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胳膊上挎着一個竹籃,籃子裏裝着滿滿一籃子的桃花。在這樣的金秋季節,也不知道她是從哪裏找來這又鮮又豔的桃花?

而站在他身邊的,卻是一個體格龐大肌肉結實的獨眼大漢。男人的一隻眼睛被黑色眼罩遮掩,顯得神祕可怖。但是另外一隻眼睛卻滿是溫柔,特別是看向桃花村姑的時候,彷彿要把人給融化了一般。

村姑看向敖淼淼,彷彿非常喜歡這個靈氣四溢的女孩子,主動將手裏的小竹籃給遞了過去,出聲問道:“你喜不喜歡桃花?我把這些桃花送給你好不好?”

“好啊。”敖淼淼毫無機心的答應着,然後伸手要去接那些桃花。

“那你接好了。”

沒想到村姑並不是要把竹藍送給敖淼淼,而是伸手一揚,將籃子裏面的桃花潑了出來。

漫天桃花飛舞,片片飛花朝着敖淼淼席捲而來。

敖淼淼動也不動,任由那些粉紅色的桃花將自己的身體環繞。

更加神奇的是,那些桃花看起來也不過就是一竹籃子,可是在落下來的時候,彷彿無窮無盡似的,將敖淼淼的身體給包裹了一重又一重。

“小妹妹還喜歡桃花嗎?”村姑臉上笑容越發的濃烈,出聲問道。

“喜歡啊。我可喜歡桃花了。”敖淼淼的聲音從那桃花籠子裏面傳了出來。她整個人被桃花包裹,就連腦袋也被捲進去了。“敖夜哥哥,我全身都開滿了花,就像是一棵桃樹似的,現在是不是特別可愛?”

“……可愛。”敖夜說道。

“這是桃花縛。只縛生人,不縛死物。”村姑眼神微凜,都這個時候了,這兄妹倆人還有心思開玩笑。當真不把他們雲夢山放在眼裏嗎?威脅說道:“現在開始我問你們問題,我問一個,你們答一個。如果不答的話,這縛就會越來越緊,最後會把你捲入花中,變爲花泥……你會被桃花吃掉。”

“不要吃不要吃。”長髮披散身穿黑色長袍的菜根從牆角跑了出來,身後還跟着圓頂小帽的趙正。看到敖淼淼被桃花縛困在其中,菜根可是着急壞了,哀求說道:“桃花師姐,你可千萬不要讓桃花吃了淼淼。淼淼長得可漂亮了……她是好人。”

村姑沒好氣的瞪了菜根一眼,喝道:“師門任務,豈能兒戲?”

獨眼男人也出聲呵斥,說道:“七師弟,你快退開……讓你下山那麼久了,但凡你能摸清一些情況,你桃花師姐也不用行此狠辣手段……”

情深刻骨:老公,請愛我 “不是我不努力,是我打不過他們。”菜根一臉委屈的說道:“不信你問趙正……我全力施爲,用了好幾十把菜刀,連人家的衣角都沒碰着。我要是再不知好歹,怕是你們就見不到活着的我了…..”

“……”

村姑和獨眼大漢對視一眼,都有種滿滿的無奈感。

大戰當前,怎麼能如此長他人志氣,滅已方威風?

“你不是說他們兄妹如何如何的厲害嗎?我現在倒是想瞧瞧他們如何破我的桃花縛……”村姑怒聲說道。“敖淼淼,我現在問你問題,我問一個,你回答一個。不然,這桃花縛就開始變緊了……”

“你當真想瞧瞧我如何破你的桃花縛嗎?”敖淼淼出聲問道。

“嘶……”

村姑有些生氣。這小丫頭怎麼不按常理接話呢?

我並沒有想過要你破我的桃花縛,我是以此來威脅讓你來回答我的問題。

再說,我這桃花縛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被你破了?

“難道你還破得了不成?”村姑不服氣了。一不小心就進入了敖淼淼的語境,節奏被帶偏了。

“我破得了啊。”敖淼淼說道。

說話的時候,她的右手從桃花縛裏面伸了出來,對着村姑擺了擺手,就像是掃招呼在說「嘿」一樣。

“你看,我的手不就出來了嗎?”

她那隻手又抓了一把頭頂上的桃花,然後把腦袋也露了出來,問道:“這算破了嗎?”

