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皺著眉頭開口,「初九,你的腿傷怎麼樣啊,有沒有事啊?」

墨夫人的聲音裡帶著几絲關切。

在聽到墨夫人的話時候,她的手指顫了顫,抿唇,「伯母,我沒事。」

「這些都是小事。」

墨夫人看著她那沉默的樣子,自然也明白她在意的是什麼事。

她嘆了口氣,「初九啊,小鈺她……她可能是太在乎北霆了,她才醒來你也別跟她計較。」

韓小鈺畢竟也跟她相處了許多年,自然也是有感情的。

聽到墨夫人的話,她只覺得心涼了些許。

不過片刻后,她卻又釋然了。

墨夫人從來都是一個心軟善良的人,對她是這樣,那對待自己相處了十多年的韓小鈺更是不一樣。

她早就應該要認清楚這一點了不是嗎?

她垂著眸子淡淡笑了笑,表情平靜,「伯母,我跟她之間的事是我跟她之間的事,我只能答應你,如果她不來惹我,我就不會管她。」

如果她來惹她了。

那她可就不會在顧忌什麼面子了。

墨夫人聽到她的話,臉上雖然有些嘆息,但是最終是沒說什麼。

她坐過去,認真的開口,「初九,你放心你在我心裡是唯一的兒媳婦。」

她的話頓了頓,「要是北霆敢不負責,我一定打斷他的狗腿!」

墨北霆汗顏,「媽!」

他無語,「我本身也就不喜歡小鈺,你自己惹的事你自己說清楚。」

墨夫人只覺得惆悵,她點頭,「小鈺跟咱們家沒緣分,等她過幾天出院了我找個機會跟她說,現在她還在醫院裡,我怎麼跟她說啊!」

自己造的孽啊,說什麼也要解決。

她的燙傷也並不是太嚴重,在醫院裡呆了兩天之後就出院了。

出院了之後,不知道是出於補償還是什麼,墨氏那邊竟然催促著她去拍攝代言人廣告。

休息了幾天後,她也按時的去到了拍攝廣告所在的地方,馬爾地夫。

*

辦公室。

墨北霆這幾天臉色都不太好看。

板著一張臉,弄得整個公司上下都人心惶惶的,就連開會時候,底下人都心驚膽顫的。

王蕭瀟小心翼翼的推門進來。

她在看到裡邊坐著的墨北霆時候,咕嚕咽了一口口水,而後開口:「BOSS,裴小姐那邊的機票已經定好了,廣告部門也都準備出發去馬爾地夫拍廣告策劃案。」

「您看…?」

她小心翼翼的請示墨北霆。

墨北霆聽到王蕭瀟的話,眯了眯眼,淡淡開口:「這個廣告案關乎公司的臉面,所以幫我也定一張機票,這幾天我需要去監督廣告的拍攝進度,順便確保模特的人生安全。」

「如果在我們公司出了模特人生安全的大事故的話,對公司的名譽也會有一定的影響。」

墨北霆的臉色平靜,眸光幽深,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王蕭瀟:……

王蕭瀟愣了愣,在聽到墨北霆要跟著一起去的時候,她瞅了一眼行程安排表,冷汗都掉了下來。

他小心翼翼開口:「BOSS,那下周咱們公司的半年度總結會?」

墨北霆:「推遲到我回來之後,這幾天正好給大家在好好準備一下。」

王蕭瀟:「好的。」

他內心腹誹——什麼給大家準備,明明就是你自己想去。

在跟墨北霆報告完了之後,他也把這消息通知了下去,並且飛速的給自家墨總定了一張機票。

就在墨氏企業雞飛狗跳之下,裴初九的廣告拍攝之旅也終於踏上了征途。

這是她的第一隻廣告。

第一支廣告就是墨氏國際集團的大廣告,幾乎可以說對新人來說前所未有的待遇。

在墨氏企業的廣告播出之後,這隻廣告也就算作她出道以來的第一支廣告。

這樣高的起點絕對算是新人里少有了。

吳姐十分高興,可是裴初九卻知道,這個廣告是怎麼來的,絕對和墨北霆脫不了干係。

她只覺得……她欠他的似乎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多得她還都還不清。

這一次,王蕭瀟給她們定的都是頭等艙。

她們拿著票進去頭等艙,在剛上飛機看到頭等艙里的景象時候,她們都找到了自己的票準備坐過去。

她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她旁邊坐著一個穿著簡單白色T恤的男人。

他帶著墨鏡,在看到她坐下來的時候唇瓣微微的勾了一個淡淡的弧度。

裴初九倒也沒盯著他臉看,因此坐下來的時候,她一臉奇怪的看著坐在她前邊隔了兩個位置的吳姐開口:「奇怪,為什麼我跟你的位置沒有在一起啊?」

「我們一起辦理登機,怎麼你跟我坐那麼遠?」

吳韻也一臉奇怪。

裴初九在看到她隔了那麼遠之後,忽然就轉過頭,手撐著臉笑眯眯的看著旁邊帶著墨鏡不說話的男人:「嘿,旁邊這位帥哥,都到飛機上了,怎麼還帶著墨鏡?」

墨北霆看著她,沒有說話。

裴初九看他不說話,又笑盈盈的伸出手把他的墨鏡取了下來。

果然,墨鏡後邊是墨北霆那張精緻而冰冷沒有一絲溫度的臉。

她懶洋洋的朝著他揮了揮手,從牙齒縫裡擠出一句話,:「嗨,好巧哦。」

「你也去馬爾地夫嗎?」

