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倒也沒拒絕,揚起臉就主動把唇湊上去跟齊飛來了個法式熱吻。

蘇歌趕到實驗室的時候,許洋還有其他學長都已經來了。

不過個個都站在門外,萬候一站在椅子上,高舉著一塊東西,底下的人則在指揮。

「左邊一點,右邊一點,不對不對,太右了,再左邊一點……」

蘇歌止步在門前,抬頭看了眼凳子上的萬候一,再看了看其他人,「大家在,做什麼呢?」 其實他準確來說,不能叫做是聶天樂的兒子,而應該稱之為私生子比較準確,是聶天樂和他嫂子偷偷生下來的孽種。

而聶天樂從未婚娶,自然也沒有什麼子嗣,眼前這個已經口吐白沫的年輕人,是聶天樂這輩子唯一的兒子,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出面了。

聶甄凝視著聶天樂的眼神,從對方的眼神,一擊身上若有若無的一道殺氣,聶甄心裡頭明白,如果自己真的要動這個年輕人的話,聶天樂是不惜與自己為敵的。

雖然聶甄不知道這個年輕人具體的身份,但多半也能猜得出來。

突然,聶甄自嘲般的冷笑了一下,看來自己在百霜聶氏最危險的時候出手相助,甚至不惜以身犯險,最後的下場居然是這般。

等強敵退去之後,自己居然在百霜聶氏落得如此境地,不僅屢屢有人挑釁,而且在聶天樂這樣的族長眼中,自己的功勞苦勞加在一起,還不如眼前一個囂張跋扈的紈絝子弟來的重要。

俗話說得好,所謂:日久見人心,當初聶甄剛剛解決百霜聶氏困境的時候,聶天樂還對聶甄各種讚美,但一旦觸及自己的利益了,聶天樂頓時對聶甄的態度大有改變。

相比較來看,聶甄不得不承認,這個百霜聶氏,是聶甄接觸的勢力中,無論敵我,做法最沒有底線,最上不了檯面的勢力了。

比如平沙派,雖然聶甄與平沙派有不共戴天之仇,但至少平沙派勢力強大,做的事情配得上他們的實力,周都督雖然攻打百霜聶氏,但也算是一個梟雄,尤其是他的帶兵能力和計策,聶甄還是有些佩服他的。

至於周都督原本想要邀請的千雲宗三長老,哪怕三長老有些自私,重視私人利益,但至少還算識時務者為俊傑,而且收錢就辦事,不跟你玩那麼多花花腸子,最起碼他也知道尊重一名丹聖的重要性。

可百霜聶氏呢?

災難來臨的時候說的花好桃好,好想恨不得和你們穿一條褲子,等災難過去,立馬就過河拆橋,那日慶功宴上,所有百霜聶氏的年輕人一起挑釁聶甄,那些長輩、高層們沒有一個阻止,而是一副笑嘻嘻的樣子打算看聶甄出醜,這本身就讓聶甄暗中有些火氣。

而這次,這個聶氏族人擺明了是要陰自己,這個過程可是沒有一個人來阻止的,可等聶甄出關,都還沒拿他怎麼樣呢,族長居然就親自出面,顯然是根本沒把聶甄放在眼裡啊!

只見聶甄朝著聶天樂冷笑了一下,淡淡說道:「不勞聶族長費神了,我們兄弟幾個這就要離開百霜城了,也省的百霜聶氏的族人們費心思。」

說實在的,聶甄對這個百霜聶氏是徹底失去信心了,自己這次就當是多管閑事,要不是看在大家都是聶氏族人的面子上,聶甄恐怕還不會這麼輕易就算了。

對於聶甄的辭行,聶天樂淡淡一笑,只不過這個笑容的背後,卻充滿了疏遠,繼而對聶甄說道:「既然聶小友另有要事,那老夫若是再強留就未免有些唐突了,聶小友一路走好,老夫就不遠送了。」

聶甄心中冷笑,緩緩朝城外方向走去,而三神獸則面無表情,緊跟在聶甄的身後。

當聶甄等人的身影掠過聶天樂身側的時候,聶天樂露出一絲淡淡的冷笑,頭也不回地悠然道:「年輕人,老夫作為你的前輩,給你提一個建議,年輕人還是要低調一些,須知,年紀輕輕就太過高調的人,一般都不會長壽的!」