“……”

村姑很震驚,也很絕望。

這可是雲夢山絕學《桃花縛》啊,只縛生人,不縛死物。也就是說,如果沒有自己施咒解縛的話,只有當你死了纔有機會出來。而且是和那些桃花一起腐朽變爛,和那些桃花融合爲一體。你見不到人,只能夠見到一灘桃花泥。

所以,《桃花縛》又有一個名字叫做「桃花吃人」。

這桃花縛用的是「虛幻桃花」,蘊含着自己的勁氣和元神。是與自己的實力和修爲緊密結合的。

施咒者實力越是強大,這桃花縛也就越是強大,越難掙脫。

“算破了。算破了。”菜根笑呵呵的說道。“桃花師姐,你看她真的破了你的桃花縛……要不你就把桃花縛解了吧?再困下來也沒有什麼意思?打打殺殺的幹什麼?有什麼話不能一邊吃火鍋一邊說呢?”

“……”桃花師姐的眼睛都快要噴火了,狠狠地剜了菜根一眼,難道我自己沒有看到嗎?

獨眼大漢則是臉色凝重,小聲提醒說道:“桃花師妹,小心反噬……”

“我曉得。”桃花師姐沉聲說道。

施咒者,亦容易被被施咒者反噬。假如對方足夠強大的話。

“反噬是什麼?”敖淼淼出聲問道。

“反噬就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這種功法聽說過了沒有?”菜根連忙解釋着說道。這是女神敖淼淼問出來的問題,誰也別想和他搶……

敖淼淼歪着腦袋想了想,說道:“哦,我明白是什麼意思了。”

她揮了揮手,然後那一身的桃花便朝着桃花師姐撲了過去。

就像是剛纔席捲敖淼淼一般無二。

“精精靈靈,頭截甲兵,左居南鬥,右居七星,逆吾者死,順吾者生,九天玄女急急如律令!”桃花師姐雙手合什,兩根中指並立,嘴裏急唸咒語,然後對着那桃花陣一指,厲聲喝道:“破!”

桃花陣稍受阻擋,然後便以更快的速度撲了過來。

桃花師姐被這桃花縛給包裹的嚴嚴實實,就連腦袋也不例外。

「噗」!

裏面傳來嘔吐鮮血的聲音。

“桃花師妹…….”

“桃花師姐…….”

獨眼劍神和菜根同時朝着桃花師姐奔跑過去。 這就是青銅和王者的區別?

這就是螢火和皓月爭輝的結果?

正如菜根所說的那般,我揮舞數十把菜刀全力施爲,一通亂砍,結果連人家的衣角都沒有碰着,自己還得依靠土遁之法逃脫……

之前桃花和木劍是不信這話的,認爲菜根就是看人家姑娘長的好看貪圖人家的身子捨不得下重手。

菜根是雲夢山的修道天才,這是經過師父他老人家親口認證的,無論是元神體魄,還是密法符咒都是一等一的強大。雖然年紀最小,但是在師兄妹七人之中實力卻能夠排在前列。

他們都來自雲夢山,是被稱爲「世外高人」的人,是外界所不能理解和接受的存在。外面的那些「危險因素」再過危險,遇到這種超乎常人想像的力量還不是手到擒來?這也是他們採取「投票」的方式玩笑似的就把菜根打發下山解決問題的原因。

現在桃花便深深的體會到了菜根的那種無奈和絕望。

我施咒佈下的這桃花縛,被人隨手破解也就算了,竟然還能「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將自己給捆了……

這個小姑娘到底是什麼怪物?

菜根不是說厲害的是她哥哥嗎?還說妹妹和他一樣只會吃……

怎麼妹妹也如此強大?

木劍衝到桃花面前,出聲喊道:“桃花……桃花……你沒事吧?快施咒解了這桃花縛……”

桃花縛因咒而生,倘若施咒者沒有解開,或者有更強大的力量將其強行破開,想要從外界生生將其撕扯開來是不太現實的。

更何況桃花師妹還被困在其中,強行撕扯,可能會把桃花師姐也給撕碎了……

這就是桃花縛的可怕之處。

更可怕的是,那個小姑隨手就能佈下了……

“師姐……你不要着急……這桃花縛是你布的,你施咒解開就好……”菜根出聲喊道。

桃花縛裏面的桃花師姐嘔出一口鮮血之後,果然氣息沉穩了許多。

她的嘴裏唸唸有詞,一道又一道清脆悅耳的咒語奔涌而出。

“精精靈靈,頭截甲兵,左居南鬥,右居七星,逆吾者死,順吾者生,九天玄女急急如律令!”她的聲音突然間提高數倍,厲聲喝道:“破!”

