱去眼中異樣,輕輕攜起福身見禮的李落,溫和笑道:

「李姑娘不必多禮。」

李落忐忑的心便落下了一半。

程曦在一旁悄悄朝她擠眉弄眼,王氏權當沒看見,笑著招李落同行往大殿去。

一眾丫鬟婆子便捧著熏香、坐墊、扇帕、茶具等物跟在她們身後,簇擁著她們走上山門小道。

王氏看了李落一眼,見李落步履如常、神容恬淡,眼中笑意不由加深。

她一路撿些家常閑話隨口問著。

李落一一恭謹回答,言辭間進退合宜。因她常年跟在李寐身邊耳濡目染,自有清濯氣質,雖瞧得出分明很緊張,行舉間卻仍能做到不妄自菲薄,亦不汲汲顏媚,持節而不傲。

王氏暗自點頭,心忖程時選媳婦的眼光倒是不錯。

寺門外早有知客僧候在那兒,見了王氏等一行人忙迎上來,恭恭敬敬將她們請入大殿去。

王氏接過三支迦南香,面向佛像舉香齊額,躬身敬禮。

禮畢后她將三支香插入爐鼎香面中,依次排成高低相同的平安香,而後又退回蒲團前跪下,閉目合掌於胸行三禮九叩。

而後王氏垂目合掌求禱一番,作勢便要起身。

李落站在後面看著,心中想起程時的話:

只知喟然長嘆者,何來資格求如意與所欲?

她咬了咬唇,忽然走上前一步,伸手輕輕扶住王氏。

同樣要上前的沈繯與程曦見狀,不約而同的立時縮回腳退到一邊去。

王氏有些意外,抬眼看向李落。

只見她一貫平靜淡然的神色裂出一絲緊張,盈盈妙目輕垂,扶著自己的手也有些不知該如何安放。

……因著老四,這個清泠通透的才女如今透著一股手足無措的笨拙與可愛。

王氏面上露出暢然笑意,反手搭在她纖細的手臂上緩緩站起身。

李落的耳尖微微泛紅,程曦與沈繯不由相視一笑。

卻見王氏看著李落,溫和笑道:

「好孩子,你替我去給老四請一道平安來,可好?」

李落一怔,隨即低下頭輕聲道:

「是。」

卻是整張臉都紅了。

程曦瞧著便悄悄附到沈繯耳邊道:

「大嫂,這下你可有的忙了……四哥向來性子急!」

沈繯忍不住噗嗤一笑,隨即嗔怪地瞥了她一眼,忙朝著殿中佛像合十拜了拜。

程曦則笑得像只偷了腥的小貓。

待李落請來平安符,王氏一行去了相國寺後山的茶室飲菊茶,午時用了素齋后又去禪堂聽禪師講了一回經。

下山時,扶著王氏走路的人已然換成了李落。

她們行至山門,見迎面有幾個婆子丫鬟簇擁著一位夫人上山來。

那夫人面容白皙,身形微腴,穿著一身醬紫海棠遍地金褙子,珠翠滿鬢、風盈暗香。

王氏不由緩緩停下腳步,程曦也朝她們望去,但她並不認識這位夫人。

沈繯悄悄道:

「這是承恩侯府蘇二老爺的妻子楊氏。」

程曦心中一跳,忙凝目朝楊氏細看。

那楊氏見了王氏等人不由一愣,隨即緩緩走來朝王氏笑著招呼道:

「這不是威遠侯府的程夫人嗎?可巧,您今兒來上香?」

王氏沖她微微頷首,道:

「蘇二太太。」

楊氏聞言神色變了變,一直看著她的程曦不由暗自撇嘴——既無官身又無爵身,可不就應該叫她一聲太太么。

難不成誰都該捧著皇后的面子喚她一聲「夫人」不成?

卻見楊氏瞥了王氏身邊的李落一眼,尷尬笑道:

「這便是程小姐罷?果然清麗標緻……」她目光掃過王氏身後程曦,不由一愣。

怎得又冒出個小姑娘?

王氏見狀目光一沉,微微在李落身前擋了擋,看著楊氏淡淡笑道:

「蘇二太太來上香?」

楊氏正打量程曦與李落,聞言一怔,隨即面上閃過些許不自在:

「啊,是啊,來上香。」她隨即意識到此時已然過午,忙道,「……為著明早上頭香來的。」

倒有些欲蓋彌彰。

王氏看著她笑而不語,楊氏也無心多留,匆匆客套兩句便帶著人離去了。

王氏看著楊氏背影,暗忖她應該還沒反應過來。

但保不準楊氏回頭品過味兒來跑到蘇皇後跟前去說,到時候生出枝節便不妙了——前陣子安家背約蘇家轉而與陳家結親,蘇皇後知道后將安家小姐招入宮去,生生作局讓她在昭和帝面前落了個「失德失儀」之名。