雖然聶天樂這話說的好像是在給聶甄提醒,但其實是變相地威脅聶甄。

聶甄的眼角流露出一道寒光,冷笑著回應道:「多謝聶族長的建議了,希望下次百霜城遭到圍攻的時候,聶族長還有這份閑情雅緻『提攜』後輩!」

說完,聶甄帶著三神獸直接離開了百霜聶氏,徑直從百霜城走了出去。

而聶天樂則冷哼了一聲,淡淡道:「少年得志不知收斂,終究走不長遠!」

說完,聶天樂直接吩咐手下,將自己的私生子搬回屋內休息。

百霜聶氏的大殿內……

滿面煞氣的二長老聶天索,朝著位居高位的聶天樂說道:「族長,你就這麼放他們出去了?!」

聶天樂淡淡道:「二長老心急什麼?如果聶甄死在我百霜城裡,讓我們如何向聶氏總部交代?要知道,聶甄可是三掌門指定要見的人。」

然後,聶天樂轉念道:「但如果聶甄死在百霜城城外的話,我們百霜聶氏就沒有什麼責任了,就算他真的出了什麼事情,那也是自己得罪了太多仇家,我百霜聶氏一族也無能為力,你覺得呢?」

聶天索顯然聽明白了聶天樂的意思,恍然大悟道:「老夫明白了!族長,老夫有些私人事情需要解決,也許會離開百霜城一段日子。」

聶天樂顯然知道聶天索的所謂「私人事情」是什麼事情,當即不動聲色,點了點頭道:「你是百霜聶氏的二長老,你的自由自然不會有人限制,有什麼事情要做就去做吧。」

當即,聶天索獰笑了一下,直接衝出了大殿,朝著聶甄他們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而看著殺氣騰騰的聶天索沖了出去,聶天樂心中冷然道:「哼……聶甄啊聶甄,你的確是一個人才,只可惜啊,你誰不好得罪,偏偏要得罪我的兒子!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也罷,反正二長老殺你之心不死,索性利用這個機會讓二長老來對付你好了!你的天賦實在是太強了,既然如今是敵非友,那還是扼殺在搖籃里的好!」

原本聶天樂是真心想要結交聶甄的,所以當聶甄廢了聶雷的時候,他一點意見都沒有。

可如今刀子割到自己的身上了,自己唯一的兒子居然和聶甄結了仇,他自己是肯定要幫兒子的,那就只能選擇得罪聶甄了。

既然終究要得罪聶甄,那還不如趁現在,趁著聶甄羽翼尚未豐的時候將聶甄抹除,否則以聶甄的天賦,未來一定會成為大敵的! 「哦,咱們實驗室之前的標識牌掉了,大家重新換塊牌子。」

於明峰淡淡回答。

這時頭上已經傳來了「鐺鐺鐺」定釘子的聲音。

蘇歌抬頭往上看了眼,再低頭才注意到角落裡有塊摔得七碎八碎的牌子。

當即沒有多問什麼。

「小歌,早啊。」許洋早就看到蘇歌了,這會兒走過來朝她打了一聲招呼。

「學長早。」

蘇歌禮貌的回應。

許洋臉上揚起一抹溫和的笑容。

「大家早啊。」

齊飛洪亮的聲音突然響起,摟著剛剛那個捲髮女生一起出現。

「卧槽!」萬候一剛從椅子上下來,站椅子上都沒摔,看到齊飛身邊有女生之後,險些摔一跤。

除許洋之外的其他幾人表情都是差不多吃驚,大伙兒一起盯著捲髮女生打量,一人問道,「齊飛,她是誰啊?」

「明知故問,當然是我女朋友了。」齊飛臉上滿是得意。

「卧槽!你也能找到女朋友?」

作為萬年單身狗,萬候一彷彿受到了一萬噸傷害。

不過不得不承認,齊飛這女朋友很漂亮。

大伙兒看向齊飛的目光都有些羨慕。

「來來,給大家隆重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女朋友張璐,大家可以叫她璐璐,她也是咱們醫科大的,開學就大四了,大家多多關照,多多關照啊。」

齊飛拉過女生,鄭重的給大家介紹。

介紹完又給女生介紹大家,「這是小歌學妹,剛剛咱們見過的,然後這是萬候一,這是於明峰,這是秦海,還有這個……」

齊飛指著許洋,特別的給張璐介紹,「這是咱們社團團長,他叫許洋,是咱們社團最大的土豪,視金錢如糞土的那種。」

齊飛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上次實驗結束大家收到酬勞的時候個個都很激動,唯獨許洋冷靜得好像一百萬根本不是錢似的。

