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平日里是大大咧咧,也在北海大陸上過戰場,可是上戰場跟現在是兩碼事。

上戰場,一腔熱血就想懲處壞人。

可是,現在,是災難啊。

她的親人朋友,現在都處於危難之中,還有那些百姓,都是無辜的人啊。

這跟在戰場上完全不一樣。

到底是女孩子,就那麼忽然六神無措起來。


「七七他們去哪兒了,她們母女不是跟你在一塊嗎?」

雪爾也是大驚,立馬詢問了起來。

雪靈兒好不容易才緩過神,慌忙指了一個方向。

「那邊!七七和她娘親一起去救叔叔了,叔叔還沒到這邊,就忽然地動了,那邊的房子忽然塌了。。。。我看到。。。。。」

「我看到七七和霜姨沖了過去。。。。然後。。。。然後就沒影了。。。他們。。。他們一定是被壓在了那邊,快讓人去挖啊,快去救他們。。。。」

雪靈兒說完,自己也忽然站了起來,直接沖了過去。

雪靈兒指的地方離這邊還有一定的距離,是緊挨著漁場的民房區。

從七七家裡到這漁場,正好要經過那一片區域。

事發的時候,他們遠遠的看到那邊奔來了一群人,為首的似乎就是輕塵叔叔,然後,忽然地動山搖。

七七和霜姨風一般的沖了過去,她都沒來得及去拉住她們。。。。

然後她就什麼都看不到了,那邊的房屋全部倒塌,只有一小部分人跑了過來。。。。

雪爾一聽,也是一個慌張,立馬也跟著沖了過去。

一路上到處都是人,倆人好不容易才跑到那邊。 「如果我是百草老祖,我會將秘密丹室安置在哪裡?」

林鋒如此問自己。

看著周圍一片荒山,林鋒心中靜靜思索:「既然是秘密丹室,百草藥宗本門弟子都不知情,那就說明,尋常人等絕對接觸不到這個地方。」

「尋常人等接觸不到,而百草老祖子自己可以自由進出的地方……」林鋒跺了跺腳,看著腳下的山岩:「如果把這長春峰內部挖出一個洞窟,卻不留任何通道,旁人便接觸不到了。」

「而身為元嬰期修士,有穿梭空間,無視地形的能力,自己進出這個洞窟卻極為方便,只要能準確定位,鎖定洞窟位置即可。」

林鋒臉上露出笑容:「我雖然不是元嬰修士,但也能進出您老人家的小金庫呦。」

通過乾坤鏡給出精準定位,林鋒一搖黑雲旗,烏光流轉,人已經消失在原地。

眼前虛空亂流中無數景物閃過,最後歸於一片黑暗,林鋒便知道,自己到地方了。

雖然漆黑一片,但林鋒雙目神光凜然,黑暗並不影響他的視力。

出現在林鋒面前的,是一扇門扉,林鋒沒有輕易觸碰,這裡既然是百草老祖的秘密丹室,那麼肯定會布下諸多禁制,以防有人闖入。

利用黑雲旗的虛空挪移功效,林鋒穿牆而過,來到門扉的另一邊。

迎接他的是百草老祖設下的重重警戒。

擇人而噬,吞金食鐵的南疆異種巨蟻。

銷金蝕骨,專破修士法力的紅魔瘴氣。

迷惑人的心志。另外來者迷失的白色氤氳迷霧。

被百草老祖控制了神智,相當於金丹期修士實力的妖族凶獸。

不過。對於可以挪移空間的林鋒來說,都可以在絲毫不驚動的情況下,暢通無阻。

可是到了最後一關上,林鋒卻犯了難。

那是一層厚厚的堅冰,寒氣逼人。圍成一圈,彷彿一座寒冰城池,將林鋒擋在外面。

更要命的是,林鋒稍微感知了一下,發現百草老祖竟然在這裡設下了空間禁制。

他倒是不阻礙林鋒挪移空間,但林鋒一旦真的嘗試穿過冰牆,觸動了空間禁制,百草老祖立刻就會察覺。

林鋒敲了敲冰面。極為堅固,就這強度,只怕不會弱於北極冰海里的古老冰川,天曉得百草老祖是怎麼弄來的。

「太陽真火應該可以破開這冰封禁制。」林鋒取出太陽真火火種,催發出金針一樣的太陽真火神芒,落到冰面上后,便開始熊熊燃燒。

身為七大真火之一的太陽真火,火力著實驚人。很快便將冰面破開,並不斷深入。

但林鋒心神一動,突然感覺到因為堅冰消融。冰封禁制起了反應。

這是百草老祖設下的禁制,一旦有了反應,百草老祖心神感應下,就會在第一時間發覺。

林鋒心念電轉,立刻抬手在空中虛砍了一下。

正是諸天界障的法術,隔斷了百草老祖設在這裡的法力禁制。

林鋒這次施展諸天界障。極為小心,並不是真的要斬斷百草老祖與這裡的聯繫,而是短暫的屏蔽禁制對於冰城變化的感知,將其反應始終局限在這個洞窟中,不傳出去讓百草老祖起了感應。

但這種阻隔,無法堅持太長時間。

尤其現在在這裡的並非林鋒本體,而是戰神分身,肉身極為強大,法術使用上卻沒有本體靈動。

林鋒看了一眼太陽真火融化冰面的進展,估算了一下其中速度后,心往下沉。

不等太陽真火將這冰牆燒穿,自己的諸天界障就要支撐不住了。

說到底,太陽真火雖然威猛,但只有一顆火種,數量上實在太少。

雖然多等一會兒,也能破開冰城,但時間卻來不及了。

「或許可以試試這東西?」

林鋒腦海中靈光一閃,取出一枚紅藍相間的果實,果實上半部分呈火紅色,熱得燙手,下半部分則呈冰藍色,冷得糝人,正是林鋒先前抽獎抽出來的火凜冰實。


按照介紹,這玩意非常詭異,遇見熱的東西它就變冷,遇見冷的東西它反而變熱。

林鋒將火凜冰實扔向冰牆,當果實接觸到寒冷的冰牆時,突然起了變化。

果皮上紅光一閃,在紅光照耀下,冰寒的牆壁陡然發生變化。

劇烈的寒氣,突然燃燒了起來。

冰塊,燃燒了起來!

