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是沒想到現在卻是被這個可惡的混蛋抓住了把柄,說得她一陣無語以對,心虛了起來。

不過倔強的性格讓她哼聲說道:「那又怎麼了?不就把你拉出來說成是我男朋友嗎,也就是冒牌男朋友唄,不可以啊?這就是毀你清白了?」

「我說夏冰,你這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我方家到我這一代已經是三代單傳了,你想想看,我是你男朋友這個身份聲揚出去我怎麼找女朋友?如果真是你的男朋友還好,看你長得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細腰豐臀,倒是生個大胖兒子的料。可問題是我並不是你的……」方逸天後面的「男朋友」三個字並沒有說出口,因為這時夏冰已經怒氣沖沖的揮著拳頭使勁砸在了他的右臂上。

臉上微微染著一層暈紅,看上去嫵媚性感的夏冰一邊揮拳落在方逸天的右臂上一邊氣呼呼的說道:「你、你剛才說什麼?竟然說什麼生個大胖兒子?呸,誰給你生大胖兒子?說話給我注意點!」

「我這不是假設嘛,又沒說你非得要給我生,不過你要是願意的話我倒也不介意,湊合湊合還是過得去的。」方逸天淡淡說道。

「湊合?你……你混蛋,也不照照鏡子看看你什麼模樣,本小姐要是跟你在一起你才是湊合的那個一個!竟然說我湊合,你還配不上呢!」夏冰哼聲說道。

「哎……我承認你是個美女,問題是你,你既然這麼美為什麼連個男朋友都沒有啊?緊要關頭還得拉我這個勉強是湊合的貨色出來冒充是你的男朋友,你也不怕丟了你的臉啊?」方逸天饒有興趣的問道。

「我……我是看不上周圍那些男人的虛偽,一個個表面上裝得跟個君子紳士一樣,背地裡一個個卻是衣冠禽獸!至於把你拉出來主要還是你的身手不錯,有什麼情況了你還可以保護我啊,對吧?」夏冰說到這的時候忍不住狡黠一笑,說道。

方逸天頓時汗顏,輕嘆了口氣,說道:「遇上特殊情況我還得要挺身出來保護你,這也算是冒牌男友的職責範圍?」

「當然算了,表明上你不正是我的男朋友嗎?哪有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朋友遇到危險而不挺身而出勇敢保護的?」夏冰反問道。

「我想知道,男朋友的其他職責是不是也應該履行呢?」方逸天問道。

「什麼職責啊?」夏冰一臉好奇的問道。

「比方說牽手,摟腰,接吻……至於滾床單嘛,就暫時不考慮!當然,如果你想的話也可以!」方逸天頭頭是道的說道。

「¥%#¥¥※※…………」夏冰的臉色頓時變得通紅起來,胸口急劇起伏著,蔚為壯觀——

「方逸天,你這個色狼!」

夏冰說著又捏起了雙手的粉拳,目標直指方逸天。

夏冰還真的是氣恨無比,她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反而一跟這個姓方的混蛋在一起,她就會有種氣不打一處來的感覺,彷彿就像是天生的冤家一般。

氣惱之下,夏冰哪裡還顧得上什麼矜持不矜持的,那粉拳一個勁的落在方逸天的身上,使勁捶打著。

對於方逸天而言,倒也是無所謂,那粉拳的力道,所帶給他的等同於按摩般的效果,很是享受。 葉焱的修鍊,讓他直接發生了一種特殊的銳變!

堪稱脫胎換骨!

外表看去,有著不同。

他自己,更是感覺異常明顯。

天地之力,更為明顯了。

甚至,哪怕不去主動運轉功法,一絲絲天地之力依舊會緩緩流入體內,潛移默化的提升著。

這就是嬰孩階段淬體的好處。

淬體,也分主動和被動。

主動淬體和被動淬體,又是不一樣的。

嬰孩階段,哪怕是那些大家族大勢力之中,正常而言也是被動淬體。

而葉焱,主動淬體,一次次的主動引導著天地之力進行淬體,這種好處,是巨大的!

