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眸子閃亮了一下,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迷離與愛慕,摸了摸身後緊貼著身子的長劍,腦海不由浮現出七長老的挺拔身影。

真是一個讓人無法忘卻的男人啊!

……

大會臨近,劍宗上下如同繃緊的發條,流露出一股無形的緊迫。

但士氣比較之前,卻已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宗主出關,七長老歸來,所有劍宗修士,眼中都充斥著強大自信。

此番,劍宗必能無恙!

不同於尋常弟子的自信,劍無道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情形,他剩餘的,只有一戰之力。

所以,眼看大會將要召開,他神色極其凝重。

低頭思索半晌,劍無道抬頭,緩緩開口,「七師弟,以你修為,持君王級神劍,可能戰天道之修?」

對面,莫語猶豫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劍無道神色一松,歉然道:「不是為兄要探究師弟修為,實是眼下,我劍宗容不得半點失誤。」說話時,他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七師弟可戰天道,那麼即便他被人發現不妥,劍宗也仍有依靠。

如此,他便沒有了後顧之憂。

大會之上,誰第一個跳出來,那就讓他徹底燃燒一把,給其一個深刻的回憶。

劍無道眼底,凌厲一閃即逝。

莫語將一切收入眼底,沉吟一下,道:「宗主師兄,你的身體,似乎有一些不對。」

劍無道面露訝然,遲疑開口,「師弟能看出多少?」

「不多。只是隱約有些感應,師兄表現的越強,氣機實際上越弱,像是一種透支的手段。」莫語平靜開口,他之前還不曾有所感應,融合劍道后修行更近一步,這才發現了不妥。

劍無道一陣無言,莫語說的,幾乎已經點明了他如今情形的本質。他抬頭,神色流露讚歎,「師弟,為兄真的很想知道,你究竟是什麼實力?」

說著他擺了擺手,「你不必告訴說,為兄只是隨便問問。不過你說的倒也沒錯,劍宗大劫當前,我不得不動用某種秘法,強行提升了實力。不過代價是燃燒自己的壽元,且不可逆轉。所以,這門秘術,為兄就不能交給你了。」

劍無道眼中,露出一絲歉意。

莫語心頭微震,「你會死?」

「死亡,是世間一切生靈的歸宿,你我修士也不能免除於外。能夠為劍宗而死,我很欣慰。」劍無道淡淡開口,神色平靜。

莫語沉默,對於劍無道,心頭生出尊重。

「燃燒壽元嗎?」他沉吟一下,突然反手,掌心出現一簇青色火焰。

劍無道目光一凝,露出震動之色,「好強大的生機!這是什麼寶物?」

「是我早年無意間收復的一種異火,名青木之火,蘊含強大生機,可補充、修復修士的損耗壽元。」莫語心中一嘆,這些年青木之火在他體內,也得到了極大程度的進化,威能遠遠超過最初。

但即便如此,一名帝階巔峰劍修藉助秘法,強行觸及天道所造成的壽元損耗,仍舊不是它能夠修補。

除非,劍無道可以尋到,比青木之火蘊含生機更強的寶物。

可莫語行走諸天,除卻青木之火外,便再未見過第二種,類似的可以干涉修士壽元的寶物。這點,也成為他心底一個謎團。

劍無道面露喜意,「太好了!如果一戰中,我將此火生機全部燃燒,足以爆發出逼近天道第二步的實力,到時定要讓對我劍宗心懷不軌之輩,付出深重的代價!」

但很快,他臉上就露出一絲尷尬,「不過這樣一來,青木之火,也就要徹底毀掉,還是算了。」

莫語搖搖頭,「師兄放心,我體內留有火種,即便毀去也會慢慢復甦。」

他將火焰遞出,抹去了自身氣息。

劍無道聞言大喜,小心翼翼將青木之火接過,很快融入體內。他眼眸微亮,臉上閃過一抹紅潤,讚歎道:「實在難以想象,天地之間,竟還能孕育出這般寶物,師弟早年就能得到,實在福緣深厚。」

