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將手機交給紀秋水,道:「這是西南娛樂市場部副總監王旭東的電話。」

「謝謝。」

紀秋水掏出自己的手機,輸入了王旭東的手機號。

見狀,夏雪兒譏諷道:「紀總,你不會真以為西南娛樂會和這家破產公司合作吧?」

紀秋水頓了頓,但猶豫了一下,她終究還是按了撥通鍵。

夏雪兒和劉忠達冷笑一聲,抱着胳膊,坐等看好戲,坐等看紀秋水被拒絕後那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周圍也響起陣陣嘆息聲。

許瑞和西南娛樂接觸過,她很清楚西南娛樂的合作標準有多高。

她嘆了口氣,紀秋水這通電話所能起到的唯一作用,多半只是浪費幾毛錢話費了。

「喂,您好,哪位。」

這時,電話接通了,會議室內的眾人頓時安靜下來,靜靜聽着。

…… 「人王殿可有消息。」卡洛斯突然臉色一正,一臉嚴肅的說道。

說道人王殿,在場所有人都無不流露出巨大的恨意來,就是這個人王,先後滅了刺客聯盟,骷髏島,黑非組織等國際戰場上一流組織,就飄了,居然敢不知死活的挑釁他們a國,還沒了他們的庫里元帥。

這可是他們軍方的功勛,四大元帥之一。

挑戰a國權威,當誅。

這一次他們的目的,明面上是征伐神州,實際上就是為了引出人王殿,將他們一舉殲滅,告訴所有勢力,讓他們知道,a國,依然是全球最強盛的軍事強國,a國是不可冒犯的。

凡是敢冒犯a國者,滅其滿門。

百多年來,自從他們a國崛起,成為世界第一強國,滅國無數,滅國際勢力無數,還沒有哪一個國家,哪一個勢力冒犯他們a國能夠繼續存在。

誰也不行,人王殿更不行。

一位戰神說道:「詭異就詭異在這裡,前幾日,當我們大軍雲集,做出一副進攻神州軍方的態勢之後他們第一時間收攏兵力,結束在國際戰場上的征伐,本以為我們會引起他們的大戰,主動進攻我們,但是他們卻突然消失了,現在我們還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要幹什麼?」

「不得不說人王殿的殿主就是一個絕世奇才,年紀輕輕不說,創建的人王殿人心向齊,萬眾一心,每一個凡是接觸他的人,都會被他的魅力所折服,甘願成為他的手下,左右二相,四大天王,哪一個不是這樣的存在。」

「以前他們在國際戰場上縱橫無敵,我們a國也千方百計的想要收買他們,但是都被他們拒絕了,而這個人王殿主,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讓他們加入人王殿。」

這位戰神的感慨頓時讓在場上所有人都沉默了,他們內心深處何嘗不是充滿了疑惑了。

他們a國做為全球最強大的軍事國家,同樣也是全球最繁榮的國家,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成為他們國家的公民,卻被他們拒之門外。

「好了,現在不是探查這些的時候了,神州軍方敢來征伐我們,還等著做什麼?給我滅了他們。」

「殺,殺,殺。」

殺意驚天動地,頓時從整個指揮部瀰漫開來。

a國軍方也都嚴陣以待,做好準備,只等神州軍方前來一戰。

而此時的神州軍方,大軍也終於來到距離a國軍人不遠的位置,一個個殺意肆虐,肖龍一揮手中的盤龍棍,大聲吼道:「我神州的將士們,可願隨我征伐這企圖傷害我神州的a國人嗎?」

