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想招惹他!

「霍總,請問有什麼事嗎?」

「對了,剛才醫生說寶寶的毒素還剩下一點點,需要再留院一周,可不可以呢?」

烏黑澄清的眸子波光粼粼,充滿相求的氣息。

遽然,霍驍向前跨步,長臂一伸,把她和寶寶摟進懷裡。

清冽,溫暖。

慕初笛怔住,沒有反應過來。

「你不用問我的,你是寶寶的媽咪,有權利決定他的事情。」

「他是你的,沒人能夠搶走,那怕是我!」

男人一如既往的清冷語氣,此時卻好像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不同。

慕初笛微微抬眸,黛眉蹙起,泛著淡淡的擔憂,「霍總?」

「我從沒想過把寶寶給任何人,更不會傷害你一絲一毫。」

「那份協議,是假的。」

男人篤定的話語穿透耳膜,傳入腦海里。

慕初笛瞪大眼睛,眸子里是滿滿的難以置信。

是假的?

他沒有許諾過那些?

他從未想過要搶走寶寶?

莫名的喜悅,染上心頭。

她相信他,沒有懷疑他話里的真實性。

霍驍不恥在這種事上說謊的。

「可,為……」為什麼?

為什麼要假裝簽下那份協議呢?

眼神專註地定在霍驍的臉上,很快,細碎的髮絲下,一道耀眼的光線折射出淡淡的光澤。

那是霍驍天價買回來的,宋唯晴的耳鑽!

接下來的話,沒有繼續問的勇氣。

她的話還沒來得及開口,響亮的手機鈴聲打破兩人之間難得的親密。

霍驍本不想接,然而手機響了好幾次,無奈之下,接了下來。 電話是宋唯晴的。

霍驍鬆開了慕初笛,接通了電話。

「霍總,我是莊園的管家,宋小姐看了今天的新聞變得很不對勁,她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一整天滴水不沾,什麼都沒吃過,時不時還聽到裡面傳來砸東西的聲音。賀醫生又不在,我們擔心宋小姐出事。」

囂張王妃難馴養 「霍總您能不能過來一趟?宋小姐最聽您的話。」

宋唯晴出事?

霍驍為難地瞥了慕初笛一眼。

雖然他已經把事情都解釋過,可他還是想留下來,陪一下她們母子倆。

話剛到唇邊,電話那頭便傳來驚悚的尖叫聲。

霍驍認得,那是宋唯晴的聲音。

「我馬上過來。」

掛掉電話后,正想跟慕初笛解釋一下。

慕初笛唇瓣勾了勾,理解道,「霍氏有急事是吧,你先去忙吧,工作要緊。」

霍驍沒有應聲,反問,「你剛才問了什麼?」

他記得剛才她好像有事情想問。

慕初笛搖搖頭,「沒事,就是擔心霍總太忙而已。」

男人幽深的眸子盯著她片刻,最後,揉揉她的頭便離開。

慕初笛努力地擠著笑容,直到病房的門關上。

笑容很快變成哭笑。

宋小姐,不就是宋唯晴嗎?

霍驍為什麼會假裝簽那份協議?應該也是為了宋唯晴吧,為她積善積福。

剛才她明明聽到他的電話內容,卻不能提。

懷念那逝去的青春 「慕初笛,你真是個膽小鬼!」

「沒用,永遠的失敗者!」

她不想從霍驍口中提到離開的借口,更不想他找借口騙她。

所以,她替他找了借口。

順帶,騙了自己!