桃花縛沒有破!

“九天玄女急急如律令!破!”

桃花縛還是沒有破。

“破!”

桃花縛一動也不動。

施咒者,竟然解不開自己的密法神通。

這就尷尬了……

桃花師姐被桃花包裹,站在那裏一動也不動。就像是一個小花人似的。

此時此刻,她的心裏應當是感激這些桃花的。倘若沒有它們來遮掩自己的臉面……她就實在是沒臉見人了。

其它人也都懵了。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向敖淼淼,每個人的腦門上都有一個個大大的問號。

菜根仗着自己曾經被敖淼淼打破了鼻子,兩人的關係更加親近也親密一些,湊了過去小聲問道:“敖淼淼,你到底對桃花師姐做了什麼?”

“我沒做什麼啊。”敖淼淼一臉無辜,說道:“不是你告訴我說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嗎?她怎麼捆我的,我就怎麼捆她……”

“那她怎麼解不開呢?”

“我怎麼知道?”敖淼淼翻了個白眼,很是不滿的說道。“這是她的功法,我都能解開,她自己解不開?”

“……”

這就是殺人誅心了!

嗖!

一把木劍翱翔到半空之中,然後飛到了敖淼淼的頭頂。劍氣震盪,嗡嗡作響。

木劍眼神凌厲的盯着敖淼淼,說道:“快把我師妹放出來,不然的話,休怪我劍下無情……”

這話敖夜就不喜歡聽了。

你們欺負我妹妹的時候,我站在旁邊說過什麼做過什麼了?

你師妹欺負我妹妹,結果反而被我妹妹給欺負了……現在你這做哥哥的就要跳出來替妹妹出頭了?

你妹妹有哥哥,敖淼淼就沒有哥哥了?

敖夜隨意的招了招手,那把飄蕩在半空之中殺氣凜然的木劍便落在了他的手裏。

然後,他兩根手指頭輕輕一夾……

咔嚓!

那把木劍便斷成兩截。

“敖夜哥哥……”敖淼淼眼眶紅了,滿臉興奮的撲到了敖夜的懷裏,激動的說道:“我就知道哥哥會保護我的…..敖夜哥哥不會讓任何人傷害我。”

“他們傷害不到你。”敖夜說道。他知道,就算他不出手,這些人也不可能傷害到敖淼淼。

重生之美人妖嬈笑 但是,他不能不出手……因爲他是敖淼淼的哥哥。

他不允許敖淼淼的哥哥輸過桃花的哥哥。

“他們傷不到我的人,但是他們會傷到我的心。”敖淼淼看向敖夜的眼神滿滿的都是小星星,彩虹屁又跟不要錢似的往外狂噴,說道:“敖夜哥哥剛纔招手的姿勢實在是太帥氣了,就像是要隨手就要把天上的星星給摘下來呢……敖夜哥哥,你摸摸我的胸口,看看是不是少了些什麼東西?”

敖夜朝着敖淼淼平坦的胸口瞄了一眼,問道:“少了什麼?”

“少了我的心啊。敖夜哥哥雖然沒有摘下天上的星星,但是卻摘走了我身體裏面的心心……”

“……”

敖夜有些後悔自己出手了。

敖淼淼這土味情話,比敖土土還要土…..

木劍的木劍斷了。

面子也折了。

他看着那個招了招手就讓自己的木劍失去氣機牽引和控制,徑直飛到他的手裏的傢伙,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眼裏更是滿滿的仇視和敵意……

更可恨的是,他折了自己的木劍之後,竟然抱着一個小姑娘卿卿我我起來。

這是不是太羞辱人了?

我一個大活人站在這裏,如此強大又恐怖的對手……你看我一眼呀喂!

木劍看着被困桃花縛中的桃花師妹,又想到自己的折劍之恥,眼裏殺機乍現。

他高舉雙手,嘴裏唸唸有詞。

四周便響起了「咔嚓」「咔嚓」的聲響。

只見院子裏面的樹枝草屑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齊齊折斷,變成一把又一把大小不一形態各異的木劍。

他們密密麻麻的排列在空中,只待木劍一聲令下,就要將敖夜斬殺成渣。

“二師兄……”菜根滿臉驚慌,跑過去抱着木劍的胳膊,出聲阻止:“二師兄,千萬不要出手……”

“你到底是哪一邊的?”木劍實在是氣憤之極,胸口痛得難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