陳家回頭便退了安家的親。

王氏一點也不敢大意,暗忖此事必須得在昭和帝祭天回來前定下,省得夜長夢多。

她回去后立馬便著手開始準備與李家過定的事。

如今李寐還未回京,這婚事便只能由李老爺子來落音。

王氏有意給李落做臉,但程原恩去了泰安,能做媒人的幾位也都不在京中。若讓昭哥兒上門去則輩分又不夠,難免讓人覺得自家輕視李落。

王氏很是為難。

程曦就給她出主意:

「母親,四哥與李夢林在國子監讀書時的祭酒大人是誰呀?」

王氏聞言眼睛一亮,忙讓程昭去程欽處討了名帖找那位祭酒。

她回頭又擬了個單子交代沈繯:

「……當初你們成婚時我也是私下貼了的,這些自我庫里走,添在過定的禮中。」

沈繯看著單子不由道:

「母親,就怕李家比照這禮單準備嫁妝會有些難……」

王氏卻一點也不擔心:

「老四不是存了這麼多年的俸銀么?正好派上用處。」

這是要程時拿銀子給李落置辦嫁妝。

沈繯哭笑不得,立時便依著王氏意思馬不停蹄地開始置辦定禮。

王氏還嫌不夠,回頭又讓項善家的去安排一番,找了批行內人在市面上造勢,將李落化名「對月居士」的畫作名聲給狠狠抬起來。

一時間,府里上下熱熱鬧鬧全在忙著置辦程時的婚事。

程曦站在一堆綁著紅繩的定禮中,摸著納彩時送的大雁,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沒想到程時與李落的婚事居然就這麼迅速又順利地定下了。

也不知待程時回來得知這一切,會是個什麼神情?還在為找不到小說的最新章節苦惱?安利一個公眾號:r/d/w/w444或搜索熱/度/網/文《搜索的時候記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這裡有小姐姐幫你找書,陪你尬聊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濟南府。

十里官道儀樂震震,千乘車騎玉紱齊齊,婉婉駕八龍,委蛇載雲旗。

官道旁黑壓壓跪著數千百姓,紛紛舉雙手過頂,殷殷望著樊纓九龍玉輅高呼萬歲。

程時持韁緩行,目光鑠鑠掃過人群。

楊翰自後面隊陣中拍馬趕上來,靠近他身旁道:

「頭兒,一會咱們還隨儀仗入城嗎?」

程時回頭看了他一眼,楊翰雙目微泛紅絲,面上略有倦色——這兩日京畿衛徹夜值守,白日隨大隊行進護駕,每人每日只睡不到兩個時辰。

除了容潛與程時,京畿衛東西所包括朱雀玄武二營精兵,面上俱都已透出疲相。

程時微微皺眉,道:

「由玄武營護送入城便是,咱們待到城外儀仗列隊便與東所其餘匯合,直接去芽兒庄,今日只扎伙頭營,其餘人就地休整后直接入庄。」

楊翰得了指令點點頭,沒說什麼便掉頭回陣與各領隊交代安排。

程時回頭,目光在京畿衛槍甲兵與騎射兵身上掃過,見眾人均有些沉疲,已然不似前幾日那般精神爍爍。

京畿衛的戰力著實太弱,好在出巡前幾日得了充足休息,如今這已然是最好的狀態。

程時眉頭緊鎖,面容凝肅——只要過了今晚,待明日入泰安駐紮泰山腳下離宮便可鬆一口氣。

前方巍然城門赫然在目,程時抬手打了個手勢,身後令旗兵見狀立時高舉令旗發號施令。

京畿衛西所陣隊分開兩旁列陣於城牆外,昭和帝的玉輅在排山倒海的呼頌聲中緩緩入城。

程時高坐馬上,看著走在龍虎衛之後的容潛。

容潛收到目光,沖他微一頷首,繼而領馬玄武營陣隊隨昭和帝御駕及蘇皇后鳳輿入城。

濟南府轄大小官員齊齊跪候迎駕於行宮外,巡撫韋青、知府李保歷引著昭和帝與蘇皇后入得行宮去,隨行官員便自去行邸休整。

程原恩與張止芳等人交談幾句便拱手道別,他今夜依舊值守行宮,晚上會住在行宮裡臨時騰出的值房。

容潛靜候在行宮外,見程原恩朝他走來,便恭敬見禮道:

「程大人。」

程原恩點點頭,面上亦顯出疲色,看著容潛道:

「今夜韋青與李保歷大擺筵席,君恩浩蕩,特意恩准濟南府大小官員、百年大家與鴻儒名紳與宴,筵畢前若有什麼事恐怕不能立時上達天聽,你等需格外謹慎、見機行事。待筵事一畢,本官會立時處理。」

容潛看著程原恩眼下顯見的青色,默了默,道:

「程僉事已然帶人去了芽兒庄,下官將圍守的幾條街市走一遍后就去與他匯合。」他頓了頓,「……定不叫城外出亂子。」

程原恩想了想,輕聲道:

「你且在此一候,我找人陪你同去。」

容潛微愣,但沒多問。

程原恩便匆匆朝行宮去,約一刻后自行宮內匆匆走出一人,身著六品公服,站在台階上左右張望一番后便徑直朝容潛而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