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算再喜歡百里溯塵,事情也無法回頭。

最重要的是,百里溯塵騙了她!

是的,她可以肯定,百里溯塵騙了她!

若不然的話,她也不會變成這樣!

明明以為他們之前已經有夫妻之實了,沒想到,這根本就是一個陰謀!

也不知道百里溯塵到底是怎麼做的,但是,她卻真的以為自己已經是他的人了。

而現在,之前的事情被揭穿了,楊月蘭的心中也湧起了憤怒的火焰。

這實在是太過分了!

到了現在,楊月蘭原本已經僵化的腦子才將所有的事情都想清楚了。

她一直都是在自欺欺人!

她為百里溯塵付出了那麼多,可他卻這樣對自己。

想到這裡,楊月蘭恨得咬牙。

不得不說,楊月蘭的腦子轉得很快,也能迅速分辨出利弊。

百里一常抱著她哄著,感受到她皮膚的嫩滑,忍不住又多摸了幾下。

「你放心,只要我出馬,他肯定不會有意見的。我怎麼說也是嫡系的少爺,哪裡是他能夠比得上的?」

「可是,他之前根本就不給你面子……」楊月蘭提醒他這個殘酷的事實。

百里一常的臉色一僵,然後擠出一個笑容,「我之前是不和他計較,但到了現在,他可就沒那麼好運了。」

「那……你要如何對付他?」

「我會將他帶回百里家。回到百里家之後,他可就沒那麼自由了。」

到了現在,百里一常也將之前隱瞞的事情說了出來。

畢竟他和楊月蘭現在的關係不一樣了。

之前他還是藏著掖著的。

「這到底是這麼回事?」楊月蘭好奇問道,「不是說回到百里家之後,他就會有很好的生活了嗎?」

這可是百里一常之前跟百里溯塵說的話。

「若他聽話的話,確實可以。但是,像他這樣不聽話的人,回去之後,日子可就沒那麼好過了。」

「可是,他的天賦很高啊。」

「天賦高有什麼用?你可知道,我們家最強的是什麼人嗎?」

「什麼樣的?」

「四十歲的霸獸!」

天!

楊月蘭倒抽了一口氣,震驚地捂住嘴巴,「竟然有這麼強的人?」

「當然。你可知道,百里家現在的地位可不是那麼容易得來的。而且,在我們家,這樣的天才可不少。」

「太厲害了!」楊月蘭崇拜的眼神看著百里一常,「那你呢?」

「這個……」百里一常有點尷尬,但還是笑了,「我雖然沒他們那麼厲害,但我也不差。我今年才四十五,你覺得呢?」

楊月蘭倒沒那麼震驚。

百里溯塵現在可是悍獸實力。

不過,年紀方面,雙方應該會有差距的。

楊月蘭雖然不清楚百里溯塵的真實年紀,但想來,他起碼也有五十多歲了。

五十多歲的悍獸,這實力確實很強悍,但在百里家這樣的龐然大物之前,還是有差距的。

再說了,百里一常可是百里家的正經少爺,哪裡是百里溯塵這樣的野種可以比得上的?

是的,現在楊月蘭心裡對百里溯塵已經帶上了恨意。

她覺得自己之前都是被糊弄忽悠的,這實在是太可笑了。

「既然這樣,為什麼要找他回去?」

「我們百里家的人可不能隨便流落在外。」百里一常解釋,「就算身份不高,我們也不允許在外頭,一定得回到家裡。」

至於具體原因,他就不願意說了。

楊月蘭也沒追問,但心裡明白百里溯塵的未來了。

「那你打算怎麼做?我怕他還是不聽話。我更怕的是,他知道咱們的事情了,會對咱們不利。」 楊月蘭的話讓百里一常笑了。

「你放心,我可不會讓他那麼輕鬆。」百里一常的笑容中帶上一絲得意。

「而且,他遲早要回去的。」

聽他如此自信的口氣,楊月蘭疑惑了,「這怎麼說?」

「反正你放心,他總會聽話的。」

百里一常滿足地抱著楊月蘭,親了她一口,「反正你不用擔心,我會好好處理好這件事情的。」

一邊親著,他的手還一直往下走。

楊月蘭嚶嚀一聲,身體都軟了,之後也半推半就從了。

倆人的事情解決之後,這才從裡頭出來。

看著一臉春/情的楊月蘭,青柳的心情十分的緊張。

要是楊月蘭知道這是她做的,那可怎麼辦?

若不是怕被懷疑,她剛才就逃了。

但讓她疑惑的是,楊月蘭竟然沒懷疑她。

應該說,楊月蘭根本就沒有生氣,反而還有一絲得意。

這是什麼情況?