這種蛻變,超乎想象!

等若是在葉焱今後的修鍊之路上,增加了一個超級助力!

靈珂葉修夫妻二人圍著兒子打量了好幾圈,最後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議之色。

「奇迹!」葉修感慨。

「不可思議!」靈珂也是如此。

「以前我也見過幾歲的孩童被淬體的,但和焱兒相比,完全不同。」靈珂開口。

她的來歷,要比葉修更大,見識也更多。

「這種蛻變,我的感覺最為明顯,確實好處極大。」葉焱笑著開口說道。

感覺一番現在,再想想之前的痛苦,真的不算什麼了。

這種淬體,划算!

若是再來一次,葉焱勢必做的比這次還要好,淬鍊的次數比這次還要多。

勢必要將肉身在引氣入體的第一次淬鍊到一個極致!

葉修靈珂夫妻這一刻極為高興。

「好,焱兒以後就是真正的天才了,先來吃點東西補充一下,以後修鍊可以,但千萬不要這種拚命了,一個不慎是要出事的。」靈珂關心道,先前趁著葉焱洗漱之際,早已在廚房忙碌一番準備了不少吃食。

一提到吃,葉焱頓時有了感覺,飢腸轆轆之感迎面而來,小肚皮都忍不住抗議起來。

「咕嚕……」

葉焱尷尬一笑。

「還真餓了!」

…………

一晃,兩年半過去,小山村內一切正常。

葉焱,五歲了。

小臉上,依舊滿是稚嫩,但五歲孩童的身形,卻顯得頗為修成高挑。

地球兒童,五歲能有一米二高度,便算是不錯。

而此刻的葉焱,一米五了!