莫語猶豫一下,「其實,師兄也可以嘗試一下,或許能藉此,保全自身。」

劍無道微怔,心底湧出一股暖意,笑道:「師弟有心了。但為兄清楚自己的情況,秘法一旦開始,損耗的生機不是青木之火可以挽回。」

莫語暗暗一嘆,但很快便搖了搖頭,將心緒波動壓下。或許,這就是劍無道註定的命運吧。

他拱手,「師兄,如果可以,請將這秘法,交給我吧。」

劍無道面露遲疑,「這……」

他自然不是不舍,而是不明白,在知道它的副作用后,莫語居然還想接觸。

「師兄放心。多年來將青木之火融入體內,我的情況與絕大部分修士都不相同,這秘法對別人是必死,我使用或許就能有一線生機。當然,不到必死關頭,我不會動用,只當是一張搏命底牌。」莫語淡淡解釋。

劍無道點頭,「原來是這樣。如師弟所言,或許真能使用這秘法也有可能。但最好,還是不要動用,想來師弟自有分寸,為兄就不多言了。」

他抬手,點出一抹劍芒。

「秘法內容在內,師弟請看。」

莫語伸手,將這劍芒拿入手心,一股信息頓時出現在他腦海,正是秘法修行之法。

只是略微掃過,莫語心頭就是一怔,因為這秘法給他的感覺有些熟悉。

黃泉魔道!

這是他早年,掌握的一道魔門秘術,燃燒生機爆發恐怖攻擊,只是隨著實力提升,已經極少使用。畢竟,那種燃燒自身,瘋狂爆發的方式太過兇險,使用之後就會陷入絕對的虛弱,任何危險都足以丟掉性命。

而劍宗秘法,就像是黃泉魔道的加強版,而且不能中止,一旦燃燒,持續一段時間的強大戰力后,就是必然的死亡結局。

難道這兩者間,存在著某種聯繫?

這念頭一閃而過,莫語臉上,露出一絲怪異。

玄皇世界的黃泉魔道,阿鼻世界劍宗的秘法,是恰巧相同,還是同出一源。如果是後者,這天地間隱藏的迷霧,便陡然濃重了許多啊!

「師弟,難道有何不妥?」見他遲遲沒有反應,劍無道面露不解。

莫語瞬間回神,「不是。」他想了想,道:「師兄,你可知道,這秘法來自何處?」

劍無道神色微變,猶豫一下,才低聲開口,「這秘法是老師當年,自地獄中帶出。」

地獄,阿鼻世界聖地,每年都有大量修士進入,十存其三,卻仍舊前仆後繼如飛蛾撲火。

莫語目光微微閃動,若有機會,也許他應該往地獄中一行。

說不好,會有預想不到的收穫! 阿鼻世界一統,奉修羅一族為尊,麾下四十九道統,各踞一方。

劍宗,便是其一,屬疆南區域。

每隔三千年,疆南區十二道統齊聚一堂,以實力強弱排位。並接受,來自疆南區內,所有勢力挑戰。

失敗,挑戰勢力將遭解散,併入被挑戰道統。

成功,則頂替其地位,成為新的道統之一,地位尊崇無盡。

這是更換道統唯一的方式,其餘時間內,四十九道統受修羅一族庇護,任何挑釁行為,都將招惹來毀滅打擊。

這樣做,可以最大程度上,保全阿鼻世界整體實力,減少內耗。只要四十九道統興旺不衰,整個阿鼻世界,就可不受影響。

而這,便是十二道統大會。

……

劍宗。

巨大廣場,劍形雕塑直指蒼穹,無形劍意衝天而已,將雲層撕碎。陽光普灑,落在所有劍宗修士眼中,閃耀著堅定不移的光芒。

高台之上,劍無道一襲灰色劍袍,長發以紫金劍環束緊,神色肅穆。他長身而立,絕世劍修氣息瀰漫,無形的威嚴,充斥空間。

「今日,疆南大會之期,亦是我劍宗大劫。度過,劍宗將有三千年休養生息之機,失敗,我宗自此之後成為歷史。」

他一揚手,劍鳴之音,剎那響徹九霄,「你等,可願跟隨本宗,誓死捍衛劍宗!」

唰——

劍無涯為首,五大長老同時起身,單膝跪地,「願跟隨宗主,誓死捍衛劍宗!」

廣場上,無數挺拔劍宗之修,齊齊單膝一跪,口中低吼,「願跟隨宗主,誓死捍衛劍宗!」

轟——

無形大勢,轟然衝天而起,引動劍宗之氣運,在雲霄翻湧。

一道劍影緩緩浮現,威嚴無盡,帶著睥睨天地之勢,橫掃八方!

劍宗勢動!