青柳摸不著頭腦,但又不敢有所異動,生怕被楊月蘭發現自己做了什麼。

她哪裡知道,楊月蘭將這件事情推到了百里一常的身上。

是的,就是因為想著是百里一常下的手,所以她剛才的態度才會變得那麼快。

聽了百里一常之前說的話,她就確定了,他對自己是有其他想法的。

所以,他會付諸行動,那也是正常的。

如果不是百里一常做的,他哪裡會沒有半點推拒,直接就順著做下來呢?

而且,百里一常對百里溯塵看不順眼,肯定會想辦法找茬的。

所以說,他會選擇對自己下手,那也是非常正常的。

不過,百里一常會對自己動手,楊月蘭在短暫的憤怒和吃驚過後,很快就接受了這件事情。

反正事情發生之後,百里一常也說了會負責。雖然這過程崎嶇複雜,但結果是好的就足夠了。

而且,她也是因為這件事情才知道了百里溯塵對自己做的事情,這也是一個很大的收穫。不然她還會一直被蒙蔽下去。

所以,她並沒有其他人以為的那麼憤怒。

當然最重要的是,她選擇了貨真價實的百里家少爺,而不是百里溯塵這樣的野種。

相反,她還慶幸,還好之前她和百里溯塵之間的事情是假的,所以這次的事情,她才能理直氣壯地讓百里一常為自己負責。

不過,她對百里溯塵的恨意也到達了巔峰。

之前多麼的愛他,現在就有多麼的恨他!

恨他狠心,又恨他絕情。

不過,楊月蘭很會調節自己的心情和狀態,很快就將百里溯塵在自己心目中的影子給果斷抹去了。

要是讓別人知道她的變化那麼快,如此決絕,絕對會大吃一驚!

其實,要說真的,她對百里溯塵的感情根本就不是真的愛,那隻不過是一種佔有慾。

也是百里溯塵足夠出色,不然的話,她根本就不會看上他。

她之前那要死要活的愛戀,其實只是不願意讓到手的鴨子飛了。

與其說想要用感情感動百里溯塵,還不如說她只感動了自己。

而現在,她已經找到了更好的鴨子了,就不會將百里溯塵放心上了。

這變心速度雖然是快了點,但也很正常。

而另一邊,讓人下毒之後,鍾星靈就在家裡等著好消息。

她很想立刻就看到楊月蘭的痛苦表情,讓她知道,自己之前的做法是多麼的惡毒!

這種事情,就是要以牙還牙,讓她嘗到苦果!

想到楊月蘭會和百里溯塵翻臉,鍾星靈更加高興了。

她讓人在門口等著,一定要在楊月蘭回來的時候,第一時間通知她,好讓她能立刻看到楊月蘭的悲慘下場。

在她焦急的的等待中,楊月蘭和百里一常終於回來了。

但是,下人的彙報讓她懵逼了。

楊月蘭竟然沒有要死要活,也沒有什麼過激的反應,而是非常平靜?

怎麼可能?!

她明明就吃下了那種葯啊!而且,這種葯很難解開的,除非和男人在一起。

這種情況下,她肯定會和百里一常發生點什麼事情的。

那麼,她怎麼會那麼平靜呢?

鍾星靈以為下人看錯了,立刻趕了過去。

她就不信了,楊月蘭真的半點事情沒有!

但是,等她遠遠看到楊月蘭的時候,也是吃了一驚。

楊月蘭竟然真的沒有半點不一樣的反應!

哦不,看她和百里一常之間的距離,還有她的笑容和臉上藏不住的春意,鍾星靈很快得出了一個想法——他們倆人,這是在一起了!

瘋了吧!

鍾星靈目瞪口呆,以為自己看錯了。

楊月蘭怎麼可能那麼快就接受了這件事情?

鍾星靈以為會看到楊月蘭要死要活的樣子,她還打算去將這件事情告訴百里溯塵呢,沒想到,這半點不起作用啊!

面對這樣的結果,鍾星靈整個人是混亂的。

到底是楊月蘭的接受能力太強,還是因為她下錯了葯?

她立刻回去將侍女找出來逼問。

但是侍女也是一臉肯定,「這種葯是無葯可解的!」

「可是,怎麼會變成這樣呢?」鍾星靈還是接受不了。

「小姐,你看她的樣子……好像已經成事了。」侍女小聲說道:「所以說,這應該不是葯的問題。」

鍾星靈無奈,她確實看出了楊月蘭的不同,可是,楊月蘭這樣的表現不在她的預想內啊!

那麼,還要把這件事情告訴百里溯塵嗎?

「說!」

最後,她還是一個咬牙。

不管楊月蘭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這件事情是一定要告訴百里溯塵的。

百里溯塵在知道這件事情之後,一定會有不一樣的反應的。

這樣的話,她還是能夠看熱鬧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