墨北霆在看到她懶洋洋揮手的模樣,挑了挑眉,淡淡開口:「嗯,這支廣告對公司來說很重要。」

他說起謊來絲毫不打草稿,也不臉紅。

裴初九輕笑,媚眼如絲的靠了過去,吐氣如蘭:「哦,是嗎?」

「你還真看好我,你難道就不怕我這種沒拍過廣告的把你廣告拍砸了?」

「水下美人魚這個創意很美,拍攝起來難度可是不小。」

對水性的要求特別高。

墨北霆在聽到水下美人魚這幾個字的時候,俊臉一下就黑了。

整個身上散發出來的低氣壓十分明顯。

他狹長的鳳眸輕不可聞的掃了她一眼,而後冷冷開口:「裴初九,你求我的話,我可以讓廣告方案改成陸地!」

他的語氣森冷,在提到這個的時候整個手都攥緊了手中的報紙。

他眼神里隱約帶著几絲擔憂。

裴初九眨了眨眼,笑眯眯的開口:「不用了,不是有教練保護嗎?」

「再說了,水下也就只是下潛幾米,在比較淺的海灘,不會出什麼大事的。」 墨北霆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牙齒咬得咯吱咯吱響,猛的把報紙放在桌上:「這個廣告創意是人魚,那在水裡是不可能讓你帶潛水器材的。」

「你就那麼確定你的水性這麼好,能不帶呼吸鏡,不帶任何潛水器材的情況下,能水下完所有拍攝?」

墨北霆提起來都感覺整個心臟肝都氣得疼。

裴初九看著他這模樣,狐狸眼得意洋洋嘚瑟無比的開口:「姐的水性那是沒的說,我告訴你,我沒當游泳運動員簡直是浪費了一個好苗子啊。」

「我水性沒問題的,放心啦,要不然我也不會接這個廣告。」

裴初九的小臉上一臉得意,那狐狸眼裡放著光,嘴角帶著笑容的模樣卻是該死的迷人。

*

第二天到了拍攝地點后,廣告拍攝組的人已經全都到了。

導演在看到裴初九不緊不慢的走過來時候,心底雖然有幾分火氣,可面上卻是絲毫不敢發。

他指了指旁邊放著的拍攝裙,淡淡開口:「初九小姐換上裙子吧,化好妝之後就可以開始拍攝了。」

「現在天氣不錯,只能白天拍攝,晚上肯定是不能拍的。」

「大家不要耽擱時間,爭取早日收工。」

導演的語氣聽不出喜怒。

裴初九看著他們一個個那額頭上冒出的汗珠,眼睛一轉,笑盈盈的開口:「導演,抱歉我來晚了,晚上我請吧,也算是賠罪。」

她的眸光真誠。

那真誠的語氣也讓原本大家等得不耐煩的心情好了許多。

導演臉色好看了些:「沒事,快點化好妝拍攝吧,現在天氣正好,拍晚了水冷容易感冒。」

現在正是大太陽,晚了水裡很冷。

裴初九點頭,絲毫沒耽擱的就先去把衣服給換好了。

藍色的紗裙,十分輕盈的質地,是非常簡單的款式和布料。

藍色的紗裙穿在她身上,那原本前邊只是淺V的領口瞬間被撐滿。

那S形的曲線瞬間暴露了出來,配合上那輕盈質地的紗裙,美得就像一隻淺笑倩兮的狐狸精。

長卷的頭髮披散在腦後,簡單而不施粉黛的臉帶著風情萬種的笑容。

她整個人就如一個發光體一般站在那吸引著所有人的光芒。

簡單的化好妝之後,把她的優勢全都凸顯了出來。

一邊化妝,連化妝師都嘖嘖的感嘆:「裴小姐的皮膚太好了,只用簡單的化一下妝就行。」

她刷了幾筆后,滿意點頭:「好了。」

化了妝之後的裴初九,那眼底的媚意被掩蓋了幾分,身上多了几絲清純而楚楚可憐的氣質。

可偏偏她那渾身自帶的嫵媚氣質和那楚楚可憐的清純氣質交織起來,交織得天衣無縫。

當她化完妝走出去的時候,那邊的所有工作人員一下就全愣了。

原本大家因為裴初九可能是走後門而獲得這個代言人的身份的不滿瞬間消失了。

在這個世界,永遠都是有實力的人才會獲得尊榮。

原本大家以為裴初九是走後門才獲得的這個廣告,獲得的這個代言人的身份。

而她在拍攝時候又遲到,這讓大家對他的觀感非常差。

可在看到她換好衣服走出來的時候,大家的眼睛全都亮了。

美。

太美了。

在看到她的扮相之後,大家對於這個廣告的女主角,腦海里在也浮現不出別的人選。

導演的眼睛亮了,吩咐水下組開始準備了起來。

她穿著裙子下水。

在她跳下水的那一剎那,那標準的起跳姿勢和那水下靈活矯健的身姿,靈活得就像一條美人魚一般。

遠處碧藍的海水清澈見底。

那陽光照射在海面上海天一線的那個場景,配合上女孩逆著光的燦爛笑容,和那濕噠噠頭髮披散在肩膀上的模樣,美得就像一副畫。

導演忙把這一幕給拍攝了下來。

而後水下組也開始趕工拍攝了起來。

這個廣告十分簡單,美人魚從海底里找到了一個神秘的箱子。

而在打開箱子的時候,箱子里滿滿都是墨氏企業的珠寶產品。

她這一次拍攝的廣告是墨氏旗下珠寶部分的珠寶廣告。

她在水下,整個人完全陷入了那藍藍的海水中。

她憋著氣,整個藍色的紗衣漂浮著,白玉般的雙腿修長沒有瑕疵。

那黑色的長發飄散在水裡。

整個場面美得像一副畫。

導演組都帶著潛水器材在水下拍攝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