大殿中,莫語身穿黑色劍袍,奢華尊貴,此刻體內驀地一聲劍鳴。

於此刻,劍宗大勢共鳴!

就在此時,莫語抬頭,眼眸深處兩道劍影緩緩浮現,目光銳利,似是洞穿空間,看到了遙遠之外。

「來了。」

低吟聲,在大殿迴響。

似是為印證他口中所言,晴朗天際,此刻驀地陰暗下去。

狂風憑空而生,在虛空縱橫,發出凄厲呼嘯。

捲動了雲層,吹動了古樹,帶來那可怕氣息。

抬頭望去,十三道黑雲自周邊滾滾而來,就像是十三條黑龍,給人風雨欲來摧枯拉朽之感,氣勢恐怖!

劍無道眼眸一閃,腳下一踏頭頂劍宗氣運所現劍影,頓時一聲震鳴,清冽嘹亮,有著無盡的穿透之力,傳入每一名劍宗修士耳中,使之不受外界變化影響。

身影微動,他已出現在半空中,聲線低沉而出,「劍宗,恭迎諸位!」

呼——

逼臨劍宗十三道黑雲,此刻同時停下,消散之後露出十三方修士。

每一方為首之修,氣息都如淵如海深不可測,更隱隱與這天地,有著一絲莫名的聯繫。這十三人,赫然都是天道之境,列入永生序列!

「劍宗之主,我等已經到了,不必再耽擱時間,這便聯手,召喚道統戰台降臨吧!」神教之主開口,他周身蕩漾層層神光,扭曲了空間,令他身影遠遠看去無比高大,就像是捅破了天空。

世人皆知這是神教之主遮醜之舉,卻沒有任何人,膽敢恥笑。

十二道統齊聚,由他先行開口,這就足以表明太多。

劍無道神色漠然,無視隱隱而來的諸多窺探,淡淡開口,「好。」

他目光掃過,與無極劍宗玄雲老祖相遇,一聲劍鳴陡然響徹虛空。

天道之下,尋常修士無法聽聞,其餘各方老祖,則同時露出玩味。

今日劍宗之戰,想來會極其熱鬧!

劍無道神色自若,收回目光,淡淡拱手,「各位,請。」

其餘十一道統老祖同時上前一步,下一瞬與劍無道一併,爆發出滔天氣勢。

玄雲老祖眼眸虛眯,目光微微閃動,單從表面來看,劍無道氣息之強,根本不在其餘人之下……他究竟,使了什麼手段?

「老朋友,看來無極劍宗今日,要啃一塊硬骨頭了。」旁邊,鶴髮童顏老者淡笑開口,氣度不俗頗有超然之感。

玄雲老祖搖頭,「放心,老夫既然出手,就有十足把握。劍宗,撐不過今日!」

他轉身,「青鶴,你既然仍舊甘願做十二道統之戰的公正,也不想插手其中,不如你我便打一個賭如何?若我無極劍宗順利獲取道統之位,上稟修羅聖族之時,請你多美言幾句,如何?」

青鶴老祖一笑,「這賭約狡猾。你若勝了一切自然無事。可如敗了,無極劍宗輕咳消散,你如何支付賭注。」

「放心。」玄雲老祖神色自若,「老夫既然打賭,自然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青鶴老祖略一沉吟,「好,賭了!」

感受到天地間一份氣息變化,兩人同時住口不言,向蒼穹看去。

只見此刻,一隻巨大黑影,漸漸浮現。

漸漸靠近,這一龐然大物的真容,終於可以看清。

「這……這就是道統戰台……」一名劍宗修士喃喃自語。

通體墨黑色的四方戰台,表面有著無數精緻浮雕,或人或獸,盡皆處於戰鬥之中。許是漫長歲月的流逝,這些浮雕出現了破損,絕大部分都變得模糊,但一眼落下,便可讓人感受到,一股撲面而來的強大戰意!

狂暴、冷酷,碾碎一切!

當道統戰台,降落至劍宗之上時,無形的肅穆威嚴,以及恐怖戰意,令所有修士心頭,浮現出深深的敬畏。

哪怕劍無道等,十二道統主事者,此刻也微微低頭,表示敬意。

「疆南區,十二道統三千年之爭,恭迎戰台降臨!」

齊聲低喝后,神教之主最先起身,淡淡道:「你我十二道統排名,三千年來各有分寸,如果沒有異議,便各自進入戰台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