那會兒他們就斷定了,許洋絕對是個隱藏的土豪。

張璐聽齊飛這麼介紹,眼底光芒明顯亮了下。

然後就有些害羞的跟大家打招呼,「你們好,很高興認識大家。」

她目光一一看過所有人,落到許洋臉上的時候顯然停留了幾秒,抬手輕輕撩了下耳邊的碎發。

許洋目光這時卻在看著蘇歌,「你們剛剛見過了?」

「是啊,剛在學校和齊飛學長偶遇了。」

蘇歌倒是並未將這事兒放心上,朝許洋笑了下便往實驗室走去。

許洋緊跟著她走進實驗室。

而其他幾人都留在原地和張璐互相認識。

張璐也在一一和大家寒暄,目光卻不時看向實驗室裡面,眼底光芒微微有些深。

「教授什麼時候過來?」

蘇歌進實驗室之後就先穿上了白大褂,許洋幫她整理了一下肩膀和袖口,「應該快了。」

「許學長知道這次的實驗內容嗎?」

蘇歌隨口問道。

「不清楚,教授來了才知道。」

許洋淡淡回答,幫蘇歌穿戴整齊之後,自己這才走去拿過自己的衣服穿上。

這時實驗室的另外幾人都走了進來。 「我呸!這百霜聶氏真不是什麼好玩意兒!原本我至少還以為那個族長聶天樂是個好人呢!現在看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出了百霜城的墨麒麟,還是一腦門子的不爽,感覺自己被人給陰了。

「我贊同,之前我是先去的百霜城,當時給我的感覺,百霜聶氏對我簡直就像是如春天般溫暖啊!現在百霜聶氏的危機解除了才多久?這比冬天還冬天!」耿耿也十分鬱悶,見過無恥的,但沒見過這麼無恥的。

聶甄長嘆一口氣,說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以後咱們就算要出手也得認清人了,為不值得的人耗費氣力不是最關鍵的,萬一咱們以後白白幫助了人,回頭還被人反過來陰了一把,那就真的是划不來了。」

這件事也給聶甄一個深刻的教訓,不是所有聶氏的族人,因為你是聶氏一族的一份子,就會對你像一家人一樣,就好比百霜聶氏,對待聶甄的態度,還是以利益為主的。

鬼鬼撅著嘴說道:「希望到時候我們進入聶氏總部會好一點,如果聶氏一族也是這副德行的話,那咱們還不如自立門戶來的痛快!」

聶甄淡淡道:「咱們不是已經有殺神門了么?無論聶氏一族如何,我們本來都已經自立門戶了,而且……我感覺大家對聶氏一族也不要太過樂觀,這個世道說到底還是拳頭大的人說的算的,恐怕無論在什麼地方,這條理論都可以通用,哪怕是去了聶氏總部,如果我們的實力太弱的話,照樣會被人欺負到頭上。」

雖然聶甄沒有真的進入過聶氏總部,但聶甄從百霜聶氏的氛圍來看,恐怕聶氏總部內的競爭也是十分激烈的。

「老大,你也不要太悲觀嘛,雖然百霜聶氏不長進,但也不能打翻一船人,你看就是與聶氏一族為敵的左氏一族,不也有左天恩這樣的人嘛,你和他我看就聊得還不錯!」耿耿反倒安慰聶甄道。

聶甄回憶了一下,頓時笑道:「倒也是,左天恩此人倒是值得深交。」

當初,左天恩與他素昧平生,但出於公義,可以站出來為聶甄主持公道,在明知道聶甄是聶氏一族的情況下,聶甄一指出丹方的問題,他就立馬信任聶甄,並且後來還將家傳的武技——五行印,送給了他,並且並沒有因為聶甄是聶氏一族的人,而有任何針對的地方,他的性格倒是十分可敬。

「老大,以後你和左天恩該如何相處?說起來你的先祖好歹也是聶氏一族的,你沒理由不幫助聶氏一族吧?但左天恩又是你的朋友……」鬼鬼皺著眉頭說道。

其實對於這件事聶甄也是想過的,左天恩曾經對聶甄說過說過,家族是家族,私交是私交,與他約定無論家族矛盾如何激烈,都不會影響到私人的交情,言下之意,哪怕聶甄殺了他,他也會把聶甄當好兄弟對待。