寒冰在火凜冰實的作用下,赫然被轉化為熊熊烈火,並且火勢越來越大,不斷向著周圍擴散。

冰塊寒氣都成了火焰的燃料,不停燃燒起來。

林鋒讚歎道:「果然,化寒冰為炙炎,冰越冷,它就越熱,這小東西倒是包涵了幾分兩儀顛倒逆轉的玄妙道理在裡面。」

火凜冰實的特性,倒與兩儀生滅陣開了天地之變后,化烈火為雨水,變狂風為雷霆的手段有些相似。

林鋒心中一動,索性收了太陽真火種子,果然,太陽真火一消失,原本冰城溫度應該進一步降低,但這卻刺激了火凜冰實,使得火勢越發大了。

短短片刻功夫,烈火就將冰城圍牆燒出一個大洞,直接洞穿了冰牆,火勢卻沒有停歇的意思,反而愈演愈烈,要將整座冰城焚毀。

林鋒皺了皺眉頭,這並不是他想見到的。

他重新拋出太陽真火種子,目標卻不是冰城了,而是火凜冰實。

既然火凜冰實有那麼一個擰巴的特性,那林鋒就要善加利用,再重新以烈火來製造寒氣。

誰知太陽真火接觸到火凜冰實后,其火焰並沒有被火凜冰實轉化為寒氣。

只為在最美好的時光遇見你 :「火凜冰實也有極限,七大真火這個級別的火力。它轉化不了。」

收回太陽真火,林鋒催發自己的不動明王怒火。

這次成功了。乳白色的火焰在接觸到火凜冰實后,被飛速轉化為劇烈的寒氣,寒氣作用下,原先肆虐的烈火漸漸平息。


寒氣甚至有重新凍結,封閉冰牆的勢頭。

林鋒收了不動明王怒火和火凜冰實。從冰牆上的大洞躥了進去。

火凜冰實極為給力,燒穿冰牆所用時間很短,林鋒的諸天界障法術,到了此時都還能支撐。

停了諸天界障,林鋒感知了一下,雖然冰牆上被穿了一個大洞,但因為已經沒有法力靈氣作用在上面,所以百草老祖留下的禁制也沒有反應。

就彷彿冰牆上原先就有個洞一樣。

林鋒微微一笑。徹底放下心來,向冰城深處走去。

百草老祖在長春峰山腹里開闢的洞窟極大,外圍是諸多警戒,冰城內部才是丹室真正的所在地。

冰城中心,建著一座巨大的石屋,林鋒走入其中,發現石屋分裡外兩間。

外間空蕩蕩,什麼東西也沒有。

林鋒鼻子翕動了一下。聞到一股淡淡的葯香。

葯香很怪異,香氣中既蘊含勃勃生機,卻又隱藏著一股死寂之氣。

「這是什麼葯?」林鋒微微蹙眉。走上前去,推開通往裡間的石門。

裡間的面積比外間大出兩倍有餘,不同於外間的空曠,裡間滿滿當當的擺放了一大堆東西。

一個又一個大瓮,數量剛好五十個,一排一排井然有序的擺放在房間中。

林鋒之前聞到的葯香。便是從這五十個大瓮中散發出來的。

每一個大瓮底下,都被小型爐灶架了起來,有綠色火苗在瓮底燃燒著。