成了一個大小伙一般的存在。

小院中,葉榮一家人又來了,靈珂葉修夫妻二人在陪著他們說話嘮嗑,葉焱則陪著葉小仙。

五歲的葉小仙,現在更是一個漂亮的小可愛,五歲的小公主,跟瓷娃娃一般。

三年前,葉小仙還一副大姐的模樣讓葉焱開口叫姐。

現在,則早已經變了。

「焱哥哥,這是什麼?」

「焱哥哥,你怎麼那麼厲害?」

「焱哥哥好棒!」

這就是現在葉小仙對葉焱的稱呼,兩家人聽到后,也都一笑了之,沒有去管去問。

兩個孩子而已,愛怎麼稱呼都不是問題。

這兩年半的時間,葉焱成了大哥哥一般的存在,儘管比葉小仙還小一個月,但做的都是哥哥的事情,保護著葉小仙。

在葉小仙眼中,這個哥哥就是無所不能的人,特別特別的厲害。

什麼都懂,什麼都知道的那種。

小眼中,滿是對這位焱哥哥的崇拜。

葉焱,也坦然的做一位好哥哥,葉小仙算是在這個世界僅有的幾個小夥伴之一。

這個山村不大,總共就二十多家,大都姓葉,除了葉焱和葉小仙,還有兩個同歲的孩子,另外還有五六個比他們稍微大點的孩子。

這些人,就是葉焱在這個世界僅有的小夥伴們。

雖然葉焱並不怎麼喜歡和一群孩子玩,但為了照顧爹娘的感受,為了讓自己像一個孩子,偶然間被爹娘逼著出去玩一會,愣是不讓他一直埋頭修鍊。

自然,葉焱成了村裡的孩子王。

這若是傳到仙界,傳到地球,葉焱估計肯定要被那些人笑話了。

堂堂人皇,堂堂仙界戰神戰王,竟然帶著幾個剛斷奶的孩子玩,可想而知了。

「仙兒,要不把浩子玲瓏他們都找來,然後我教你們打拳好不好?」葉焱被葉小仙追問的實在受不住,索性連忙轉移話題。

配這麼一個小姑娘聊天,太影響心智,反倒是不如修鍊來的方便。

一聽到焱哥哥要教打拳,葉小仙頓時顯得高興不已。

她可是清晰的記得前幾天焱哥哥一拳將欺負自己的壞葉剛打飛的情況。

「好啊,仙兒早就想學了,就是爹娘他們不肯,還是阿姨叔叔他們好,焱哥哥可以那麼快變的那麼厲害。」葉小仙開口一臉激動的說道。

葉焱輕笑,這兩三年來,他沒有真正修鍊任何法術神通,一直默默打坐修鍊,引氣入體,不斷的淬體,打造最強根基。

嚴格來說,現在的葉焱才看看達到鍊氣期三層的境界。

這個修為,堪堪和地球的下品修士實力差不多。

實則極慢。

真正的原因,就是因為他一次次的在淬鍊肉身,在擴充經脈。

剩下的時間,他在修鍊一套特殊的拳法。

並非什麼神通秘術,而是葉焱前世記憶中的一步特殊的拳法。

流傳在普通人群之中,名為:太極!

這東西,以前葉焱並不是太在意。

但是在認真琢磨之後,葉焱發現了它的特殊功能。

凝神,靜氣,長久修鍊,更有助於提高身體的靈活度,提升修鍊者的資質,』

尤其是對於少兒階段的修鍊者而言,意義更是非凡。

有著特殊淬體之效!

一套完整的太久打下來,哪怕是到現在,葉修靈珂夫妻依舊覺得有不小的作用,可想而知對於普通孩子意味著什麼。

而今,閑來無事,他準備交給村裡的這些小夥伴們。

葉焱不求他們今後如何,至少能讓他們變得更強,這就足夠了。

很快,和大人們打了個招呼,葉焱拉著葉小仙二人出門了,去找他們的小夥伴去了。

看到兩個孩子離去,葉榮直搖頭。

「我這個女兒啊,長大了肯定被你家這小子給拐走了,現在就喜歡黏在他身邊。」葉榮有些無奈,這個女兒覺得白養了。

「焱哥哥,比她親爹還要親……」

葉榮很受傷,有著濃濃酸味。

自己這寶貝女兒,一天不見葉焱,就自己往這跑。

聽到這話,頓時幾個大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最後,方逸天看著一身酒氣,臉色潮紅,神態間已經略顯醉意的夏冰,說道:「夏冰,我送你回去吧,你住哪兒呢?」

「回去?好呀,不過你先陪我去吃點夜宵吧,肚子好餓。」夏冰說道。

「肚子餓?不是吧,不是剛從金凱大酒店走出來的嗎?真看不出來你還真是個大胃王啊!」方逸天不由感慨的說道。

「你才是大胃王呢!在酒店裡我就光喝酒了,沒吃飯也沒怎麼吃菜,當著那麼多大客戶的面,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好意思一直夾著菜吃嗎?況且在酒桌上本來就是喝酒居多,你敬來我敬去的,也沒空吃飯吃菜,不餓才怪!」夏冰嗔聲說道。

「應酬就是這點不好,想吃又不好意思吃,不過也是怪你臉皮太薄之故,換做是我,管它三七二十一,先把好吃的菜嘗了個遍再說。」方逸天不以為然的說道。

「撲哧!」夏冰聞言后忍不住捂著嘴笑了笑,看著方逸天一眼,說道,「你還用說嗎?看看你的臉皮,簡直是比城牆還厚!」

「像我這樣一沒錢二沒權的男人啊,臉皮再不厚點,只怕真的是一輩子打光棍!沒錢沒權沒勢的男人要想泡妞就得要厚臉皮,實不相瞞,我這臉皮也是時勢所迫,不得已練出來的。」方逸天一陣感慨,彷彿這一切都是被逼的般。