「可願為了神州不被人欺負,神州的富強,可願大戰一場。」

「願意。」

「戰。」

「戰。」

戰意驚天,一聲聲宣戰的聲音從數萬大軍的嘴裡喊了出來,每一個戰士全都熱血沸騰,每一個戰士的眼神都通紅一片,每一個戰士身上都戰意沖宵。

此刻的他們無所畏懼,根本就不會有絲毫的懼怕。

這一戰可是關係到整個神州軍方的地位,這一戰,是要徹底打出神州軍方的威風的一戰。

這一戰只許勝不許敗。

哪怕是戰死沙場,也在所不惜。

無論是軍方戰神,還是門閥戰神,這一刻,無不散發著驚人的殺意和戰意,完全被大軍的氣勢給感染了,氣勢如虹,視死如歸。

。 李大雪確定他們走了,忙將宴老二拉到房間關上門小聲道:「當家的,日後我們少和肖家接觸。」

「怎麼了?肖家父子倆不是挺好的嗎?」宴老二一頭霧水。

李大雪看了他一眼,「就是因為他們太好,所以我們才要少跟他們接觸啊。酒酒雖然……可她到底是個少女,萬一對肖三郎……」少女容易春心萌動,若是酒酒沒出事,她自然樂見其成,可現在……她可不想酒酒受到傷害。

李大雪這麼一說,宴老二頓時反應過來,低下頭不吭聲了。

「這件事你也別跟酒酒透露,讓她開開心心的吧。」李大雪沉默了片刻嘆了口氣。

宴老二什麼都沒說,只是一臉頹然的坐在一邊。

宴酒酒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她收拾好廚房,洗漱過後上了床。

宴稻就睡在她的隔壁,確定李大雪和宴老二都睡下之後,他來到宴酒酒的床邊坐下,「姐姐,娘今天說的那些話你別介意,等我長大了就賺很多很多的錢,讓姐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比所有人的姐姐都漂亮。」

原本宴酒酒想着等他們睡下了去試驗田看看,沒想到宴稻會說這番話,她心頭一暖,「好,那姐姐就等著稻子長大了給我買新衣服。」

「時辰不早了,稻子快點回去睡覺,要想早點長大,必須要早睡早起知道嗎?」宴酒酒柔聲道。

「我知道了,那姐姐要早點睡。」宴稻歡快的回到自己的房間躺下,他到底是個小孩子,沒會兒就睡著了。

宴酒酒心裏暖暖的,她剛要睡下,就聽到房門被打開,李大雪走進來在她床邊坐下,「酒酒,你睡了嗎?」

李大雪的語氣有點沉重,宴酒酒小聲道:「還沒。娘,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你和肖三郎……今天沒有怎麼接觸吧?」她有點後悔了,今天不該讓他們單獨相處的。

宴酒酒不明所以,想了想答道:「就一起走了一會兒路,然後一起吃了點東西,然後就回來了。」

宴酒酒十分坦蕩,但李大雪還是不太放心,結結巴巴的問道:「酒酒,你對肖三郎……」

聽到這話,宴酒酒總算明白她在擔心什麼了,忙開口道:「娘,我對他就是對鄰居的感覺,您真的不用擔心。」

李大雪鬆了口氣,卻還是沒忍住道:「酒酒,娘知道肖三郎很好,但如今你……娘不是看不起你,只是你這種情況,若是嫁人只怕不會有好日子過。爹和娘還年輕,實在不行還有稻子,你不用擔心,我們養你一輩子。」

「娘,我能養活自己的。」宴酒酒明白李大雪的擔心,在這個貞潔大於一切的年紀,她遭遇了這樣的事情,若是嫁人確實不妥。

當然了,她也沒想過要嫁人,一個人它不香嗎?