林鋒取出乾坤鏡探測了一下,發現被百草老祖取走的息壤,就均勻分佈在這五十個大瓮的底部。

「熬藥嗎?」林鋒上前掀開了一個大瓮頂上的蓋子。

低頭一瞧,一股涼氣瞬間從林鋒腳底直衝到腦門頂上。

大瓮之中,盛著濃稠的黑色葯汁,葯汁不時冒出幾個氣泡。

而在這黑色葯汁中,赫然泡著一個只有四、五歲大的小男孩!

「尼瑪!」林鋒差點飛起一腳直接將大瓮踹飛出去:「老子抗議,仙俠世界也玩生化危機?」

仔細用神識探查之後,林鋒發現自己弄錯了。

那百草老祖,比自己想象中還要瘋狂,還要操/蛋。

這小男孩體內,竟然存在一隻由藥力靈氣凝結而成的小葯鼎,在這個虛幻的小葯鼎中,漂浮著一枚同樣虛幻,由靈氣構成的丹丸。

剛一開始,林鋒以為這就是那所謂的人元靈丹,但後來發現並非如此。

因為那丹丸之中,竟然隱隱透出一股堪破生死,金性不朽的味道。

換言之,竟有幾分像金丹期修士的金丹。

「這麼小的年紀結金丹,怎麼可能?」林鋒搖了搖頭,冷靜下來:「連氣海都沒有開闢,也沒有立起靈台,體內雖然靈氣無比充裕,但都是外界強灌進去的,根本連修真者都不能算。」

「可偏偏體內缺存在一隻丹鼎,丹鼎里還有一枚正在凝結中的金丹,當真是怪異。」

林鋒小心翼翼的以自身神識法力探索了一下那枚虛幻的丹丸,頓時感覺到,雖然有幾分修士金丹的氣息,但其中飽含藥力,與其說是金丹,不如說是葯丹。

「我明白了,所謂人元靈丹,並非那枚葯丹,而是這個孩子整體。」林鋒面無表情,雙目之中冷光幽幽:「這孩子,就是那見鬼的人元靈丹。」

「既是孕育靈丹的爐鼎,也是靈丹本身。」

林鋒長長吐出一口濁氣,冷笑道:「百草老祖,你好樣的,有想法,不過我要是叫你稱心如意,那才叫見鬼了。」 那邊的廢墟里,很多人還在挖著,似乎在尋找親人。

雪靈兒也忽然趴到了一塊廢墟上。。

「就是在這一塊,可是,我也不知道到底在哪兒。。。。。」

雪靈兒直接用雙手開始挖了。

「七七。。。。七七,你在哪裡呀。。。。。」

聲音都是凄厲的,聽起來有些滲人。

雪爾也是心頭一個窒息,慌忙上前尋找起來。

輕塵毋庸置疑一定是幫忙組織百姓往這邊撤離的,可是忽然就遇到地動。。。。


白凝霜和七七擔心輕塵的安危跑了過來,不想一起跟著。。。。

雪爾越想越覺得心頭哽咽,差點要昏厥。

若是可以,他願意放七七離開。

他甚至希望她永遠都沒有來雪國。

這一定是上天在懲罰他。

不僅讓七七受難,還讓整個雪國遭此大劫。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