只不過聶甄真的不想自己和左天恩走到這一步。

而這時候在聶甄體內一直沒有出聲的玉麒麟,此時卻慵懶道:「誒……以後的事情咱們還是以後再擔心也不遲啊,萬一到時候聶氏一族的總部,做事情比百霜聶氏還要不敞亮,說不定老大一怒之下,帶著我們直接倒戈到左氏一族的陣營也說不定呢?」

「不至於吧,哈哈!」大家一起哈哈大笑,都知道玉麒麟是在開玩笑,但這樣一來,大家說話的氣氛也一下子輕鬆了不少。

然而,笑過之後,玉麒麟卻又沉聲道:「好了諸位,玩笑歸玩笑,但有一件事情我們不得不防,百霜聶氏的二長老聶天索,此人的孫子被老大給廢了,我們現在離開了百霜城,你們說他會不會……」

說到了正經事,大家的表情也都變得嚴肅了起來,聶甄淡淡問道:「小玉,你有什麼想法?」

玉麒麟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淡淡道:「這個百霜聶氏,也欺我們太甚了!臨走前,咱們多少也要收點利息吧?」

「也行,我覺得最好的伏擊地點,還是鳶尾谷比較合適。」聶甄瞬間明白了玉麒麟的意思,既然二長老不知死活追出來打算要了大家的性命,聶甄沒到底要跟他們客氣。

二長老這條命,這次他們收定了!

不過對於聶甄說的地點,墨麒麟反而表示奇怪道:「聶小哥,鳶尾谷這個地方易攻難守,當初那個肖管家是為了吸引別人來攻擊才駐紮在那裡的,就算我們要對付聶天索,為什麼要駐紮在鳶尾谷呢?」

沒等聶甄回答,玉麒麟搶先笑道:「就是因為上一次我們大獲全勝,所以聶天索對鳶尾谷這個地方才會有盲目的信心,何況這次與上次的情況可是大大的不同啊!」

說到這裡,玉麒麟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

言罷,聶甄等人已經朝鳶尾谷方向沖了過去……

而在聶甄等人離開百霜城一刻鐘之後,二長老聶天索的身影也從百霜城內沖了出來,朝著聶甄等人離去的方向撲了過去。

但是聶天索並沒有立刻找上聶甄他們,他希望聶甄等人距離百霜城遠一點的時候,他再動手不遲。

臨行前聶天樂的話他還是記著的,就算要殺了聶甄,也得距離百霜城遠一些,這樣百霜聶氏才能與聶甄之死這件事撇清關係。

聶天索將自己與聶甄等人的距離保持在一定程度,然後釋放出靈識確定聶甄他們的方向,悄悄跟蹤了一段時間。

當他發現聶甄等人居然進入了鳶尾谷的時候,頓時聶天索的臉上掛滿了殘忍的笑容,充滿煞氣地吼道:「聶甄啊聶甄!誰讓你膽大包天,竟然敢對我唯一的孫子下殺手,老夫今日要你們兄弟幾個全部葬身在此地!鳶尾谷,就是你們這群人的喪命之地!」

說罷,聶天索當即朝鳶尾谷沖了過去,龐大的殺氣伴隨著聶天索周身氣勢,朝著鳶尾谷整個籠罩了過來,衝天的殺氣,好像要將聶甄撕碎一樣。

而在鳶尾谷內的聶甄等人,在感受到這股氣勢的瞬間,就明白聶天索已經殺了過來! 彼此都很熟了,大家都自顧自的穿衣。

穿好的蘇歌則坐到自己實驗桌前等著程教授到來。

隱約卻感受到一道有些犀利的目光。

她下意識的抬眸,直接對上了張璐有些嫉恨的眼神。

不過只是一秒,張璐又別開了目光含情脈脈的看著齊飛。

蘇歌微微一愣。

嫉恨?

看錯了吧?

這人為什麼要嫉恨她?

她和齊飛又走得不近。

蘇歌搖搖頭。

大家剛收拾準備好沒一會兒,******,打扮低調的程教授就出現了。

手裡抱著一堆文件。

那姿態倒是頗有幾分大學老師的范兒。

可大概是看過他夜暮白的那一面,蘇歌再看到他程錦錫這一面,總有些難以代入。

因為他的另一面,太耀眼了。

黑框眼鏡遮擋下的,是一張天姿國色的盛世美顏。

儘管如此,他這副低調的樣子還是足以傾倒醫科大所有女生。

他剛走進來,張璐就整個人怔在了原地。

發佈回覆