莊園里

霍驍來到宋唯晴的房門,房門緊閉,也許是聽到門外的拍門聲,呯的一聲,有東西砸在門上,發出巨響。

「霍總,宋小姐今天的情緒波動很大,一旦有人靠近,就是這個樣子,我很擔心她。」

聽聲音,的確不太晴朗。

「拿鑰匙來,直接開門。」

管家拍了拍頭,「對啊,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關心則亂,他竟然忘記自己有鑰匙。

不過就算有鑰匙,如果不是霍驍開口,他也不敢貿然開門的。

咔嚓,房門被打開。

「不要進來,我誰都不想見。」

我的嬌媚總裁老婆 宋唯晴咆哮著。

「是嗎,我什麼時候惹你了?」

熟悉的聲音使宋唯晴猛然坐起,她快速飛奔過去,赤腳踩在地面上的報紙碎上。

「驍,你來了。」

聲音里透著喜悅。

房間里,滿滿的報紙碎片,隱隱之中,霍驍看到顧曼寧的樣子,還有懷孕兩個字眼。

應該是今天的報紙和周刊。

霍驍一來,宋唯晴的情緒便穩定下來,她胡亂地踢了踢地面上的碎片,不想讓霍驍看到。

管家見宋唯晴情緒穩定下來,這才安心地離開房間,順帶把房門關上。

「發生什麼事了?情緒控制不住?」

宋唯晴低頭,片刻后再次抬起,那雙細長的丹鳳眼看向霍驍,「驍,你真的要跟顧曼寧結婚了嗎?」

「這樣的話,我爸爸肯定會更加生氣的,也許他會對您和霍氏出手。」

「而且,我好像想起一些有關霍伯母的事情了。」 她不能讓霍驍娶顧曼寧,一想到霍驍跟別人結婚,她會徹底瘋掉的。

「什麼?」

霍驍神色凝重,目光灼灼。

宋唯晴咬咬唇,繼續道,「就是霍伯母的那塊石頭,我爸爸哪裡好像有一些資料,只是我不太記得那石頭的樣子,當初的耳鑽,我丟了。」

容城所有人都以為,霍驍在出任務的時候給她親自挖了顆寶石回來。

卻沒人知道,這顆寶石,可是霍母最後留給霍驍的禮物。

而那寶石,至今都沒人知道出自哪裡,寶石鑒定專家也說不清。

假裝情侶后,為了更好地調查,霍驍用那顆石頭,打了兩顆耳鑽給她。

可被霍幗封的人設計后,耳鑽不見了。

「看清楚,好好地想!」

霍驍解開耳畔的耳鑽,交到宋唯晴手裡。

一顆耳鑽,黑曜石折射出渾然天成的光澤。

宋唯晴臉色比剛才更白了一些,她痛苦地按著太陽穴,「嗯,痛!」

「少將,這顆耳鑽能不能先留下來,我現在頭好痛,暫時想不到,我想過段時間,回宋家一趟,到時候方便找資料匹對。」

「好。」

簡單利落。

宋唯晴咬唇,「那你跟顧曼寧?我怕到時候會有所影響。」

「不會,不用放在心上。」

霍驍否認,宋唯晴就放心了。

雖然不知道霍驍要做什麼,可宋唯晴從霍驍眼神里便能判斷出來,顧曼寧這次得罪錯人了。

塞納森酒店外,停著各種名貴的轎車,人流川流不息,紛紛擁入酒店內。

酒店內,衣香鬢影,許許多多豪門名門的子弟在相互交談。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放在空蕩蕩的主席座上。

媒體們早就準備就緒。

遽然,如同蜜蜂碰到蜜糖,瘋狂地擁了過去。

「顧小姐,霍總呢?他怎麼沒有陪你來?」

「顧小姐,你們今天舉行新聞發布會,是要公布你們的婚期嗎?」

顧曼寧調皮地眨了眨眼睛,「看來你們很聰明嘛。」

「不過現在先不要問我,我先賣個關子,等下你們就知道。」

顧曼寧這話幾乎是承認了,雖然媒體們早就猜到,可現在得知果真如同他們想的那樣,心情還是激動的。

記者們知道顧曼寧不想說,他們便只是給她拍幾張照片到時候拿來用。

拍完照片后,顧曼寧一下子就被一群前來討好的人圍住。

「曼寧,你今天真的很漂亮,怪不得霍總也要拜在你的石榴裙下。」

「你跟霍總真是男才女貌,很相配呢!」

「霍氏的女主人,到時候記得關照一下哦。」

顧曼寧嘴角的笑意漸漸加深,畫著精緻眼妝的眼睛閃閃發亮。

雖然顧家在容城市民心中很有聲望,可在豪門名門的圈子裡,怎麼比得過百年大家族霍家呢?

現在這些討好她的人,有一些排行與顧氏差不多,可因為她即將成為霍氏的女主人,他們才會這樣討好她。

「嘖!霍氏的女主人?還不是吧,霍總這不是還沒來嗎?」

「誰知道這是不是某人的自作多情呢!」 說話的是王家大小姐,塞納森酒店今天的場地本來是她的,後來顧曼寧仗著霍氏的名望,搶走她的場地也就算,還要她改日子來遷就顧曼寧。

真是噁心。

王家在容城只是一個小家族,此時挑釁顧曼寧,那些討好顧曼寧的肯定出面幫忙。

「嘖,真不知道是誰自作多情呢,王家大小姐不是今天宣布婚期的嗎,邀請函都發出去,怎麼現在卻來別人的發布會呢?」

「當然啦,霍總今天會出面,哪一家不想趁機在他面前刷臉的,先不說王家,王大小姐的未來丈夫家也來了吧!」

這就是王大小姐一直耿耿於懷的。

「你們……」

「我們怎麼了,虧你還敢在曼寧面前吆喝,若不是曼寧,你們這種小家族怎麼能夠進來,可能一輩子都不能這麼近距離接觸霍總呢,現在的人啊,真不會感恩。」

「今天這種大日子,霍總肯定很重視,現在可能在給曼寧製造什麼驚喜呢,你這種小人物,還是別說話吧,免得給家族和未來夫家招惹仇恨,被人退婚就不好了。」

現場一片喧嘩聲,以及譏諷的笑聲。

「呵呵,不會吧,邀請函都發出去,鬧得那麼高調才被退婚,那就快快挖個坑把自己埋掉,免得出來丟人現眼。」

退婚,在圈子裡就是個笑話。

像他們這樣的豪門名門,基本都是家族聯姻,只要家族不倒,就不會被退婚。

王大小姐被說得面紅耳赤,想翻臉,卻如同他們說的那樣,沒有翻臉的本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