李大雪笑了笑,「嗯,我們酒酒最棒了。」這話明顯不信她,宴酒酒也不多說,她只要用實際行動來證明就好了。

想到這個,宴酒酒就心癢難耐,她裹着被子道:「娘,我有點困了。」 於是孫悅麟就在龍靈御獸師分會副會長的面前,開始了自己的御獸師考核。

一步步走到寵物合成器前,一個巨大的材料列表出現在上方,大量紫色,藍色材料,可以提供挑選。

既然是合成傳說級寵物,孫悅麟自然不會像之前那樣,摳摳搜搜的只有一件兩件紫色材料。

當然得挑好東西拿。

「岩石之心,大地內核,石魔前肢,岩蟒蛇骨。。」

一件又一件的紫色材料,被孫悅麟直接投放進入寵物合成器,一旁的張強看著眉頭直跳。

一般的合成傳說級寵物,肯定是紫色材料為主,藍色材料為輔,所有材料相輔相成,最後才能合成成功,像孫悅麟這樣,全部都用紫色材料的,簡直聞所未。

而且,面前這小子就不怕合成失敗了?

如此多的紫色材料,恐怕要是失敗了,這小子的在地窟挖一輩子土,才能還得起。

不過張強並沒有說話,在他的眼裡,這些材料並不值錢,而孫悅麟卻是十分值得投資的。

就在剛剛,他已經動用了他的御獸網許可權,獲得了大量孫悅麟的資料,從小到大。

簡單了看上一遍,張強就知道,面前這小子,絕對是個御獸天才,並且也能調取到孫悅麟的寵物資料。

覺醒不到一個月,已經有了三隻稀有皇品的寵物,前不久,更是合成出傳說級高品的鬼系寵物。

如此天賦,前所未有。

所以,對於面前的孫悅麟,身為副會長的張強,還是很希望他成功合成出傳說級寵物的。

。。。

將所有材料都放入寵物合成器,孫悅麟保證,這是他目前這輩子,最富裕的一次合成寵物。

滿滿的紫色材料,不出個傳說級皇品,都對不起他。

關上寵物合成器,開始在上面書寫資料。

「大岩蛇的身體,由多塊巨大的灰色岩石構成,形似於蛇,從中段到尾部的岩石越來越小,他的頭頂有一根岩石長角,下方則有一雙黑色眼睛。」

「大岩蛇能夠彎曲巨大結實的身體,在地下挖掘千金,時速可達80千米,會引起地面的震動,以及劇烈的響聲。」

「大岩蛇的腦中含有磁鐵,即便身處地底,也能輕鬆辨別方向,可以使頭部或身體的任何部分,輕鬆旋轉360度。」

「大岩蛇平時都比較溫順,一旦被激怒,則會變得無比狂暴,以岩石與泥土為食物,通過吸收裡面的硬物,來改變身體的岩石成分,使身體變的更加圓潤結實,到達極限之時,身上的成分,就會變得如同鑽石一般。」

。。。

足足花了二十多分鐘,孫悅麟終於將大岩蛇的資料全部填寫完畢,合成開始。

一道道白光在寵物合成器中閃現,不只是孫悅麟,就練旁邊圍觀的考核員,以及御獸師分會的副會長張強,都十分緊張。

幾分鐘過後,一道響亮的系統聲音,在孫悅麟腦海中響起。

「叮,寵物審核通過,合成成功。」

「寵物製作成功,獲得經驗值,等級提升至二階七星。」

「寵物製作成功,獲得經驗值,等級提升至二階八星。」

「寵物製作成功,獲得經驗值,等級提升至二階九星。」

一道道經驗值化為力量,直接將孫悅麟的等階提升到了二階九星。

當看到孫悅麟的實力提升后,所有人都震驚了,這是合成成功了?竟然直接提高了三星。

一旁的小胖子方平,進來已經快一個小時了,也在這個時間,忽然身上金光一閃。眾人又是轉頭望去。

方平的等級,從三階五星,升到了三階六星。

「哈哈哈哈,我成功了。」

在方平的大笑聲中,一隻巨大的海星出現考核場中,傳說級寵物,大王海星,很普遍的一隻傳說級寵物。

而孫悅麟的寵物合成器,也在這個時候打開。

「嗷。」

一條長約十米的大蛇衝天而起,霸道的氣息席捲整個考核場,不少玻璃直接震碎,剛剛還威風出場的大王海星,直接跑到了方平的身後,瑟瑟發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