夏冰聽著方逸天的話,臉色不由微微一怔,隨即臉蛋更加暈紅起來,看似不經意的問道:「照你這麼說你豈不是經常厚著臉皮去泡妞了?」

「說來慚愧,曾有幾次的確是拉下老臉沖了上去,可是屢戰屢敗之後終於讓我明白一道理,現在這社會要想泡妞光臉皮厚還不行,沒錢才是大問題!哎,利益熏天的浮躁社會,女人一個個都變得勢利起來了,就是可惜了我這麼一塊美玉,居然沒人發覺!」方逸天一陣調侃,最後還不忘記給自己美言一句,說得還真是煞有介事。

夏冰又忍不住一笑,瞪了方逸天一眼,說道:「你的確是美玉,美玉其外敗絮其內,對不對?呵呵……其實社會上的女人也不一定個個都是勢利的啊,還是有一些女人不會那麼勢利,她們看重的是這個男人靠不靠得住,有沒有真本事,是不是個真正的男人吧。」

「你不會是想說你就是這樣的女人吧?」方逸天問道。

「事實上我就是啊,我要是跟個男人交往我不會看他的家庭背景,也不會看他是否有錢有勢,我只是看他為人如何,值不值得我跟他交往,僅此而已。」夏冰淡淡說道。

「可惜啊,我們不合適,要不然我覺得我還是很符合你的條件的。」方逸天一笑,說道。

「切,別自吹自擂了!不過我很好奇你為什麼一口咬定說我們不合適呢?記得上次我開車送你的時候你就說了,最後你下車了還沒給我答案呢。」夏冰說道。

「哦……我只是認為你應該不能接受我的習慣,比方臟衣服隨處亂扔,洗澡不換內褲,睡覺前不洗臉不刷牙,大街上看到美女習慣禮貌性的微笑打招呼等等,你受不了吧?」方逸天淡淡說著,滿臉無所謂的樣子。

「…………」

夏冰直接無語,看著方逸天的眼神也有點了點變化,特別是方逸天那一句「洗澡不換內褲」很讓她抓狂,這……還是人嗎?

「……那、那也沒什麼啊,如果真的要接受你的話也會接受你的缺點,當然,你的缺點我也會逐漸幫你改正過來。」夏冰出於不打擊方逸天的目的,便稍稍說了些好話。

方逸天一愣,疑惑的看著夏冰,說道:「不是吧,我的這些習慣你都能接受?讓我摸摸看,是不是喝酒喝到發燒了?」

「去,你才發燒呢!」夏冰推開了方逸天的手,啐聲說道。

「那就怪了,既然沒發燒你怎麼就說出可以接受這樣的話呢?你知不知道你的話已經讓我想入非非了!噢……你該不會是暗戀上我了吧?早說嘛,我最討厭女人跟我玩什麼暗戀遊戲了,喜歡就說直接喜歡嘛,玩什麼暗戀,害得我直至現在都以為沒有美女喜歡我!我在想是不是都跟你一樣對我玩暗戀了呢?」

「………嘔!求求你不要再往下說了……我有點想吐!」

夏冰那張精緻美麗的臉早已經哭笑不得了,她沒想到身邊這廝的臉皮厚度竟然達到了如此至高境界,無論說什麼話都是張口即來,胡說瞎扯的,偏偏還說得一本正經煞有介事,彷彿確有其事一樣!

真是讓她受不了了,她發覺,她要是跟方逸天在一起久了自己非得要發瘋不可。

「喂,不用這麼誇張的表情吧?」方逸天轉頭看了夏冰一眼,微微笑了起來,看著他此刻懶散而又略顯深邃的微笑,似乎在證明著他之前的話不過是跟夏冰開的小小玩笑。

爾後,方逸天那雙深邃的眼睛看著夏冰,目光很平靜,像是一泓清水般的平靜,他接著淡淡說道:「夏冰,我喜歡你現在的樣子,也樂意看到你現在的樣子,這才是真正的你,流露自我!在公司里那個高高在上跟座冰山一樣的女人不是真正的你。」

夏冰聞言后嬌軀忍不住微微顫抖了下,怔怔的看著方逸天,迎接著方逸天那深邃的目光,她竟是無法看透這個男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